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段十一陈白玦陈夫人陈大少爷小说

作者是白鹭成双的热门新书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火爆上线,主角是段十一陈白玦陈夫人陈大少爷。主要讲述了:小草被他拉得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就往门外走。这到底是谁抓谁啊?头一次见人自首跑得这么积极这么义无反顾的。小草撇撇嘴:“杀人偿命,你当真要去给金树偿命?”大梁律法言明,法外不容半点情,且无论谁人犯法,与…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段十一陈白玦陈夫人陈大少爷小说

《六扇门:这冤种徒儿我不当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小草被他拉得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就往门外走。

这到底是谁抓谁啊?头一次见人自首跑得这么积极这么义无反顾的。小草撇撇嘴:“杀人偿命,你当真要去给金树偿命?”

大梁律法言明,法外不容半点情,且无论谁人犯法,与庶民同罪。陈白玦这一去要是真定了罪,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死。

小草也不是同情罪犯,只是觉得,这件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玦儿!”

他们已经快出了府门口,身后却传来陈夫人的声音。

小草回头一看,夜风里那妇人狂奔而来,头发散乱,一支金钗摇摇欲坠,一脸的慌张,扑过来就抓住了陈大少爷的手:“你干什么?”

她的力气很大,眼里也全是惶恐,一爪子抓过来,小草被无辜殃及,手上显了长长的红痕。

“我做该做的事情。”陈白玦很平静,哪怕手被抓得快破了,也是一脸淡然:“你在家里等着。”

陈夫人拼命摇头,看着他,又狠狠地瞪了小草一眼:“杀了她就好了!”

小草被陈夫人的眼神吓了一跳,陈白玦却挡在了她身前,低低喝道:“许姨!”

后头站着的老婆子一脸惊慌地过来,连忙将陈夫人扶着。

或者说是抓着。

陈白玦带着小草头也不回地就走出了陈府。身后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却好像被谁堵住了嘴巴,呜咽不成声。

小草摸摸自己的手,回头看了一眼那深深的陈家大门。

好奇怪啊,但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我母亲受过刺激,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陈白玦道:“就当报答这些天的鸡腿,麻烦你,在我入狱之后,让他们给个痛快吧。”

小草侧头看他,这人能文能武,长得也挺好看,眉宇之间却好像有散不开的愁,看起来像一块美玉。

这样的人,杀人了,即将死去,想想看都有一种美玉将碎的悲伤之感。

“好。”

莫名地起了同情心,小草将他带回了大牢里,眼看着他进去牢房,然后狱卒来上了锁,她才准备转身去找段十一算账。

“住手!”

牢房的黑暗处响起一声低喝,吓得小草差点大小便失禁。

这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谁啊?

陈白玦背对着牢房门坐着,正准备抬手,也被这声音吓得一抖,薄如蝉翼的瓷瓶子掉了下来,清脆地一声响。

小草回头就看见了段十一,丫终于换了件黑色的长袍,站在黑暗处压根看不见。走出来才发现眉目阴郁,径直略过她,拿着狱卒手里的钥匙,打开了牢门。

陈白玦动作很快,捞起地上的碎瓷片就想往自己喉咙上扎。可惜段十一比他更快,直接大脚一伸,将这个美少年踹在了墙上,撞得头晕眼花。

小草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人:“师父,你干啥啊?”

段十一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看不出他想做什么吗?还敢就把人放这里就走了?保管你明儿来提审,看见的就是畏罪自杀的尸体了!”

小草一惊,低头看了看地上,碎了的瓷片上有冒着泡泡的液体,根据江湖经验,多半是毒药。

陈白玦想死?小草抿唇:“你就算怕斩首,也好歹等审问完了再服毒啊,现在死了,我们很难办的。”

“有什么难的?”陈白玦淡淡地道:“我已经认罪,你们什么罪名都交给我,一了百了。”

段十一轻笑一声:“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哪怕是罪名,你也抢不过去。”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很温柔,但是陈白玦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很难看。

六扇门捕头段十一,谁也不想落在他的手里,宁可早些死了都好!

小草没听明白,段十一却道:“你把他给我架起来。”

“哦。”师父的命令,全部执行就好了。小草果断将陈白玦带到了挂着手铐脚链的墙边。

陈白玦好歹是个会武的,又不是任人摆布的鸡崽子。眼看着死不成,立马就还手了,挣脱开小草的束缚,一招面袭就朝段十一而去。

小草的力气其实挺大的,但是竟然两只手抓陈白玦一只手都不行,只能蹲旁边看着他的动作。

先前说过,这陈家大少爷是能文能武的,小草也觉得他功夫不错,至少迷药和点穴都拿他没办法,自己也挣脱不开他的束缚。

但是对面的人换成段十一的话,陈白玦这点功夫就太嫩了。

段十一打架十分简单粗暴,没有什么招式。你正面来,我踹!你背面来,我还踹!你三百六十五度进攻,到他身边,都统统被一脚踹飞。

“老实点。”第三次将陈白玦踹去墙上,段十一不耐烦了:“挣扎个什么劲儿,你又打不过我。”

陈大少爷脸上先红后黑,咬牙吐了一口血:“你有本事直接踹死我,手都不出,是看不起我?”

“嗯。”段十一大大方方地点头,走过去将他拎起来,挂在了墙上,拷好。

“你就算将你学的东西全部用上,也是没用的,还不如留点时间,说说案情。等天亮了,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小草看着这场景,心里十分平衡。原来她每天被拎,不是身高问题,还是功夫问题。谁在段十一手里,反正都是被拎的!太好了!

陈白玦的脸色很复杂,盯着段十一,像一只充满戒备的猫。狱卒搬了两根凳子来,小草和段十一都坐在了他面前。

“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段十一问他。

陈白玦冷哼一声:“你有什么好说的?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答”

“那好,那我给你讲故事吧。”段十一笑眯眯地道:“关于一个女人三十九年光阴的故事,你要不要听?”

小草眨眨眼,看着墙上的陈大少爷脸上出现和陈夫人出门时候一样的惶恐神色,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被抓伤的手。

奇了怪了,为什么每次这些人看见段十一,都特别害怕呢?他明明长得不凶。

“师父你说啊,我听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