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清歌月满楼》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清歌月满楼

状态:已更新46.5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1-19 17:08:03

简介:白小满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时空,竟然成了身份尊贵的圣女外加准王妃,结果未等成亲,就被心上人送了人,成了弃妃。是为了爱情等着任人摆布?还是为了自己重新生活?出逃之后,白小满桃花朵朵开,既有帅哥也有霸道总裁,跟着帅哥学做生意,竟也过得风生水起。负心汉想要挽回,开什么玩笑?姐已经有心上人了好吧?…

清歌月满楼免费阅读

清歌月满楼免费阅读第一章 黑店

  白小满漫无目的在街上闲逛,吃饱了喝足了,在锦城呆的这段日子,让她深刻体会到,天底下的都城其实都长了相似的模样,再繁华再热闹,看多了也实在没什么新鲜。

  百无聊赖回到客栈,发现客栈人来人往,人数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白小满拉住忙的脚底生风的伙计,问他怎么回事。

  伙计脱口而出说:“揽月阁的花魁盛演就要开始了,这些人都是从全国各地赶来观看的。”

  “盛演?什么花魁盛演?”

  伙计一拍脑门:“也对,您是姑娘,又是外地人,肯定不清楚。揽月阁是锦城最大的歌舞坊,每年都要举办花魁盛演,一共十位花魁,个顶个的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啊,而且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歌舞表演应有尽有,最重要的是买了票的人可以参与竞价,谁出的价高,美人就归谁,单独为他表演了,要是互相看对了眼,出钱赎人,或者嫁娶,揽月阁都不拦着。这几年揽月阁换了主人,盛演是越办越好,名声传遍全国了,每年这几天,全国的有钱人,或者风流雅士都会赶过来,即便不参与竞价,只观看观看也是一大幸事。姑娘愿意的话,也可前去凑凑热闹。第一波盛演就在明天晚上。”

  伙计上下嘴唇翻飞,话说得极溜,白小满见他额头出汗,想必是忙前忙后,还特意为自己解释这一番,随手掏了一小块碎银赏他,伙计乐得眉开眼笑的。

  是啊,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凑凑热闹吧,这不就相当于选秀节目吗?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已经好几年了,白小满的生活圈可谓单调至极,这种风情民事,她还没见识过呢,正好也算开开眼界。

  虽然这个时代的民风比较开放,颇有几分中国盛唐时期的模样,女子晚上出门逛街也是稀松平常的事,但是要说到去逛青楼,啧啧,还是少之又少的。

  白小满换了件素白色的男士长衫,将自己打扮成普通书生的模样,虽然看起来还是跟男子有很大区别,至少这种打扮不招摇。

  花魁盛演确实名不虚传,白小满看得不亦乐乎,只是对于古时的才艺展示,白小满期初还带着欣赏的心情,看了几个之后未免觉得乏味,而且每表演完一位,台底下的人竞相叫价,跟拍卖一个肉包子似的,一旦成交,今夜之内,买主任何行为都凭心情,而刚才还在台上人见人爱的所谓花魁,已经沦落为刀板上的鱼肉。

  白小满实在难以接受,毕竟是骨子里是现代人的思维,总觉得这样做太没人权。

  不想再看下去,起身就准备离开,正准备拉开小雅间门的时候,隔壁的门非常突然的从里面被撞开,力道过猛,直接砸在白小满这边的门板上,门被这股力撞开,白小满的手当时就被重重弹了一下,手指关节处一片红肿。

  白小满火气噌窜到头顶,一步冲了出去对着隔壁出来的人喊道:“发什么疯呢!你们伤到人了!”

  隔壁房间走出来俩人,都是男子,其中一名青衫男子,浑身酒气地就冲到白小满面前,口齿还算清楚:“吆~爷撞了谁了?你吗?还是个玉面小哥啊!哈哈哈。”

  笑声轻薄,伸出手来,作势要勾白小满的下巴。

  白小满也跟着哼笑:“是啊,是啊,撞到的就是本大爷!”

  边说边将青衫男子的手‘啪’地一声打掉。

  “放肆!”另外一名男子上前,白小满这才注意到这名白衣男子,他将青衫男子扶住,面露不悦,低声说:“子非,别闹了,赶紧走吧,没时间了。”

  然后又转过头来对白小满道歉:“刚才是我们唐突了,对不住,但这位公子也不是你想动手就动手的,我们有错在先,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完,对着身后喊了一声:“还不赶紧扶着!”

  不知从何处上来几名黑衣扈从,欲将青衫男子搀走。

  青衫男子却一把挣脱,满不在乎地笑:“爷今天买了花魁来不及享用,已经亏大发了,不过也好,碰到的这个也不错,带走!爷照样疼你啊!”

  一边说着一边又举起手想要摸白小满的脸,白小满大怒再次抬手,不料青衫男子却知道她会出手一般,手一抬一扣,反而捉住白小满的手腕,让她一时动弹不得。

  白小满愣住,没想到眼前这个青衫男子还是个会武功的家伙,愣神的功夫,从青衫男子腋下伸出一只手,青衫男子随即松开白小满,曲肘后劈,那只胳膊横切挡住,另一只手从腰上伸出,向后一挽,困住青衫男子另一只手,双手向后用力一带,青衫男子整个人被扯了回去。

  得以自由的白小满定睛一看,出手的是那名白衣男子。

  他招呼那几个扈从:“赶紧带着你们主子去,要是迟了,当心你们的脑袋!”

  大家一起上终于将青衫男子制住,迅速下楼离开。

  白衣男子再次回头:“多有唐突,对不住了。”说完转身迅速消失在楼梯间。

  白小满觉得莫名其妙,还好楼上是雅间,大家都在各自的包厢里看演出,盛况又空前,叫好声,竞价声,伙计跑堂的应答声此起彼伏,在这里刚发生的小插曲没人注意。

  白小满回到客栈,想想有点心疼,花了那么一大锭黄金,就看了几个古代美人被竞拍的场面,真是亏。

  想都想了,也顺便该打算一下以后的路了。

  人不能没有目标,否则每天浑浑噩噩的,在现代的时候每天吐槽需要上班,现在想想,上帝发明工作这回事,其实是为了防止人类得抑郁症的。像她现在这种状态,每天不为生计发愁,但是也无事可做,为了不去想那些伤心事,整天吃喝玩乐,要么就是思考人生,简直快成了哲学家了。

  虽然现在还没想好具体应该做什么,但可以先从成家开始啊,成家立业,先成家再考虑创业的事。

  她孤家寡人一个,不如就先置办个家吧,这一个多月在锦城里闲逛,白小满发现锦城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因为是宣国的都城,宣国又是富庶之国,所以十分繁华,贸易十分广泛,城里什么人都有,来自西域、明海、南疆的人比比皆是,甚至连处在交战之中的苍国,都能寻得其中不少身影。

  这样一个有包容性接纳性的城市,无疑是白小满的最佳栖身之地。

  想到就去做,白小满麻利的找了一家庄宅牙行,提出对房子的几点要求。

  第一,大小适中,不用太大,住不过来,也浪费;第二,必须治安要好,图个清静;第三,生活需要方便,采买生活用品以及出入都要方便。

  伙计听完立马眉开眼笑,说眼下正有一处完全符合她要求的房子,可以立刻带她实地去查看。白小满乐得前往,各处都满意,房子修建得很有特色,也十分雅致,钱都花在了暗处,各种门房廊柱上精巧的暗雕,以及东南角花园的假山,都是花了大心思的。比不过在廊柱门前包金那样显眼炫富,白小满却喜欢这种心思,一看就知道主人是个文雅之士,对生活追求高,又不落俗套。

  而且这房子装潢完善,只需要稍加整理,采办生活用品就可以住进来,相当方便。

  总体而言白小满十分满意,就是价格有点贵,而且不可通融,必须两天之内交钱。

  白小满想了想,心一横,说:“好,通知房主,明天准备好房契。”

  回到客栈白小满就扒拉起手头的现钱,照比房子的价钱,差得很远,只好拿着家当再去当铺淘换了。

  白小满问过客栈伙计,锦城最快最大最公道的当铺,就属前街的裕通当了。

  揣着东西赶到那,店堂伙计笑脸相迎,白小满不含糊,直接问:“你们掌柜在哪里?”

  门堂从柜台后伸出头:“姑娘,先过过目吧,我们掌柜的,恐怕还得有一会才能下来,有事,忙着。”

  白小满走过去从兜里掏出手帕,掀开给门堂扫了一眼,接着四处环顾,挑了一个座位坐下,淡淡说道:“不急,我等着他。”

  门堂立马招手示意伙计上楼。

  没一会,白小满就被请到了楼上贵厅。

  掌柜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两人说完几句客套之后,白小满再次掏出手帕,将其掀开,一串红色色泽鲜亮,颗颗饱满,大小均匀,纹理细腻的玛瑙珠串。

  掌柜的立刻双眼放光,仔细研究起来,还时不时打量白小满一眼。

  白小满喊完价,不等掌柜开口,就摆手说:“我不懂行,不会跟你掰扯专业术语,但是这串珠子是一个朋友送我的,他告诉过我价值多少,你要是真正的行家,就应该知道,我已经减了不少价钱了,因为我急需用钱,而且要快。你要是再跟我轧价,就太不厚道了吧?传闻裕通最公道,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做生意的?”

  掌柜的摸摸胡子,没有出声,眼神提溜转,白小满起身,将珠串收起:“我虽急需用钱,但也不是非用不可,再等一阵子也不是不行,你们裕通既然不想做这个生意,我另寻别家就是。”

  不出意外,掌柜的叫住了白小满,赔笑着解释:“姑娘要的价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是我们裕通,也得现去钱庄兑现,还望姑娘体谅。”

  白小满当然能体谅,等了一下午,钱一到白小满就派人抬着,去牙行与房主办好了房契交易手续。

  终于房子的事搞定,白小满觉得心里踏实了好多,心情也跟着舒畅了,尤其在见到房主之后,得知他已身患重病好些年,不得已卖掉所有房产遍访名医治病,白小满更觉得人生活着就要珍惜眼下,不然等到所剩时日无几了,后悔都来不及。

  于是她准备奖励自己吃一顿上好的美味,来到锦城最大的酒楼客来香,点了一桌子的好菜,吃饱喝足了溜溜达达的回客栈,心里盘算着还得请师傅收拾打扫一下新房,再晾晒几天,就可以搬到新家了。

  想想就兴奋,步子不自觉放慢了,身后一阵异动,白小满站住,身后随即也没了声响。

  白小满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