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免费阅读,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章节目录

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是以杨修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洛阳城。太尉府。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了府门之前。刚刚下朝的杨彪从容走下马车。从外表上看不出丝毫的异常。可是在迈步进入府门的时候。杨彪的鞋底不小心卡断在了门槛上。表面上风轻云淡的他竟是丝毫未曾察觉!“父亲…

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免费阅读,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章节目录

《神级召唤系统,他在三国立霸权》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洛阳城。

太尉府。

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了府门之前。

刚刚下朝的杨彪从容走下马车。

从外表上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可是在迈步进入府门的时候。

杨彪的鞋底不小心卡断在了门槛上。

表面上风轻云淡的他竟是丝毫未曾察觉!

“父亲,您回来了?”

十五岁的杨修迎了上去。

他是杨彪的次子、杨锋的弟弟。

杨修敏而好学、知识渊博。

自幼便有神童之称。

是洛阳城内公认的天才。

“嗯。”

杨彪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

然后快步向书房走去。

在错身而过的那一刻。

杨修分明看到父亲朝服的后背处居然有被冷汗打湿的痕迹。

这可让杨修纳闷极了。

父亲从来都是极为沉稳的。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是什么事能让他生出一身冷汗来?

歪着头想了片刻。

杨修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汇来:

大哥!

十年前杨锋离家的时候。

杨修只有五岁。

普通的五岁孩子或许还什么事都不知道。

可杨修是谁?

神童啊!

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明白很多事了。

快步追了上去。

杨修一路跟随着父亲来到了书房。

反手关上了书房的门。

低声问向了父亲:

“父亲,是不是大哥那边有消息了?”

杨彪不动声色的脱下了朝服。

随手挂在架子上。

然后看了杨修一眼。

神色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淡然:

“你且说说,为什么你会想到你大哥?”

杨修掰着手指头头是道的分析了起来:

“首先,父亲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而失态,能让父亲失态的,恐怕也只有大哥了。”

“其次,孩儿今天出门时看到有运送异族人头颅的马车从北方而来,大哥不就在北方的雁门关么?”

“还有就是察言观色了。父亲的神色中既有欣喜也有担忧,想来是大哥那边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但最终却化险为夷了对不对?”

杨彪点了点头。

紧跟着又摇了摇头。

“为父自以为已经隐藏的很好了,没想到连你这个小孩子都瞒不过。”

杨修得意的笑道:

“那倒也不是。在外人眼里自然很难察觉出父亲的异常。但是孩儿与父亲朝夕相处,自然能看穿父亲的刻意伪装了。父亲可别忘了,孩儿可是洛阳城里人尽皆知的神童!”

看着杨修得意的笑容。

杨彪冷不丁的问道:“神童?你神在哪?”

“孩儿五岁时就能背诗了……”

杨彪指着桌案上的一本无名诗集:

“你大哥三岁就写了这本《诗词三百首》,你背的那些诗都是他写的。”

杨修尴尬了一下。

接着说道:

“呃……孩儿七岁时便能抚琴了……”

不等他说完。

杨彪的手指就指向了房间一侧的焦尾琴:

“你大哥六岁的时候就被名士蔡邕蔡伯喈誉为音律奇才,因此定下了娃娃亲,要把他的掌上明珠文姬小姐嫁给你大哥呐。”

“喏,这把焦尾琴就是你蔡伯父留下的信物。”

杨修有些要抓狂了。

勉强说道:“那……孩儿十二岁的时候便已饱读四书五经了。”

杨彪失笑道:

“你大哥十一岁离家的那年,别说四书五经了,还熟识六艺,七谋八略也不在话下!”

杨修终于把嘴闭上了。

人称神童的他。

被自己的大哥全方位碾压了。

看着耷拉下了脑袋的小儿子。

杨彪语重心长的教导着:

“德祖啊,凡事看破不说破。你什么时候能学会隐藏锋芒呢?须知祸从口出,锋芒太露可未必是件好事。”

“在这一点上,你更是比你大哥差远了。当初他离家前往雁门关,其实是早就和为父商量好的。”

“咱们杨家四世三公,树大招风。不懂得隐藏锋芒,只会招来灭门之祸啊!况且君子之泽五世而斩,靠着祖上的余荫,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杨修本以为父亲是因为固执才不愿和大哥书信往来的。

没想到真相原来是这样!

也就是说。

从十年前开始。

父亲和大哥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一忍就是十年之久!

在父亲和大哥的城府面前。

自己的这点小聪明又算的了什么?

杨修恭敬地向父亲行礼认错:

“是!孩儿谨记父亲的教诲。”

见到杨修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杨彪微笑着点了点头。

转开了话题:

“把马厩里的那匹黑马饿上几天,让它看起来瘦骨嶙峋一些,然后装扮成普通的驮马混入商队中,为父自有用处。”

杨修答应了一声。

转身走出了书房。

每年冬去春来的时候。

杨彪都会秘密准备一大笔钱粮。

然后通过商队送出洛阳。

杨修虽然从没有问过。

但他知道那些钱粮最后一定是辗转落入了大哥的手中。

边关条件艰苦。

朝廷又好几年没有发放物资了。

驻守雁门关的杨家将仍能生龙活虎的踏上战场。

吃穿用度从哪来?

当然是杨彪暗中资助的呗!

杨修明白。

马厩里的那匹黑马。

一定也是要给大哥送过去的了。

堂堂的奋威将军。

没有一匹绝世的好马怎么行?

杨彪独自一人留在书房内。

从书桌的暗格中取出一根特制的狼毫。

然后又铺开一张经过特殊处理的羊皮。

在上面不知道书写了一些什么。

奇特的是。

每当他写完下一个字的时候。

上一个字的字迹便会在羊皮卷上隐去。

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

一个月后。

刘宏的诏书传到了雁门关。

是并州刺史丁原亲自送来的。

“哈哈哈——重光啊,恭喜你了。如今你可是陛下亲封的奋威将军,更是雁门郡的太守了!年少有为啊!”

丁原的笑容很热情。

笑声也很爽朗。

可杨锋总是感觉他的笑容有点假。

就像是后世收费站的收费员一样。

职业化的笑容下面。

未必有多少真心。

“多谢刺史大人了。雁门关苦寒之地,也没什么东西好招待大人的,重光心里有愧啊!”

杨锋很好的隐藏起了心里的真实想法。

脸上露出比丁原更加和煦的微笑。

热情洋溢的表示着感谢。

丁原大笑道:

“重光可千万不要客气!万不能把老哥哥我当外人嘛。”

杨家四世三公。

声名显赫。

即便丁原是杨锋的顶头上司。

也不愿轻易得罪杨锋。

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而且能通过杨锋攀上弘农杨家这颗大树。

丁原是十分乐意的。

谈笑间。

杨锋把丁原送出了雁门关。

一千匹上好的良马在关门外排成了两条长队。

“刺史大人,这点东西不成敬意,还请大人笑纳。”

杨锋就像是正在贿赂县太爷的土财主一样。

朝着丁原挤眉弄眼的。

这些战马是不久前雁门要塞血战后的战利品。

杨家将一共缴获了八千多匹战马。

全军上下一人分两匹马还有富余。

杨锋索性把多余的一千匹战马拿出来当贿赂了。

丁原打眼儿这么一瞧。

呦呵!

眼前的战马可都是上好的大漠良马啊!

属于花钱都买不到的爆款好货!

他立刻乐的嘴都开了花!

顺嘴胡咧咧起来:

“哎呀!重光贤弟太客气了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大哥说!”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杨锋咧开了嘴打蛇随棍上:

“大哥就是大哥!猜到兄弟的心坎上去了!兄弟还真有事想求大哥。”

“求什么求?兄弟尽管说就是!”

“我就是要去幽州平乱了,想跟大哥要一个帮手。”

“兄弟想要谁?”

“吕布吕奉先!”

“呃……”

“多谢大哥成全!”

根本不给丁原反悔的机会。

杨锋直接把话头堵死了。

真以为哥们那一千匹良马是好拿的呢?

你咋那大脸呢?

想要马啊?

也行。

拿吕布来换!

挖掘技术哪家强?

杨家主将杨重光!

挖丁原的墙角都让他被挖的心甘情愿!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