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殷地安联邦共和国》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殷地安联邦共和国

状态:已更新33.2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0-02-02 23:52:38

简介:  一个历史学专业,以殷商文化为研究方向的博士生,因一场意外事故,灵魂附身到十八世纪末,北美一个印地安部落,一个即将死去的酋长的儿子身上,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改变命运的故事。  印第安成了殷地安  太阳神成为美洲殷(印)地(第)安人唯一的神。  …

殷地安联邦共和国免费阅读

殷地安联邦共和国免费阅读第一章 穿越

  陈鸣一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的博士生,是中国有名的甲骨文专家李学勤的弟子,跟了李学勤导师五年了,这次李学勤老板应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之邀,去美国作访问学者,做中国甲骨文及金文和美洲古印地安时期留下的一些石刻书法进行比较研究,陈鸣作为老师的助手,一起到啦美国。两人先到亚利桑那大学和一些教授学者进行啦学术方面的交流,并观看啦一些文字图片资料。然后在学校相关人员的陪同下,去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犹他州、科罗拉多州交界的‘四角地’,作实地考查并做拓片。

  这块地在印地安人的保留地,需要当地酋长许可。

  学校的陪同人员向酋长介绍陈鸣一行:“来自遥远的中国,受到酋长的热情接待,并向酋长说明,将去那山洞进行考古研究,希望得到酋长的同意。”

  酋长听啦来意后,用英语向陈鸣的导师李学勤说:“你们可以上去,但不要坏洞里的原貌,今天上去太晚了,明天我让我们部落的猎手陪同你们上山。”

  当晚陈鸣一行在部落中住下,晚上部落举行盛大的欢迎篝火晚会,在晚会上,印第安人围着篝火载歌载舞表达着他们的热情。虽然他们是用印第安语唱,听不懂,但歌声和舞蹈能传达着他们的情意。

  在晚会上,酋长用英语跟陈鸣和导师讲着他们一直以来口口相传的故事,讲着他们在很久很久以,他们的祖先也是从遥远的西方,大洋的彼岸而来到这片土地。晚会一直到深夜才结束。

  第二天清晨,陈鸣和导师李学勤,同亚利桑那大学的陪同人员,在酋长的安排下,一名当地印第安人猎人带开着越野车,来到北达科他州那有名的[书写的岩石]峡谷。在岩石上契刻的文字就在悬崖中的一个山洞中,从峡谷向上攀登不安全,需要爬上山再从山上用绳索吊下下面山洞中,没办法只能从边上向山上爬。,这上山的路可真的是手脚并用爬出来的,好在陈鸣有着这样的经验,尽管身背重重的装备,还是和陪同人员一起连拉带扯帮着自己的老板,整整用啦两个多小时,才艰苦爬上那洞的上方。

  这些户外作业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随稍作休息后,就开始干活,因为还要早点下山,不是有句老话吗:上山容易下山难,可这上山不易,下山就更难啦。把背包打开,拿出绳索,在山上找一棵大树熟练的的打啦绳扣。在陪同人员和那猎人的帮助下带着工具和那猎人下起下去。陈鸣那熟练攀技巧让印地安猎人看得连连称赞。

  这本事还是陈鸣当年当侦察兵时学得。因为年青力壮,在部队当过兵,还是侦察兵,也是老板这次来美国时在几名弟子中选中他原因。因为这是个好劳力,这爬上爬下的活就是包给陈鸣的。当然啦,老板虽然身体倍棒,可也是奔六的人啦,这样的攀爬老板也不再适合做,陈鸣做人家弟子当然要有积极主动的觉悟。

  说起这当兵,还是陈鸣当年没办法,给逼的,因为大学毕业不想接老爸老妈的班当老师,又因所学历史专业实在不大好找工作,在家里几个月,被老爸老妈唠叨得受不了,因当初选考大学选专业时又不听老爸老妈劝,正好冬季招兵,自个又是个军事爱好者,加上当年政策开始面向应届大学毕业生招兵,背着老爸老妈干脆报名当兵,一路过关斩将,直到部队接兵干部要家访前,才跟家里摊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老爸老妈,说先当两年兵,回来再接位,让家里配合,好不容易脱离苦海当兵去啦。新兵连的那三个月,因在大学是院足球队的前锋,又在校武术队队员混了四年,一直在煅炼,身体素质极好,在新兵连表现过人的军事素质,被师侦察营看中,本想在部队混两年,没想当了一名欠操的侦察兵。

  进入山洞,在印第安猎人的热指示下看到啦那块岩石,虽然在亚利桑那大学看过照片,到了现场,陈鸣还是仔细看观看那些契刻的文字,和陈鸣熟悉的甲骨文很相似,轻轻的触摸那记载着岁月的刻痕,看来很有可能我们的先人就来到听这块土地。陈鸣放背上的包,拿出工具开始做仔细的做着拓片,在完成几张后,陈鸣先爬上去把拓片给到老板看,在老板身边几年的学习,这做拓片的功夫还是让老板很满意,还用重啦,下去后,又继续下面的工作,可当最后做到[木武术]三个字时,只见洞中下发一阵耀眼的光芒,在陈鸣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把陈鸣给吸进去。

  在陈鸣恢复意识时,感到的是头上无比的疼痛,轻轻的呻吟听一声,迷迷糊糊把手抬起摸头时看到的是一只小小的手,因疼痛和惊讶,忍不住发出一声“啊”尖叫。

  神经质地大声说:“这是那里,怎么会这样。”

  这时听到一阵听不懂的,但允满欣喜的说话声。这时看到的是一个满脸皱纹、脸上涂着红红白黑相间的涂料、戴着羽毛,穿着印地安服饰的巫帅,拿来着一把羽毛的扇子,对着一把燃着火星冒着浓烟不知名的草,轻轻的扇着。边上坐着一男一女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男的头上同样也戴着羽毛的装饰,女的紧紧的抓住男的手,在亲切的交谈着。陈鸣因烟熏得忍不一阵咳嗽。巫师从边上拿着一碗黑黑的不知什么样汤,示意边上的一男一女过来帮忙,把那很苦的汤灌进陈鸣的口中。巫师接着对那一男一女说了一通,就一些出去啦。陈鸣喝那汤后,苦涩的味道,加上刚才一阵挣扎,让头又加的疼痛起来,不得以只好又躺着闭上眼,可心里默默悼念着美国北达科他州那[书写的岩石]上的“木武术”三个字,想着“摸上去有这么神奇的力量,会让人返老还童,可怎么会成了一个印第安的小孩,要返老还童也要让我成为一个中国小孩,想着我转眼就成了一个四岁大的小孩,陈鸣现在的心里别提有多郁闷

  陈鸣躺在床上半个月,天天喝着那苦涩的汤,那男的在第二天来过之后,就一直没有看到再来,只有那女时长守在身边,尽心的照看着,每次看到陈鸣喝下苦汤后,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眼睛统满着慈爱的目光。陈鸣知道这是他所占据的这身体的小孩的母亲。

  在印第安妈妈的精心的照料下,陈鸣的身体渐渐的恢复。在床上时要不是经常有相互两大一小三个小孩经常来,对着陈鸣说着他并不懂的话,陈鸣开始听不懂郁闷死啦。陈鸣猜测这应是和自己所占的这个身躯是兄弟,两个大的应是哥哥,小的应是弟弟,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身体慢慢的复原,可以下地走动啦。在半个月的有心学习下,可以简单地听说印第安部落语言,开始和现在的这些兄弟交流时,开始时还不是很流畅,也并没有让这些让起疑,怎么说身体还是那身体,只是此人非彼人。在与这些兄弟的交谈中,知道现在的印第安父亲叫‘天鹰’母亲叫‘风中之舞’最大的那个大哥叫‘天狼星’、有十岁。二哥叫‘踢鸟’、有八岁,陈鸣自己叫‘猎隼’、六岁,最小的那个弟弟叫‘黑熊’不到四岁,但怎么看起来这几个兄弟与自己都没那么大,当然,这是拿后世的经验来对比,这大概是这个时代的营养不足。另外,那个给猎隼治伤的部落巫医叫‘鸦头’。从这些兄弟的口中,终于知道,原来给不仅仅是还童,还是穿越,也对现在的情况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也知道自个是怎么受的伤。可怜我的所附身的向躯体,本来是没指望啦,没想到因为我的附身,又给活过来啦。陈鸣想:这狗屁穿越的事在竟然到了我的身上,运气也太好啦!也不见前世的我买了那么多彩票,也不见中上一次。

  陈鸣以头部受到重击,失去部分记忆,在向兄弟们多方打听现在一些情况。经过多次的询问,总算知道大概的情况,原来我们的部落正联合其它的部落落与刚成立没多久的美利坚合众国因白人移民的事情,正准备打仗,印第安父亲作为酋长和军事酋长正带领本部落的战士和别的部落战士和美国白人对峙,当然这些兄弟也没有西元的概念,没法说出现在是哪一年。倒是打听到现身处何处和部落名字,村庄在莫米河附近,这个部落的名字叫‘温内贝戈族’。

  陈鸣受伤的原因是,就在半个月前,部落受到美利坚合众国的西部军司令官一个名叫安东尼•韦恩的将军,带着1500多名士兵和1000多名民兵在一条叫莫米河和我们梅诺米尼、波塔瓦托米人、奥塔瓦、肖尼等几个部落的1000多名印第安战士对峙,并扬言要攻打所有的印地安营地,这消息使我们驻守在距英军的迈阿密要塞附近的的战士极为紧张,他们急忙把那的树木砍倒,想阻止安东尼#•韦恩骑兵队的进攻,哪想,那韦恩当时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等到我们部落的战士松懈一来,分兵回村庄取粮草的时候,突然向我们的防线奇袭,韦恩的骑兵早作啦准备,奇迹般的突破那些砍倒的树障,直取我们的指挥中心,另一路则猛攻左翼。战斗只进行两个多小时,我们所设置的防御全线崩溃。虽然战斗中只战死50多个人,受伤200多人,损失并不大,可士气一落千丈,完全失去抗击白人入侵的信心。

  当时陈鸣因为跟随那个印第安父亲,在指挥中心受到攻击时,被一个白人士兵用枪托重重的击打脑袋,当时就昏迷不醒,要不是当时父亲杀了那个白人士兵,被那白人士气再来一下的话,可就真的不行啦。父亲当时很着急,在和美国白人战斗一结束,印第安父亲急得不行,匆匆的送回村落让部落的巫医前来救治,整昏迷了两天两夜,才终于醒过来。陈鸣一醒来,那印第安父亲天鹰又急忙赶回新的防御地,带领本部落的战士会同其他几个部落的战与美国白人士兵继续在莫米河一带对峙。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