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灵柯林大妹林富贵孙兰花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无弹窗无删减)

小说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是由思夜雪所著,主角是灵柯林大妹林富贵孙兰花。主要讲述了:林来宝的喊叫,引来了林富贵。扒着窗户,看着屋内的场景,林富贵双目突出,颈间青筋暴起,对着灵柯怒喝:“林盼娣!”灵柯搓搓被对方嗓音震得有些发麻的耳朵,淡然道:“我说了我要吃鸡。”接着视线移到窗边的碗上:…

灵柯林大妹林富贵孙兰花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无弹窗无删减)

《快穿:冤种们掀桌不干了!》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林来宝的喊叫,引来了林富贵。

扒着窗户,看着屋内的场景,林富贵双目突出,颈间青筋暴起,对着灵柯怒喝:

“林盼娣!”

灵柯搓搓被对方嗓音震得有些发麻的耳朵,淡然道:

“我说了我要吃鸡。”

接着视线移到窗边的碗上:

“呐,你看,这就是大姐让人给我送来的鸡,这是糊弄谁呢!”

林富贵喘着粗气看向那边正看戏的林大妹,接着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在对方一脸惊恐的目光中,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爹!”

林大妹的惊呼,让旁边的林来娣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林大妹倒在地上,捂着脸,满脸不可置信。

她怎么也没想父亲会打她!诚然家里最受宠的孩子是林来宝,但她作为长女,也是备受疼爱,从小到大,最多也就是被训斥两句,至于挨打,那更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打完后,林富贵对着旁边缩成鹌鹑的林来娣道:

“赶紧把鸡送过去!”

说完恶狠狠的看了姐妹二人一眼,便重新回了屋。

灵柯看着死死瞪着自己的林大妹,打了个哈欠:

“大姐,你要是不想让我放过来宝就直说,没必要用这么迂回的法子。”

林大妹目光急忙看向别处,否认道:

“来宝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会想让你动手伤他!你不要胡说八道!”

灵柯笑了笑:

“你说我胡说那就是胡说吧,反正你心里怎么想的自己最清楚!”

“懒得跟你掰扯!”

说完这句话,林大妹便急忙从地上起身,快步朝西厢房而去。

这边林来娣见受宠的大姐都被打了,自然也不敢再有其他花花心思,心疼的将鸡块全部放在盆里,将其端到了窗边。

灵柯将盆端入房间,在林招娣和林来娣期盼的目光中拉上了窗帘,将两人的视线阻隔在外。

在林来宝艳羡的目光中,灵柯吃完了半只鸡,随后便将剩下的放好,重新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间睡了过去。

再说孙兰花蹭别人的马车到了镇上,便急忙向人打听,她倒也机灵,没有说自己想要卖女儿,而是打着买个丫头照顾即将成为商户人家小妾女儿的名头。

不多时她便打听到了位置。

牙婆本以为对方是来买人的,却没想到是卖人,不过听说是个十四岁面容秀美的姑娘,且最近镇上的青楼想要买些小丫头,便也有了几分兴致。

两人商定好后,便带着几个人驾着马车去了林家村。

村里来了马车,虽不算稀奇,但眼下太阳已落山,大家都从地里回来,没别的事也便跟上前去凑个热闹。

见马车停在了林富贵家门口,众人面面相觑。有机灵的小伙子想到什么,快步朝村长家而去。

灵柯是被拍门声吵醒的。

听着门口好像有不少人,她掀开窗帘打量着门外的场景。

只见房门口围着三四个壮汉,正一脸凶神恶煞的拍打着房门,而原主的便宜爹娘正一左一右的站在一个玫红色妇人身边。

眼见着那破门就要倒下,灵柯对着门外的林富贵呵斥道:

“爹!你们想做什么!”

林富贵面露得意,刚想要开口,却见院门口围着不少人,便示意孙兰花将人轰走。

孙兰花也不想自家卖女儿换银子的名声被传出去,便对着周围的人道:

“你们围在我家门口做什么,赶紧离开!”

见众人并不离开,甚至还挤上前询问,她面色一沉:

“我自家的事,跟你们没关系,赶紧走!别忘了我家还欠着村长银子,难道你们想替我还?”

众人后退了几步,却仍旧没有离开,有不满的妇人喊道:

“孙兰花,你把人打坏了凭什么要我们赔!”

“就是,我们愿意在哪儿就在哪儿,又没在你家,关你什么事!”

“官老爷都管不着的事情,你又算什么东西!”

……

孙兰花气急,却也没有办法,恶狠狠的将院门关上,将众人阻拦在门口,不过这也仅仅是不让大家进来罢了,毕竟那低矮的院墙,也阻拦不了视线。

这边三个壮汉见灵柯不开门,已开始撞门。

灵柯心下发狠,对着那边看戏的林富贵道:

“爹,你别忘了,来宝还在屋里呢!”

林富贵听此,心下一沉!

旁边的牙婆刚刚也从林富贵两口子中知道了详情,对两个大人被一个孩子要挟住,很是不屑,见林富贵不开口,便道:

“她一个十四岁的毛丫头,怎么可能当真对你那儿子做什么,最多不过是打一顿,她还真敢杀人?”

林富贵:就算不能杀人,打坏了你又不赔!

见林富贵不开口,她心下不屑,也明白不能这般强硬,心思转了转,便对着灵柯道:

“小姑娘,你现在还小,未来有大把的好时光,何必在这里磋磨人生。”

见灵柯不开口,她又继续道:

“你先把门打开,你看当着这么多人,就算是你爹想要打你,也要问问我们同不同意啊。”

灵柯听着对方的话,再看看对方身上的衣服,似是想到了什么,对着不远处堵着门的孙兰花问道:

“你这是要把我卖了?”

话音刚落,院外便传来了吸气声。

林家村虽不富裕,但真没穷到卖儿卖女的地步,百年来,从未出现过,自然让大家心下一紧。

且卖儿女这种事情,当真不好说也不好听,毕竟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卖出去的人,那是有多狠心,谁又敢和这种人家来往。

“你别胡说!”

孙兰花急忙反驳。

林富贵也忙对着众人描补道:

“大家别听盼娣胡说,我家实在没有银子,她娘便给盼娣在镇上找了个活计。我们可是亲爹娘,怎么会卖孩子。”

无论村人信不信,灵柯是不信的,对着那边的牙婆道:

“大娘,你们要是真敢收,我大不了一死,让你们带走一具尸体。”

说着将寒光凛凛的菜刀横在了脖子上。

倒不是灵柯真想死,而是当着村里这么多人,她若是拿林来宝威胁,一个不孝不悌的名声就会落在她的身上。

牙婆自是见多识广,为了不被卖,以死相逼的事情遇到过不少,但看着窗边小姑娘脸上淡漠的神情,她还真的不敢赌。

毕竟那小姑娘的脖子都开始流血了。

“停手!”

对着再次撞门的大汉伸手一挥,牙婆对着灵柯劝道:

“小姑娘,你在这家里也是过苦日子,不如跟着我,以后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

小剧场:

牙婆:卖身吗?以后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灵柯:不约谢谢!我喜欢甜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