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木秋凌花若语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奇幻仙侠类型小说《那人那酒那江湖》 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归客问秋风是网文大神哦,主角是木秋凌花若语。书中主要讲述了:若说人间和地狱有多远,有时候隔着生与死,有时候就只隔着一道粗布门帘。木秋凌踏进这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地狱中的马面,细看才发现这张脸没有魔鬼般恐怖,倒有几分可爱,不过是一个和尚,脸长得长罢了,……

木秋凌花若语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那人那酒那江湖》 免费试读

若说人间和地狱有多远,有时候隔着生与死,有时候就只隔着一道粗布门帘。

木秋凌踏进这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地狱中的马面,细看才发现这张脸没有魔鬼般恐怖,倒有几分可爱,不过是一个和尚,脸长得长罢了,他的眼睛瞳孔很大,就像一双黑暗中的猫眼。

桌子旁坐着三个人,一魁梧大汉,手里还捏着筷子,好像正在享受美味,但他面前的桌上却什么都没有,筷子指着桌面,头耷在筷子上,旁边一人手里还握着碗,碗里还有酒。对面一个瘦小的人正把自己粗壮的两只手放桌上,好像在故意向别人炫耀。

这三个人虽形态各异,但都是头都重重垂着,一动不动。

这三个显然已经不是人,而是三具死尸。

“你快快告诉洒家他们是怎么死的?”马脸和尚突然凑过来,本来应该木秋凌问的话,却偏偏是他先问了。

“伤在喉口,一击毙命。”木秋凌目光仍盯着三具尸体,“死时还保持原来的姿态,可见对方出手极快,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是什么武器。”马脸和尚看着他,长脸上带着一丝憨态的笑。

“是剑。”木秋凌说道,“伤是剑招所致。”

“洒家怎么看都不像是剑,哪有剑是刺出圆孔,倒像是某种暗器。”马脸和尚坐到尸体旁柴木椅上,指着对面的柴木椅示意木秋凌坐来说话。

木秋凌坐了下去说道:“伤口贯穿整个脖颈,一般暗器只求毙命,不会下这么重的手,而且暗器拔出时必将喷出很多血。但他们流的血,只在伤口下方。显然是一种极快极狠的剑招,他用剑招不一定是用剑,可能是其他东西替代。”

马脸和尚大笑道:“有道理,有道理极了。”

他忽然指着火炉说道:“你出来说说,是不是这样。”

火炉旁的阴影忽然动了一下,然后慢慢滚出来,走到透进来阳光里,才看清那是一个小老头。

老头慢吞吞地走过来,站了好久,才颤颤巍巍地说道:“确实如少侠所说的,那些人都是……”

“都是什么?”马脸和尚显然有些不耐烦。

“都是被剑所杀。”老头忽然双手抱头,面露惊恐,“不,不是剑,不是剑,那是魔鬼的手。”

“放你娘的屁。”马脸和尚一拍桌子,“你糊弄谁呢,世上哪有什么魔鬼,只有心中有,世人多是魔在心中,佛在心外。”

“当时发生了什么。”木秋凌看着老头问道。

小老头用颤抖的语气接着说道:“昨天来了一个人,不,是四个。说要来处理一个棘手的人。还差点把小人的店给掀了。”

说着咽了一口口水,看了一眼桌旁的死尸,迅速转移视线。

“就是他们?”马脸和尚问道。

“就是他们,还有一个在外面,已经死了。”老头避开他的目光。

“他们要对付的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木秋凌问道。

“他们没说。”老头回答道。

“接着说。”木秋凌若有所思道。

“当时一阵马铃响起,那个最大的汉子说一声,来了,接着手一挥,他那把金刀就像施了法一样飞了出去。接着只听外面马铃停止了响动,然后是挥鞭的声音,当的一声以后就停止了。”

“他娘的肯定是失手了。”马脸和尚又拍响桌子。

“当时那个像竹竿的人也这么说,接着他的武器也出手,但显然也没有杀了那瞎子。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大汉忽然拿着大刀就出去了。”

老头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过了许久,接着外面一声惊呼以后,小的再也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然后门帘开了,一阵阴风吹了进来。接着就有一团鬼影飘进来,没多久就出去了,从进来到出去,他们三个都没有发出声音,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们死了。”

“你可看清那团鬼影的样子,他怎么出手。”木秋凌问道。

“我一直都死死躲着,哪敢出去看,只大致看到一个黑影,怎么出手更是看不见,好像那团黑影根本就没有碰到他们。”老头回头看着火炉旁的一堆杂物。

“后来呢?”木秋凌问道,“你一直没出来?”

“小人腿都吓软了,哪敢出来。”老头看了一眼马脸和尚,“后来不久,这位大师就来了。”

“他奶奶的。”马脸和尚大骂,,“这么说这些人都是洒家杀的?”

“不是。”木秋凌看着他的手道,“你不像用剑的人。”

“是,是。”老头拼命点着头说,“大师的样子和那团黑影也不一样,怎么会是你。”

“罢了罢了”马脸和尚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说道,“洒家饿了,快去准备点吃的。”。

“大师稍等,马上就好。”老头缓和了许多,忙转身走向灶台。

马脸和尚站起身把三具尸体抱成一团,,拽下墙上几块破布包好,说了一声:“各位安息吧,别在这里影响我食欲。”全然不顾被他扯下破布的地方,已经呼呼地吹进一些风沙。

木秋凌只是看着他,马脸和尚也全然不在意,过去坐到椅子上,说道:“你就不好奇洒家是谁,就不怕洒家,还敢在这里跟我坐在一起?”

“佛在禅心心在外,无酒无肉不自在。”木秋凌说道,“我只好奇为什么今天关自在不要酒不要肉了呢。”

关自在和尚哈哈大笑:“不愧是木秋凌,你小子倒有点能耐,倒不是洒家不想酒肉,这破店哪有肉。”

“酒呢。”木秋凌笑道。

“洒家早就嗅到这里的酒气了。”说着起身径直走到灶台旁抱出两坛美酒。笑嘻嘻走过来。

“你倒是不客气,竟把这当成你家了。”木秋凌笑道。

关自在哈哈大笑:“洒家四海为家,天下都是我家,何况有酒的地方,简直比亲娘怀里还亲呢。”

“倒是你,早就想喝酒,只是懒得动吧。”关自在拍开泥封,送了一坛到木秋凌旁边。

“有个酒鬼在这里,还用我自己动手吗。”木秋凌接过酒坛。

对于酒鬼二字,关自在非但不忌讳,好像很自豪,哈哈大笑,仰头灌起了酒。

木秋凌没有饮酒,而是去看那个老头,只见老头娴熟地搅动着锅里的面,不一会儿捞起满满两大碗,浇上一些汤汁,慢慢端着走过来,哐当一声放桌上,说一句:“客官请慢用。”

关自在早已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塞了一大口,脸色瞬间变红,青筋暴起,随即吐了出来,大骂道:“他娘的想烫死老子。”

“刚出炉的当然烫了。”木秋凌吹了吹,才小心嗦一口,接着说道,“谁叫你这么心急。”

关自在哼了一声,喝了一大口酒,才用筷子挑起几根面,吹了好久才敢放进嘴里。

老头静静站在一旁,佝偻的身子好像有些挺直,整个人好像忽然间高大几分。

“你不是一个普通的面馆老板吧。”木秋凌忽然用凌厉的眼光看向他,“这些人也是你杀的。”

“哦?”老头嘴角勾起诡异的笑,“怎么说。”

“因为你一直说的不是真话,你从没有出去过,怎么知道外面的人是个瞎子”木秋凌说道,“这么一碗烫面,你端得如此平稳,显然你是个用剑高手,不但稳,而且狠。”

木秋凌接着说:“我在他们的伤口上发现一些木屑,想必是你筷子上的吧,你的武器,就是手里的筷子。”

“不错,都是我杀的。”老头诡异地笑道,“想不到你还挺聪明,但现在怎么又变糊涂了。”

关自在有些诧异,这时忽然说道:“什么糊涂。”

老头笑道:“你既然已猜出我是凶手,怎么又吃我的面喝我的酒?”

木秋凌道:“凭你的本事,要杀我们,根本不需要下毒,这面也不能被糟蹋了,面又没有做错,干嘛要这样对它。”

老头阴恻恻地笑道:“那你为什么不想着逃。”

木秋凌道:“因为……”

阴暗的面馆里,老头看着昏睡过去的两人,连目光中都似乎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小说《那人那酒那江湖》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