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小说,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最新章节

小说《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掌心有颗糖,主角是许知岁沈遂沈昊。主要讲述了:沈昊是真呆得像鸡了。什么玩意?老婆不老婆的是这么算的吗?他觉得他四叔说得好像有道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对。毕竟如果这么算,那他亲过的女人不都是他老婆了啊?可他只想跟许知岁结婚啊!就连许知岁昏迷不醒,说很有…

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小说,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最新章节

《甜吻999次!反派病娇求你少撩》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沈昊是真呆得像鸡了。

什么玩意?

老婆不老婆的是这么算的吗?

他觉得他四叔说得好像有道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对。

毕竟如果这么算,那他亲过的女人不都是他老婆了啊?

可他只想跟许知岁结婚啊!

就连许知岁昏迷不醒,说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再也醒不过来时,他也没想过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听说她醒了,他高兴得不行。

可惜他前两天去医院看她,被她那个什么破经纪人挡在门外,说她现在需要安静休养。

他也不是不可以硬闯,可他也的确是怕打扰她,所以忍了下来,就想着很快就是他们的婚礼了也不急这几天。

而今天晚上是他那些朋友叫他来聚会,说是要悼念他即将逝去的快乐单身,今天晚上要让他嗨个够。

倒是好,刚来没多久,嗨没嗨的不知道,反正现在肯定很绿就是了。

想到这里,沈昊看许知岁的眼神都幽怨了些。

他甚至开始想,当初要是他强硬的亲她一口,也不至于现在被沈遂之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吧。

是啊,亲都没亲过,他有什么资格说许知岁是他老婆?

虽然以前她的确也跟他说过好多次不想跟他结婚,可他从来没当真。

女人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他这么招女人喜欢,就算许知岁现在不喜欢他,等结婚以后也肯定会喜欢他的。

可现在他才明白,她是真的不喜欢他,不想要他,更不想跟他结婚。

甚至许知岁此刻都没看他,只目不转睛看着沈遂之,那眼巴巴的模样看得沈昊更酸了。

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认清这一切的沈昊已经有些绝望了,而沈遂之又再次开口,“至于沈许两家联姻的事,的确是我同意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是没办法放心的,毕竟这次联姻对沈许两家的意义都非常重大。”

许知岁目光微动,沈遂之也偏头同她对视,慢条斯理说:“所以我决定,亲自出马。”

许知岁看着他的眼,喉咙微咽,却越发迷茫。

一时间想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昊脸色也更加难看。

马勒戈壁!

沈遂之这意思,特么是不是还要他感谢他?

正想着,沈遂之就幽幽道了句,“当然你也不用太感谢我,毕竟沈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又是你的长辈,所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沈昊,“!”

操!

他一脸愤愤,沈遂之却是神色温缓,“下次见面,记得叫四婶,别再没大没小了明白吗?”

说完,也不等沈昊回答,他再次带着许知岁转身离开,没有再停留。

沈昊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再叫住他们,只默默看着他们的背影。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沈少,站这儿做什么呢?找你半天了,大家都等你喝酒呢。”

沈昊眼珠子动了动,开口时声音略有些哑,“不喝了。”

来人“咦”了声,调笑道:“怎么不喝了呢,今天喝了下次可就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了。再见面,沈少可能就是已婚人士了啊。”

沈昊眉心收紧没有说话,却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只可惜那人没察觉到,又嘿嘿的笑,“不过说起来,你那个未婚妻那么漂亮,能跟这种美女结婚也没什么亏的。沈少什么时候带她出来一起玩玩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昊忽然一巴掌推开他,再狠狠抬腿一脚踹过去,“我玩你大爷!那他妈是我四婶!四婶记住了吗?再他妈胡说八道,老子弄死你!”

来人痛呼两声摔倒在地,沈昊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也没人看到他此刻眼圈红红的。

他漂亮的未婚妻不是他的了。

他还结个屁的婚,他没老婆了。

不对,按沈遂之的话说,他从来就没老婆。

也不对,他老婆很多,只是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个。

越想,沈昊越是觉得难过,越是觉得后悔。

却也不知道到底是后悔自己亲过的女人太多,还是后悔当初没亲一亲许知岁。

而另一边,直到被沈遂之带上了电梯,许知岁都没回过神来。

他说的关于结婚的话一直在她脑子里转。

三天后结婚?

他和她?

沈遂之和许知岁?

许知岁忽然觉得很恍惚。

恍惚到有些分不清现在她到底是身处哪个时空哪个世界?

如果她回到现实了,他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还有,他为什么忽然就说要跟她结婚,明明已经不记得她了。

直到看到他按下了去顶层的按键,电梯开始朝上行驶,许知岁才恍然回神。

“不是要走吗?”

沈遂之,“不是走了吗?”

所以他的走是这个走吗?

许知岁纠结,“那我们上顶层做什么?”

沈遂之这才转眸看她,似笑非笑,“你说呢?”

许知岁被他这语气搞得心又开始乱跳,紧了紧笼在他宽大衣袖里的手,“我怎么知道?”

她也不敢看他,只盯着电梯变化的数字,然后便听沈遂之在耳边轻笑,缓缓道:“当然是因为你订的房间隔音太差。而顶层有我的套房,隔音很好,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保证不会有人听到,更不会有人来打扰。”

电梯封闭,他微侧身靠近,她紧张的朝后退,直挨到了电梯壁上,而他高大的身形几乎将她整个拢住。

四周都是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耳边是他灼热的呼吸。

还有暧昧的语气,暧昧的话。

被他呼吸沾染过的耳侧肌肤也不自觉再次发红发烫。

许知岁觉得自己魂都要飞了。

她像患了失语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发现不管是在哪个时空,只要他想撩她,都能轻易让她羞到不知所措。

她在他面前永远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学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支棱起来?

她咬唇想着,电梯“叮”一声,缓缓打开。

他转头朝宽敞而空荡的顶层走廊看了眼,又看回她,“所以,我现在当然是要带你去我的房间,然后……”

他似故意拖长了尾音,语调悠缓,透出来的暗示意味儿却很明显。

许知岁腿都快软了,有些站不住,只能紧紧贴着电梯壁。

心悬在喉咙口,眼前闪过很多画面,都是他们新婚夜时他用力抱着她叫宝宝宝贝心肝的画面。

她偷偷摸摸咽了咽口水,心跳愈乱。

醉得厉害时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现在她还是有点小矜持的,毕竟这个世界他们也算刚认识?

想到这里,她红着脸,“是不是太快……”

话还没说完,便听他幽幽补充,“然后,让你乖乖哭给我听。”

许知岁,“?”

噗通一声,悬在喉咙口的心脏落了下去。

腿不软了,瞬间站直,看向他那张精致好看得过分的脸,她无语凝噎,“你是不是有病,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简直白长了这么张脸!

沈遂之看了看她红如朝霞的脸蛋儿,挑眉,忍不住上手捏了两下。

软得很,便又捏了两下,然后才嗓音带着笑的问,“所以呢,你说得太快是什么?哭还要分快和慢吗?”

他明显是故意调侃,她偏头避开,又羞又气,“你别总动手动脚的。”

他收回手,看着她比刚才还红的脸眯了眯眸,含笑顺着她,“好,那就走吧,去我房间里哭。”

说完,又别有深意的补充一句,“你主动点儿,要是哭得我高兴了,今天就放过你。”

许知岁咬咬唇,这话简直跟以前的他说的,主动点儿,亲得他舒服了异曲同工。

她甚至一时分不清到底是他太变态还是她太变态。

不然为什么他说得每句话她都觉得不对劲?

正纠结,他的气息忽然更靠近几分,低头,贴着她柔软的耳垂,温磁的气声拂进她耳朵里,

“当然,如果你哭得我不够高兴,我也可以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快,什么叫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