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闫筱刘浩天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又名穿成老妇:被糙汉将军独宠成宝,作者是酒七,主角是闫筱刘浩天。书中主要讲述了:人家的中药熬成一小碗,她滴妈给她熬出了一盆,一盆喝下去撑死,喝了一个星期的她,对中药有心理阴影,不过好在效果极好。刘恒宇看出娘不想喝药,哄着说:“娘,我尝过了,一点也不苦。”闫筱睁大眼睛看着跟前睁眼说……

闫筱刘浩天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 免费试读

人家的中药熬成一小碗,她滴妈给她熬出了一盆,一盆喝下去撑死,喝了一个星期的她,对中药有心理阴影,不过好在效果极好。

刘恒宇看出娘不想喝药,哄着说:“娘,我尝过了,一点也不苦。”

闫筱睁大眼睛看着跟前睁眼说瞎话的便宜三儿子。

“你觉得我是傻子吗?”跟前的药闻着就苦,喝起来不知道有多苦,她才不要喝。

刘恒宇摇头,嬉笑讨好道:“娘不傻。”

“别叫我娘。”她是真的不适应。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原身的影响,总之她现在哪哪都不舒服。

刘恒宇瘪嘴,委屈巴巴的望着不认他的娘:“娘,我们都知道错了,你别不认我们,我们改。”

“没有不认你们,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们让我缓缓,行吗?”她现在是真心乱,莫名其妙来到这,然后还莫名其妙有这么大的三个儿子。

她没恋爱过,母胎solo三十二年的人,在她妈妈那她还是一个孩子嘞,可这转身就升级当娘,她很无措。

刘恒宇却误会了他娘,眼泪控制不住流下来了,哭道:“娘,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你别不要我们……”

门外的刘文聪、刘玉成脸色不太好,抬脚进去。之前担心娘看到他们会情绪大,害怕把人真刺激死了,所以选择不进去,现在他们娘的意思是不要他们,他们就站不住了。

二人走到娘床前,齐齐跪下。

“娘,你要打要骂都行,请别不要我们。”

刘恒宇这会儿也跟着跪下,手中依旧端着碗。

闫筱看着跪在床前的三个便宜儿子,拧眉,她抬手揉了揉眉心,很糟心。

这都什么事,她一个没嫁过人,更没生过孩子的人,如今来到这里,不仅嫁人生了三个儿子,还是个早年就死了男人的女人。

虽然电视剧常演这种,但她是真的无法接受,她还是个宝宝,怎么可能照顾得好三个儿子,恕她无能为力。

看着三个跪着的儿子,她想看看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便没有叫他们起来,任他们跪着。

她一口干了苦苦的药,然后两眼一闭,睡觉,头实在是太晕了。

……

“闫筱,醒醒……醒醒……”

谁啊?

谁在叫她?

闫筱睁开双眼,看到面前身穿绫罗绸缎的美妇人,从这个妇人眉宇间,她看到了那三个便宜儿子的影子,不过她好疑惑,这人死后怎么变好看还穿上美美的衣服?

闫三娘见她醒过来,便赶紧交代自己要交代的事情。

“我是文聪、玉成、恒宇的娘,我想请求你好好的照顾他们,其实他们并不坏,他们是好孩子,就是最近几年不知怎的突然变成那般,其实我也猜到一些,他们大概是……”

闫筱听着听着,捋明白了,跟前的美妇是那三家伙的亲娘,而眼前的美妇现在是要把那三货托付给她。

我滴天~

闫筱连忙打断闫三娘,说:“我能拒绝吗?我没嫁过人,我没生过孩子,我在家那是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你让我照顾他们,我做不到,我恐怕连我自己都要照顾不好,你别指望我。”

当然,这些话她都是骗人的,她其实啥都会,就是人比较懒,而且还是懒癌晚期那种。当然,工作上,她绝对不懒,那肯定是第一时间干完,毕竟她下头多的是人想要她那份工作,一月十万左右的工资,谁不眼红。

美妇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你肯定能照顾好他们,而且他们这么大了,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需要引导他们,不干坏事就好。

闫筱,拜托了。

在我的床头柜子里,有一块玉佩,那是我祖母传给我的玉佩,就送给你了,还有床底下我藏了一些银子……我的时间不多了,我……”

美妇话还没说完,人就从她面前消失不见,闫筱表示傻眼了。

她这是被安排上了?!

而且还是强行安排,都没得商量的那种?!

天啊噜,她才不要那个什么祖传的玉佩,她想回家,让她原地结婚都行。

闫筱被惊醒,醒过来的她并未看到床前跪着的三儿子,此时房间昏暗,她看了一眼窗户那边,看到外面逐渐暗下来的天,她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本来她想着要是醒过来看到那三个便宜儿子还跪着的话,那就试着接受这三个便宜儿子。

没错,她想通了。

然而现在…她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三个爱干啥干啥,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她转身打开床头放着的柜子,在里面翻找玉佩,还真被她给找到了一块碧绿色的圆形玉佩,有她巴掌心那么大,上面还有复杂的浮纹,看着挺古老的样子。

她手指揣摩了一下玉,玉面的做工很粗糙,一不小心,手指被浮纹给划伤,紧接着她惊得嘴巴呈‘O’形。

妈耶,玉佩发光了,并且化成了流光钻进了她左手心,回神的她连忙把左手翻来覆去的看,然而一无所获。

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这下她想甩都甩不掉了,这三个儿子她还非管不得。

憋屈,而且还是非常的憋屈。

不过没一会儿就调整好了心态,管就管吧,但怎么管,她说了算。

‘经验丰富’的闫筱,想着小说里的外挂、金手指,她眯着眼睛意念一动,同时口中也小声喊‘进去’。

待她喊完,睁开眼睛,看到身处十二立方的空间后,她傻笑起来。

“哈哈,还真的是外挂。”

乐呵了一会儿的她,发现这个空间得正中央有一个碗口大的泉眼,她手都放不进去,想捧着喝都不行,最后她只能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

甘甜可口,还挺好喝,要是有个勺子就好,那样她还能用勺子舀着喝。

要不然趴着去喝?

闫筱回忆了一下自家狗子喝水时的样子,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反正跑不了,不急于这一时,她还是出去找个勺子好了。

她同样意念一动,这次她没有喊‘出去’,她就是想验证一下,这要是每次进来都要喊一声,那就太不方便了。

眨眼的功夫,她便出来了,看到‘熟悉’的房间,她心情又不美妙了。

这家是真的穷,土墙草顶,要是刮大风,还不得把屋顶揭了,不过好在这里不刮大风,因为这里四处环山,顶多遇到雨季旺盛的时候发生洪灾,而原主记忆中,没有发生过洪灾,想来以后也不会有洪灾。

殊不知,她还真的就这么倒霉,在不久的将来,就遇到了洪灾。

当然,此时的她是不知道的。

小说《农门甜妻:将军夫人是团宠》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