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最新章节,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免费阅读

小说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爱吃甜丸子,主角是宁灿秦沫。主要讲述了:再次握住手上的剑,宁灿已经不再觉得这是一柄木剑。只需有一剑在手,天下无人可敌!收起木剑,宁灿想了想,没有急着融合源土和源水。系统的存在是个秘密,不适合跟任何将的秘密。回到学校再融合。宁灿将视线投向下方…

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最新章节,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免费阅读

《垂钓诸天,开局觉醒永恒万花筒!》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再次握住手上的剑,宁灿已经不再觉得这是一柄木剑。

只需有一剑在手,天下无人可敌!

收起木剑,宁灿想了想,没有急着融合源土和源水。

系统的存在是个秘密,不适合跟任何将的秘密。

回到学校再融合。

宁灿将视线投向下方的山山水水,发现这个世界确实就如他想的那样,各大城池的郊外都遍布妖兽邪兽,宛如一座座孤岛。

宁灿看向远处的天边,据说在那那里,建立有一座空天防线,名为星外天,同异族邪魔对峙。

“秦沫姐,像宁都城那样的城池多吗?是不是每座城池面临妖兽进阶,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宁灿开口问道。

“并不是,宁都城是因为它太偏了,城主的实力又不够,面对妖兽进阶就没有办法。”

“大部分的城池都会有一定的保护措施,帝都方面也会尽力给予保护。”

宁灿点了点头,明白了秦沫的话外之音。

尽力帮助,就必然有帮不到的……

身后的少年突然安静下来,秦沫往后面望去,少年淡淡望着下面的山水发呆,平静的神色看不出任何情绪。

飞剑横空飞过,有已经化为废墟的城市,也有布满凶兽的平原。

而这一路,微风撩动少年的长发。

一个想法出现在宁灿脑海中,如果一座城市面临兽潮的时候,他化身完全体的须佐能乎,我能不能守住一座城?

大概率不能!

兽潮两个字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是宛如潮水一般的妖兽。

宁灿完全体的须佐能乎可以保证自己没事,须佐能乎也很适合大范围的战场,但是护住一座城就很难说了。

但是赚鱼饵点数,一定很爽。

那如果再加上轮回眼呢?

地爆天星不行,我就天碍震星!

老子从天上拉陨石下来!一颗不行,老子就两颗!

“你在想什么呢?一会皱眉一会笑的?”秦沫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少年扬起灿烂的笑容,只是视线投到布满妖兽荒野时,眼中却掠过一丝疯狂。

战场能混多少鱼饵?

把整个九州的妖兽全部洗一遍,不是更赚?

不急,不急,来日方长!

几天的时间,吃住都在飞剑上,宁灿除了看风景,就只能修炼了。

当境界突破到一境后期的时候,宁灿终于看到帝都。

作为九州中心的帝都,宛如神话中走出来的巨兽匍匐在地,高大雄伟的奇观代表着这个世界最高级的建筑艺术体现。

只是临近帝都,宁灿却发现秦沫的情绪有些不对。

她不再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而是面无表情的一直飞。

飞剑的速度也不像之前赶路那般,急速飞行,而是明显放缓。

仿佛,想回去又不想回去一般。

结合当初秦沫随口说的,“因为一些事,我来这里养养伤,顺便躲一躲。”

在城门口通过检查,秦沫带着宁灿来到天权学院。

学院的门口站了很多人,大部分看的出来是老师。

为首的,是一个和秦沫相貌很像,有着同样高挑的身材,却十分威严的女人。

看到她的第一眼,宁灿就知道,这是一个身居高位,习惯发号施令的人。

飞剑停住,秦沫却没有从飞剑上下来。注意到这一点的宁灿也乖乖的坐在飞剑上。

“你还知道回来?”秦白看着秦沫,表情看不出情绪。

“姐姐如果不欢迎我的话,我转身走就好了。”

“带着这一堆人是什么意思,想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吗?”

秦沫笑着说完,转头看向宁灿,“小徒弟,如果姐姐要走,你呢?”

宁灿看着秦沫,发现对方脸上虽然是带着笑容,眼神里却满是害怕。

害怕什么呢?

宁灿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跟师傅一起走!”

大概是以前有一些过节,矛盾或者误会什么的。

这些宁灿并不在乎,他只需要在这个时候坚定的站在秦沫姐一边就好了。

至尊级天赋的学生,走到天权学院又走了。

这样做会让天权学院沦为笑柄的。

一些老师顿时有些慌了,想说些什么,碍于站在前面的秦白,张了张嘴还是没开口。

“这不是下马威,是迎接仪式,迎接你重新回到天权,也是为了向你道歉。”

秦白摇了摇头。

“道歉,那老头子为什么不自己来?”秦沫冷笑。

“秦沫,你不能总这样带着尖锐的菱角生活,父亲也有他的难处。”

“还有,对父亲尊重点,不要老是叫他老头子!”

秦白皱着眉说道。

“呵,我就叫他老头子了,姐姐你能怎么样?”秦沫毫不示弱的回怼,“这样的欢迎仪式,我不稀罕!让开,我要过去!”

秦白和秦沫两人对视了半天,最后秦白绕开,秦沫直接御剑飞了进去。

一场欢迎仪式,虎头蛇尾,众老师微微叹气。

“唉!秦沫老师还是跟以前一个性子,动不动就翻脸。”

“校长这一家子都能折腾,和好都要来个一波三折。”

宁灿坐在飞剑上,略微有些看明白了。

虽然前因不太明白,但是显然,这一家子人性子都倔,

那个没有出面的父亲,如果没有他的同意,这种阵仗的欢迎仪式只怕搞不出来。

已经出面的这个姐姐,明明是想要表达歉意,却全程没有弯腰服软。

最后秦沫姐,如果真的在心里还计较,就不会回来了。

一家子倔驴!

不过有一点,秦沫姐以前只怕是真的受过委屈!

“有一点我忘了告诉你了。”秦沫突然说道。

“我以前得罪过不少人,你做我的弟子估计会有不少的人找你麻烦。”

“这话秦沫姐你说的也太晚了吧,你应该在我喊你师父之前说才对!”

“怎么!你不满意?晚了!”这是宁灿想象中,秦沫应该说的话。

但秦沫却是说,“现在解除师徒关系还来得及。”

这可一点都不秦沫姐,

宁灿叹了口气,起身上前轻轻抱住秦沫。

凹凸有致的身材柔软轻盈,宁灿却没有半点旖旎之心。

“你可不只是我的师傅。”

你还是我的姐姐!有什么麻烦,我一并接着!有什么委屈,我就一并讨回!

秦沫愣愣的看着宁灿,脸色复杂。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