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进化国度》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进化国度

状态:已更新3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12-03 18:09:47

简介:  一觉醒来,世界变成行尸走肉的世界。身份成迷,爱人成谜,洪励安身边的一切一天之内崩塌。  …

进化国度免费阅读

进化国度免费阅读第一章:神秘女人

  光线昏暗的从紧闭的窗帘中照射到房间里,洪励安迷糊中睁开眼。也许是喝了酒,也许睡过了头,他有点头疼。房间里的摆设即熟悉又陌生,抬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一杯清水。昨天发生了什么,他一点都不记得。

  “叮叮叮……”老土的手机铃声。

  “喂。”

  “你说要来接我的。”女人的声音清脆带着一些疲惫:“我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还好老板没发现,不然会开除我的。”

  “别着急,他不会那么容易开除员工的,劳动力市场紧缺,如果要开除你,至少会找到你的代替者。”洪励安压制心底的不舒服,强大精神的安抚着女朋友。青梅竹马,梁静,她的脸伴随阳光出现在脑海里。

  两人约定吃晚饭的时间,匆匆挂掉电话。洪励安仍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收起手机,去浴室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拉开窗帘让阳光穿透房间,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阳光有点冷,不应该是燥热的吗?

  将一切的不疑问归咎于季节,洪励安却想不起现在是几月。

  崭新的剃须刀握在手里,却惊讶的发现没有胡茬。

  青木市是经济城市,没有那么多工厂。全市最出名的的就是盛世集团,这个公司几乎支撑起了青木市的半边经济。随处可见创始人兼总裁曼君的肖像,她为自己的公司代言。从地铁到路边广告,再到电视广告,几乎都是她。洪励安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魅力也代表着神秘。比如她的身世、爱人之类的,互联网如此发达,她居然悄无声息又正当光明的让一切私密信息消失。盛世集团投资的医院、公司、工厂占用了青木市一半的写字楼。

  包括梁静所在的银河写字楼,梁静可不在盛世集团工作,她的公司是盛世集团的外包公司。

  电视里正在播放市长出席盛世集团上市的新闻,与这个新闻同样播放率的是流感的新闻,据说流感已经充满整座城市。如果医药公司或者医院再找不出治疗方法,世界都将停摆。洪励安走到门口看到自己的雨伞上也是盛世集团的标志。据说是来自某个文物,青铜时代的文物,很容易辨认。

  站在车库门口茫然的盯着一排排的车子,摩托车。陡然的,他好像忘记自己的车子是什么样子,是什么颜色了。

  黑色的,重机,很酷,洪励安看到它就爱上了,应该说是重新爱上。从钥匙孔来看,应该是开过一段时间,伸手去做点下一摸,果然摸到自己的钥匙。洪励安有些得意的想,终于有点真实的感觉。

  那个女人一身黑衣,风衣加上牛仔裤,高跟靴子,很酷。站在路边,宛若无人的把玩一把匕首。她的面前是一个广告牌。

  【盛世集团,为未来而生。】

  “破坏公务可是要被抓起来的。”洪励安停下车企图制止她的行为。

  “我做了什么吗?你有看到警察局吗?”她无辜的眨眨眼睛,似乎断定不会有人来抓他。

  “警察?”

  “抓坏人一般都是警察来做的,或者军队。边境扫毒、打击犯罪集团,军队也会出马的。”

  恍然的,似乎有什么记忆从脑海中溜走,而洪励安抓不住它。脑袋有些疼,洪励安不适的捂住额头,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别做坏事。盛世集团是青木市的骄傲,就算没有警察,你也逃不出平民对你的批判的。”

  她十分假意的笑笑,似乎表示同意的收起刀子。这才看见,她的风衣遮住了大腿的皮带,专门用来装匕首的地方。那件风衣似乎很贴身,但又很诡异的让洪励安怀疑,还有其他的武器。一个女人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洪励安见她真的不打算做其他事,而且他的时间很紧急。约定的6点,只剩下差不多一个小时,骑上摩托车,洪励安绝尘而去。

  他们忘记问对方的名字,连陌生人之间打招呼都不算。但几句话中,也不算有火药味。也许她并没有那么坏,只是从某个商店里买了一把刀具,她在试探该如何用。但刀具也是危险的,普通人怎么会想要买一把来玩呢?

  “你终于来了,我要累死了。”这一天过的很不顺利,梁静走出写字楼就开始和男朋友吐槽。老板是如何的糟糕,她的同事们都跟吃了炸药一样。是为了盛世集团的合同,整个公司都跟要散架似的。关键是,她自己也做什么都不顺,忘记文件在哪儿,印张放在哪儿。她甚至忘了咖啡在什么地方。

  “别着急,估计是昨天太累了。”

  “我们昨天一起喝酒了吗?我感觉的断片了,今天一早到公司居然都睡着了。我感觉老板看了我几天的工作,真的会开除我的。”无聊的翻着菜单,梁静发现自己没什么胃口,又给合上。十分孩子气的说:“我要是失业了,你要养我。”

  “没问题……”洪励安皱着眉想到什么,自己是做什么工作的?

  梁静疑惑的看满脸有问题的男朋友,悄悄的问:“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有。先叫东西吃吧。”

  的确有什么不对,但洪励安无法说清楚。餐厅里只有寥寥几桌人,包括服务员都有些精神不佳,满脸的苦大仇深的感觉。电视上正在播放新一轮的流感的新闻,眼尖的洪励安立刻就感觉到靠近门口的那桌人,其中一个喘着粗气,脸上泛红光。他不停的咳嗽,他的太太守护在一边,问他要不要去医院。

  没过多久,那位太太忽然尖叫起来。她的先生倒在地上,双手掐着自己的喉咙,好像是喘不过气。他的皮肤正在发紫,嘴里冒着血水。梁静吓了一跳,她有些害怕的问:“是不是流感?”

  洪励安安抚的点点头,他站起来朝着那张桌子靠过去,想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他的摩托车会很快的将人送到医院,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太太哭泣的想让先生醒过来,着急的给他按压心脏的位置。那位先生抽搐几下后,仿佛失去呼吸的不再动弹。围观的服务员发出惋惜的声音,他已经离开我们了。正当好心的女服务员端来热水,要把太太拉起来的时候。

  死去的那位先生忽然睁开眼睛,双手掐住自己太太的脖子,张开嘴朝着她的脖子咬了下去。血液溅到端着热水的女服务员的脸上,恐慌和尖叫声随之而起。洪励安惊恐的停下脚步,他惯性的退后两步盯着那个正在啃咬尸体的男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