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季念井喜儿杨柳儿)在线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是由著名网文作者万事皆宜所著的小说,主角是季念井喜儿杨柳儿。主要讲述了:“那谢谢主子了,主子,你先吃,你吃完剩下的奴婢再吃。”杨柳儿被她拉着坐下,但心中明白她是主子,主子仁慈,她也不能忘本。季念真在她碗中夹了两块腊鸭,只道:“这么多菜,我肯定是够的,来到我这里你便不要这么…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季念井喜儿杨柳儿)在线免费阅读

《殿下,宠妃她一心只想咸鱼》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那谢谢主子了,主子,你先吃,你吃完剩下的奴婢再吃。”杨柳儿被她拉着坐下,但心中明白她是主子,主子仁慈,她也不能忘本。

季念真在她碗中夹了两块腊鸭,只道:“这么多菜,我肯定是够的,来到我这里你便不要这么拘谨了,我也曾是宫女出身,知道你不易。”

杨柳儿感动只觉得季念真是个大好人,今后要好好跟着主子办差。

两人午膳用完,杨柳儿收拾着房间,只让季念真做那看看书,说什么都不让帮忙,说:“虽然主子曾经是宫女,那也是曾经了,现在是主子,有奴婢在哪有让主子干活的道理。”

季念真觉得这样懂得分寸的宫女不多了,府里自从修缮好后,里面的宫女太监都是奶嬷嬷亲自挑选填充进来,想来奶嬷嬷是用了心的,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个好的。

季念真也不再插手,在院中看着识百草,等着医女来教授医术,可是迟迟等不来,想着不会太子殿下忘记这事了吧。

没成想晚上小太监拎着包袱领了一位医女前来教授医术,名叫井喜儿,年龄已有三十五岁,擅长妇人病。

季念真安排她和杨柳儿住在一起,井喜儿脾性柔和,慈眉善目的,说话声音温柔,让她好感倍增。

晚上太子殿下没来,据说被顾依柔在门口哭哭啼啼的拐了去。

季念真想想也是,太子样貌极好,不管怎么样顾依柔也是个小女孩儿,几日亲密相处,恐怕整颗心都给了太子。

第二日她也不耽搁早早的起来学习医术,行过拜师礼,敬过师父茶,便开始了学习。

杨柳儿只道:“主子上进的很,只是没使对地方。今早听门房说,顾良娣昨日早早的在府门口等着太子下朝,昨日又歇在那里。早上又送太子到府门口上朝,含情脉脉的。”

季念真听着也不回话,认真的把着她的脉,今日第一课把脉姿。

季念真当然是摸不出来脉的,只能先从姿势学起。

杨柳儿叹口气就这么做着工具人,掌握好把脉的姿势便开始学习脉案,井喜儿带着本教把脉的医术,季念真认真的看着,直到午时送膳食的来了。

吩咐杨柳儿向厨房买些酒来,叫着井喜儿和杨柳儿一起坐下来用饭。今日井喜儿来到这里,总是要好好的款待一番。

“师父,念真敬你一杯。”季念真拿起酒杯说道:“往后要辛苦师父了。”

“念真不必客气,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还望徒儿努力,学有所成吧。”井喜儿同样拿起酒杯和蔼的说着勉励的话。

两人相视,杯中酒下肚,季念真已经许久未喝过酒,也不懂酒好坏,入口只觉得甜滋滋的,和从前在家喝的不一样。

“这是什么酒?挺甜的。”季念真好奇的问道。

“主子,这是青梅酒,小厨房的嬷嬷说这酒最适合女子,所以奴婢便做主买了这种。”杨柳儿回道。

“恩,确实好酒,好喝的紧。”井喜儿颇有些意外,太子府就是不一样,酒也这般好喝。

杨柳儿又满上了两人的酒杯,季念真这才注意到这酒也不似家中酒刺鼻,有着青梅甜腻的味道。

几人一杯接一杯的喝个不停,青梅酒度数不高,但到最后几人都有些不胜酒力,脸颊微醺,走路也有些飘忽。

“柳儿啊,这酒真不错,往后多去买些存着。”季念真晕晕乎乎的,倒也不至于失去理智,对着杨柳儿说道。

“好,奴婢听你的。”杨柳儿回道。

下午,几人有些醉,自然不适合学习医术,各自回了房中休息。

最先醒的是杨柳儿,她看看天色,还未黄昏,进到房中叫醒季念真。

“主子,主子。”

季念真听到杨柳儿声音缓缓的睁开眼睛,说道:“怎么了?”

“主子,可去府门口等着太子殿下?”杨柳儿问道。

“等他做什么?”季念真摸不着头脑,自然会有人在门口等着他,多她一个也不是锦上添花。

“主子呀,如果顾良侍天天去主子也得去,主子不去,让太子如何想?觉得主子不在乎他?时间久了也不会在乎主子了。”杨柳儿急道。

季念真觉得她说的很对,可不在乎便不在乎吧,做个透明人,往后就当守活寡吧。

“无所谓,随他怎么想。”季念真慵懒的伸个懒腰说道。

“哎,主子,奴婢曾在不受宠的妃子宫中当过差,没有宠爱,下面的人贯会偷奸耍滑,吃食也不会上心,月例银子有时也不会拿全,尽是克扣。”杨柳儿担忧的讲着。

季念真刚进宫便幸运的分配到皇后宫中,待的时日也不长,自然不知道宫中的人情冷暖,半信半疑的问:“真的吗?”

“奴婢说的句句属实,没有半分掺假,只有更过分的。”

季念真看她说的不似是假的,只好琢磨琢磨该怎么去争宠,可想来想去也没个头绪。

“主子,赶紧起吧,奴婢给你梳头。先去府门口等着太子吧,这女人不能对比,一比便有一方落了下乘。”杨柳儿扶起季念真,无奈只好先这样。

季念真打扮好,走到府门口便看到顾依柔已经在这里等候,看到季念真前来,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搭理她。

没多时,萧正泽坐着马车到了府门口,顾依柔抢先去了马车前,季念真站在原地不动。

“你怎么还在门口等着?”萧正泽一下马车便看到顾依柔,问道。

“妾身,闲来无事,思念太子,只盼望着殿下早回。”顾依柔娇柔的回道。

萧正泽牵着她的手无奈道:“往后不要在府门等着了,不合规矩。”

“殿下,是不想看到妾身吗?”顾依柔顿时眼中含泪说道。

“哎,你只要老实的在房内等着便是,本王想你时自会去找你。”萧玉泽被顾依柔这几日磨的烦了,弄不弄就哭,只想安静的待一待都不行。

说完看都不看顾依柔一眼,甩手进了府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