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和国民女神领证后,我成了男人公敌》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小说和国民女神领证后我成了男人公敌是网络作者温水煮颜良的代表作,主角是许立言沈若兰。主要讲述了:……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蓉城的别称就是成都。赵雷在《歌手》舞台演唱的这首歌,…

完整版《和国民女神领证后,我成了男人公敌》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和国民女神领证后,我成了男人公敌》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

蓉城的别称就是成都。

赵雷在《歌手》舞台演唱的这首歌,节目播出后短短二十四小时便火遍全网。

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正是因为这首《成都》想到这座城市走一走看一看。

还有人说,一首歌带火了一座城。

而这首歌也被评选为最美城市音乐名片。

许立言在收到通知这一期要来蓉城录制时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演唱这首歌。

马成业没有在蓉城生活的经历,甚至对蓉城的了解流于表面,像大多数一样,知道这里的火锅很有名,知道这里的人喜欢喝茶,打麻将等等。

但却丝毫不影响他此刻沉浸在许立言的歌声中,脑海里不自觉涌现出一帧帧画面。

那是一个年轻人的回忆,充满了烟火气,也充满着对情人与这座城市的眷恋。

他再次扭脸看向旁边的梁田,后者正好也在看着他,并轻轻点了点头,以示认可。

马成业也觉得这首歌简直太符合这个节目的主题了。

简单的旋律悠扬动听,歌词朗朗上口,称得上是一首好歌。

歌声停止,周围一片寂静。

大家似乎还没有从这首歌营造的氛围中醒过来。

许立言从众人脸上的表情就看的出来,稳了。

“这首歌不错,你写的?”马成业看着他问道。

“是的。”许立言厚颜无耻道。

“你以前在这里生活过?”

马成业很好奇,如果没有在这里生活过,应该写不出这么“写实”的歌来,他更好奇的是那个挽着这小子衣袖的女孩儿是谁。

“没有。”许立言轻轻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多解释。

“好吧,这首歌完全贴合了咱们这节目的主题,歌也很好,就定这首吧。”马成业很知趣的没有刨根问底。

“这首歌还没有来得及编曲,还要麻烦总监了。”许立言看向梁田道。

如果说一首歌的词曲是骨骼跟血肉的话,那编曲就是灵魂。

在节目播出前,公司大概率是不会给再他投入精力了,正好借着节目组的编曲团队帮忙搞一下。

他虽然不认识面前这位艺术总监,不过芒果台财大气粗,都有钱请那几个大咖,艺术总监绝对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把编曲交给他应该没问题。

“没问题。”梁田笑了笑,一口答应下来。

“除了编曲,你还有什么要求吗?伴舞,灯光这些。”马成业问道。

“给我一个乐队就行,你忘了?我没积分的。”

许立言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这首歌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唱完就行,其他的还真不太需要,当然如果有积分的话他可能要求一个童声合唱,那也只是锦上添花的部分,影响不大。

“那行。”

“没别的事我是不是可以去休息了?”

“可以。”

“好的。”

许立言离开会议室,先去餐厅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后回到房间。

先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收到有几条微信,还有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妈打来的,另一个是兰姐。

许立言继承了这具身体的同时也继承了所有的记忆跟情感,尽管这一个月以来没有回过家,没有亲眼见过父母亲戚,但这些人对他来说就像原本就是他的亲人一样熟悉。

他父母在一座小城市开了一家规模不算太大的超市,家庭条件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当初他坚持走娱乐圈这条路,父母那边不赞成却也没有强力反对。

许立言看了一眼时间,刚过八点,这个时间段老妈应该还是看电视,房间里有摄像头,不太方便。

他走进洗手间,关好门,坐在马桶上点击回拨,短暂几声提示音后电话接通。

“儿子,吃饭了吗?怎么不接电话。”老妈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吃过了,刚才在忙,没听见。”许立言笑着说道。

“你不是快糊了吗?还有工作?”老妈意外道。

许立言:“……你真是我亲妈?放心,我还没糊透,还可以再挣扎一下,这次我参加了一个能上电视的大型综艺,你不是老是说从来没在电视上看过吗?很快就能看到了。”

他三年前参加的那档选秀节目是网络节目,结束以后几乎就消失在大众视野里了,更别提上电视了。

“真的呀!你小子可别糊弄我,真要是娱乐圈混不下去就别硬撑着,回来找个女朋友把婚结了,我跟你爸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剩下就等着抱孙子。”

“您想的还挺远,我真的快要上电视了,应该下个月吧。”许立言撇撇嘴。

“行,我儿子要成大明星了,待会儿我就给你小姨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到时候准时等着在电视上看你,好给你加油。”老妈开怀一笑道。

“给我加油,您就是想跟小姨他们去显摆吧。”许立言道。

“你懂什么,我这叫分享。”老妈不以为意,旋即换了个话题:“你现在谈女朋友了吗?没谈的话抓紧时间谈一个,二十多岁也不小了。”

“好了老妈,我现在是偶像,公司有规定是不能谈恋爱的,至少暂时不行。”

“这样啊,那没事了,事业比较重要,谈恋爱的再晚点也行。”

老妈语气中透着淡淡的失望,但许立言却听出来她明显就很随意,好像只是随口那么一提,你爱谈不谈。

“老妈,您这婚催的是不是太随意了点?”许立言道。

“哈哈,这不是我那几个姐妹最近都开始催婚了嘛,我不催一下显得不合群,就跟风催一下吧。”

许立言愕然,催婚还带跟风的?

“其实我根本不担心你找不到女朋友,就咱家这条件,你就算当不成明星也不愁找媳妇儿。”

“咱家什么条件啊,你就膨胀成这样,不就一个小超市嘛。”许立言拍了下脑门无语道。

“你还不知道吧,咱家超市要扩张了,你爸说了年底准备再开一个。”

“行,等你们搞成全国连锁的时候记得请我给你们代言,代言费给你们优惠一点,半价就行。”

“……”

聊了几分钟,结束通话。

许立言又拨通了沈若兰的号码,很快接通,对面传出兰姐慵懒性感的声音。

“节目录制还顺利吗?”

“没什么问题,都挺好的。”许立言道。

“具体说说。”

“哦。”许立言言简意赅将今天的行程跟她报备了一下。

听到最终舞台选歌时,沈若兰问道:“你选的什么歌?”

“我选了一首我自己写的新歌……”

许立言实话实说,不过话到一半就被沈若兰打断了:“你是不是疯了?如果你不知道怎么选歌你可以打电话过来问我啊,这么好一个展现你的机会,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唱一首新歌,观众听过之后怕就不记得你是谁了。”

沈诺兰差点爆粗口,险些直言不讳你写的歌都是狗屎!

真心累,这小子怎么就对自己就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呢?

“放心吧兰姐,导演都说我这首新歌很不错,这波稳的。”

许立言嘿嘿一笑,听得出来沈若兰急了,不过她这也是恨铁不成钢,没什么好计较的。

“现在改歌还来得及吗?”

沈若兰根本没听进去他说的话,人家导演就是客气一下,这小子还当真了?

“来不及了。”许立言道。

其实真想换应该还来得及,他才刚从会议室回来不久,其他嘉宾还没有开完会呢,单纯只是不愿意改而已。

沈若兰似乎有点生气,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下次最终舞台的选歌我来帮你把关。”

“行的。”许立言无声笑道。

天高皇帝远,我想唱什么唱什么,她还真管不着,即便她亲自过来,录节目的时候她也不能到现场啊不是。

“我交给你的任务有进展了吗?”

沈若兰旧事重提,还是念念不完炒CP的事。

“一切尽在掌握。”

许立言压低声音,像是特务接头似的轻声道:“昨天才第一次见面,暂时先熟悉一下,你不是叮嘱我不要太刻意吗,现在还不熟,贸然太主动的话我怕对方有戒心。”

沈若兰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起码这小子对这件事还是挺上心的,她用玩笑的语气威胁道:

“嗯,你做的对,反正我该交待的都已经交待你了,如果这次表现不好,等你回来的时候合约就没了。”

许立言咬着牙,语气阴沉,恶狠狠道:“明白!放心兰姐,那个女人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滚蛋,我他妈让你炒CP,又不是让你干掉她!”沈若兰被气笑了。

“气氛到这儿了,不干点杀人放火的事怎么对的起我躲进厕所来跟你鬼鬼祟祟的密谋啊。”许立言哼哼两声道。

“别臭贫了,好好表现,未来的澜星一哥就是你许立言,秦左那小娘炮跟你比算根棒棒糖!”

沈若兰的语气中充满怨气,许立言猜测多半是又跟秦左的经纪人发生了什么矛盾。

公司的资源就那么多,现在几乎倾全力捧秦左,其他艺人的资源必然受到排挤,这种矛盾难以避免。

“谢谢兰姐的鸡血,我现在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嘟嘟嘟……

许立言还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彼端,沈若兰揉了揉直突突的太阳穴,喃喃道:“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边,许立言长长吐了口气,炒CP是不可能炒CP的,明明可以凭实力一鸣惊人,何必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一个拿捏不好还容易被全网爆破,可算求了吧。

他走出洗手间做到沙发上,点开微信除了几个公众号的通知还有一条是堂妹许子衿发来的信息。

许子衿:“哥!出来出来【勾手】”

许立言:“什么事?”

回完信息丢下手机先去洗了个澡,回到床上的时候许子衿已经回复过来了。

“你现在是不是在录《音乐旅行家》?”

“你怎么知道?”

“我是夏筝的粉丝啊,老早我就知道她有这档综艺,今天周末我才拿到手机,我们粉丝群里有人在谈论,我就去看了一下节目官博,补位嘉宾竟然有你,你知道吗?我当时都惊了,你不是都快凉透了吗?节目组怎么会邀请你?你是不是给导演塞钱了? ”

许子衿连珠炮一般的质疑接踵而来。

许立言眼角抽了一下,这丫头实在太欠揍了,有这么诋毁自家人的吗?

“你懂个屁,节目组邀请我是因为欣赏我的才华,是金子总会发光知不知道。”

“哈哈哈…才华?有被笑到【叉腰扬天大笑】”

“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要睡了。”许立言懒得跟这小屁妞废话。

“有事有事,帮我要几张夏筝的签名呗。”

“就冲你刚才那些话,想都别想。”

“我错了,拜托拜托【跪拜】”

“话说,咱们好歹还有点血缘关系呢,你身为我妹妹,为什么不粉我?你去粉一个外人对得起我过年给你发的红包吗?”

“许立言,别像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唧唧,你就说帮不帮吧。”

“不帮。”

“那我就跟你断绝兄妹关系!”

许立言揉了揉头发,好凶残的脑残粉,为了一个签名六亲不认呐,打字回复,逗她道:“谁稀罕,堂妹而已。”

“许立言你不是人!不理你了!”

许立言笑了笑,把手机放到一旁。

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了,以他对许子衿的了解,这丫头坚持不到三分钟。

果不其然,不大一会儿,许子衿再次发来信息。

“哥,我错了,你就帮我一次呗,你帮我一次以后我就是你的脑残粉,很铁很脑残那种,谁要是敢在网上黑你我就把他家户口本拉出来问候一万遍。”

“说话算话?”

“我对天发誓。”

“那行,这个忙我帮了。”许立言不再逗她。

“【感恩】”

“睡了。”

“晚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