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炮灰不甘心》是由网文作者洛水畔所著,主角是刘奕轩刘母。主要讲述了:“各位,大家也说了,二十两银子是有些家庭一辈子的积蓄,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出手,小孩子的话是听不得的,他们才多大一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刘奕轩尽量平静地说。“堂弟,您行行好,借我们一点银子吧,我夫君…

完整版《快穿之炮灰不甘心》在线免费阅读

《快穿之炮灰不甘心》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各位,大家也说了,二十两银子是有些家庭一辈子的积蓄,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出手,小孩子的话是听不得的,他们才多大一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刘奕轩尽量平静地说。

“堂弟,您行行好,借我们一点银子吧,我夫君这病不能不治,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呀?”其中一个身穿补丁落补丁,满脸愁苦的妇女痛哭流涕地诉说。

“表叔,也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的粮食已经快吃完了,还没到收获的季节,这样继续下去是要出人命的,若是不借给我们,我们就赖在你们家不走了。”说话的是村里出了名的好吃懒做,经常耍无赖的中年男人。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诉说着自己的困难。无论刘母怎么解释,大家就是认定他们家有钱,刘奕轩倒不是同情他们的遭遇,只是觉得心里很烦,又觉得自己现在拿钱很容易。

于是轻轻松松的又拿出十两银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都不要吵了,这是十两银子,你们拿去分吧。”

见到银子,现场安静了一瞬,不知道是谁率先反应过来打破了平静,快速向银子伸出了手,手伸到一半被拦截,你推我攘,互不相让。

还有人干脆去找刘奕轩,想要趁乱从他身上摸到银子,现场一片混乱,不时有人摔倒,刘奕轩也不能避免,有人想要趁机扯下他腰间的荷包。可他身上仅剩这么点银子,哪里肯给。

混乱中不知是谁推了他一把,很悲催的是他摔倒了,并且右手先着地,当即就疼得晕死过去。

众人一看出事儿了,害怕被刘母缠上,趁着刘家人没反应过来,溜之大吉。

没办法,他再一次到了镇上的医馆,还是原先的那个大夫,一看他的情况直摇头,让他们赶紧到县城或府城。

到了县城医馆,刘奕轩倒是醒了过来,只是听大夫说自己的手废了,不愿接受事实,情绪异常激动。

“娘,咱们去府城医馆,那里的大夫医术高明一些,我的手不能废,废了我这辈子就完了。”他哀求的看着刘母。

“好,我们去府城,一定会治好我儿的手。”刘母看见儿子这个样子,眼泪悄悄地往下流,他也不希望儿子的手废掉,读书人若是手废了,那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付之东流。

他们艰难的来到府城,大夫们都纷纷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刘奕轩还央求刘母再给他找高明的大夫,可是刘母手里已经没银子了,只能随便找一个大夫,给他重新包扎,然后灰溜溜的打道回府。

想到以后自己的手再写字,读书,更不可能更进一步考取举人,刘奕轩满脸阴郁,整日在家阴阳怪气,很快两个嫂子不愿意再伺候他。

嫂子可以不管小叔子,可是作为母亲刘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这么消沉下去。“儿啊,娘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娘何尝不是?可你要振作一点,当务之急是要将李家小姐哄好,只要娶了李家小姐,你照样可以过人上人的日子。”

刘奕轩知道母亲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放弃了他,他不甘心,又舍不得死,权衡利弊之下,放平心态,就像母亲说的先将李家小姐哄好,他还想找到最先开始打自己的人,还有那天所有抢银子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心里有了目标,刘奕轩很配合的养伤。刘母看到他的状态,心里松了口气。

也许是出于愧疚的心理,也许是害怕刘家追究责任,接下来倒是相安无事。

刘家以为刘奕轩的伤情村里人都不知道,其实吴彩薇还是了解的,谁让她喜欢盯着刘家的一举一动,他们到府城去寻医的时候,冬至也跟着去了,将他们的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

吴彩薇听到他真实病情的时候还挺惊讶的,她只是让秋霜去将他的右手打断,这样他一时半会儿做不了学问,免得明年考上举人,可没想到他将自己的手作废了,这下倒不用操心了,他到要看看李家小姐知道他的手废后是否对他依旧不离不弃。

刘奕轩病情好一点,刘母就催促他去镇上找李小姐培养感情,顺便和李小姐通通气儿,看什么时候能过门,越快越好。

刘奕轩也怕夜长梦多,想要紧紧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晴柔,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我做梦都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要是那一天早点来到就好了。”刘奕轩看着李晴柔@,眼神温柔地快滴出水来。

“我也想成为你的妻,你找媒人去县城的李府商定婚期吧。”李晴柔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想到自己即将嫁给这个才华横溢,温文尔雅的男人,心里跟喝了蜜一样。

“既然你都发话了,那么回家我就让母亲去李府商定婚事,婚期越快越好,迫不及待的想将你娶回家。”刘奕轩眼睛亮晶晶,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李晴柔眉眼弯弯,坚定地点点头。

目的达到,刘奕轩心情好了很多,就连此时被吊着的手也顺眼了,一路上哼着歌,回家细细嘱咐了一番高兴的刘母。

第二天一大早,柳母就租了牛车,带着媒婆上县城的李家,也许是得了吩咐,她们一报上姓名,门房立刻将她们引到李夫人的院子。

听李晴柔说,现在的李夫人是继室,而她的母亲是原配,两人关系不睦,来之前刘母已经做好被刁难的准备,谁知人家笑盈盈的迎接自己。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两人聊的十分投机,很快将婚期定在两个月后。

被李夫人客气地送出门后,刘母还有些晕晕乎乎的,乖乖,李府的风景是真的好,有小河有假山的,她找不出词来形容,就是觉得好看,移不开目光。

回到自己房间的李夫人,收起了脸上的假笑,不屑地撇撇嘴,“还以为他一心护着的宝贝女儿能找个多好的婚事,也不过如此,哭的时候在后头。”

她身后跟着的婆子,是她的乳母,早已不贴身伺候,今天是特意来看看刘母为人的,“我观这妇人,是势力的,你没看见她盯着你头上的金钗,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这样才有好戏看,也不知道她嫁过去之后,知道刘奕轩的手废了,一辈子就是个村妇的时候,会不会后悔。”李夫人越说越来劲,有一种想要迫不及待看好戏的感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