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奇泽》txt下载

看奇幻仙侠文,千万不要错过绝祚的《奇泽》 ,主角是莫良。书中主要讲述了:磕嗒,磕嗒…刚刚醒来的小良听见了院子里的声音。老白叔起的真早呀,他心想着。阿辛还在睡觉,也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痴痴地笑着。穿戴整齐,下了木板床,推开门就是老白叔劈柴的样子。酒馆的小院不大,差不多一……

完整版《奇泽》txt下载

《奇泽》 免费试读

磕嗒,磕嗒…

刚刚醒来的小良听见了院子里的声音。

老白叔起的真早呀,他心想着。

阿辛还在睡觉,也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痴痴地笑着。

穿戴整齐,下了木板床,推开门就是老白叔劈柴的样子。

酒馆的小院不大,差不多一半的地方都摆满了木柴。

听见开门声,老白叔将头抬了起来,见是小良,又把头低下了。

他自顾自地道:

“柴火拿屋里去,饭在灶上,把小傻子叫起来一起吃。”

小良应了一声,走过去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才将劈好的木柴都抱进了屋里。

阿辛翻了个身,依旧没有醒。

小良过去拿手在阿辛的小黑脸上拍了拍,笑嘻嘻的吆喝着:

“日上三竿咯,还睡懒觉!”

阿辛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冲着小良傻笑。

小良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去吃饭在这傻笑什么!”

老白叔进了屋,见到两个人对着笑,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阿辛还是嗬儿嗬儿地笑着,小良起身去取饭菜了。

老白叔看了看阿辛,粗糙的大手拍在了他的头上:

“去,吃饭去。”

阿辛没有应,但仍旧起身穿衣叠被,然后像只小狗一样,乐颠颠地跑着去找小良。

饭时,小良边吃边听着老白叔念叨,不外乎七月十八,芸儿姐和陆家公子大婚的事。

小良很静,在老白叔眼里,也是在村里其他大人眼中。小良很闷,在村中那些同龄孩子的眼中。

整个八百牛村,付芸儿是唯一喜欢和小良说话的,同时也不嫌弃阿辛的丫头。

如今,她要嫁人了。

嫁到很远,很远的陆家,成为陆家公子的妻子。

四百里路,远么?小良说不上来。

一顿饭的功夫,老白叔嘱咐了小良许多,关于男傧相,关于平瑾城,关于付芸儿。

但就是小良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听了进去。

老白叔瞧着小良傻呆呆的样子,好像想起些什么,过了半晌,他抬起手在小良眼前晃了晃,撇嘴道:

“你莫不是,中意了付丫头?”

“嗯?”

小良回了一声,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

中意?

有时候小良也在想,为什么老白叔要向刘先生为自己求个名字,换他说,老白叔就能给自己起个顶好的名。

八百牛村没有学堂,不过三里之外的燕山村有,是个在十里八村颇负盛名的老儒生所开,八百牛村的孩子都是在那读书。

但小良未去过,因为他的道理都是老白叔所教,却也明理懂事。

他一直觉得老白叔也是个学问人。

盯着小良的眼睛,虽然小良脸上没什么变化,但将他一手带大的老白叔知道,这小子现在很紧张。

“哈哈哈哈…”

老白叔笑了起来,苍老的脸上竟挤出一丝,奸滑?

“小子哎!十六七岁的年纪,马上就要迎来人生最好的时候儿,小子,你听我说。”

老白叔清了清嗓,似在酝酿着什么。小良显出了少年人的凝重,是略微成熟的可爱。

片刻后,老白叔却流露出能被人所看出的颓然,摆摆手道:

“就算抛去身份的原因,我还是觉得你干不过陆家公子。”

小良有些愕然,似乎没太听懂,端起阿辛吃完的饭碗,一边用水刷洗,一边道:

“我没说我喜欢芸儿姐。”

老白叔翻脸比翻书还快,一巴掌拍在小良脑袋上:

“十几岁的小崽儿,和我高谈阔论什么喜不喜欢?”

随后出了屋子,准备打理酒馆开张。

阿辛也跑了出去,别看他傻,干活却不含糊。

屋子里只剩了小良一人,刷完碗筷,他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一只竹筒。

那是老白叔的酒壶,常被他拴在腰间。

小良过去将它摘下,打开。

是竹子和酒的气味,有点甜,有点涩。

老白叔总是会说些小良听不懂的胡话,多是他年轻时的事情。

一边说着一边喝酒,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说了胡话,还是因为胡话喝酒。

言语未必会懂,但是情绪相通。

小良虽然不能理解老白叔的话,但能感受到他的情绪。

爷俩总会在哪个夜晚伴着酒倾诉一番,当然,倾诉的是老白叔,酒也是他的。

小良成为了他的倾听者,有时同悲共愤,有时与有荣焉。

曾在老白叔身上体味过的失落弥漫在少年心间。

他喃喃道:“该喝酒了。”

说完,他举起竹筒猛灌了一口,先是软绵绵的,后是火辣辣的。

小良皱眉咽了下去,和闻起来一样,交杂着甜和涩的味道,还有一股子竹叶的香气。

——————————

平瑾城是府城,东接同为府城的喻海,西连夔州郡治陆环,修的是正经官道,在京畿大佬的军政图上也有一席之地。

陆家是平瑾城里排的上数的豪门望族,平日里就连平瑾城的府尹,正四品的大员,也会敬其几分。

陆家近日也算有件不小的事,家主一脉的二子陆昂要迎娶一个村姑,听说叫什么付芸儿,明白人都知道,这是给嫡长子陆涛的表态,不争了。

陆昂这一支常被陆涛压制着,而陆昂也没什么成为一家之主,开拓家业的雄心,恰巧前些日子到燕山村拜见一位老先生,在学堂里见到了清秀端庄的付芸儿。

一见钟情说不上,但多少有些倾心,索性回家就提了出来,大哥陆涛是一百个同意,家主陆之远也是有些欣慰。

世家斗争里,娶妻也是一种助力,嫡长子陆涛的妻子,就是同为大族的辉家的嫡女。

陆昂此时要娶一个村姑,也能让陆家愈发尖锐的矛盾得到解决。

当日陆家就派人查明了付芸儿所属,去八百牛村提了亲,付大成两口子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应下了。

陆昂也开始放权,把他手下管理的一些酒楼布庄渐渐过渡给大哥陆涛。

正当陆家人都以为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时,平瑾城的鹿鸣居里,一大群江湖草莽正在商量怎么在陆昂和付芸儿大婚的当天,将陆家屠个鸡犬不留。

为首的有三个人,一个光头大汉,名叫焦东杨,是练气境界的下阕,以精纳元的高人。

一个阴郁的独眼青年,大家都叫他独眼龙,境界比焦东杨稍逊一筹,是体魄大成,单手可开三石弓的大成境界。

但就算是这个能被称为高手的门槛境界,也是耗光了无数江湖人的一生。

最后一人是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境界不详,不过能被前两人称上一声赵先生,想来也不是简单人物。

这样的三人带领着二三十个江湖草莽,每个人都有些名头,是血肉和枯骨堆起来的名头。

是快意恩仇的绿林好汉,也是杀人如麻的亡命之徒。

他们正在安排任务,杀陆家护卫,追杀宾客,截杀闻讯而来的城中卫军,阻拦朝廷在平瑾城的驻城高手,商量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鹿鸣居之外,车水马龙的街道边,一个邋遢老道,左手执灰布小幡,上书铁口直断。

右手端着个缺口的破碗,碗中还有几枚铜钱,他捋着乱糟糟的胡子,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鹿鸣居,轻轻笑道:

“好事多磨。”

——————————

付芸儿是个平凡少女,不过模样俏丽点,十七八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在学堂里明了事理。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她对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翩翩公子陆昂并没有什么感情,并不厌恶,但绝谈不上喜欢。

在她看来,她心中的人应该是个文文静静,恬淡安然的男子,就像小良弟弟那样。

能为我补妆描眉,能为我吟诗题词。

那陆公子虽不张扬,但有些阴沉。

她并不想结这门婚事,每天显得愁眉不展。

付大成和妻子也是看在眼中,但为了女儿幸福的一生,也是狠下心来不闻不问,只等婚期来临。

这段日子里,付芸儿的心思总是飘呀飘,飘到村东的小酒馆,飘到总给人一种奇怪感觉的老白叔那里,飘到话不多但很可爱的小傻子那里,飘到那个安静的弟弟那里。

她想像以前一样,每天傍晚去老白叔的酒馆找小良玩,带着阿辛一起去河边坐着。

用脚在河里荡呀荡,阿辛会去捞些鱼虾,纵使太阳照在河面,荡漾着有些刺眼的金光,小良也会一直看着。

有时和他说上几句话,小良才会应上一声,然后冲她笑笑。

回去后,老白叔还会做些吃食给三个孩子,阿辛捞的鱼虾也会变成美味。

那样的日子,怎么都过不够呢。

说起来,好久没看到小良笑了。

他是男傧相,会和我一起去陆家。

他会为我高兴吧。

——————————

小良此时正躺在床上,感受着醉的滋味,听着老白叔的训斥。

有时候一口酒就能让人醉。

小良的眼神有些迷离,两腮晕出嫣红。

半睡半醒之间,仿佛看到了一张清秀的脸。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

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小说《奇泽》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