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最新章节,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免费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小楼姑娘的新书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许珂余谦。主要讲述了:记得《倩女幽魂》里,聂小倩就是用一只脚救起了宁采臣的命,更从此勾走了他的魂魄。眼下,这个女人恐怕要效仿经典小说了!那脚上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五根脚趾长短刚好,足弓饱满平滑,连带着脚踝像是一柄白玉如意。…

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最新章节,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免费阅读

《婚不逢时:总裁爹地太难缠》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记得《倩女幽魂》里,聂小倩就是用一只脚救起了宁采臣的命,更从此勾走了他的魂魄。

眼下,这个女人恐怕要效仿经典小说了!

那脚上的皮肤依旧白皙细腻。五根脚趾长短刚好,足弓饱满平滑,连带着脚踝像是一柄白玉如意。叫人心痒痒的很。

她也是妖精吗,这么勾人?

为防止她缺氧,一吻毕,他摁住她的肩头,揽住她的腰肢,就一直盯着她,盯着那一双妖一般的眸子,和被自己蹂.躏过的越发红润饱满的唇,意识迷离,有些忘乎所以。

不出意外的,他的身子热了起来。

眼里染上排山倒海莫名欲望,今天居然意外的做了多天前就想做的事。

呵……自己的自制力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许珂双颊发烫,身体发软。

从来都没有人亲吻自己。

哦,不对,是有的。那一晚的那个男人,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有小宝呢?

时隔四年,当再有一个男人来亲她时,她居然这么反感,浑身的抵抗。

还有一点点她不愿意承认的留恋与未知的欢愉期待。

本能除外,她更是害怕的。无论四年前,还是现在,有些东西从未改变。

她晃了晃神,用力将身子摆正,抬头没有任何的情绪说道:“卢总是有头有脸的人,大抵不会强迫别人。所以我再次回答一遍,谁人都不能强迫我,无论你是谁,有多大权势,除非弄死我。我只走我自己的路!”

她顿了顿,卢东屿的手也放了回去。

今夜只不过小试牛刀而已,他根本不会随随便便动她的。

还弄死她?亏的她敢说出来。不过接下来倔强又好笑的回答,更让他觉得有趣。

“钱我开了工资就还给你,工作我也会好好做。虽然古话讲得好,人靠衣服马靠胺,但人也不可貌相,大可不必只敬衣衫不敬人。见我囊中羞涩,就想要包我?我是怕您是纸片包不住火,还是另寻佳偶吧。您贵人多忙,卢总再见……”

卢东屿的表情淡然,还纸包不住火?她那么厉害?还挑衅他?

说完,许珂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呼……

晚上,躺在小宝身旁的许珂久久不能入睡。翻来覆去,只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哪来的这么大魅力,可以被朝秦暮楚?勾三搭四?唉……

一个月后。

日子过得异常平静,房子也定了下来。虽然离公司有些远,好在租金比较便宜。

新来的曹可馨对于行政部各个管区轻车熟路。而且曲余谦很器重她,已经安排她独立完成一个项目,还会偶尔带她去饭局应酬,见世面,想必这试用期也会缩短时间。

所以她现在是集团里炙手可热的人物!且高学历,人又漂亮,简直快要迷倒了公司大半的男人们。

曲余谦这阵子没再来找许珂,或许正应了他之前所说的最后一次约你。或许又是被清纯可人的女大学生分了神。

许珂倍感轻松,也觉得曲余谦是个君子,说到做到,从来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宁愿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上司是翩翩君子,还是挺好的。

然,晚上一通电话,让她重新陷入困境。

“小许,金市新开的一家公园还挺受欢迎的。里面有一个大池塘里,这个时候正是荷花含苞待放的时候,一定很漂亮,很多人都去了,我们也去吧……这一个月压力很大,正好陪我放松放松。”

许珂笑着拒绝。

“小许啊,我一直认为你是咱们部门里最懂事的,做事从不喊苦从不喊累,兢兢业业,低调的很。所以我很喜欢你,我离婚了,也没什么朋友,晚上想找个人聊聊天,谈谈心都没有,我多希望,可以漫步公园里,有你陪我说说话……”曲余谦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仿佛甚至有些哽咽。

许珂哑然。

说到底,他好像也没有什么错,无非就是离过婚,看到了自己也孑然一身,所以起了追求的心思。

她用了五秒钟畅享过他们的未来。

好像曲余谦有两个孩子,据说是两个男孩,也有说儿女双全。

如果加上小宝,他们就三个孩子,再生一个,就是四个了,一家六口,其乐融融,怎么想都是幸福美满的日子。

说实话,她心动了。

曲余谦的身家也不菲,虽然跟豪门世家的卢东屿无法相提并论。但起码也是钻石王老六级别的。

嫁给他,或许下半辈子真的吃穿不愁?而且还不用总是带小宝搬来搬去,风餐露宿的,也能给小宝更好,更前沿的治疗。做母亲的不都是为了孩子么!

可……

她怕了……

这辈子,与之交集的男性,除了四年前的那个男人,再就是大学时期她的初恋。

不过初恋那时候很单纯,彼此不过牵牵手,还要脸红一阵子的短短半年的时间。

可,给她带来的背叛伤害却是久久不能愈合的。

她实在怕再真心错付,尽管现在过得清苦一些,好歹心是自由的,可以随处安放,也可以随时收回,不用为了一个人而失掉自己所有的坚强和堡垒。

所以,她胆小的还是拒绝了。

“没关系的,小许。可能你最近的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因为曹可馨?这个小丫头确实有点儿能力。你们虽然年纪差不多,但说句实在话,他们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教育资本在那儿,确实出身不同了一些。但我从不觉得这种区别有什么不同,也根本不会得我另眼相待。在我手下工作都是平等的,依能力而定。所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我自然是相信你个人的能力的,以后会有你表现的时候。”

呃?

确实,以前曲余谦交给她的工作都给了曹可馨。

月终奖金自己也少了许多,但许珂并没有觉得什么。

更不会有嫉妒,憎恶之说。

只是没想到他的心思这么细腻,居然还能想到自己的失意。

但他想的确实太多了。

“没有的,曲总。可馨也有许多令人学习的地方,我总是会取长补短的。下班了,我要看病人,先不多说了。您回家还是出行或的话都要注意安全,再见。”

曹可馨……这三个字在她心头默念了一遍。

母亲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做完手术没有排斥情况,应该是已无大碍了。

可是还得住院观察,病灶复发便是洪水猛兽,会有生命危险的。

她坐在床边,削了个苹果,切成小块递给母亲。

母亲本名叫许佩儿,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

这几年病魔缠身,枯槁的脸庞更是蜡黄。

她吃过一块苹果后,努力扯出一个微笑,说特别甜。

“朵儿,最近工作累吗?你一个人带着孩子确实太累了。若是身边条件差不多的就找个人嫁了吧。也有人照顾。就是妈走了,也能放心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