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血影杀手》txt下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血影杀手》 ,它的作者是六儿,主角是陈百梦童念朱流广。书中主要讲述了:引子:午夜,乌云密布,月亮消失在云层后方,只有一丝微弱的月光。此刻,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在屋顶快速奔跑,他跑起来就像是阵风一般。快,快的难以察觉。这人在屋顶上疾奔了一阵子,在一栋大宅院墙壁前停了下来……

完整版《血影杀手》txt下载

《血影杀手》 免费试读

引子:

午夜,乌云密布,月亮消失在云层后方,只有一丝微弱的月光。此刻,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在屋顶快速奔跑,他跑起来就像是阵风一般。快,快的难以察觉。

这人在屋顶上疾奔了一阵子,在一栋大宅院墙壁前停了下来。

但见这人不过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衣,腰上挂着一条墨黑色的腰带,脸上戴着一个黑色面罩,将自己的脸遮罩大半,根本看不清长相。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气息。

非正非邪,似人似鬼!

只见这人在宅邸前纵身一跃,便跳上高他身高快一倍的石墙,跟着顺势潜入宅院的大树上,借着叶子遮掩身形,最为难得的是,整个过程中,他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目光扫视庭院,看准守卫来回巡逻的空档,以飞也似的身法向前突去,直直奔向主卧室。不过短短一刻钟,他已闯过戒备森严的大院,直接抵达了卧室门口,一路上,竟没有半个守卫察觉他的存在。

只见主卧室门口不同于外边庭院般森严,没有半个守卫戒备,但却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这人明知有异,却故作若无其事,展开轻功,右脚直接踩上门口的石阶,但才刚踏上石阶一步,就突然感到一股锐利的杀气扑面袭击过来。

他右脚一踏,身体却笔直得向后退开,跟着左脚往后一踏,已下了石阶。

他迅速扫过石阶,夜光下隐约可见一个持剑的人浑身充满杀意

“你这贼子竟然胆敢行刺王爷,今日休想安然离去!”那人喝道:“奸贼!乖乖束手就擒吧!”

他没有理会那人的叫喊,瞬息之间,一把匕首从他袖口冒了出来,跟着只见他右手一挥,石阶上那人已然被划过喉咙,再也叫不出声音了。

“从来只有我能杀的人,没有能杀我的人!”他带着轻蔑的语意说道,步上石阶,轻轻推开了房门。

隔天早晨,“尚亲王”被发现死在床铺之上,一刀致命,全无挣扎。

连戒备深严的尚亲王府,亦不能阻止杀手的暗杀,甚至连杀手之影,亦没见着。

自此,那个传说再次在江湖上盛传。

“没有杀不死的人,只有出不起的价格!”

是次,那个人的名号再次威震天下。

“血影杀手”!

罗东城,位在长江以南,依山傍水,地产丰饶,人民生活自给自足,安居乐业,盛名远拨。

城主姓陈,名百梦,三代家业,到他手上不但没有衰落,反而更加辉煌,陈家不但在朝廷势力根深蒂固,陈百梦为人又极是慷慨,人缘极佳,便是众多武林人士,亦不得不赏他“陈百梦”的面子。

此时,正是三月时分,正是春暖花开,百花齐放的季节。

罗东城里人来人往,市集上小贩吆喝声此起彼落,来回不绝。

只见一男一女,都是身穿行装,腰系长剑,做着相似打扮的从城门口走来。

女剑客象是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城市,好奇的逛着各个摊位,脸上露出各种惊奇的眼神。

男剑客只是默默跟在女剑客身后,对摊贩卖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完全不看一眼。

“师兄,你看你看!”那女剑客象是发现了什么,突然小跑步往前跑去。

男剑客先是一声苦笑,象是满腹无奈的跟了上去,只见女剑客已经跑到了捏面人的摊贩前面,兴奋的看着上头各色俊俏的人物。

“师兄,你看,这打扮绝对是十年前威震两河一带的关老爷子,你看他这大刀,这神韵,栩栩如生啊!”女剑客指着一个面人,兴奋的说着。

男剑客仍是默默站在她身后,但一路上一直沉默着的眼神,终于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光芒。

“<双极剑>刘横、<北阳神枪>王刚、<东林神拳>李木林……这每尊面人栩栩如生,全是响彻江湖的人物。”男剑客江湖阅历丰富,但这样看过去,却也不免觉得惊奇。

男剑客抬头看了老板一眼,只见老板一副稚嫩的脸庞,看上去十来岁,战战兢兢,看起来有些胆小,实在很难想象是能捏出这样精巧面人的大师级人物。

“师兄,你看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剑客兴奋的说道,指着其中一个面人。男剑客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是一个脸带黑色面罩,身穿一身黑色紧身衣,象是杀手的人。

只一瞬间,男剑客面色一变,拿起那面人,向老板叱道:“老板,你怎会捏这种败类!”

女剑客见状吃了一惊,顿时兴致大减,没再说话。

那老板面对男剑客指控,温和的反问道:“不知两位侠客大名,莫非,与这<血影杀手>是仇家?”

“我是<清江门>高礼,这位是我师妹,梁小云。”那男剑客说道:“我等与血影杀手虽无仇,但他鬼鬼祟祟的行径,当令天下人鄙视。”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说白了就是桩买卖,我倒觉得没什么可鄙视的。”那老板看上去有些怯懦,但说起话来却是义正词严,充满正气,与外表大相径庭。

“不过是鸡鸣狗盗之徒,若论真功夫,只怕还赢不过我手中的这柄剑!”高礼喝道,言语之中,充满着对自己的绝对自信。

“清江门高礼,年二十四,自幼长于清江门,武功虽在清江门排行第三,但若放到江湖上,也不过是比平凡人稍微厉害一点罢了。”老板反问道:“就凭你这样的人物,凭什么与血影杀手相提并论?”

高礼愣了一下,眼神一变,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一开始只以为这老板只是寻常摊贩,但此刻听到这一席言论,才惊觉到这老板似乎没那么简单。

老板微微一笑,说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我就只是一个卖捏面人的而已。”

“师兄,好了啦。”一直沉默看着的梁小云,眼见事态似乎要闹大,张口制止。

“师妹,别阻我!这家伙诡异得很,若非江湖中人,怎地知道这么多我们江湖中人的信息?”高礼喝道。

梁小云环视四周,只见已有不少民众围绕过来,抱着看戏的心态,心下更觉紧张,这趟受师命出远门,可不是来丢师门面子的。

老板仍是一副处变不惊的神情,象是已经经过许多次这种场面,应道:“诡异的是你吧,罗东城乃是富饶之地,每日来往武林人士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便是一个小孩,也听过多少英雄故事,我听过你,又有何奇怪?”

梁小云深知这师兄性格,跟着解围:“是啊,而且这老板也不只捏一个血影杀手,这里还有<血煞教>的教主蓝天皇、<黑风恶煞>黄奇等人啊!”

“哼!”高礼愤怒的哼了一声,叹道:“只可惜正邪不分,枉生为人啊!”

“以你这种性格,怪不得难登武学至尊之道。”老板冷笑一声,对高礼所言不以为然。

“你说什么?”这话象是戳到痛处,高礼暴喝一声,右手往前一探,隔空抓住了老板的衣袖。

老板纵然被抓,却仍是从容看着高礼,已是见怪不怪,沉声问道:“你可知道<风云榜>?”

古往今来,天下英雄无数。

但凡人,都爱英雄,但凡人,都向往英雄。

风云榜,应势而生。

风云榜,乃是武林名宿由“神机子”领头所著,榜上记载了近十年来轰传江湖的大人物,并为其做出了百大排名。

这排名不论正邪、不论门派、不论名号。

只论本事。

百大中,罗东城主陈百梦排第八十七,但单论武功的话,陈百梦只怕要排到千名之外。可说起本事,当今江湖,根本没有几人能够打的赢陈百梦这个人,因为他有钱有势!

在风云榜上,排行第六的,名叫龙星,一手“天地剑”纵横江湖二十载,未逢敌手,被认为是江湖之上,货真价实的“第一高手”,但他,只排其六。

排名第二的,是正派最大联盟“青天盟”盟主,潘长天。声望绝佳,只要一声令下,就有千人甘心为他赴死,而身为盟主,武功更是可怕至极,但到底去到什么地步,能否胜过龙星,却也没人清楚。

血影杀手排行第四,他的武功深浅没人清楚,但“没有杀不死的人,只有出不起的价格!”却天下皆知,也许他真的不强,但却不能不让人害怕,不让人胆怯。

高礼抓住老板衣领,正要发狠,一听到“风云榜”三个字,却突然软了下来。

那老板继续说道:“依风云榜上所记,清江门门主梁江凭武功及声望排行四十一,而你师妹梁小云跟你一样七岁学武,但天资卓越,如今虽才十六,但剑法青出于蓝,只略输于你,在风云榜上勉强挤进九十九之位。”

“而你,高礼,又在哪儿呢?”

高礼只觉心中羞愧,风云榜,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耻辱。

便连小他七岁师妹都能挤进,而他堂堂一个清江门大弟子,却连名字都不在上头。

无能!

风云榜的存在,就像是在宣告着这两个字,狠狠的打压他的自尊。

高礼抓住衣领的手力量逐渐和缓了下来,头慢慢的低了下来。

老板仍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像是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又像是,对这种事情毫不在乎。

只是这捏面人老板看年纪最多就二十岁,为何会有这样看破一切的气度,实在耐人寻味。

高礼没再应话,那副趾高气昂的神态荡然无存,收回了抓住了衣领的手。

老板只是看着,没有说话。

一刹那,猛然砰的一声,老板腹部被拳头打中,吃痛弯下腰去,口边流下鲜血。

在场两人连同围观过来的民众都是一惊,只见得梁小云义愤填膺的喝道:“你这家伙什么都不懂,那风云榜算是什么狗屁东西,那神机子他怎么会懂师兄他的努力,怎么会懂为了师门,师兄到底牺牲了多少东西。”

“这样的情操,你怎么会懂!”

老板拭去血迹,重新站稳身形,只是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但却丝毫不因梁小云的强势而有所胆怯,只是身体状况较差,有些吃力的应道:“有那种情操又如何,在江湖之上,首先是名,然后才是功夫。而风云榜就是<名>的缩影,是江湖成名高手的缩影,若你师兄真有本事,不需要讲那些狗屁情操,讲那些忠孝仁义。”

“做出大事来吧!那么不只是我,连天下人都会认同,高礼这个名字! ”

“不是不肯,而是没有机会!”梁小云声音尖锐,叱道:“谁不想一夕成名,一日成皇,只是江湖太大,机会太少!”

老板看了他一眼,应道: “如果没有机会,何不创造机会?”

“凭功夫、凭人脉、凭手艺、凭本事,一分本事,一分成就,十分本事,名满天下!”

梁小云毫不服输,正要再言,高礼却制住了他,只问了一句:“老板,你叫什么名字?”

“曲、念。”

“好,曲念,总有一日,我一定会告诉你,风云榜没有记上我高礼两个字,是那群人有眼无珠。”

“静候!”

曲念语落,高礼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歉道:“小兄弟,刚才我师妹有些急躁,这点钱拿去买点好吃的吧。 ”

曲念看了高礼一眼,也没推辞,拿了下来。

高礼拱手说道:“告辞了。 ”

“还在摆摊,恕不相送。 ”

高礼带着梁小云两人走了,曲念拍了拍衣裳,仍是继续卖着他的捏面人。

旁观民众见没戏可看,遂渐渐散去。

市集喧闹,人来人往,一切似乎又回归平常。

高礼带着梁小云一边走着,只是经过刚才一事,两人也没了逛街的闲情逸致,找了家饭馆,坐下点了几道菜吃了起来。

“师妹,多谢你刚才那一下出手。 ”高礼说道,他心里知道,虽然动手打一个不会武功难免落了个不光彩之名,但若不是那一拳,只怕他还要消沉好一阵子。

梁小云头一低,面色微微红润,应道:“都是同门嘛,互助本是应该。 ”

高礼赞道:“而且你刚才情急之下,出手之间还有留力,更是难能可贵,你真的长大了。 ”

梁小云闻言却愣住了:“出手留力,我没有呀!刚才我听他对师兄你出言不逊,就全力轰了下去了呀。 ”

“那就怪了,以你现在的力气,这一拳下去,便是头牛只怕也会晕倒在地,怎地那曲念像是只受了轻伤一样,不痛不痒。 ”高礼疑惑说着。

要知道,梁小云习武已有九年时间,况且若非有高强本领,风云榜上也不会记载他的名字。

半年前她看不过村里一个纨绔子弟,出手教训一下,仅仅一拳,就让他躺了三个月才调养好身子。

梁小云心有戚戚的应道:“这人确实古怪得很,只是武林中卧虎藏龙,也许他武功底子深厚也不一定。 ”

高礼点头:“也是,过三日就是城主女儿的生日,这件事情既然刚才已经谈妥,我们就别再去招惹他,以免生了乱子,徒惹一身腥。 ”

“是的,师兄。 ”梁小云恭敬的答应下来。

高礼见梁小云应和,也就顺势转了话题:“看来这陈百梦确实有天大的面子,单这饭馆里,就有不少名门高徒,多半都是看在他面子上才来给他女儿祝寿的吧。 ”

“陈百梦声名赫赫,在风云榜上虽是末位,但也占有一席之地,自然是相当不凡。 ”梁小云说道:“这回是他女儿十六生日,广发名帖,更有传闻到时要顺势选个乘龙快婿,自然有许多人眼巴巴的赶来攀交情,捞点好处。这不是连爹他也不能免俗的要我们来送贺礼了嘛? ”

梁小云口中的爹,指的自然是高礼的师父,清江门门主梁江。

“是啊! ”高礼说道:“在江湖上,先是名,然后才是功夫。那曲念说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若今天换做是咱们做寿,只怕来的人还没有陈百梦的十分之一。 ”

“名算什么,江湖人讲的是修身养性,荣辱名利可放一旁,只要常存为国为民之心就好。 ”两人正说到一半,只见得两个官差靠了过来,其中一个官差插口说道。

高礼两人立时警戒了起来,高礼拱手道:“这位差爷听说话口气似乎对武林颇为熟悉,不知道怎么称呼? ”

那官差微微一笑,应道:“在下朱流广,学过几年单刀,远不如两位名门高徒。 ”另一个官差像是地位较低,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说了一句:“叫我阿牛就好。 ”

“既然同是江湖人,今日就由我做东请两位喝一杯。 ”高礼友善的说道,但心里仍是戒备着,不知道朱流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那个年代,官是官,江湖是江湖,像陈百梦一样两边都吃的开的人物,实是少数的特例。因此高礼对官场中人过来攀谈,自然谨慎起来。

“不了,还在当差。 ”朱流广先是拒绝了,然后严肃的问道:“你们远道而来,路上可有听过血影杀手的事情? ”

“血影杀手? ”

“又是血影杀手? ”

高礼两人先是一愣,然后摇头:“一路走来,未曾听过,仅刚才在市集曾看过一个血影杀手的捏面人,想来有些巧合。 ”

“市集嘛…… ”朱流广附和了一遍,谢道:“打扰两位了。 ”

“不会。 ”高礼应道。

梁小云突然问道:“朱大哥,可以请问那血影杀手又做了什么? ”

“四日前,尚亲王遭人刺死于府上,没人见到刺客,但据传乃是血影杀手所为。 ”朱流广说道:“更有有传闻说,血影杀手已到我们罗东城,将要秘密暗杀城主。因此城主命我们严加戒备,尽可能的去调查血影杀手行踪。 ”

像血影杀手这样,一旦收下了钱,不论是高官,还是武林名宿皆杀的,同样是特例。

朱流广说道:“两位虽不是目标,但也请多加注意,若有发现那贼子行踪,还请第一时间通报官府。 ”

“打扰二位了,告辞。 ”

“就不送了。 ”

“朱捕头,城主要我们严加防范,你这样一路上逢人大肆宣扬,岂不是给那血影杀手知道,我们知道他来了嘛? ”

“阿牛,你新来乍到,自然不懂,那血影杀手何许人也,要是凭我们这群官差就能抓到他,那他在江湖上也不用混了。 ”

“我将此事传扬出去,是为了给他提个醒,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这叫防范于未然啊! ”

“原来如此,好聪明啊。 ”阿牛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

作者有话说:

\

小说《血影杀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