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方缇容芸小柔小说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晋州小胖妞的一本新书《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主角是方缇容芸小柔。主要讲述了:“三少夫人,怎么样?您没事吧?”小柔一脸紧张地扶起方缇。虽然刚才她尽量垫在了三少夫人的身下,但那一摔的冲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三少夫人现在只是一个脆弱的孕妇,还是在不稳定的前三个月,一点点的碰撞都可能酿…

《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方缇容芸小柔小说在线阅读

《新婚夜,冷冰冰老公忽然狠狠亲了我》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三少夫人,怎么样?您没事吧?”

小柔一脸紧张地扶起方缇。

虽然刚才她尽量垫在了三少夫人的身下,但那一摔的冲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三少夫人现在只是一个脆弱的孕妇,还是在不稳定的前三个月,一点点的碰撞都可能酿出大祸!

方缇摇头,“我没事。”

“真的吗?要是哪里觉得不舒服,您一定要跟我说!对了,正好我们现在在医院,要不干脆进去检查一下吧?”

“不用,我真的没事。”方缇安抚地拍拍她的手,“刚才多亏了你,谢谢。”

要不是小柔反应快,今天这飞天横祸可能就避不开了。

她很庆幸今天出门带了小柔。

确认方缇真的没事后,小柔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桑塔纳的车主从车上下来了。

见他生龙活虎,身上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小柔火气顿时上来了,撸起袖子上去就冲着他一顿臭骂:“你这人怎么开车的?医院里头人来人往的,你踩那么大的油门,是不是故意的?自己想死找个偏僻的地方去,别整天像个反社会的败类一样惦记着拉无辜者垫背!”

那车主一脸内疚懊悔,不停地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本来想踩刹车的,不知道怎么的踩到了油门,所以才造成这场意外事故!真的对不起!您看这样,我赔你们损失费可以吗?”

这人认错的态度太好,小柔张了张嘴,有点骂不下去了怎么回事?

她回头征询方缇的意思。

方缇淡声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开车的时候注意着点,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的。”

“好好好,我下次一定注意!谢谢两位小姐!”

那人连连点头,抬头的间隙匆匆扫了方缇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一眼,让方缇心里怪怪的,总感觉自己像被阴冷的毒蛇盯了一下。

莫名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着男人重新开车离开,方缇突然开口:“小柔。”

“怎么了,三少夫人?”

“你帮我跟医院调一下监控,就要刚才这辆桑塔纳在医院的行车轨迹。”

小柔一怔,“您觉得刚刚那个人是有意的?”

方缇笑了笑,“只是猜测,所以这不需要你帮忙找证据嘛?”

“明白了,我先送您回去吧,然后再过来找医院要监控!”

“也行。”

方缇点点头,状似无意地问:“对了,我看你的身手好像很不错?刚才的反应就比寻常人快很多。”

小柔摸了摸脑袋,笑得腼腆,“我家以前是开武馆的,从小跟着我爸学了一些简单的防身术。后来武馆生意不好倒闭了,我又去别的武馆拜师学了一些拳脚的功夫。”

“怪不得。不过你身手这么好,怎么会去宴公馆当佣人了呢?”

“三少夫人您不知道吗?宴公馆给佣人开的工资超高的,比一般的保镖还要高多了!”

言下之意,我也不想当佣人的,无奈他们给的太多了!

方缇:“……”

她笑看着小柔,“那如果我再另外给你开一份工资,让你当我的贴身保镖,你愿意吗?”

小柔眼睛一亮,“当然!”

……

有宴家这层关系在,跟医院要一段监控录像还是很容易的。

方缇点开小柔发给她的监控视频,仔细地研究那辆桑塔纳进医院以后的行动轨迹。

男人开车进医院,把车停在停车场,然后下车走进医院大厅。

大约一个小时后,男人从医院大厅出来,走到停车场,上车,驱动车子往外面开。

再然后就是踩错油门,冲向她们的那一幕。

看着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方缇皱了皱眉,真的是她想多了吗?

但是男人阴冷的眼神,如附骨之疽一般刻在心头,挥之不去。

她想了想,指着暂停视频上清晰的车牌号,说:“小柔,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帮我查查这辆车的车主是不是这个男人。如果是他,再看看他最近跟什么人来往比较频繁。如果不是他……”那就更加说明有问题了。

小柔愣了愣。

倒不是觉得三少夫人多疑,而是意外她心思缜密,条理清晰,跟平时文静软绵的样子差别有点大。

不过想想也是,能轻易把在宴公馆干了三十多年的张妈弄走,怎么可能是什么软绵小白兔呢!

方缇见她久久不说话,问:“是不是有点困难?”

“没有!”

小柔回过神,忙道:“嘿嘿,我刚刚只是跑神了。三少夫人,您就放心把这事交给我吧,我保证查得一清二楚,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

方缇唇角一勾,“好,那辛苦你了。”

……

方家书房。

方振坐在书桌前,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因为太久没动,已经变成了待机状态。

这时,容芸走了进来。

她把手里的咖啡杯往桌上一放,看了眼在发呆的丈夫,“你在什么呢?”

方振蓦地回神,抬头看了看她,“芸芸。”

他长出一口气,“我是在想缇……方缇,你知道的,今天可谓出师不利,那人的行动失败了。”

容芸冷笑一声,眼底带着凉薄的残忍,“失败了,那就再找机会下手呗。我还等得起!”

方振眉头紧锁,并不似她一样乐观,说:“本以为她被赶出方家后,会是无依无靠,计划很容易就可以成功。可她自那天从方家离开后,就像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查不到她的行踪。今天还是你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才匆匆安排了那人过去的,可谁想到她身边竟然还有保镖随行,帮她躲过了一劫!

我在想,她现在是不是傍上了什么大腿,对方一直在保护着她。我们这样贸然行事,会不会得罪了她背后的人?”

杀一个方缇他不会犹豫,哪怕她是他大哥的女儿。

但她背后的靠山若是比方家有权有势,杀一个方缇,给自己树上一个强敌,那就不值了。

“你猜得没错,她背后的确有靠山。幸幸跟我说了,当初睡她的那个男人,就是初心医院的院长。今天就是幸幸在医院碰见了她,特意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她原来在初心医院的。”

方振愕然地抬头,“顾家开的那个初心医院?”

“对。”

容芸冷冷地哼道:“不过你放心吧,我调查过了,初心医院的院长年近六十,是凭着多年的资历升上去的,家里可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那顾家……”

“顾家名下产业那么多,只是一家医院聘请的一个院长养在外面的小情人出了事,你觉得顾家还会替他出气不成?又不是闲得慌!”

“你说的有道理。”

方振面上表情一松,终于露出了笑容,“那我就放心了。”

“那你抓紧一点。”

容芸目光一狠,阴森森地道:“方缇那个小贱人,必须得死!”

啪——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方振和容芸两人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往外冲。

帮佣云婶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拖把,正要继续拖地,看到跑出来的男主人和女主人,愣了愣,“先生,夫人,怎么了?”

容芸表情有些狰狞,“你刚刚听到什么了?”

云婶一脸懵懂,“什么听到什么?我一直在拖地,没听到什么呀!刚刚拖把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方振追问:“你真的没听到什么?”

云婶一脸冤枉,“先生,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啊!”

方振镜片后的眼睛微微一闪,点了点头,“那没什么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