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东风烈》txt下载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仙侠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竹风吟的一本书《东风烈》 ,主角是张牧张一伊。书中主要讲述了:张逸然前脚出了府门,张一伊后脚就带着张一墨跟了出来。她有表哥南家齐作掩护,自然有各种法子摆脱舅母的看管。莒县又称莒城,是琅琊郡的一个重镇,城外就有屯兵之所,城内楼厦林立,街上行人小贩众多,热闹非凡。张……

完整版《东风烈》txt下载

《东风烈》 免费试读

张逸然前脚出了府门,张一伊后脚就带着张一墨跟了出来。她有表哥南家齐作掩护,自然有各种法子摆脱舅母的看管。

莒县又称莒城,是琅琊郡的一个重镇,城外就有屯兵之所,城内楼厦林立,街上行人小贩众多,热闹非凡。

张逸然跑去来时的茶楼门口,已不见了那说书人的踪迹。他略感失望,又转身去了另外一个茶馆,这里有个常驻的说书先生,以往随着妻子回来探亲,他总要过来听上一会,只是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新的段子。

张逸然只顾着往茶馆方向走去,浑然不知已被人跟在了身后。一旁的巷子里四个身穿粗布长衣的小厮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

“二公子说这厮身法诡异,我特意带了这张渔网,一会找个僻静处我们先埋伏好,丁老四,等会你找个由头把他骗过来,待我网住他,你们只管下狠手,别管死活!”一个身材矮胖的黑脸汉子,低声的对另外三个吩咐着。

有个瘦的麻杆一样的小厮有点担忧的说道:“这人毕竟是南家女婿,要是被发现了……”

黑脸胖子照他脑袋上打一巴掌,“怕个逑!打死了也有二公子担着!”

他正要接着吩咐,忽然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你家公子是谁啊?”

四个人跳起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样貌俊俏的女娃娃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歪着头看着他们。

来的正是张一伊,她身后还跟着一脸怒气的张一墨。这姐弟俩出了南府没一会正巧看见这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张逸然的后面。

这几个小厮是李惠带来的仆从,张一伊跟林叶交手的时候,他们还在后院下人房里呆着,自然不认识她。

领头的黑脸胖子瞪了她一眼,见她与张一墨皮肤白净,气质不凡,不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也不敢得罪。语气平缓的说道:“谁家的娃娃跑出来了,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快快回家去罢!”

张一伊还未答话,听闻他们要陷害爹爹的张一墨却有了怒火,大声喝道:“你们几个坏蛋!好大胆子!敢害我爹爹!”

张一伊纠正道:“是好大的狗胆,书里都是这么骂坏人的。”她刚刚击败林叶,这会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料想这几个家仆也不会比林叶厉害,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黑脸胖子一脸邪笑:“原来是那厮的孩子,大的还没抓到,小崽子先送上门了!兄弟们!抓住他们,二公子定有重赏!”

那三个小厮应了一声就扑向姐弟二人,可任凭他们怎么去抓,也摸不到他们俩的身子分毫,尤其是那张一墨,跟个泥鳅一样,身子扭动的比张一伊还快。

要知道他从小就是姐姐张一伊练招的靶子,挨打挨的多了,就死命的练这“风”字诀身法,练到现在张一伊也很难抓到他。虽然他剑法稀松平常,可这身法能在凌风庄第四代里排上前三,张一伊也因此嘲笑他是练“逃跑功夫”的奇才!

姐弟俩三两下就绕出圈外,虽然巷子狭窄,可要抓住他俩,这几个小厮自知无望,黑脸胖子此时满脸凶相,对他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就往腰间布袋摸去。

张一伊刚才就听见他提到“渔网”,早就留了心眼。见他眼神不对,一个箭步串了上去,她跟张一墨的束腰中都藏着特制软剑。这是曾祖父张凌风的规定,凌风庄每人一把,十六岁以前必须带在身上。她冲上去的同时已将腰间软剑抽了出来。

那黑脸胖子手刚摸到装渔网的布袋,已被她软剑刺个正着,手腕鲜血直流,疼得他哇哇大叫。张一伊恼他要害自己爹爹,手里软剑一抖,挽了个剑花,又在他胸口又刺了三剑。

这三剑虽要不了他性命,但也入肉三分,黑脸胖子的胸口顿时被鲜血染红,吓得他连连求饶。

其他三个小厮看到这个架势,也不敢还手了,“扑通”几声全跪在了地上。

“小祖宗饶命!我们不敢了!”

张一伊一张小脸满是得意之色,她小时候就常听曾祖母讲起她和曾祖父当年闯荡江湖的故事,这会真的教训了几个恶仆,打的他们跪地求饶,心里别提多爽了。一旁的张一墨更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她,站在她身边狐假虎威的训斥这几个李惠的家仆。

张一伊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娇声喝道:“把你们背后的主子说出来!”

这几个小厮面面相觑,都不敢开口,尤其是那黑脸胖子,疼得龇牙咧嘴,却不忘瞪着他们警示。

张一伊见他们不说话,手中软剑一抖,指着那个瘦的麻杆一般的小厮说道:“是谁指使你们的,你说!”

那瘦麻杆看着黑脸胖子不敢说话,张一伊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是怕这黑胖子,她索性也不问其他人了,提着软剑走到黑脸胖子面前,对着他身上比划起来。

那黑脸胖子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哆哆嗦嗦的问她:“小……小姑奶奶,您这是要干什么?”

张一伊瞪了他一眼,“什么姑奶奶?乱喊!我是看看再在你身上扎多少剑既不伤你性命,又能让你利索的回答我的问题。

黑脸胖子一听她这话,吓得连连摆手,他这时候也想起刚才南府下人之间传的事情,南府有个小姑娘用一根糖葫芦串就扎得太仆卿头号武师林叶吐血,八成就是她,这在给她戳上几剑自己不死也得残,连忙叫道:“别!……别!……是太仆卿的李二公子。”

张一伊眉头一皱,太仆卿?李二公子?那是谁?哼!回去告诉我姥爷去!他肯定知道!

她将软剑别回腰间束带中,对这四个人说道:“今天饶你们一次。回去怎么说我不管,若要再被我发现你们留着什么坏心眼,我一定用剑戳你们十八个窟窿!”

那四个小厮连连点头,忙不迭的扶起受伤的黑脸胖子一溜烟的跑了。张一伊转身拉着张一墨又开心的逛起了集市,而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张逸然正一脸高兴的在茶楼里听着说书人讲故事。

却说那四个小厮逃回府中,支支吾吾的向李惠讲了刚才的事情,这黑脸胖子怕他责罚,没将他供出李惠的事情说出来。李惠听了沉吟不响,心里暗暗奇道:这凌风庄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怎么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剑法都这么的高明?

此时的林叶已将身上伤口包扎了起来,本就是皮外之伤,伤势并不重。他满脸戾气,活了四十几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大辱,虽说与她比试时未用“势气  ” ,但被一个十岁的丫头用糖葫芦串刺伤,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听闻这姐弟俩溜出府外,心里有一瞬间动了杀念。自己如果用上‘势气’,那女娃娃绝对撑不过一招!

李惠这时候酒也醒了过来,不敢再莽撞,他挥手将仆人支走,向林叶问道:“这凌风庄的名头,林先生在江湖中可曾听闻?”

林叶摇了摇头,“江湖有名的名门名宿,从来没有凌风庄这一号。不过我现在细想下来,方才同他们父女交手,都未曾使用‘势气’,民间流传的功夫五花八门,他们依仗的不过是那套诡异的身法,可这‘运势的功法’才是武功的根本。想来他们的武功也不过如此。”

李惠面色一喜:“先生此话当真?”他正怕打不过张逸然报不了这个仇,听林叶这么一说,原来他们并不会‘势气’。当下两人悄悄的一合计,过两天等张逸然一家离府的时候,再跟着下手!

小说《东风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