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莫良小说《奇泽》在线阅读

看奇幻仙侠文,千万不要错过绝祚的《奇泽》 ,主角是莫良。书中主要讲述了:小良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陆府正堂前,鲜血和火焰,最先映入他的眼帘。怔了怔,小良猛然朝四下看去。付芸儿冲着他笑。小良心中一松,叹了口气:“芸儿姐我有些怕。”付芸儿正色道:“你不能怕,我是要靠你保护的。”……

莫良小说《奇泽》在线阅读

《奇泽》 免费试读

小良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陆府正堂前,鲜血和火焰,最先映入他的眼帘。

怔了怔,小良猛然朝四下看去。

付芸儿冲着他笑。

小良心中一松,叹了口气:

“芸儿姐我有些怕。”

付芸儿正色道:

“你不能怕,我是要靠你保护的。”

四周的黑衣人眼神有些奇怪。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有心思谈情说爱。

“你们是什么人?”

捉他们来陆府的黑衣人问道。

付芸儿看着他,轻声道:

“我以陆家二少爷未过门娘子的身份来到陆府。”

声音一顿,随即继续道:

“现在以小良心上人的身份站在这里。”

付芸儿表情没变,但语气中掺杂着喜气。

“心上人…”

小良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流淌,在冲刷。

初见时的懵懂,少年和少女的情愫,他并不能将这种感情叫出个名字,但他或许听老白叔说过。

也许,小良觉得,也许,这是爱吧。

是两个孩子在长久相知相伴中得到的宝物。

黑衣人听到付芸儿的身份,有些意外,但他仍慢条斯理地道:

“你们让我想起了些开心的人和事,本想带你们回来问问,若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物,放了你们也不无不可,但…”

黑衣人的眼神变的犀利,提着刀向付芸儿走去。

“你与陆家二少爷的关系,实在不能让你活下去呀。”

付芸儿看着黑衣人一步步走来,却没有什么惊慌,反而又看向小良,眨了眨眼睛。

“小良弟弟,你说,我哪来的这么大胆子?”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恬静似邻家少女,而黑衣人也举起了手中的刀。

正要将刀落下时,付芸儿又睁开了眼睛,噙着泪水,她喃喃道:

“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模糊的泪眼,她看到小良向她冲来,听见了他语无伦次的嘶吼。

黑衣人见此一幕,心中有些感触,但转念之间,便将手中的刀用力挥下。

“不要,不要!我们才刚刚开始……”

因为大喊伤了嗓子,小良的口中咳出鲜血。

他看见那把刀,在离着付芸儿只有一寸的位置,停了下来。

那黑衣人还保持着挥刀的姿势,却是一动不动。

其他的黑衣人有些奇怪,纷纷上前查探,但当其中一人将手搭在他肩膀上时,那个黑衣人直挺挺地躺了下去,双目无神,腹部渗血。

瞬间,所有黑衣人四散开来,个个抽刀戒备。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白发的健壮老人,拉着一个目光有些呆滞的孩子,迈过了陆府的门槛。

小良见到老人的第一眼,最先涌上心头的不是疑惑,而是如释重负。

他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

但他来了,就不会让人伤害我。

最坏的结果就是和所有人一起死在这里。

此时此刻,这未必不是最好的结局。

老人先是走到小良身边,摸了摸他的头,留下略显痴傻的小儿来照顾咳血的他。

转头又走向了付芸儿,周围的黑衣人,吃不准刚才同伴的死,暂时随着老人的前进而缓缓后退。

老人站在了付芸儿的面前,看着这个被他从小看大的小丫头,伸手将她提了起来,走回去放在了小良身边。

拍了拍手,老人对着小良教训道:

“我还在,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解决事情?”

然后又对付芸儿道:

“女人,有三分颜色便有七分毛病!”

但老人的语气随即缓和起来:

“不过我的孙媳妇,哪怕有十二分毛病,也不能被外人管到头上,何况…你是个不错的姑娘。”

面对生死仍旧坦然的付芸儿听到孙媳妇三个字,小脸一红,嘟囔了一句:

“还没要当你孙媳妇呢!”

小良听完老人的话,仍旧在流血的嘴角往上勾了勾:

“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爷爷。”

老人呵呵一笑,不以为意。

院中的黑衣人们终于不再忍耐,人群左右各跑出一人,向小良这边奔来。

老人抬起苍老粗糙的手掌,似水波流动,霎时天地一滞,随即,一道模糊的气劲迸发而出,一分为二分别向两个黑衣人疾射而去。

在旁的黑衣人中发出阵阵惊呼,有人说曾在郡治陆环闯荡时,见到过一位朝廷驻各郡的协政大员,与其说是协政,其实就是驻派在郡治中保护郡中关键官员的朝廷高手。

他曾有幸见过那位协政大员出手,同样是做到元气外放,对手是一位练气上阕的刺客,想要刺杀夔州郡守林业原。

交手过程不超过十息,那名刺客就被协政大员一掌了结了性命,而郡守大人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也就是说,这个看起来除了魁梧些以外和普通老头没有两样的老人,至少与一郡协政实力相当!

最低辟府境界。

果不其然,这两名黑衣人如先前那位一样,被气劲打中,当场毙命。

一众黑衣人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如何去做。

啪啪啪啪…

此时正传来一阵响声,是一位身穿大袖长袍,头簪道鬏仙风道骨的中年人在鼓掌。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光头大汉和一个独眼青年。

中年人打了个稽首,对着老人恭声道:

“小道姓赵,不知前辈何人?”

老人咧嘴一笑,轻蔑道:

“拜见便是拜见,只说姓不说名,道号也无,就想知我是何人?”

中年人身后的光头大汉上前一步,冷哼道:

“莫以为你的境界很是唬人,我们三人加上这一众弟兄,还对付不了你一个老朽的辟府?”

说完,还将手臂挥向那近二十的黑衣人。

中年人及时打断了光头大汉下面的动作,态度愈发恭敬:

“是小道礼数不周,小道本名赵量沙,山野道士一名,并无道号。”

然后又指着光头大汉和独眼青年介绍:

“这位乃是江湖人称夔州狼的焦东杨,和游侠独眼龙。”

“何必低声下气,终究是要对上的。”

老人道。

赵量沙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笑道:

“前辈真是好大的心胸,不过我们怎是您的对手。”

焦东杨心中怒气大涨,愤愤不平。

但赵先生都是如此作态,难保这老头真是个大高手。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陆府又来了新客人,平瑾城的朝廷驻城,凌华。

凌华一入陆府,便见到了满院的尸体,无一例外,是陆家的人,其中包括陆家家主陆之远,长子陆涛,二子陆昂,和陆家其他的一些关键人物。

凌华盯着赵量沙三人和他们身后的一片黑衣,怒极反笑:

“我平瑾城少有的大族,一夜之间竟被灭了门,各位当真是本领高强啊!”

焦东杨很是敷衍的一拱手,阴阳怪气的道:

“凌大人抬举了,若是陆府的人再多些,没准弟兄们砍的刀都钝了。”

若是以往,黑衣人们定哄然大笑一番,不过此时,官家的人已经来了,前去拦截的十余个弟兄生死不知,更何况还有个高深莫测的老头虎视眈眈,他们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全身而退。

此言一出,凌华怒气更盛,拔出腰间长剑,即刻欺身向前。

剑上元气氤氲,竟也是一位练气下阕境界,而且剑法不低的高人。

赵量沙稍一转头,看向了焦东杨。

后者早已跃跃欲试,也是一步冲出,提起双拳对了上去。

拳与剑相交,竟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两人都是练气下阕,一时之间倒是分不出高下。

而一旁的付芸儿,忽然想到同在陆府的爹娘,没顾着小良的阻拦,冲向了他们所在客房去寻找。

老人也带着小良二人跟了过去。

付芸儿跑的很快,小良跟了好一会才走到付大成夫妻的客房,大开的房门和嚎啕大哭的声音让小良心中一紧。

进屋一看,两滩鲜血中的尸体,正是付芸儿的双亲。

付芸儿跪在地上,喑哑粗重的喘息着,已是哭不出声了。

老人见此叹了口气,然后吩咐痴傻小儿和小良:

“带着这丫头走吧,不要回八百牛村,往别的地方走,走的越远越好,我留在这尽量拦住他。”

纵使小良从小略有古怪的平静,也不能按耐住此时的惊诧,他刚刚在院中明明看到老人以碾压的方式杀掉了两个黑衣人。

“老白叔,你对付不了他们吗?”

小良道。

老白叔嗤笑一声:

“外面那些人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纵是再多上十倍,也就是一大群土鸡瓦狗罢了。”

小良更加疑惑道:

“那为何不一起走?”

老白叔的眼神凝重起来,转身看向门外的位置,沉声道:

“因为他来了。”

小良也随之看向外面,只见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邋遢的老道,左手拿着一张幡,右手端着一只碗,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

客房的北墙就是整个陆府的北墙,已经被老白叔元气外放一掌打出了个丈宽丈高的大洞。

老白叔大喝道:

“快走!”

小良虽看不出那邋遢老道有什么可怕之处,但总明白老白叔自有他的道理。

小良和阿辛扶起双目空洞的付芸儿,跌跌撞撞的从大洞逃了出去。

老白叔叫他们不要回头。

隐约之间,小良听见了背后老白叔的声音。

那是他从未听过的语气,是略带挑衅的威风凛凛,和从容不迫的意气风发。

“钦天监正白明许,请教了!”

小说《奇泽》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