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恶毒肥妻洗白后,冷戾首辅火葬场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长歌谢逸辰小宝)

小说恶毒肥妻洗白后冷戾首辅火葬场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沈大喵,主角是沈长歌谢逸辰小宝。主要讲述了:上水村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一大半参加庆典的人不敢来,卖到天黑,肉竟然还剩下一大半。沈长歌提起两块肉,也没称,分别递给了陈大娘和孙老太太:“忙了一天,你们拿些回家吃吧。”陈大娘一听,连忙摇头:“不,我掏…

《恶毒肥妻洗白后,冷戾首辅火葬场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沈长歌谢逸辰小宝)

《恶毒肥妻洗白后,冷戾首辅火葬场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上水村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一大半参加庆典的人不敢来,卖到天黑,肉竟然还剩下一大半。

沈长歌提起两块肉,也没称,分别递给了陈大娘和孙老太太:“忙了一天,你们拿些回家吃吧。”

陈大娘一听,连忙摇头:“不,我掏钱!”

“掏什么钱啊!”沈长歌不由分说,直接将肉塞进了她们手里,“你们没找我要工钱就已经不错了,拿点肉不是应该的吗?再推辞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看着手里那一大块蛇肉,孙老太太并没有推辞。

她红着眼睛,哽咽地说:“我回家这就把它给炖了,给我儿子上坟去!”

见孙老太太都拿了,陈大娘便也接了过来。

她略微掂量了一量,这一块至少有十几斤。

还别说,现在的沈大祸害出手就是阔绰。

如果换成以前,就算是天皇老子也甭想占她半点便宜的。

送走两人后,沈长歌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到厨房做饭。

家里没米没面的,她只能做蛇肉羹。

今天晚上,估计上水村得有一半人家的餐桌上都会出现这道菜了。

谢逸辰并没有上前帮忙,他只是站在一侧,默不作声地盯着眼前这张黝黑的脸。

她变了,真的变了!

以前的她粗鄙不堪,走起路来像只拽的要死的鸭子,说起话来更是像刀子似的,专门往人心尖上扎。

可现在的她好像随和爽朗了不少,就连走起路来都是昂首挺胸,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饭后,沈长歌依旧没有洗碗,放下碗筷便回到了屋里。

虽然很累,可为了减肥,她并不敢躺下,只能在屋里来回溜达。

突然,洗的泛白的门帘被掀起。

沈长歌还没开口,却见谢逸辰微笑着走了过来。

这白衣美男本就生的极好,再加上这邪魅一笑,颇有几分祸国殃民的味道,这让沈长歌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谢逸辰在她面前停下,性感的薄唇缓缓凑到她耳畔,口中的热气悉数喷洒在她那黝黑的肥脸上:“娘子,这么多天了,你气应该也消了吧。要不,今天晚上我还是过来陪你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出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去解她的衣裳。

沈长歌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不……还是不要了吧。”她惊恐地瞪大眼睛,磕磕巴巴地说,“小宝还在家呢,让他听到不好的。”

这男人口味也未免太重了吧。

就原主这身材,还有这张脸,他竟然也下得去口?

谢逸辰欺身而上,一把将她推在斑驳的墙壁上,高挺的鼻梁差点撞到她额头。

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近到连彼此的呼吸都紧紧缠绕在一起。

沈长歌惊恐地看着他,而男人也在盯着她。

他虽然在笑,可眸光却有些扑朔迷离,让人看不真切,根本猜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四目交接的一刹那,沈长歌只觉得自己心脏极没出息地漏跳了两拍。

“小宝去陈大娘家玩了。”谢逸辰哑着嗓子,富有磁性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盅惑气息,“娘子,你答应过我,要给我生个女儿的。”

“那个……这个不急的!”沈长歌额头微微泛汗,一脸不自然地笑道,“你看我身上伤还没好呢,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说。”

生个毛线孩子啊,她挑逗一下他倒可以,可如果动真格的,她绝对不会同意的。

突然,沈长歌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柄锋利的菜刀死死地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谢逸辰一改平时的温润随和,双眸赤红,眼底凶光毕现。

他银牙紧咬,字里行间夹杂着阴森刺骨的寒意:“说,你叫什么名字?”

“沈长歌啊!”沈长歌脱口而出。

谢逸辰剑眉一挑,阴恻恻地冷笑了起来:“你不是,因为我和沈长歌从未睡在一起!”

“快说,你到底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给了你什么任务?”

话音未落,他手上的菜刀又加重了力度。

黝黑的颈部,赫然多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沈长歌脸一白。

这该死的原主,未免也太坑人了吧!

继承了这副奇丑无比的身体也罢,却连完整的记忆都不舍得给她。

“我不是沈长歌又会是谁?”她大脑飞快地旋转着,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我怕你担心,所以有些事情没敢和你说。”

“其实我头被撞了那一下之后,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我记得你,记得小宝,可连我今年多大都记不起来了。”

沈长歌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观察时机。

锋利的刀刃已陷进颈部的肌肤,如果此时她出手将这白衣美男推开,会有几分成功的几率呢?

是她出手速度快,还是他的刀更快一点?

看着沈大祸害眼角那点点泪光,谢逸辰眸中的目光变幻莫测。

“你连字都不认识,又是如何学会算账的?”他眯起了狭长的丹凤眼,周身笼罩着骇人的戾气。

沈长歌连想都没有想,便信口开河胡诌道:“谁说不认得字就不会算账的?你奶奶还不认得字呢,算起账来比谁都精明着呢。我问你,谢逸辰,你真的了解我吗?”

“从你进沈家之后,真心待过我吗?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又擅长什么吗?”

“我被小宝害的都失去了大部分记忆,你这个当丈夫的竟然到现在才知道,你竟然还有脸拿刀来质问我!”

“来,砍啊,有本事你就使劲砍啊!”

她越说越是气愤,满口唾沫星子横飞,直接喷到了那白衣美男脸上。

谢逸辰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皱,丝毫没有掩饰眼底的厌恶嫌弃。

这女人没说错,他对她并不了解。

准确地说,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了解。

当初入赘,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无法确定眼前这女人到底是真是假。

见他神色似乎有所松动,沈长歌趁热打铁:“谢逸辰,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既然你的心不在沈家,我也不强留你。我给你一纸休书,你爱找谁就找谁去吧。”

“但有一点,你欠我的十两三钱银子医药费必须得还!”

这白衣美男,她不想要了。

好看是好看,问题是他会杀人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