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李吴彩薇李老爷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新书《快穿之炮灰不甘心》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洛水畔的又一力作,主角是李吴彩薇李老爷。主要讲述了:“这不前几天才成亲嘛,据说第二天一早,李晴柔不仅不做饭,还睡到自然醒。本来嘛,她有丫鬟伺候也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端上来就行了,可她看不起刘家,样子都不愿意做,刘家人对此颇有微词,刘奕轩心机深,处处活稀…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李吴彩薇李老爷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这不前几天才成亲嘛,据说第二天一早,李晴柔不仅不做饭,还睡到自然醒。本来嘛,她有丫鬟伺候也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端上来就行了,可她看不起刘家,样子都不愿意做,刘家人对此颇有微词,刘奕轩心机深,处处活稀泥。”冬至一幅求表扬的神情,“我可一直留心着刘家的一举一动。”

吴彩薇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这都几天了,恐怕刘家不止这一件事情发生吧,你是不是还有事说?”

“这你都能猜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直在村子里呢。”冬至伸出大拇指, 一副佩服至极的模样。

“那你快说说吧,我也想知道,还等着看热闹呢。”吴彩薇抱着她的手,对她撒娇。

冬至得意洋洋,“快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我的好冬至,快告诉我嘛?求求你了,我知道你最好了。”吴彩薇用嗲嗲的声音撒娇。

“我的天哪,我的身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真是服了你了。刘奕轩他娘平常还真没看出来,这么贪财,这么势利,媳妇刚一进门就想要接管人家的嫁妆,是个人都不可能同意,更何况李晴柔有靠山,有仆人呢?李家小姐也不简单,就借着刘母让她交出嫁妆的事,硬要回镇上去住,也不怕丢人,还出门让别人评评理,现在他们家沦为整个村子的笑柄。”冬至一边做出鸡皮疙瘩落满身的样子,一边说着。

“好戏还在后头呢,李晴柔若是发现刘奕轩的手废了,估计还有的闹,可惜了,你要和我们一起进城去,不能在家里看热闹。”吴彩薇一副惋惜的样子。

“你说他要是知道你在城里发了财,会不会后悔?”冬至试探地问。

“后悔又怎么样?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再找他,活脱脱一个人渣。”吴彩薇不屑道。

“那倒也是,你值得更好的,那俩是天生一对,结合挺好,不去祸害别人。”冬至认同地点点头,“说点别的呗,尽说他家的事儿了,给我讲讲你们在城里的事儿。”

“从哪儿讲起呢?从我们进城第一天开始讲吧……”

很久没见,冬至非常兴奋,拉着吴彩薇和秋霜说到半夜,还是秋霜说明天要赶路,需要早点休息,叽叽喳喳的声音才停止。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带着大包小包,坐着马车往城里赶去,离城近了,吴彩薇可以清晰的看见柳父的手一直在抖,可见他心里激动非常,只是外表装作平静罢了。

马车一路朝城里的一座三进院子跑去,这是吴彩薇为了柳父柳母来住,新买的小院,虽然院子不是特别大,但位置好,里面的布局别具一格。

下了马车,林父看着门额下大大的“柳府”两个字儿,激动的热泪盈眶,感觉跟做梦一样。

走到门前,大门打开,管家鞠着躬:“老爷回来了!”院子里的仆人各司其职,柳父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嘴里一直不停地说:“好,好……”好像回到了儿时,马车一停,就有仆人上来扶着他:“小少爷回来了!”进入院子,三步一景,五步一画。

柳母握紧他的手,他也紧紧地回握,“夫人,我们回家了。”

柳母点点头,虽然老爷一直没说,但她心里清楚,老爷是不甘心一辈子住在那个小山村里,他想将柳家发扬光大。

晚上一家人在新宅子里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团圆饭。第二天一大早,吴彩薇就前往铺子里。

他也是听管事的说,阳山县的李老爷来找她商量进货的问题,开始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吴彩薇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阳山县的李老爷是谁,为什么要特地来禀告,和其他商户商量进货的问题不是已经交给管事权权处理了吗?

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个李老爷就是你李晴柔的爹。听说他对李晴柔格外宠溺,她的一切事情都不让继室插手,就连继室所生的儿子和女儿都靠边站。

吴彩薇想知道,当李老爷得知,因为李晴柔而生意受损进不到货的时,还会那么宠她吗?

进入铺子直走向二楼的会客厅,可能李老爷注视着楼下的一举一动,早已在门口迎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微胖的男子,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心生亲切。这和吴彩薇想象中的不一样,忍不住让她心生警惕。

“想必您就是柳东家吧,真是年少有为,不服老不行。”李老爷自来熟的和吴彩薇说着话。

“李老爷有备而来,在来之前肯定对我进行了一番调查,不知道李老爷对小女子了解多少。”吴彩薇不接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柳家的生意对我们李家非常重要,李某当然要弄清楚情况,只知道柳东家是突然出现的,并且背靠知府,只有再多的就查不清楚。

李某自认记忆力还不算太差。愣是想不起来啥时候见过柳东家,并且得罪了您。”李老爷依旧笑眯眯的和她进行攀谈,仿佛吴彩薇的不礼貌,不尊重不存在一般。

“您是没见过我,可你对你女儿李晴柔的婚事没有调查过吗?难道你不知道刘逸轩曾经退过婚吗?而他退婚的那个人家正好姓柳。”吴彩薇漫不经心地说。

“啪嗒”李老爷手里的茶杯落地,脸上不符见刚才的温和,惊讶地问:“难道你就是那柳家的姑娘?这也对不上啊?不是说那柳家姑娘的父亲是私塾先生吗?”

“看来李东家也不是一无所知嘛,不知道李东家这几个月来损失了多少?我开脂膏铺就是为了针对你,李家可要挺住,想要从我这里进货,没门。”吴彩薇玩味地说。

“柳东家肯定误会了,他们在一起是因为落水,刘逸轩救了小女,有了肌肤之亲才定亲的,并不是我们有意为之,这些事情都是不可预料的,若是可以选择,以我们的家世,会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哪里会找一个穷书生?”李老爷慌忙解释。

“是啊,以你们的家世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可是你就是纵容你的女儿,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找那些混混儿来放火烧柳家,虽然案子早已判过,但是你我心知肚明,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看来柳东家是要将误会进行到底了,我说什么都不会相信,但我还想说我真的不知道,一切都是你的猜测,县令大人那里按证据说话,怎么可能听我一家之词?”李老爷无奈的苦笑。

“相信你是聪明人,也不会做无谓的纠缠,你我二人之间不可能谈生意。”吴彩薇态度坚决,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不愿再多说。

李老爷眼看纠缠无果,有些失落的离开柳家的铺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