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杨继宗贾寒嫣小说(大宋上品家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宋上品家奴

主角:杨继宗贾寒嫣

作者:雪山飞机

最新章节:第16章 探囊取物

简介:现代人杨大宝在一次车祸之后,穿越到了北宋神宗皇帝年间,大闹大宋朝野,大闹天下的故事。机缘巧合之下,小人得志,平步青云。熙宁变法,喧嚣朝堂,大闹天下,将一场轰轰烈烈的革故鼎新愣是搞得鸡飞狗跳的。有道是,防火防盗防续宗,宋人直呼,苍天怎么给大宋降下这么一个玩意儿?众胡皆呼,苍天佑大宋也!

大宋上品家奴免费阅读

《大宋上品家奴》第1章 起于萍末

宋京东东路登州

凛冬之际,北风呼啸,大雪纷纷而落,登州街上行人很少,有的只是为生计奔波之人。

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汉子,双手环抱,佝偻着身子,裹紧了身上露出棉花的破旧棉衣,急急的奔向登州城内的一间破屋。

“哎哟,进士大官人回来了?快回去看看吧,你浑家可是慌了神了。”

街坊邻居有人看见,对着这名中年汉子说道。

“俺浑家怎么了?”中年汉子闻言惊问道。

中年汉子姓杨名昌,为登州城的一名秀才。

宋时,任何读书人均可称为秀才,或曰穷酸恶醋。据说杨秀才祖上也是极为荣光的,为官宦人家,可到了他这代,却家道中落,家业凋敝,异常贫寒。

杨秀才有志振兴家业,而欲改变家中现状,对于贫寒人家来说,科举入仕几乎是唯一的途径,于是杨秀才自青壮起,就参加大宋贡举,欲贡举登第,可一连考了七次,却次次下第,了解他的街坊邻居,便常以“进士”称呼取笑于他。

“你回去看看不就行了?”街坊邻居笑道。

“续宗他娘,你怎么了?”街坊邻居的取笑,杨昌早已习以为常了,于是不理他们,径直推开破旧的木门,走进屋内,看见自己浑家崔氏坐于炕上,开口问道。

杨家贫寒,屋中的用具、布置等极为简陋,只一张三条腿的破旧木桌,还有一张根本无法坐下的木椅,另有一个火炕,火炕因为常年缺乏木材等取暖,因而经常是冷炕。

杨昌的浑家崔氏坐于冷炕之上缀泣。

“宗儿他...”崔氏闻言泣道。

“宗儿他怎么了?”杨昌更是吃惊道。

杨昌之子杨续宗,年十余岁,为杨昌唯一的子嗣,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杨昌可是没有任何指望了。

“宗儿他...又去了...还拿走了家里仅剩的祖玉。”崔氏心酸的答道。

“砰!”杨昌闻言大怒,用力将破旧的木门重重的关上后怒道:“这不肖子,气杀我也!”

杨续宗虽才十余岁,却浪荡不羁,不喜读书习字,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还喜欢纵饮聚赌,如此情形,可谓是雪上加霜。

杨家已经揭不开锅了,家中唯一的值钱之物,一块祖玉却被杨续宗偷走,估计是换钱饮酒赌博去了,杨昌岂能不怒?

“他爹,这可如何是好啊?”崔氏泣道。

“什么如何是好?就让他死在外面算了,我就当没有这个儿子。”杨昌怒气冲冲的说道。

“他爹,休要说气话了。”崔氏心酸的说道:“宗儿他可是咱们唯一的孩子,你快去将他找回来呀。”

“找什么找?我去哪里寻他?这不肖子定是与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去了。”杨昌怒道。

“识个人人,恰正二年欢会。似赌赛六支浑四。向巫山重重去,如鱼水,两情美哟...”

正在此时,屋外传来杨续宗醉醺醺的,浮浪的歌声。

“逆子!”杨昌闻言大怒,猛地拉开房门,冲出门去,就欲与杨续宗撕打。

杨续宗幼时,杨昌还能狠狠的揍他,可此时杨续宗已经年满十六岁了,还一天到晚的混迹于市井之间,杨昌可就再也不能揪住狠揍他了,只能与其撕打,还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咔嚓!”

正在此时,天空之中,风云突变,乌云疾驰而至,是越聚越厚,越聚越浓,厚厚的云层之中,数十道紫色光芒若隐若现。冬季之中,居然出现了如此异象,不禁令人大惊失色。

须臾,一道闪电劈下,直接劈在了正晃晃悠悠回来的杨续宗身上,将杨续宗劈了个狗吃屎,一头埋入了雪堆之中,浑身被闪电劈得发黑冒烟,顿时人事不省。

“宗儿!”

“孩子!”

人往往都是如此,父母对于不肖儿子,有时恨不得立刻将其活活打死,可一旦儿子出了意外,便恨不得以身相替。

杨昌、崔氏吓得一起扑了上去。

........................

“噼里啪啦”,“欢迎您来到北宋...DSNX系统竭诚为您服务!”

一阵打字声响起,昏迷之中的杨续宗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连串的字。

“DSNX系统?是什么?”

“你猜...”

“我猜你妹啊!”

“口吐芬芳,扣一分!”

“啊?DSNX大爷,俺错了...俺这是穿越了吗?”

“你猜...”

“.....”

“DSNX大爷,您老没事把我弄到北宋干什么呀?”

“你猜...”

“我...可不想来什么宋代,我要回去,让我回去!”

“回去你也是一具尸体...”

“啊?”

“啊什么啊?想回去,又想不是具尸体,除非...”

“除非什么?”

“你猜...”

“.....”

“DSNX大爷,俺给您老磕头了,让我回去啊!”

“态度不错,加三分,激活‘度心术’、‘召唤术’。”

“度心术、召唤术?是什么?”

“你猜...”

“我...你...”

“系统电量不足,转入休眠状态,下次唤醒,请呼‘小D,小D’。”

“喂,喂,等等,小D,小D?死哪里了?”

“.....”

“我草你大爷,啊!”

杨续宗怒吼一声,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两张欢喜而又关切的脸庞。

“宗儿,宗儿,你可是醒了,你这是要吓死为娘啊?”崔氏是喜极而泣。

杨续宗已经昏迷了整整一日一夜。

“我...你们...娘?爹爹?”杨昌与崔氏手抚杨续宗身子的一刹那,杨续宗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就是度心术,杨续宗心中暗道。

“哼!”杨续宗醒来,杨昌也是放下了心,便转喜为怒。

你哼什么?招你惹你了?杨续宗看了一眼杨昌后,对崔氏说道:“娘,俺饿了,有吃的吗?”

整整一日一夜,杨续宗可是水米未进。

“宗儿...他爹...”崔氏闻言局促的搓了搓手,看着杨昌说道。

杨昌家中已无隔夜之粮。

“哎,我去求求大伯他们。”杨昌闻言,长叹一口气后说道。

杨昌说罢,推门而出,一股凛冽的北风便灌进了小破屋之中。

你大爷的小D,杨续宗看了一眼屋中的寒酸,心中暗怒道,莫名其妙的将我弄到宋代,倒是来个非富即贵啊,可现在...明显为异常贫寒之家,家中居然无任何可食之物。

“宗儿...”崔氏端了碗热水过来,慈爱的看着杨续宗。

........................

“伯父大人,宗儿他一场重病,需...需...”杨昌来到其族伯杨明远处,支支吾吾的求告道。

“哎,叔梁...”杨明远闻言叹道:“这么些年了,老夫也资助你不少了,可你...老夫家中也是家徒四壁,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呢,叔梁啊,实在是爱莫能助了,要不你去求求西门大善人?”

西门大善人为登州富户,有着承信郎的官称,素来乐善好施。

“哦,如此叨扰伯父大人了。”杨昌无奈拱手道。

杨昌已经求告了几家了,却无一户解囊相助。

杨昌看了一眼杨明远家中,叹了口气,转身打算离去。

此时为熙宁年间的春节旦日,屋内不断传出欢歌笑语之声。

“叔梁...”杨明远见杨昌凄凉的模样,心中忽有不忍,于是喊住他后说道:“续宗那孩子...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贾家正在招募家奴,不如让这孩子去试试?如此一来,好歹也能混个温饱。”

贾家为登州最富裕的富户,家中有人在朝中为官,因此贾家为登州最大的家族势力。

“你...”杨昌闻言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杨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祖上也曾经在太祖、太宗朝荣光过,可杨明远居然让杨续宗为他人家奴?

........................

“多谢西门大官人了,他日定当加倍奉还。”为了杨续宗,杨昌四处求告,最后在西门大善人家中,终于求得一袋粟米,于是千恩万谢道。

“哎,杨秀才,区区一袋米,何足挂齿?”西门大善人捻须微笑道。

西门大善人,姓西门名仪,二十余岁就发家了,也是登州城内富户。

于是杨昌将冰冷的粟米,放入怀中,用破棉衣捂紧,千恩万谢的去了。

“大官人,如此穷酸恶醋...恐怕是肉包子打狗啊。”杨昌走后,一名家奴对西门仪说道。

西门仪微笑不答。

........................

“啊呸!”杨续宗将刚刚入口的一口粥吐出来后对杨昌夫妇说道:“爹,娘,米发霉了...”

“家中已无...”崔氏轻轻拍着杨续宗的背说道:“将就吃点吧。”

“娘,这...如何下咽啊?”杨续宗苦着脸说道。

“如何下咽?咽不下去,你也要咽。”杨昌看着杨续宗说道:“家中已无隔夜粮了,如此情形,还不是你这忤逆。”

“我?我怎么了?”杨续宗闻言诧异的问道。

“祖玉何在?休要在这里装糊涂。”杨昌怒道。

“祖玉?”杨续宗闻言顿时哑口无言。

是那个离身而去的王八蛋干的好事,与我何干?杨续宗心中暗暗嘀咕道。

“砰!”

正在此时,破木门忽然被人踢开,数名额上有刺青,凶神恶煞般的大汉闯了进来,恶狠狠的盯着一家三口。

1 2 3 4 5 6 7 8 9 1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