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祁总的心尖哑妻》在线全文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祁总的心尖哑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颗栗,主角是叶烟烟沈小姐沈澜祁寒。主要讲述了:因为剧烈的腹痛,沈澜浑身发着抖。祁寒修的特助心知这是他们总裁那个不得宠的妻子,本来没有奉承的意思,看到她身处窘迫,出于人道主义的扶了她一下。沈澜心里一阵暖,刚想感谢,特助却冷言冷语的说:“沈小姐,如果…

小说《祁总的心尖哑妻》在线全文阅读

《祁总的心尖哑妻》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因为剧烈的腹痛,沈澜浑身发着抖。

祁寒修的特助心知这是他们总裁那个不得宠的妻子,本来没有奉承的意思,看到她身处窘迫,出于人道主义的扶了她一下。

沈澜心里一阵暖,刚想感谢,特助却冷言冷语的说:“沈小姐,如果祁总等的久了,我们谁都没有好下场。”

原来是这样…

沈澜刚想说出的感谢的话又被吞进了肚子。

她皱着眉跟特助离开,在特助的带领下,她才知道原来祁寒修走的是总裁的专用通道,如果没有人来找她,就算是她等到天黑,也等不到祁寒修。

“沈小姐,请进吧。”

特助指了指眼前的玻璃磨砂门。

沈澜揉了揉肚子,深呼吸了一口,还是把感谢的话打在了手机上递给特助看。

特助晃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提醒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叶小姐也在里面。”

叶烟烟?

沈澜的心又凉了大半,本以为祁寒修会在别墅把叶烟烟哄好,没想到她也跟着来到了公司。

她自嘲的吐了口气,在祁寒修的心里,叶烟烟的位置本来就崇高无上,她早该习惯的,可是听到还是难免一阵难受。

况且,有叶烟烟这个阻碍,她要到钱只怕会困难不少。

南南在沈澜的怀里微微打着哈欠,她即刻拍了拍宝宝的背,直到南南再次安心的睡去,沈澜才松了口气。

想到父亲的病情,就算是再难,她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砰砰砰——

她敲门的声音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做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给他们两个挑刺。

“进。”

祁寒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沈澜护着南南的脑袋推门走进办公室,迎面便看到祁寒修坐在办公桌前,而叶烟烟则风情万种的靠在办公桌旁,她的右手边放着价值百万当季限量款的名牌包包,看来祁寒修为了让她消气,不惜重金。

两人的笑容还在脸上没有来得及消散,刚刚应该是聊到了开心的话题。

因为沈澜的来到戛然而止。

叶烟烟的眼神不加掩饰的挑衅,一举一动仿佛都在说:就算你是祁寒修的妻子又如何?只要我在,他永远不会正眼看你。

而祁寒修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澜,看到她锁骨处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看来是等了很久。

他挑起眉,漫不经心的问:“什么事?”

沈澜拿出手机,发信息给祁寒修,“我的父亲病重急需缴费,我想借你一笔钱。”

说完,她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欠条放在了祁寒修的办公桌上。

还没等祁寒修有动作,叶烟烟便先他一步拿走了桌子上的欠条。

“借款一百万?”她嗤笑,“这些年寒修明里暗里接济了你不少,沈澜,你还真是欲壑难填啊。”

叶烟烟一只手晃晃悠悠的甩着那张纸,祁寒修抬眸,一把夺过欠条在沈澜面前撕碎。

他的眼神冰冷中夹杂着怒意,显然是对早上的事情介怀,“想要钱?先给烟烟道歉。”

听到这句话,叶烟烟脸上得意的更加张狂。

沈澜心里一万个不情愿,早上明明就是叶烟烟故意来挑衅,她只是做了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保护宝宝的事,现在她却要拿这个当做把柄要挟她父亲的性命。

她犹豫了几秒,祁寒修却没有这么多的耐心。

“怎么?你不愿意?”说着,他低头签了一份文件。

沈澜仍然没有任何表示,她别无选择,只是…

“助理,送客!”

祁寒修没有给沈澜任何机会去好好思考。

她听到祁寒修要把自己赶走,更加害怕了,抱着南南神色紧张的看向祁寒修,急忙摆手。

她发信息给祁寒修,“我愿意给叶烟烟道歉。”

沈澜左右环顾,把南南放在了旁边等候区柔软的沙发上,沉沉的看了他一眼,转头走到叶烟烟面前。

在手机上打下一大段屈辱的,湮灭自尊道歉的话拿给叶烟烟看:“对不起叶小姐,今天早上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推你,也不应该和你发生争执。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请你原谅我。”

叶烟烟拿着她的手机,显然没有任何要原谅的意思,一双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

沈澜看透了叶烟烟的心思,对着她深深鞠了一躬,诚挚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事情做到这个份上,本以为叶烟烟会就此作罢。

但是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愿意轻易放过这个折磨沈澜的机会,她抬起手,把手机扔给沈澜。

转头看着祁寒修道:“今天被沈小姐推了一下,我的身体还隐隐作痛。寒修,你说,沈小姐这样给我道歉是不是太轻易了一些?”

祁寒修不语,叶烟烟全当他给了自己默认折磨沈澜的机会,看着她,肆无忌惮的说:“沈小姐,如果你真的有诚意和我道歉,那就跪下吧!”

跪下?

沈澜惊诧的看向祁寒修,就算她再怎么招他不待见,现在的身份也是祁寒修的妻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这样羞辱,祁寒修也能做到不闻不问吗?

事实证明,祁寒修可以。

他冰冷的面容并没有丝毫改变,看着沈澜的眼神找不到任何感情和温度。

叶烟烟看沈澜没有动作,又添油加醋的说:“沈小姐不愿意啊?看来不是诚心想给我道歉呢。”

沈澜暗暗握着拳,为了南南,为了父亲,她可以忍。

也顾不上自己剧烈的腹痛,沈澜扶着膝盖直接跪在了叶烟烟的面前。

叶烟烟的表情十分精彩,把别人的自尊心踩在脚底下的感觉对于她来说很棒。

“沈小姐,希望这次的事情可以让你长个记性,在寒修面前,还是不要有任何为难我的心思,不然,下次可就不会是下跪这么简单了。”

她羞辱的话不绝于耳,不过沈澜也不在意,这种话她不是第一次听,想必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听到。

只是从始至终,祁寒修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哪怕一个不忍的表情都没有。

沈澜的心已经凉的彻底,对眼前的男人,再没有任何希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