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免费阅读,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章节目录

小说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是作者海上见明月所著,主角是呦呦小呦呦顾娇。主要讲述了:“哼!我不,明明是她先打我的!”顾娇委屈的抹了一把眼泪,气冲冲的转身就跑了。顾夫人心下一揪,这孩子竟然跑了,当着薄家人的面,此刻她进退两难,连连道歉:“三爷,小妹妹,我们家娇娇不懂事,明天我就带她亲自…

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免费阅读,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章节目录

《薄爷喜当爹,天降奶团三岁半》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哼!我不,明明是她先打我的!”

顾娇委屈的抹了一把眼泪,气冲冲的转身就跑了。

顾夫人心下一揪,这孩子竟然跑了,当着薄家人的面,此刻她进退两难,连连道歉:“三爷,小妹妹,我们家娇娇不懂事,明天我就带她亲自上门给你道歉,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训娇娇!”

薄司宴神色冷了冷。

薄母护崽子的傲然轻哼一声:“这事可不能糊弄,我家呦呦白白嫩嫩,看被你们家小孩打成什么样了?”

顾夫人脸色一阵难堪,忙给顾庭贺递了眼色,小呦呦软软的趴在薄司宴的脖颈间,小家伙委屈的抽搭着:“爸爸、呦呦想、回、回家。”

软糯的小奶音,让薄司宴心头一软,神色温和了些许,加之顾庭贺打圆场,薄司宴才没有和顾家计较,抱着小奶团就上了车。

呦呦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薄司宴的神情,她刚刚是不是太凶了呀。

按着娇娇姐姐打,还那么大声的吼娇娇姐姐,爸爸会不会以为她是个凶巴巴只会打架的小孩,不要她了怎么办?

小呦呦顿时往爸爸的怀里钻了钻,小脑袋在他的胸膛小猫似的蹭来蹭去。

“爸、爸爸、呦呦不是、不是坏小孩。”

她糯唧唧的撒娇,又抓着薄司宴的领口,吧唧一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薄司宴轻笑,慵懒地伸手戳戳她软乎乎的小脸:“嗯,不是。”

小呦呦一听瞬间心花怒放,爸爸不生她的气呢,她又想起娇娇姐姐说的话,认真的解释:“崽真的、是、是爸爸的、亲、亲崽崽哦!”

薄司宴挑了挑眉,这小团子,是有多害怕被抛弃。

小呦呦挤挤可爱的眼睛,小可怜鬼手环着他劲瘦的腰,抱得紧紧的。

“好,是爹的崽。”他哄着小奶团,看她紧张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次日。

一大早顾夫人带着顾娇来了,还拽上了顾庭贺和顾白,顾娇没了昨日的趾高气昂,隐忍着心中的恼意,等着薄呦呦下楼。

可她不服气,明明顾家已经这么厉害了,还被薄家压着,还要她给呦呦那个笨蛋道歉。

小呦呦睁着惺忪的睡眼,小脑袋懒洋洋的趴在薄司宴的肩头,顾娇受了顾夫人的眼色,给薄呦呦鞠了个躬。

她大声道歉:“呦呦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对。”

小呦呦被这一声吓得睡意全无,稀里糊涂的接受了她的道歉,顾夫人说了一堆好话,顾家全家都来了,薄面还是要给几分,薄司宴没有再追究。

大人们在客厅说话,小呦呦便自己去玩具房,顾娇也跟着过来。

只见小呦呦正坐在软垫上玩积木,整个玩具房又奢华又精致,还有好多她没见过的玩具,她顿时一皱眉,小呦呦这个蠢笨的家伙,凭什么有这么有钱的爸爸?

小呦呦肯定是骗了那个有钱的叔叔!

她眼珠一转,叉着腰居高临下的对小呦呦道:“呦呦,那个叔叔知道你以前是个小哑巴吗?你还骗他是亲女儿,要是被他发现了,肯定要把你赶出去。”

她声音不冷不淡,不屑的看着小呦呦连个积木都拼的这么慢。

“才、才不是、崽、没骗、骗爸爸!”

小呦呦着急的解释,被她这么一说更害怕爸爸嫌弃自己以前是个小哑巴了,一张软萌的小脸涨得通红。

“你明明是个孤儿,院长阿姨说的,笨呦呦,你骗骗有钱叔叔就行了,怎么可能骗得了我,你迟早会被有钱叔叔赶回孤儿院的。”

她吓唬小呦呦,看着小呦呦捉急她就得意。

小呦呦一听要被赶回孤儿院,像个炸毛的小刺猬,伸手就要抓顾娇:“坏姐姐、道歉、都、是、是假的!”

顾娇谨记顾夫人的话,不敢再对小呦呦动手,只是躲开了呦呦毫无杀伤力的小爪子,摇头晃脑的嘲讽挖苦她:“你就是个小结巴,有钱人家是不会喜欢小哑巴小结巴的!”

小呦呦顿时没了气焰,腮帮子鼓鼓的,开口反驳:“爸爸、喜欢、喜欢崽!”

说话还是结结巴巴,引得顾娇一阵笑:“你看,话都说不清楚,还想做薄家的小小姐,孤儿院比你聪明的小朋友多了去了。”

才不是!地府爷爷说了她是最聪明的小朋友了!

顾娇坏姐姐,总是说她笨,爸爸要是真的觉得她笨了怎么办?

“这,就是你们顾家的诚意?”

薄司宴慵懒的调子带着冰冷的寒意,顾白心跳了一下,冷冷的瞪了顾娇一眼。

顾庭贺则是调笑了两句:“这小奶团子,是惹人喜爱,把你这冰山都捂化了。”

顾太太急忙过去揽过了顾娇:“娇娇你在说什么胡话?”

她又转头不好意思道:“三爷,小朋友之间童言无忌,开玩笑罢了!”

薄司宴却倏然抬了眸子,弯身将小呦呦抱进怀里,声音冷沉道:“顾太太以后还是不要带令嫒来薄家了,别因为一个小孩坏了两家的交情。”

话里的警告不言而喻,顾太太脸色苍白,一时语塞,她看了一眼眸色幽深的顾庭贺,没再为顾娇开脱,薄司宴都这么说了,下次再带着顾娇来,可能连大门都进不了。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三爷,我们先告辞了。”

说着,便领着一脸委屈又忐忑的顾娇走了。

薄司宴拍了拍怀里的小奶包,磁性的嗓音温柔低沉:“她们走了,小家伙。”

一向话痨的小呦呦,怎么忽然沉默了?

小呦呦小手揉了揉眼睛,哼唧了两声,却不敢说话,她还是结结巴巴的,万一爸爸真的不喜欢……呦呦不要又被送回孤儿院。

“怎么不说话了?呦呦?”薄司宴揉揉她的小脑袋瓜,声音温和。

闻讯赶来的薄母也皱着眉头摸摸她的额头:“这孩子是被吓到了吧!”

小呦呦瘪着嘴,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欲言又止的样子。

薄司宴想起来刚才顾娇说的话,瞬间明白过来,他碰了碰小崽子红红的鼻尖,慢条斯理道:“我喜欢呦呦讲话,很可爱。”

小呦呦猛然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泪花,她吸吸鼻子:“真、真的、吗?哼、崽、就知道、娇娇姐姐、是、是骗人的!”

爸爸肯定是最爱崽了!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