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一树桃花,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小说免费阅读

玄幻脑洞小说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 的作者是一树桃花,主角是李鱼。书中主要讲述了:笑傲世界。华山剑派,朝阳峰。岳不群端坐在大殿正中央。他今天很高兴。一双手搭在坐下的椅把上,温柔的抚摸着。武林盟主的位置终究还是他的,左冷禅那个短命的家伙注定在这个位置上坐不长久。一想到这个逼迫他,逼迫……

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一树桃花,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小说免费阅读

《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 免费试读

笑傲世界。

华山剑派,朝阳峰。

岳不群端坐在大殿正中央。

他今天很高兴。

一双手搭在坐下的椅把上,温柔的抚摸着。

武林盟主的位置终究还是他的,左冷禅那个短命的家伙注定在这个位置上坐不长久。

一想到这个逼迫他,逼迫华山派险些到无路可走的家伙也曾经坐在这个位子上。

岳不群原本抚摸椅把的双手瞬间呈爪状,青筋毕露。

仿佛他扣着的不是椅把,而是左冷禅的脑袋。

就在这时,殿门外跃入一人。

单膝跪地,抱拳禀报道:

“回禀师父,除了恒山派的令狐冲没有带人来,其他人都到了。”

岳不群捏着兰花指,眼神毫无聚焦的跟随指尖流转,淡淡道:

“放心吧!”

“令狐冲会来的。”

害……

岳不群轻叹一口气,继而道:

“行了,都上思过崖给我候着,我随后就到。”

话音刚落,禀报的人转身鱼跃而出。

“冲儿,冲儿,为师的好徒儿啊!”

“为师能坐上这武林盟主之位,你可是出了大力气。”

“没想到那左冷禅在你手下走不了几个回合,为师瞧他也是徒有虚名之辈。”

“如此看来,以为师现在的武功,杀他岂不如杀鸡一般简单?”

大殿回响的不是中年男人应有的粗犷,而是略显阴柔的声线。

“冲儿这个徒儿好啊,为师还要再看一遍左冷禅死在他手下的视频。”

岳不群衣袖一挥,一道如水面平滑透亮的光幕浮现。

修炼辟邪剑谱,岳不群和自己的妻子女儿闹翻了,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夜深人静时,岳不群偶尔也会觉得华山派空旷寂寥。

幸好出现了这个平台,上面有大大小小无数视频,大都播放的是江湖上的那些事儿。

岳不群不修习辟邪剑谱的闲暇时间,就靠刷视频度过。

左冷禅死在令狐冲手上的消息,他都是通过这个平台发布的视频第一时间知道的。

为此,他专门给视频点了个收藏,特意给视频发布者点了个关注。

【今日武侠江湖点击量最高视频】

【孤傲绝世的剑神西门吹雪将同东海白云城主叶孤城,相约于紫禁之巅决战!】

【六大门派高手围攻光明顶,明教已到生死存亡之际,岌岌可危!】

【侠客岛赏善罚恶二使携赏善罚恶令再现武林,邀请江湖高手前往侠客岛。】

【震惊!血刀老祖发现狄云并非自己亲孙,想要杀死狄云,却不料被狄云反杀!】

【金轮法王接受蒙古大汗忽必烈的册封,成为蒙古国师!】

……

首页推荐的这几个视频点击量最高,岳不群按照惯例点进收藏专区,重复播放一遍左冷禅死于令狐冲剑下的视频。

很快,视频播放完毕。

岳不群坐在椅子上砸吧嘴,觉得左冷禅就这么死了太可惜。

沉默片刻,面色恢复如常,点击返回专区首页,惬意的斜靠着后背,刷着光幕上五花八门的视频。

岳不群口中突然轻‘咦’一声,最新视频版块发布的一则视频引起了他的注意。

十大宗师盘点?

看到这则视频的推送标题,岳不群胸腔的气莫名顺畅许多。

手下人比想象中要懂事的的多,岳不群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曾经说过的话,时隔这么久,没想到还有人记得。

在他看来,这个视频定是五岳剑派为了刻意讨好他而制作的。

他这个天下第一定能在排行榜上占有一席之地,现在要做的,只需备好钱财,打赏作者!

“来人!”

殿门外一直候着的华山派弟子,疾步走了进来。

“掌门!”

“去取些玉器古玩珠宝来,本盟主一会要用。”

“是!”

……

神雕世界,蒙古大都一处富丽堂皇的毡房。

金轮法王身披黄袍坐在首座,频频应付向他敬来的酒碗。

这个时间点,他刚接受蒙古大汗册封的国师之位不久。

今天之所以在这庆祝,是因为他又多了一份差事,这份差事使他手上的权柄又重一分。

蒙古大汗命他以国师身份协助由忽必烈统率的南侵大军攻打南宋!

此刻,毡房内推杯换盏,阿谀奉承之声不绝于耳。

“国师此次南下必定马到功成,凯旋而归,这一碗我敬国师。”

“这一杯我敬国师神功大成,中原武林再无敌手!”

“来来来,敬国师……大家一块敬国师。”

由大胡子身材臃肿的蒙古官员发起提议,毡房内顿时引来一片附和之声。

金轮法王大喝一声‘好!’

丢掉手中酒碗,站起来侧身抱过一旁酒坛,二话不说痛饮起来。

逸散的酒水自脖颈向下,顺着他极高极瘦似竹竿一般的身形肆意流淌。

‘咕噜咕噜……’

再抬首时,酒坛中的酒水已经空了。

看着金轮法王像个没事人一样,放下酒坛,回到座位大马金刀的坐下。

下方只饮了一碗酒的蒙古众官员见此情景纷纷叫好,早有好事者将事先准备好的光幕投放在毡房上方。

“国师神功盖世,想不到这酒量亦是无敌。”

“依我看哪,这中原武林再没人是国师的对手,全都是一帮草包。”

话音落下众人哈哈大笑,金轮法王亦放肆大笑起来。

“哈哈哈,老夫也是这么觉得,老夫决定此番先大军一步南下,去办两件大事。”

说到此处,金轮法王蜡黄的脸上满是肃穆。

他大手一甩将毡房上空的光幕拉近放大,点进收藏那一栏,一则视频出现在众人眼中。

眼尖的瞧见,已出声读了出来。

【大胜关陆家庄的英雄大宴裏,中原武林豪杰聚在一起欲选出反蒙古大联盟的盟主。】

其他人还处在震惊中,坐在金轮法王右侧的一位蒙古官员急忙道:

“万不能让中原武林成此事,国师你……”

没等他说完,金轮法王抢先出声打断道:

“老夫比你更清楚此事的严重性,这则视频还是我蒙古安插在南宋的探子秘密传回来的。”

“老夫心中早有定计,你无需多言。”

金轮法王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环视在场众人,满脸桀骜道:

“第一件要事老夫已经告诉你们了,第二件事估计你们也猜不到,老夫也不隐瞒了。”

“这第二件事,才是老夫南下的根本要事。”

“抢夺中原武林盟主之位,老夫一旦夺得武林盟主之位,那将会对中原武林人士的士气造成沉重打击,为我蒙古大军顺利南扑做准备。”

说完,金轮法王脸上一片嘚瑟,底下再次传来一片阿谀奉承之声。

金轮法王大笑着点头,这一帮人的反应他很满意。

“好了,咱们不聊这个话题了,今天老夫请你们是来喝酒的,不是来谈国事的。”

“大家继续喝酒,还能喝的接着喝,喝不下的陪老夫刷视频。若是碰上什么有趣的事儿正好同老夫讲讲,也让在座的大伙乐呵乐呵!”

场面话说完,金轮法王不再管他们。

回到座位上,一边痛饮美酒一边刷新‘武侠江湖’最近发布专区的视频。

他对这个平台发布的视频太向来很关注,因为他总是能通关这个平台的视频获得南宋武林人士第一手详细资料!

很快一则最新发布的视频吸引了金轮法王的注意力。

“十大宗师盘点?”

“这难道是为老夫这位密教金刚宗第一高手量身打造的排行榜?”

此时他修炼的龙象波若功已小成,现如今是蒙古第一高手。

金轮法王刷到这则视频的同时,下方陪坐的官员同样刷到了。

立马有人借着视频拍马屁道:

“依我看呐,这不过是取悦国师的手段罢了!”

“巴达尔言之有理,中原人阳奉阴违惯了,表面上唾弃瞧不起我蒙古密教武功,到头来不还是做了个视频吹捧国师。”

“不过这个创作者有点不懂事,十大宗师?去掉那九位凑数的,直接放国师岂不是更好!”

金轮法王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说话,虽然他有信心,但信心并不是很足。

毕竟中原地大物博,人杰辈出,这十大宗师究竟有没有他还真不好说。

心里虽然疑惑,但金轮法王依旧满脸桀骜的点开了视频。

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作者,能在如今的南宋,现在的中原武林,找出十位武功高出他的人物。

倚天屠龙世界。

武当后山。

身材魁伟,两鬓斑白,只穿一衲一蓑的老者,闭目盘膝而坐。

老者面色宽和从容,吐纳之间,似在参悟道家的内丹养生功法。

远远望去,颇有仙风道骨之姿。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武林中人隐隐公认的第一高手,名震江湖‘武当七侠’的师父,武当派掌门人张三丰,张真人!

按照以往,道家内丹养生功法他要足足打坐吐纳两个时辰方可结束修行。

但今天,张三丰修行不到一个时辰就起了身,因为他担心一个人,俞岱岩!

今日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武当派山门弟子为之一空。

山门弟子都被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五人领着上了光明顶,偌大的武当就剩做饭的伙头夫、俞岱岩和他了。

当年俞岱岩被殷素素假扮的船家暗算,使其全身麻痹。

其后殷素素委托龙门镖局都大锦等人送回武当山,途中都大锦等人受六名假扮武当七侠之人所骗,将俞岱岩交与他们,俞岱岩被汝阳王府旗下西域少林金刚门僧人“阿三”以金刚指力所伤,致全身瘫痪,武功全废。

事后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张翠山觉得对不起俞岱岩自杀身亡,殷素素亦殉情身亡。

但张三丰心里明白,张翠山的死并没有缓解俞岱岩内心的痛苦。

恰恰相反这个弟子每天备受煎熬,如果不是看护弟子看的紧,他这条性命早就无了。

向来负责看护他的弟子今儿一早随着大弟子宋远桥,去了光明顶,参与围剿明教。

此刻,俞岱岩已无人看护。

所以,张三丰担心他会自寻短见。

“唉,冤孽啊!”

张三丰长叹一声,身形几个起落,已是转进了一座静谧古朴的院子。

还没进到院落,张三丰远远瞧见干枯的桃树枝下簇着一副轮椅。

椅子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蓝衫中年人,那正是他的弟子,俞岱岩。

等到脚步声快到身边时,俞岱岩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见来人是张三丰,忙扭动轮椅恭敬道:

“师父!”

看着弟子身上单薄的衣衫,冻得有些发红的脸庞,张三丰忍不住道:

“现在的日头可比不得夏日,如今正是秋凉时分,看护你的弟子就是这么做的,一大早把你推到院子里,便不管了?这要是冻出风寒了可怎么好?”

“师父莫怪,是弟子让他这么做的。”

俞岱岩神情憔悴,小声维护道。

“岱岩,你别灰心,为师一定会找到治好你的法子,包括你的那些师兄弟们,他们也都一直在尽力寻找能医治好你的法子。”

张三丰不忍责备,只能出声宽慰俞岱岩道。

“谢师傅!”

俞岱岩心中感动的同时升起一股落寞之情,真的有法子能医治好他吗?

真的存在武林圣药,令他重新站起来吗?

俞岱岩自己都不相信。

看着曾经春风得意的弟子成了如今这幅模样,张三丰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去安慰他。

思来想去,还是换个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今日为师在这里陪你,正巧‘武侠江湖’平台的视频又更新了,咱师徒二人一起看。”

张三丰进到屋子里取了条木凳,折回到桃树枝下,紧挨着俞岱岩坐了下来。

“师父万万不可,您的武功……”

俞岱岩话还没说完,张三丰一手捋着白花花的胡子,一手制止他道:

“为师不打紧的。”

“再说了,依为师看,医治你的法子多半能在这个平台上找到。”

张三丰都这么说了,俞岱岩没再出声制止,

当年他这条命,都是师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硬生生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师父说能,多半是能的。

“这个平台视频更新效率真是高,一个时辰前六大门派才集结完毕,这会首页专区都有直接现场的视频了,点击量还挺高。”

或许是为了缓解俞岱岩压抑的心情,张三丰笑的格外放松。

俞岱岩受他笑声感染,抬首看向光幕浏览起来。

“还真是,师父这是咱们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视频!”

点开视频,就瞧见画面播放的是明教的白眉鹰王殷天正面色苍白,气息不稳的盘坐在原地调息。

身后青翼蝠王韦一笑和五散人面色蜡黄,嘴角仍有未擦干的血迹残留。

俞岱岩一眼就看出,殷天正此时几近油尽灯枯,他身后一群明教教众或多或少都受了不轻的内伤。

“师傅,这殷天正恐怕支撑不了几轮了。”

“嗯,最多五轮!”

张三丰这么说,其实是夸大了,俞岱岩武功全废或许瞧不仔细,可他一眼就能判定出殷天正第三轮就会力竭而亡。

只不过徒弟难得转移注意力,没有沉浸身残的悲痛中,自己多少得鼓励点。

“师傅真是好眼力!如此看来,魔教此番定要被我六大门派覆灭在光明顶之上。”

俞岱岩语气中的恨意表露无疑。

张三丰侧目瞥了俞岱岩一眼,心底暗叹,不知何时自己这个弟子才能放下心中的仇恨……

看到明教众人的惨状,俞岱岩胸腔的郁结之情消散许多。

也不用张三丰手动刷新页面,他自己口衔拂尘,点击光幕退出播放界面,返回首页刷新起视频来。

万一……万一真的能找到某位高人发布能医治好的视频呢!

俞岱岩心中充满渴望!

瞅见弟子心结解开,张三丰心怀大慰,他开始闭目养神。

时间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他被俞岱岩一声惊叱打断。

“师父,您瞧这个视频……”

张三丰睁开眼,顺着俞岱岩目光所指的方向看去。

【十大宗师盘点!】

“师父您一定榜上有名!”俞岱岩激动道。

“不过是江湖好事之人制作的闹剧罢了,不必当真。”

张三丰对这类榜单不感冒,此时他已然成为一代宗师,武林中人对他奉若神明。

但这些在他看来都是虚名,习武之人若想达到武学随心所欲的境界,首先就得修心。

修心首义便是不为世俗虚名羁绊!

见张三丰兴致缺缺,俞岱岩习以为常。

在他心中,师父他老人家是站在当世绝巅、超然世外的人物。

俞岱岩没有再去打扰张三丰,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则视频吸引了。

师父都这般妖孽了,很难想象,那其余九位宗师人物又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呢!

俞岱岩一边想着这些人物的无上风姿,一边心神激荡的点开了视频。

俞岱岩不知道的是,在他点开视频的同时,张三丰原本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他目光同样好奇的盯着光幕上即将开始播放的视频画面。

人愈到高处愈发觉得寂寞,张三丰也不能免俗。

他想知道榜单上有没有自己一席之地,假如有……

那么与他一同并列榜单的另外九人又会是何等人物?

小说《武侠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宗师》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