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陈百梦童念朱流广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六儿的新作《血影杀手》 ,这是一本奇幻仙侠类型的书,主角是陈百梦童念朱流广。书中主要讲述了:曲念走出陈家后门后已是黄昏时分,他挂着笑容,一脸喜孜孜的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当他走过集市时,只见得路上每一个摊位都已经各自在做着收拾准备回家的工作,一见到他走来,这些平素一同工作的同行旋即笑着跟他招呼……

陈百梦童念朱流广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血影杀手》 免费试读

曲念走出陈家后门后已是黄昏时分,他挂着笑容,一脸喜孜孜的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当他走过集市时,只见得路上每一个摊位都已经各自在做着收拾准备回家的工作,一见到他走来,这些平素一同工作的同行旋即笑着跟他招呼。

卖鱼的大婶揶揄的笑道:“阿念,听完琴啦!”

水果摊位的王伯也跟着说道:“阿念你一脸喜孜孜的,难道是有什么喜事?”

曲念只是傻傻笑着,一股满足的幸福感洋溢在他心中。

突然听得一声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官老爷,他就是曲念,就是他。”跟着只见得一个十六七岁,穿着绿色布衣的少年领着两名官差从街道另一头走了过来。

那少年领着朱流广及阿牛走到曲念身前,指着曲念说道:“官老爷,这人就是曲念,那个捏面人的就是他。”

曲念闻言一愣,连忙微微鞠躬,然后有些不解的说道:“两位官老爷好,不知道找小人什么事情?”

他认得这个少年,他叫“余石”,大家都叫他小石,平时有些捣蛋,虽然有些胆小怕事,但为人尚算是孝顺。

“什么事情?这应该是我问你吧。”朱流广恶狠狠的问道:“你说你做这面人到底是什么居心?”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面人。

只见这面人带着一个黑色面罩,身穿黑色紧身衣,正是“血影杀手”!

曲念见状冷汗直冒,虽然都叫“血影杀手”,但每个面人的神态动作都或多或少都有不同,因此曲念一见到这“血影杀手”的面人,他就知道这正是今天早上他卖给小石的那个面人。

曲念已经大概猜到,是这个血影杀手的面人惹了祸,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捏的面人,一向都是成名的江湖人物,尤以风云榜上前段之人最为频繁。

因为他知道,每一个人心中都曾有过一个梦想,一个想要功成名就,扬威江湖的梦想。一个想要惩奸除恶,流芳百世的英雄梦!所以他捏面人,捏的不只是江湖人物,更是一个个宏伟的梦想。

而血影杀手虽然以“杀手”恶名远播江湖,但他每次任务必然成功,从来没有失手过。对于孩子来说,他虽然是恶人,但却也是不折不扣的强者。

而强者,总是深受敬服。因此血影杀手的面人,也是大受欢迎。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因为这血影杀手的面人惹祸上身。

曲念支支吾吾的应道:“这面人就只是……捏来玩的。”

“哼!捏来玩的!”朱流广一脸恶样,怒叱道:“四日前尚亲王横死于府内,众所皆知就是血影杀手所为,只是这血影杀手躲了起来,直到今日还不所踪。”

“碰巧,尚亲王所在的离此处不到两日路程,而你今天就捏了这样一个面人,你说,你和那血影杀手是什么关系?”朱流广怒喝道。

曲念闻言一惊,慌乱的解释:“官老爷子,小人就只是个捏面人的,血影杀手也不是今天第一次捏了,早已捏过几百几千回,跟那个血影杀手是绝对没有半分关系的。”

卖鱼的大婶见状,用着有些颤抖的语音帮腔说道:“是啊,官老爷子,这阿念就只是个做捏面人的,况且他来到这里的这一年来,他也都是安份守己,做人忠厚和善,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情呀。”

曲念听到大婶这一番话,心知不妙,果然那朱流广盯着曲念,怒喝道:“这一年?他妈的你来到这市集,只有短短一年?”

“是的,小的是外乡人,一年前才搬到这里。”曲念连忙点头,虽然知道大婶是一番好意,但心中却有些怨恨她多嘴。

朱流广盯着他的眼睛,继续追问道:“那一年前,你在哪里高就?不会这么巧就在吧?”

“杀手楼”,人数不过几百,但俱是第一流的杀手,更有被尊为,无所不能的“血影杀手”。任何人一但惹上杀手楼,势必得过上终日提防刺杀,提心吊胆,睡不安稳的生活。

现任杀手楼主“童忆”,风云榜上排名第一位。他是众杀手之首,凌驾于血影之上,天下间无人敢惹,无人敢犯。

从没人知道童亿修为有多深厚。只因为,从没有人敢挑战他。

朱流广提起杀手楼三个字,摆明就是把曲念当成是杀手楼派出来的杀手了。

曲念被朱流广恶狠狠的眼神盯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自主向后退了一步,这才感觉稍微好点。

朱流广仍是盯着他,见他退了一步,喝道:“妈的,心虚了吧,还不乖乖从实招来!”

曲念颤抖的解释着:“小人曲念,安份守己,前年待在山西,也是做捏面人的,只是生意一直没有起色,所以这才想说来罗东这里碰碰运气。”

卖水果的王伯眼见这官差一脸恶样,直觉不妙。当官的多半是狗仗人势,尤其是罗东城的官差,靠着陈百梦的威势包庇,可说是无法无天,恶贯满盈。从陈百梦上任至今,冤狱不计其数。

王伯鼓起勇气叫道:“官老爷,阿念他定然是无辜的。”

朱流广闻言,有些不悦的看着王伯,喝问道:“你说他是无辜的,不然该死的是你嘛?”

王伯一呃,顿时气势全消,有些后怕的应道:“阿念他……他上个礼拜回凤村探亲,那凤村离游园城可有百里之遥,阿念他是不可能单日来回百里的呀。”

朱流广闻言大乐,看向曲念笑道:“你回乡探亲,人不在这里是嘛……”

童颜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冷汗直冒,只觉百口莫辩,紧张的说着:“官老爷子,那时小人三叔公过世,他也没什么亲人,因此小人这才暂时离开,为他料理后事。”

朱流广怒喝道:“哼,你不用再狡辩了!”

曲念委屈的叫道:“小人真是冤枉的呀!”

朱流广哪里管他,看向一旁的小石恶笑道:“你叫小石是吧。”

小石先是一征,然后连忙点头:“是的,我叫余石,大家都叫我小石。”

朱流广笑著称赞道:“你做的很好,这次抓到血影杀手,你功不可没。”他说的虽是夸赞的话语,但在场众人只感到一阵凉意。

阿牛拿了手铐走了过来,向曲念说道:“血影杀手,乖乖跟我们走吧。”

曲念惊慌的摇头:“官老爷,我真是冤枉的呀!”

朱流广怒喝道:“哼,不乖乖跟我们走,小心罪上加罪。”

曲念一惊,顿时不敢再多言,想他刚刚才初识陈家大小姐,正觉满心欢喜,怎料命运如此多变,转眼之间,就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曲念一叹,只有认命的跟两个官差走了。

小石有些发楞的看向曲念就这样被带走了,他本性终究不坏,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了,阿念。”

夕阳之下,整个市集的人都停下了手边的工作,只感一股哀伤惆怅之情弥漫。谁都知道,曲念这一趟,多半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

“又是一个冤狱呀……”

“阿念这孩子无端遭此横祸,唉……”

“听说城主要追惩血影杀手,这群官差总抓不到真正的血影杀手,都这样乱抓人充数呀!”

“哼,如果血影杀手真的这样就会被抓走,那他还叫血影杀手嘛?”

“他妈的狗仗人势,狗官差!”

“如果阿念真是血影杀手,只要一秒钟就可以干掉这两个杂碎了,怎么可能还乖乖给他们带走啊。”

“世道呀,这就是世道呀。”

夜晚,总是黑暗的。

但是今晚的夜,似乎特别的黑。

罗东城大牢里,两个官差带着曲念来到监禁的石室,只见石室里一片漆黑,透过走道的烛光勉强能看见用石头漆成的墙壁。

曲念手上拿着一个布包,低着头被这两名官差带到监牢外头,然后被粗鲁的赶了进去,他并没有反抗,只是紧紧抱着手中的布包。

牢房里,除了曲念之外,还有一个原本就住在这里的人。

那是一个老人,老人的眼神黯淡无光,身上的囚衣沾满着血渍,破烂不堪。他双手抱膝,看着曲念被推进来,一动也不动,好像浑然未觉一样。

曲念看到这老人一副可怜的样子,心中不禁对他涌起一股同情,但叫唤了几声,老人却没回话,曲念自讨无趣,没再理他,靠着墙坐下,然后打开了布包,里面装着基本的捏面人材料。

这是刚才他要被带走之前,拼命求恳,朱流广检查之后,确定没有任何危险物品,才勉强让他带来的。

曲念靠着墙,略微整理了一下,便神情专注的捏起作品来。

他先是捏一个女人,这女人有着孩子般天真的笑容,却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质,两种感觉的巨大反差,给人一种独特的美感。

捏着面人的同时,曲念的脑海里,也浮现起了一幕幕的回忆,一幕幕烙印在他心底深处,永难忘怀的回忆。

“你叫曲念是嘛,你好,我叫孙雪。”

“阿念,今天又来啦!”

当人形塑造的差不多,曲念轻轻一笑,仿佛,随着这面人的诞生,他又重新找回了,那曾经属于他,但已经不属于他的……过去。

“阿念,你每次看我弹琴都这样一脸陶醉的神情,你也懂琴嘛?”

“想不到,你竟然听不懂呀!”

跟着,曲念开始了捏起琴来。一个,他看人弹过无数次的琴,一个,只存在于他记忆里的琴。

一张,古琴。

“阿念,今天是全新曲子!”

“阿念,你要不要也来弹看看,也许你其实是个音乐天才呢!”

曲念有着一双巧手,一双捏过无数面人的巧手,不过一个时辰,他已将面人给捏好了。只见一个佳人洁白的玉手,正在抚琴。

曲念看着手上这完成的面人,心底涌起一阵寂寞,想起了当年那个叫孙雪的女孩,那一句他一生无法忘怀地话:“阿念,对不起,你知道的,你只能听我,但我们之间,不能!”

“雪儿……”曲念看着手上的面人,感慨的说道:“你可知道,情到浓处,不能自主。”

曲念一边想着,一边等着,等着陈百梦提他去审,等着证明他不是血影杀手,然后堂而皇之的走出去。

但,月降日升,日降月升。

转眼一天过去,又是一个黑暗的夜。

牢里的老人除了吃饭有动静之外,再没有任何行动。

曲念苦苦待着,闷着,知道只剩下一天多时间,他摸着身旁包好打算送给陈似梦的面人,却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个铁笼子。

这个关住他的铁笼。

老人仍是看着前方,没有转头看向曲念,却突然开口问道:“少年人,你犯了什么?”

曲念正自想的出神,闻声一愣,他没想到原来这老人是会开口说话的,连忙应道:“他们说我是血影杀手。”

“你也是血影杀手?”老人喃喃道:“哼!这几年我看过不少血影杀手被抓来,又被送走。”

曲念说道:“听说这血影杀手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杀手楼最强杀手的别称,所以有这么多人也不奇怪吧!”

老人仍是抱着膝,目光凝视着前方:“哼,最强杀手,要真是这么好抓,还称得上最强杀手!”

曲念赞同的点头:“是啊!”

老人继续说道:“不过,乱抓了这么多次,想不到这次竟然抓到一次正确的了!”

“啊?”曲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惊讶看着这老人,猛然发觉自己似乎太小看这个一眼看上去平凡无奇的老人了。

老人见他没有立即否认,继续说道:“行走之时,犹如鬼魅,听不见脚步声,足见轻功高绝,看似漫不精心,我披头散发,整整一天顶着压力,你却丝毫无感,仍能专心做你的捏面人,便连一点手颤也没有,显然功力深厚,非等闲之辈啊!”

曲念看向这老人,这才发觉,刚才自己竟然看走了眼。这老人目光深邃,仿佛能看穿人心,身上虽有无数外伤,但都只是皮外伤根本伤不到骨子里。

这老人,绝不是个简单人物啊!

曲念此刻细心感受,这才察觉老人口中的那股气势,不禁自责自己竟然轻信那老人只是在等死,没有察觉到异样。

老人说着,声音仍然老迈,听起来全无半点力气的样子:“只不过,纵然你血影杀手拥有天下第一杀手的美誉,但,终究是个杀手,而不是个戏子。”

曲念仰头看向灰黑色的天花板,他叹了口气:“确实,所谓最强杀手,也只是个见不得天的杀手,还得靠一个平凡人的身份来掩饰。”

老人闻言突然一笑:“你始终着了我的道了!我虽说了那么多,其实我也只有一分把握,功力高绝轻功绝顶之人虽不多,但也不少,此刻听你自承,才能肯定!”

曲念一愣,心下顿时恍然,这老人根本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只是挖了个坑让他跳下去罢了。

想通此处,他也不担心。便连王府也来去自如,这天下间,又有什么能困住他呢?曲念索性反问道:“老人家你呢?你又是因为什么理由入狱的?”

“我嘛?”老人家闻言轻轻一笑:“我也是血影杀手。”

“哎?”曲念惊讶的叫道:“他们怎么会抓两个血影杀手来。”

老人浅浅一笑:“正确来说,我不是刚刚才被抓的血影杀手,我是二十九年前就被抓来的。”

老人继续说道,语调平淡,仿佛早已看开:“我被抓来之后,在这里度过长夜漫漫,外头的官员换了几任,渐渐的似乎已经忘了我的存在,就只是依循惯例,一直把我关在这里而已。”

“在这里被关了二十九年了嘛,听起来老人家你的际遇,比我可怜的多呀……”曲念感同身受的说道,突然面色一变,看着束缚着自己的手铐脚镣,喃喃道:“难道我也要老死在这不见天日的监牢里了嘛?”

他本来抱着被审问一下,只有真相大白,那么自然可以完成他与陈似梦的约定,只是现在已经整整一日,竟还没有人提自己去审,怎地好像咬定自己绝对是血影杀手,完全没有想要放自己离开的意思。

难道,今回入狱,真的就再也没有出狱的可能了嘛?

老人语气平淡的说道:“其实也不一定,还是有能解套,让你不用被关那么多年的方法。”

曲念闻言一喜,说道:“老人家你说的是什么办法?”

老人家浅浅一笑应道:“只要你自承是血影杀手,那么官府就会赏你个痛快,就不用关那么多年了。”

曲念原本还抱持着一丝希望能够“正常离开”,但此刻一想,越觉得不可能。

世道如此,只有,凭“实力”闯出一片生天了!

老人用着漫不在乎的语气说道:“但这对你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自承身分罢了。”

曲念说道:“老人家你又怎么会懂,不是每个人都是自愿当杀手的,不是每个杀手,都喜欢杀人,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想过上平凡的日子。”

老人笑道:“若你真不想自曝身份,你不是还有可用嘛?”

曲念闻言登时面色一变,一直强忍的情绪终于再难压抑,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知道存在的人,绝对不该是会被关在这种地牢里的人!”

老人仍是抱着双膝,没有转头,但背影却突然变得莫测高深起来,应道:“年轻人,事无绝对,知道这个人的你,现在不也被关在这了嘛?”

“这……”曲念顿时语塞。

老人继续说道:“只是,以你身手,除非你甘愿,不然天下间还真没有一个官差有这能耐请你进来。”

曲念看着老人,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颇是疑惑的问道: “老人家,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老人浅浅一笑:“我只是想知道,身为最强杀手的你,怎会甘愿被抓,受这牢狱之灾。”

“最强又如何?”曲念顿了一顿,然后说道:“我从不想要当个杀手,我一直都只想要做个平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儿孙满堂,岂不乐哉。”

“只是一个背负着太多罪业的人,他找遍整个天下,却连一个容身之处都很难找到。”

老人开口问道:“这就是你今天甘愿被抓的原因嘛?”

“正是,罗东城的寻常捏面人老板曲念,已是我最后的容身之处了。”曲念说道:“我已把他当成了归宿,我不想失去它!”

老人“喔”了一声,身体向着前方,却闭上双眼,陷入沉思之中。

曲念微微一叹,同样闭上双眼,脑海中出现着的,是那令人魂牵梦颖的琴音,是那难以忘怀的倾城佳人。

然后,是一个承诺。

“其实三日后是我十六岁生日,我想要你给我捏个面人玩玩。”

“三日后午时,你拿到后门便是。”

同是佳人,同样弹琴。

雪儿,你说为什么上天就这么不公平?

曲念正自沉思,老人却在一瞬之间,以快捷的身法站到曲念身前……

小说《血影杀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