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云涟绮兰夫人,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在线无弹窗阅读

强烈推荐热门小说《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这本小说的著作者是司锅鱼,主角是云涟绮兰夫人。主要讲述了:“您就是白日里来过我们家的仙长吧!我们终于把您等来了!”一进鱼家,乐正芊就受到了热烈欢迎,这么晚了,鱼家的老爷和夫人居然都没有歇下,看见她,欣喜若狂将她引到上位,又是端茶又是传糕点。乐正芊是抱着直接动…

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云涟绮兰夫人,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在线无弹窗阅读

《逆天女剑修:阴郁魔尊身娇体弱》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您就是白日里来过我们家的仙长吧!我们终于把您等来了!”

一进鱼家,乐正芊就受到了热烈欢迎,这么晚了,鱼家的老爷和夫人居然都没有歇下,看见她,欣喜若狂将她引到上位,又是端茶又是传糕点。

乐正芊是抱着直接动手打架的心思过来了,蓦地被这样招待,不自在不说,处处感觉透着诡异。

她没动茶水和糕点,眸子不留痕迹打量过鱼老爷和鱼夫人的神情。

眼下乌青一片,形容憔悴,典型没有休息好的模样,而他们眸中的欣喜和激动更是毫无破绽。

管事在进门时说的话,乐正芊没忘记,左右不可能比直接开打的结果更差了,她索性挑明问道。

“你们鱼家,究竟发生了什么?”

清凌凌的声音落下,鱼夫人眼泪就是一滚,“咚”地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仙长,求您救救我女儿绮兰!”

乐正芊现在都对这句话要有应激反应了,她默然裹紧身上的狐裘,不动声色地提起警惕心,“你女儿怎么了?”

鱼夫人也是长时间害怕担忧,一看到希望,本想开口,眼泪先一步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将已经到喉咙里的话给咽了下去,只留下几个没有意义的湿漉音节。

鱼老爷抚摸了两下她的背安慰了,长叹一口气,开口。

“实不相瞒,我们家绮兰,就在不久前,被厉鬼附体了。”

“我们之所以能发现,是有天白日里,她突然就不对劲了!特别焦躁地在院子里找些什么,有小厮去问,绮兰就……就掐着他的脖子说要吃了他,浑身直冒灰气,我们听说厉鬼的阴气就是那样,冷飕飕的,这才发现她被附体了!”

“还好,那小厮身上似乎是没有那厉鬼要吃的东西,只是被掐晕了过去。我们急坏了,想要传讯给仙门,却没想到那厉鬼敏锐得很,直接就被发现了,还说……还说要是敢传讯,就吃了绮兰!并且把那传讯符给毁了!”

“我们不敢动作,只能期盼您们能发现异常,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

鱼老爷也眼泪花花,双唇颤抖,看乐正芊就跟看希望一样。

乐正芊手指不自主握紧轮椅扶手,这鱼老爷说的比云涟还详细,不像是作假,最让人矛盾的地方,还是关于失控时间。

她沉吟片刻,眸光落到一旁的管事身上,“你和翠韵楼的云涟有什么关系?”

管事一惊,眼神闪躲,“云涟……和小姐被厉鬼附身有什么关系吗?”

乐正芊还来不及回答,就听见刚刚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鱼夫人突然激愤地站起来。

“我就说,那厉鬼肯定是云涟那死丫头带过来的,要不然绮兰怎么这么长时间没事,偏偏就这死丫头当她贴身丫鬟没几天就被厉鬼附身了!”

“何况绮兰出事那晚,这丫头就跟连夜跑了,她肯定是做贼心虚!”

乐正芊眸光一凝,“鱼小姐晚上出了事?”

正努力安抚鱼夫人情绪的鱼老爷连忙回答,“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绮兰失控了,不过我们先一步布置了人手,拦住了她,还用想仙门的捆仙锁将她捆起来了,只受了些皮肉伤。”

“其实,一般情况下绮兰晚上都是正常的,就那天,天刚黑了没多久,她就失控了,不过后来也醒了。”

乐正芊看了鱼老爷一眼,直觉告诉她,这家伙有隐瞒。

“那你们大批量购买青硬木,是为了什么?”她问。

“是……”鱼老爷神色复杂,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叹气道。

“是为了稳住那厉鬼,自从那厉鬼不让我们传讯之后,就让我们给它找阴气,我们不过是凡人,不知道怎么找,它就让我们燃烧青硬木,为了不让她伤害绮兰,我们也只能同意了。”

是厉鬼让买的青硬木。

现在在听云涟话时,乐正芊存下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

按这样的说法,他们就没有给宿凭传信,在说出要青硬木的时候,鱼绮兰已经被那厉鬼控制了。

云涟和鱼家人的说辞大部分能够对上,基本能够推出事情大致走向。

——云涟成为鱼绮兰的贴身婢女之后,鱼绮兰就被厉鬼附身。厉鬼没有足够阴气修复魂魄,在发现青硬木也恢复不了多少力量之后,想要食人血肉,云涟是她的目标,只是没想到紧要关头,鱼绮兰恢复理智放跑了厉鬼盯上的食物,还给她指了一条生还的明路。

这解释,看似没有问题却处处是问题!

首先,厉鬼怕阳光,照理说晚上失控的说法才是合理的,那云涟为什么要说是白天?她又没有被厉鬼控制,那说谎的动机是什么?

其次,鱼绮兰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会知道翠韵楼里有能保护云涟的东西?

最后,翠韵楼在这件事情里面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那个留下墨宝的大能究竟是谁,又想干什么?

线索太少,乐正芊想不出答案。

她看了一眼时辰,已经是亥时了,现在去见鱼绮兰,也许能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运气好的话,能知道第二个的答案也不一定。

乐正芊说出计划,鱼老爷和鱼夫人巴不得事情快点解决,连忙让鱼夫人带着她去鱼绮兰的闺房,管事也跟在后面帮忙推轮椅。

乐正芊没有拒绝,刻意将手搭在轮子上,落后了鱼夫人半步,转头,看向疑惑的管事,开口。

“你和云涟,当真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管事一呆,脸上满是愕然,他没来得及岔开话题,乐正芊清凌凌的声音幽幽响起。

“别装了,你去翠韵楼闹事的时候,我就在外面,我都看见了。说吧,你和云涟究竟是什么关系?”

管事看了一眼鱼夫人,迟迟不肯开口。

乐正芊心中叹息,摇了摇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的徐灵给的符箓,“这是消音符,鱼夫人听不见。”

她有感觉,云涟的存在,不只是一个受难逃跑的贴身丫鬟这么简单。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