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祁总的心尖哑妻陆承安叶烟烟沈澜祁寒,祁总的心尖哑妻最新章节

小说《祁总的心尖哑妻》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颗栗,主角是陆承安叶烟烟沈澜祁寒。主要讲述了:祁家的人都是什么品行沈耀平不是不知道,他把插着针管的手放在沈澜的手上:“澜澜,什么时候都不要委屈自己,爸不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沈澜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伸手擦着脸上的泪水,护士进来…

祁总的心尖哑妻陆承安叶烟烟沈澜祁寒,祁总的心尖哑妻最新章节

《祁总的心尖哑妻》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祁家的人都是什么品行沈耀平不是不知道,他把插着针管的手放在沈澜的手上:“澜澜,什么时候都不要委屈自己,爸不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沈澜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伸手擦着脸上的泪水,护士进来提醒,“沈耀平家属可以出去了,要去手术了。”

沈澜握着父亲的手不愿意松开,临进手术室前,她比着手语:“我会好好的,等父亲痊愈的那天。”

眼看着沈耀平进了手术室,沈澜则坐在外面焦心的等候。

小护士抱着南南走过来,“沈小姐,沈先生一定会好起来的。”

沈澜对小护士表示感谢,并把南南又抱回到自己怀里。

叮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她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号码,是陆承安。

她把手机放在耳边,对面传来了陆承安清脆的声音:“沈澜,你今天有时间吗?我在一个拍卖会上,中场休息需要一段古筝演奏,但是我们这边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你现在要是可以过来,会得到两万块的报酬,考虑一下吗?”

沈澜看着手术中几个闪闪发光的字,又想起自己借了陆承安二十万,现在又欠祁寒修一百万,虽然两万块钱微不足道,对她而言却也是很重要的。

她拿手机切到短信的界面,给陆承安发去:“我可以去演出。”

陆承安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看到沈澜回复的内容之后,笑着说:“太好了,我现在就去接你!”

陆承安来到医院楼下的时候,看到沈澜的神色很难看,另外还不忘逗一下她怀里的南南。

“伯父的病情又严重了吗?你的脸色很难看。”

沈澜摇了摇头,在手机上打字:“我去演出的时候拜托你在后台照顾一下南南,可以吗?”

沈澜单薄的身影触动着陆承安,看着她清冷的面孔,此刻他只想好好的保护好这个女人。

“你放心。”

这次拍卖会的场地在中心商务区,距离祁寒修的公司很近。

上半场已经快要落下帷幕,陆承安找来乐团的女孩带走了南南,他则带着沈澜在候场区等待。

两人站在候场区,可以清楚的看到拍卖场上的直播,陆承安看着屏幕,和沈澜说道:“这次拍卖品中有一个玉手镯非常罕见,颜色白皙通透,很多拍主都纷纷争夺呢!”

沈澜原本不在意,她对于拍卖会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再说了,她也没有资格来参加什么拍卖会,只不过都是别人的热闹罢了。

只是在她低头准备不闻的时候,却晃到了拍卖会场上祁寒修和叶烟烟的身影。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陆承安揽着叶烟烟的肩膀,二人在坐席上举止亲密,周围的人都在奉承,只把叶烟烟奉为陆太太呢。

说不在意是假的,谁又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丈夫挽着别的女人的手出现在这种光鲜亮丽的场合呢?

陆承安见沈澜没有反映,正要转头问,也看到了祁寒修和叶烟烟的身影。

他瞬间明白为什么沈澜这么安静了,于是拉过沈澜,挡在她的面前,“今天的曲目你要不要再熟悉一下?以防一会儿表演的时候出现生疏。”

沈澜知道陆承安是不想让她再看大屏幕,可是她不看,难道这一切就没有发生了吗?

她不想自欺欺人,推开陆承安,眼睁睁的盯着屏幕。

上半场压轴的镯子很快被人推上了台,晶莹剔透的镯子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成色很好看,虽然沈澜不懂玉石,但是身为一个女人,第一眼就很喜欢,这大概就是这个镯子的魅力所在。

主持人对镯子进行了一连串的介绍,话音落下,开始竞拍。

台下举牌子的人纷纷不绝,从五十万涨到了一百万,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争夺的声音此起彼伏。

直到有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举起牌子说:“三百万!”

场上才安静了下来,三百万买一个镯子,的确是有点奢侈了。

主持人看到无人举牌,开始拿着锤子准备,“三百万第一次,三百万第二次,三…”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镯子已经是出三百万这个男人势在必得的东西时,祁寒修突然举起了牌子,声音沉静却极具穿透力:“五百万。”

场上的人都投来了惊诧的目光,就连沈澜也没想到,祁寒修会斥资五百万买一个镯子。

可是镜头切过去,看到叶烟烟一脸高兴的倒在祁寒修臂弯的时候,沈澜就明白了一切。

主持人激动的说:“五百万第一次,五百万第二次,五百万第三次!成交!”

锤子落地,这个镯子是祁寒修的了。

记者此时拿着话题凑到祁寒修身边,问道:“祁总,请问您斥资五百万只为了一个镯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面对镜头,祁寒修的脸上神色未改,眼眸里含了些许温和,他看着叶烟烟说:“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我不在乎价格。”

记者被祁寒修的话感动,一脸羡慕的说:“祁总您对叶小姐真是深情一片啊!”

周围的人纷纷奉承,叶烟烟是祁寒修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叶烟烟也在一片奉承里如鱼得水,仿佛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祁夫人。

沈澜看着屏幕上的一幕幕,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中场休息!演奏者就位了吗?”

主办方的人催促沈澜上场演出,她穿着古典的演出服,临上场之前,她想到祁寒修一定会看到她,想到叶烟烟那种得意的表情,便有点畏惧。

陆承安看出了她的心思,“沈澜,要不然…”

沈澜深呼吸,勉强的扯出一抹微笑,手机打字问道:“陆团长,有遮面纱吗?”

因为沈澜穿着古典服饰,所以最后蒙着遮面纱上场,也没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她坐在台上,远处坐席上别人对祁寒修和叶烟烟的奉承不绝于耳的传入她的耳中。

她坐下,强撑着让自己不去注意,不去在意,手放在琴弦上,缓缓拨弄出了声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