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有剑雪中来》txt下载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熬到白头的新作《有剑雪中来》 ,这是一本奇幻仙侠类型的书,主角是陆晨阳。书中主要讲述了:白老头见他好像有些不信,笑了笑说道:“小子你知道吗?这个江湖很大超乎你想象的大,青剑门这些摆在明面儿上的名门剑派,能有几个高手?算上一些老不死的家伙,八大剑派能否凑足四个六品真人境的高手都难说?更别谈……

完整版《有剑雪中来》txt下载

《有剑雪中来》 免费试读

白老头见他好像有些不信,笑了笑说道:“小子你知道吗?这个江湖很大超乎你想象的大,青剑门这些摆在明面儿上的名门剑派,能有几个高手?算上一些老不死的家伙,八大剑派能否凑足四个六品真人境的高手都难说?更别谈六品以上七品宗师境了。”

陆晨阳一脸茫然,这话对于从书本里认识江湖的他来说,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白老头哈哈大笑背着手站在陆晨阳身前,一幅高深莫测的姿态。过了一会儿转过头来表情严肃地说道:“书呆子,你有没有看过别人舞剑。”

书生想了想回道:“见过苏兰舞剑,柔和轻灵暗藏刚劲。”

白老头笑道:“哦呦,真没想到你这只知痴啃书卷的读书人,也能看出些许剑理”

书生笑而不语,其实这些年他暗地里不知看过多少所谓的剑谱,正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吗?

白老头继续说道:“这样说来那小妮子的剑法,还算将就了。”

陆晨阳嗤之以鼻:“说的你好像懂剑法一样。”

白老头冷哼一声:“我不懂?小子你看好了!”

说完手结剑指,以指做剑。

书生虽看不懂剑法中的深义,但觉白老头脚下步伐有序,手中招式时而快,时而慢,时而如风吹树叶轻舞飞扬,时而如巨斧劈砍刚猛异常,时而如小溪流水轻快缓慢,时而又如滔天巨浪声势浩大。

白老头笑嘻嘻地问道:“小书生我懂吗?”

书生目瞪口呆地看着墙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剑痕:“懂,您很懂。”

“来,老夫教你,我这套剑法共有四十二式,讲究内外合一,外者身、眼、手,内者为意。”

说完又看了一眼陆晨阳:“刚刚我演练的这套剑法,你记住多少。”

陆晨阳说道:“一招不差。”

白老头不信,从地上捡了个柴枝丢给他:“你耍一遍。”

陆晨阳耍了一遍,果然一招不差,记忆惊人实属难得。

白老头却道:“只得其形,不得其意,你要记住做人,心无拘锁,身不僵,这剑法也是如此不可拘泥于招式,要注意手、眼、以及身形步法之间的配合,先做到外合,然后才是内合,等你做到内外合一,一剑斩昆仑,那天下再大也可走上一遭了。”

陆晨阳点点头,又耍了一遍。

白老头看在眼里惊在心里:这剑法老夫练了三十余年才小有成就,而他不过两三个时辰便已开始慢慢领会其中奥秘。此子不凡,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练剑与你们读书写字一样非一日之功,你回去以后每日清晨还需打坐调息,为以后的内外合一做好准备,意与招合,这叫外合,意与心合心与剑合,才是内外合一。”

书生意犹未尽:“那今日就这样,我们来喝酒,上次我带来的酒还有吧?”

白老头道:“还有一些呢!”

二人又是一顿猛喝,酒酣之后,书生问道:“对了,白老头你这套剑法叫什么名字?”

此时书生问起这个倒真把他给问住了。

白老头楞了一下,心想:如果说这套剑法是我偶然所得,是不是太掉价了?忽然想到早年间看过一本名为《太白诗集》的书,于是便随口说道:“叫……太……太白剑法。”

陆晨阳不疑有他,只觉得这剑法倒是很合诗仙的性子。

次日清晨,陆晨阳起床先是按照白老头所教的法门呼吸吐纳,将最后一口浊气吐出后才下床到河边折了一根柳枝。

那柳枝轻飘飘软绵绵,却见陆晨阳手腕一抖,一股内力自丹田处由手臂灌入柳枝,随之上面的小枝小叶皆被震成碎末,一根软绵绵的柳条竟然变成一根坚硬挺拔的细棍儿。

书生见状笑道:“有趣。”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内力修为已入三品之境,要知道旁人单单是采气都要花上好几年,聚气又是好几年,等做到像他这般以气化劲就算是天资卓绝之辈也要十年之久。

就连那个自命不凡看不起读书人的青剑门大弟子也不过三品而已,真不知道当他看到此情此景会作何感想。

将内力撤回柳条立马恢复到软绵绵的样子,随手将它弃到一旁,又捡起一根有些腐朽的树枝。

轻喝道:点。

接着腕部放松,屈臂上提。

只听树枝顶端突然啪的一声断了,书生自言自语地说道:“用意不用力,重意不重力,这个意到底该怎么用啊。”

随后又捡了些同样的树枝,连试好几次也都和第一次一样,力发则断,要不然就无力。

书生无奈只得放弃,捡了一根硬树枝趁着当下无人,慢慢练了一遍剑法,这剑法越练书生越是觉得其中有无限奥秘,竟暗合天地阴阳之理,剑法口诀中静中求动、动中求静,便是和道家老祖那一句“致静极,守静笃”,有些不谋而合。

若能身心虚静,则精神内固,气不散乱,神气合一,人不知我而我知人,以静制动,后发先至。

剑招精妙,剑意那是更加玄妙无比。

此时天快大亮,书生不得不转身回家,忽然他又想到什么和衣跃入河中,潜下河底对此间鱼虾泥石全然不顾,只是盘腿而坐静心冥想,将一口丹田气用尽之后,又窜出水面吸上一口继续潜入河底,如此反复直至力竭,方才上岸归家。

黑哥儿在远处看着他的奇怪举动,不叫喊也不打断,只是对着船边的小白说道:“你看看人家。”

小白汪汪叫了两声后跳入河中,约莫半个时辰后小白钻出水面,黑哥儿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瞪着它:“这是龟息之法是你那个老不死的狗爹教你的吧。”

说完黑哥儿想了想若他是小白的爹爹,那自己岂不成了……,随即“扑哧”一声乐了。

小白在水面上叫了两声,随后做出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只见他两条后腿在水下猛的一蹬,两条前腿也跟着后腿往后划动,整条狗腾空而起稳稳落在船板上,得意洋洋地朝黑哥儿甩了甩自己身上的水。

黑哥儿对于它跃出水面的动作并不惊讶,倒对它甩水时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极为不屑:“难道他没说你和鱼不合适吗?傻狗!”

小白立马蔫儿了,躺在一旁生闷气。

黑哥儿见状哈哈一笑,划船驶往流音馆送鱼去了。

小说《有剑雪中来》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