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重生后,在疯批皇叔怀里撒个娇胥慕九思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后在疯批皇叔怀里撒个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苏月半,主角是胥慕九思。主要讲述了:胥淮北看了眼婚书,林家和慕家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他是知一二,只不知这小丫头意欲何为。“然后呢?”慕九思看过去,板正起脸,“你就可以去我家提亲了!”胥淮北正喝茶,险些被呛着,他瞧着小姑娘不像是在开玩笑,…

重生后,在疯批皇叔怀里撒个娇胥慕九思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后,在疯批皇叔怀里撒个娇》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胥淮北看了眼婚书,林家和慕家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他是知一二,只不知这小丫头意欲何为。

“然后呢?”

慕九思看过去,板正起脸,“你就可以去我家提亲了!”

胥淮北正喝茶,险些被呛着,他瞧着小姑娘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得笑了,“你可知我多大?”

慕九思皱眉,“年龄不重要,我不介意!”

胥淮北笑出声,“我怕你阿爹介意,要知道我的年龄可比你阿爹还要大。”

慕九思仔细端量,男人剑眉星眸,明眸皓齿,和他爹站在一起,还真的看不出来有三四十岁的样子。

她现在才八岁,她阿爹现在也不过二十五,这年龄差距可以接受。

“阿爹最疼我,只要你待我好,他就不会介意。”

胥淮北沉默,凝眉看去,“为何是本王?”

“因为你好看!”慕九思脸不红心不跳。

“宿主你终于做了个人,说了句实话!”

慕九思将烦人的系统关闭,继续与胥淮北对视。

这理由让胥淮北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本王又为何要娶你?”

他目光上下扫了小人儿一眼,“你这样,本王还要等你好几年。本王要娶,为何不娶已经长成的。”

“因为我对你有用,我会帮助你。”慕九思拍拍胸脯,“更何况,我长的很快,只要给我吃,每两年就长起来了!”

胥淮北闻言,将面前的蜜饯也推了出去,“说说,你能帮本王做什么?”

慕九思拿起蜜饯吃着,含糊不清道,“我会算命,我能帮你避灾。”

胥淮北来了兴趣,不是因为小人儿的话,而是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那你说说,本王最近有什么灾。”

“断腿之灾。”慕九思将核吐出,放到桌上,又拿起茶杯围着这核倒了一圈水,“眼下黄州水灾严重,令陛下忧思,唯有派能代表皇室的人前往,才能安抚住民心。这件事情,会落在王爷头上。但,这一趟王爷去不得,会有断腿之灾祸。”

黄州水难,逍遥王不是治水不利,而是刚到黄州不久就被乱石打断腿,一个知道自己终身会跛脚的人如何还有心思去治水?。

慕九思看了看那双大长腿,她可不想自己未来的夫君是瘸子。

“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胥淮北凝眉。

黄州水难,白日里皇帝刚和他谈过此事,话里话外都有意让他前去。

慕九思小手一掐,老神叨叨,“算的。”

胥淮北见她这般,便知得不到实话,干脆也放弃,“若本王非要去,小师可以破解之法?”

“去我家提亲,让我阿爹答应我们的亲事。”

胥淮北无奈,起身过去蹲下,将小人儿的双腿拿起放到膝上有分寸地捏着,“小丫头,你够聪明,不过婚姻不是儿戏,我一个男人无所谓,我只是怕你以后会后悔。”

男人的手不轻不重地捏在腿上,慕九思心里痒痒的,像是被猫抓了一样,她看着男人温润的面庞,身体一扑,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王爷温柔又好看,谁后悔谁才是傻子!”

胥淮北叹息声,将小人儿的手臂拉下,“我先送你回去。”

“王爷,我说的是真的!”见胥淮北不信,慕九思急了。

“嗯,本王信你。”胥淮北见小人儿手臂圈的紧,怕生拽会伤了她,干脆将她抱了起来,又拿起披风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才往外走去。

“只不过朝堂之事不是你一个小人儿可以左右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慕九思愁闷,合着,这男人还是不相信她!

胥淮北将人放到门口,又敲了门,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这才带人避开。

小厮开门时,就见自家小姐站在门口一直朝着一个方向看,不由得吓坏了,“小姐,您什么时候出去的?您没事吧?”

“我没事。”

慕九思将目光收回,走进去。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想要个靠山才找到胥淮北,那么现在她是就想嫁给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激起了她的征服欲!

胥淮北见门关起,这才转身往回走,瑾之牵着马跟在一旁。

“今夜的事情不准外传,若是有半点风言风语,你知道后果。”

“属下明白!”

另一边,慕九思回了柟思院,趴在床上,任由悬在床边的两条小腿晃来晃去。

她有一种预感,黄州之行,胥淮北还是会去!

翌日清晨,慕九思去寿安堂给祖母请安,出了寿安堂没走几步就听见哭声,哭声很压抑,像是在极力控制,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顺着哭声找去,就见一个女子蹲坐在假山山洞里,蜷缩成一团,脑袋埋在臂弯中,呜咽地哭着。

慕九思停下脚步,发现是她小姑姑的女儿,倪雪雁。

说起这个表姐,她倒是都快忘了。

她与自己同岁,但是母亲早亡,父亲续弦,又生了一儿一女,遂对这个嫡女不再理睬。

祖母怕倪家苛待倪雪雁,故而接到了自己身边养着。

只是倪雪雁寄人篱下,心思敏感,平日里总想与她争个高低,她因为听信林子谦的谗言认定她想抢夺自己的地位,对她十分不友好,后来甚至找了个借口让祖母将她早早下嫁出去。

慕家被抄家时,却是她挺着大肚子四处求人。

最后连慕家人的尸骨,都是她收敛的。

慕九思叹了口气,对于上辈子她亏欠之人,她总有种无措感。

她走过去,刚要开口,就见倪雪雁旁边的岩石上盘着一条黑色,蛇身的颜色和石头差不多,若不是它动,根本就发觉不到!

只要蛇一惊动,倪雪雁必死无疑!

慕九思手心冒汗,她挪动脚步,缓缓蹲下身子,将地上的树枝捡起来,再缓缓地站起来。

眼看着蛇的注意力被她这边吸引,倪雪雁突然抬起头,眼泪花花的眼睛显得有些蒙态。

“别动!”

慕九思心道不好,在倪雪雁叫出声的瞬间跑过去,一手捂住倪雪雁的嘴巴,一手捏着黑蛇的三寸将它扔出,但还是慢了一步,黑蛇张口一咬,慕九思只觉得一阵刺痛。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