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男女主人公海伯陈胖子陈哥小说睡阴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睡阴人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作者是颓佬,主角是海伯陈胖子陈哥。主要讲述了:丢了?什么玩意丢了?我本来想一跑了之的,可看到海伯那副样子,心里却又多了一丝恻隐之心。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冤枉了人家,岂不是太让人寒心了?最主要的还是我根本看不出海伯像是要害我的样子。更何况,刚才我…

男女主人公海伯陈胖子陈哥小说睡阴人全文免费阅读

《睡阴人》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丢了?

什么玩意丢了?

我本来想一跑了之的,可看到海伯那副样子,心里却又多了一丝恻隐之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冤枉了人家,岂不是太让人寒心了?

最主要的还是我根本看不出海伯像是要害我的样子。

更何况,刚才我双腿无法动弹,海伯只是碰了我一下,我就恢复了自由。

所以,从某种方面来讲,我心里对海伯多少还存有一丝的幻想。

“那个……海伯啊,什么玩意丢了?”

我并没有过去,而是站在玄关处,双腿紧绷,以保证自己可以随时跑路。

“丢了,这群狗杂碎啊,果然还是惦记上我了。”

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音,海伯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口中不停的念叨着。

“海伯,你没事吧?”

望见海伯这副样子,纠结片刻,我还是向前走了几步,试探性的问了句。

“没事”,海伯摇了摇头,缓缓地转过身朝着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就是这事儿以后难办了。”

“什么玩意难办了?”

我感觉海伯的话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的,给我弄得有点云山雾罩的。

“废话,还能是什么事儿?肯定是救你小命儿的事儿。”

白了我一眼,海伯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木质沙发上,没好气道:“从这事儿上来看,他们是不打算放过你了。”

“谁?谁不打算放过我?”

我心头一紧,顿时也顾不上害怕了,干脆大步走过去,拉了把椅子坐在了海伯对面。

“还能是谁?就是你在1301招惹的那些脏东西呗。”

宛如看白痴一般的扫了我一眼,海伯摸出中华烟,抽出一根,然后把剩下的半包烟丢在了茶几上,“这么跟你小子说吧,但凡在1301呆过的,就别想好过。”

嗯,这话应该不假,起码跟王崇山的意思差不多。

我在心里权衡了一下海伯的话,继续问道:“对了海伯,你刚才好像说什么东西丢了,重要不?”

“废话,肯定重要啊。”

一听我提到自己丢失的东西,海伯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

接着,海伯一边骂着街,一边给我解释了一下,大致的意思,就是丢失的好像是块玉佩,一块比海伯性命都要重要的玉佩!

那是块造型十分古朴的玉佩,通体赤红色,有成人半个手掌那么大小,上边雕刻着一尊凤凰的雕像。

至于这块玉佩的用途,按照海伯的话来说,是专门镇邪除魔的,还说那块玉佩是个得道高人送给他的。

有了那块玉佩,他有信心保我这十个晚上没事。

可问题是现在丢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把握了。

至于他的老伴儿,海伯则是说她老伴儿已经死了5年了,就算是鬼,也早就投胎去了,不可能突然出现。

所以,刚才我一提这事儿,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东西偷走了那块玉佩。

当然,那东西是不是人,他就不知道了。

我问海伯,说那块玉佩不是有镇宅辟邪的作用么?

既然是这样,那偷那块玉佩的肯定是人啊。

一听我这话,海伯眼前忽然一亮,然后猛地一拍大腿,说这话有道理。

接着,海伯一边嘬着烟,一边虚眯着眼睛,还说什么竟敢偷到他海王爷头上,保证让那孙子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说偷你东西的是老太太,那不应该是孙女才对么?

嘭~

突然,就在我刚刚在心里放下了对海伯所有戒备的同时,海伯家的房门却猛地一颤。

下一刻,一阵巨响从房门处传了进来,力道之大,就连整个房子都跟着颤了几下。

这明摆着就是有人砸门啊!

“妈蛋的!谁啊?”

海伯正在为丢了玉佩的事儿上火呢,一听这声音立马动了肝火,随手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走到了房门后。

嘎吱~

“我靠你大爷!”

接着,就在海伯打开房门的同时,一只大脚丫子率先踹了进来。

海伯毫无防备,再加上他干瘦如骨的体格,当场就被踹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顺带着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兄弟,快跑!”

一脚撂倒了海伯,陈胖子的脑袋也从门外探了进来。

此时的陈胖子,手里拎着一个金属棒球棍,上身光着膀子,下边只穿了一条墨绿色的大裤衩外带人字拖,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古惑仔一样。

“陈哥?”

发现来人竟然是陈胖子,我赶紧跑过去,一把拦下了陈胖子,连声道:“陈哥,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误会!”

说真的,对于海伯我挺过意不去的。

人家好心帮我,我误会人家在前,现在陈胖子还为了我打了海伯就更说不过去了。

一把拦下陈胖子,我转过身赶紧去搀地上的海伯,“海伯,你没事吧?”

“没事,这两下子还打不死我。”

海伯揉着肚子,脸色苍白的抬起头,刚好跟陈胖子瞅了个对眼。

那一刻,我几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几度,甚至,在这炎热的夏季,竟有了一丝寒意。

“是你?”

接着,同样的两个字,从两张不同的口中说了出来。

尤其是陈胖子,在他看清楚海伯的相貌以后,抡起棒球棍照着海伯的脑袋就要砸。

而另一边,海伯也是举起烟灰缸,冲着陈胖子就投了过来。

呼~

烟灰缸挂着风声,几乎是擦着陈胖子的脸蛋子飞了过去,最后撞在了墙壁上,砸了个粉碎。

“好家伙,你个老不死的,老子弄死你!”

陈胖子下意识的抹了把脸蛋子,见到脸上被烟灰缸擦出了血渍,陈胖子也发狠了,照着海伯劈头盖脸的就是一下子。

只不过,这一次海伯已经有了防备,在地上顺势一个驴打滚,直接滚到了一边。

当~

一击不中,陈胖子也不恋战,一把扯住我的胳膊,玩命的就朝着门外跑去。

“小赵,别跟他走!”

待到海伯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陈胖子拉进了楼道里,然后顺着楼道一通狂奔,直到跑回到了他的车上,陈胖子这才宛如虚脱了一般,不停的倒着气,还气喘吁吁的问我没事吧?

我说没事,还感谢他,特地跑过来救我。

“嗨,这都……都不叫事儿,我陈勇别的……没没有,就就……是讲义气!”

陈胖子喘的有些厉害,说话间还不忘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来几粒,就着矿泉水将药丸吞了下去。

也是到了后来,我才知道,陈胖子有哮喘的毛病,只是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

“其实陈哥,我跟海伯……就是那个山羊胡的老头儿,之前闹的都是误会,他……”

我本想跟陈胖子解释一番,没成想,不等我把话说完,陈胖子却是一咧嘴,不屑地冷笑一声道:“你小子是真够愣的,那个老头子,早在5年前就已经死了,懂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