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白洛小说《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在线阅读

热门网络作者是狐狸不是貉的新书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白洛。主要讲述了:悠长的曲调顺着风缓缓飘荡至远方。就连喋喋不休的鸟儿,都安静的落在了旁边的枝丫之上,欣赏着沁人心扉的曲调。也许很难让人想象到,一片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叶子,也能吹出如此优美的调子。少年虽然没有直言,但白洛还…

白洛小说《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在线阅读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悠长的曲调顺着风缓缓飘荡至远方。

就连喋喋不休的鸟儿,都安静的落在了旁边的枝丫之上,欣赏着沁人心扉的曲调。

也许很难让人想象到,一片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叶子,也能吹出如此优美的调子。

少年虽然没有直言,但白洛还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抗拒。

尤其是看到愚人众的标志之后。

他抱着白猫,远远的走在二人身后,似是不愿加入二人的对话。

“阁下是外乡人吧?”

年龄稍大些的少年比前者要沉稳的多,他跟白洛并排行走,有意无意的询问道。

他看似对白洛毫无敌意,实际上从他将白猫交给身后之人的行为来看,他比表面上看起来要谨慎的多。

少了猫,拔刀也方便了许多。

“哦?从哪看出来的?”

璃月人和稻妻人的相貌差别并不算很大,若真说有什么区别的话……

或许璃月人的个头更高一些?

“在稻妻,可没人敢把神之眼放在如此醒目的地方。”

看了一眼白洛腰间的邪眼,少年笑道。

白洛的这种行为,就好像巴不得让别人知道他有神之眼一样,这在稻妻可是大忌。

他与挚友仅仅是无意间调动了一丝元素之力,就被那些野伏众给盯上。

眼狩令的影响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呗,反正也无所谓。”

白洛本就不是神之眼的持有者,对于神之眼这种东西,自然也没有太多的依赖。

就是不知道邪眼被夺走之后,女皇会不会责怪。

这东西除了是身份的象征之外,也代表着一种荣誉。

尤其是他手中这种邪眼,可和流传在外界的不一样。

这是至冬女皇钦赐,由最初的执行官丑角亲手给他佩戴上的邪眼。

“阁下倒是洒脱,不过说的也对,神之眼这种东西,不是力量的来源,而是力量的证明,它象征的是凡人继续向前的愿望,而我们武士的底气,一直都是手里的刀。”

听闻白洛的话,少年竟流露出一丝羡慕的语气。

这不是装的。

白洛这种对神之眼无所谓的态度,让他甚至向往。

只可惜神之眼被夺走的话,一起被夺走的还有愿望。

他不希望自己的愿望被夺走。

因为愿望即代表着希望,这个鸣神的国土,此时更需要的是希望。

若连希望都不复存在,那么所谓的永恒,就是没有尽头的无间地狱。

“外乡人,你可曾听过无想的一刀?”

也许是想起了什么,少年怀中抱刀,望向了某个方向。

而他的话,却让白洛的表情有些难看。

何止是听说过,他那又大又白的女士前辈就会死在那一刀之下的。

只是按照现在的节奏,要接下那一刀的似乎是他。

“自然,而且我在想,怎么样才能接下那一刀。”

“哦?”

白洛的回答,让少年有些惊讶。

无想的一刀,是雷电将军武艺的极致,是最强的象征。

只有在神罚降下之时才可得见。

他本以为,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别人会有类似的想法。

没想到他遇到的第一知音,却是一个很有可能是间接促成眼狩令颁布的愚人众。

“总有一天要面对的。”

“是啊,总会要面对的。”

一样的话语,但意义却全然不同。

一个躲不开,一个不想躲。

“能问你个问题吗?”

看着逐渐和自己熟络的少年,白洛询问道。

“阁下请说。”

“你叫什么名字?”

这,才是白洛会跟他们同行的原因之一。

某米坏事做尽,把人写死连个名字都不留。

就算他不能救下这人,至少也要问个名字吧?

“其他问题都行,只有这个……”

听到白洛的问题之后,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难色。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贸然向他人吐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无异于自寻烦恼。

少年又是一个不善且不屑于去说假话的人。

所以……

“不愿说就算了,我也不强求。”

白洛深知,自己在这个大陆上的身份绝对谈不上是好。

仅仅是一个愚人众的身份,就足以让人疏远。

更何况他还是愚人众的执行官。

想想那个摘树莓的冰胖吧。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因为左脚先踏入璃月,而被甘雨来一发椰羊冲击波。

他这种不强求的态度,也让对方减少了对他的敌意。

之后的交谈,也算是缓和了一些。

同行总会有分别的一刻,更何况他们本就是萍水相逢。

在一个分岔路口,双方也不得不分开了。

“如果有什么麻烦,可以来离岛,我应该会一直待在那里。”

看着两名有着不符合自身年纪的沉稳的少年,白洛说道。

他是真心想帮助对方。

以他愚人众执行官的身份,只要雷电将军尚未对二人颁布通缉令,那么保下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人生一途,如山路起伏,虽苦难万般,仍有触及云顶之时,谢过阁下好意,我们还是有缘再见吧。”

从友人手中抱过了白猫,也许是白洛的善意过于明显,分别之际他终究还是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丝警惕。

只是他的名字,依旧是个谜。

“缘分吗?”

看着已经重新戴上了斗笠,逐渐消失在山林中的二人,白洛微微耸了耸肩。

缘分会不会让他们相遇,他并不清楚。

但他若是想找到二人的话,还是挺容易的。

在路上时,他早已为二人做了标记。

只要他们出现在白洛周围的一定范围内,那么白洛轻而易举就能察觉到他们。

好在这种标记并没有次数限制,不然以他这种使用的频率,怕不是用不了多久,就没得标了。

直至二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感知之中,白洛这才走向了属于自己的那条路。

离岛,在锁国令颁布之前,也算是稻妻的旅游圣地。

作为进入稻妻的必经之地,这里可谓是稻妻的门面。

红枫青瓦交织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别样的景观,

只是和景相比,这里的人就没有那么悠闲了。

不仅仅是滞留于此的外地商会,就连久居于此的稻妻人,脸上也总是愁容满布。

锁国令的颁布,让他们这些靠外国游客而过活的本地人断掉了所有收入的来源。

一些人家甚至拿起了早已放下的捕鱼手艺,开始过起了以捕鱼为生的渔民生活。

即便如此,那些横行惯了的奉行士兵,依旧不会放过他们。

哪怕他们是稻妻本地人,依旧少不了被剥削一番。

比如现在,在离岛和鸣神岛的必经之路上,一名看起来像是外国人的金发男子,被挡在了这里。

明明是外国人,却穿着典型的稻妻式劲装,最显眼的还是他腰侧挂着的火属性神之眼。

就像之前那个少年所说的那样。

在稻妻之中,敢明目张胆的把神之眼挂出的人,还真不多。

除了像白洛这样觉得无所谓的人,还有就是那些比较有权势之人。

那么,他又是哪一类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