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祖传鱼竿:我钓到的都是诡物》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李李家大周旋)

祖传鱼竿:我钓到的都是诡物》小说是网络作者农夫仙拳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李李家大周旋。主要讲述了:再往后的事儿,就和我幼时的记忆接续上了。为了不让家里人挨饿,更是为了我们几个姑表兄弟能够长大,活下来,二叔自学了御鬼禁术,靠着钓宝的手艺,养大了我们几个。“那李家大小姐说的也是真的吧?”我犹豫了一阵,…

《祖传鱼竿:我钓到的都是诡物》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李李家大周旋)

《祖传鱼竿:我钓到的都是诡物》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再往后的事儿,就和我幼时的记忆接续上了。

为了不让家里人挨饿,更是为了我们几个姑表兄弟能够长大,活下来,二叔自学了御鬼禁术,靠着钓宝的手艺,养大了我们几个。

“那李家大小姐说的也是真的吧?”我犹豫了一阵,还是把李家现在的变故告诉了二叔。

祸是我闯的,既然二叔是个钓宝人,说不定有办法能救李家。

二叔继续陷入回忆:“是她主动找上我的,送上了很多值钱的东西。但也和我定下了一个交易,让我把她救出来。可我知道,那是个百年的厉鬼啊,我不能让她出去害人。于是就一边贩卖她的财物,一边周旋应付着。”

“这些年,她被困鬼阵所阻,也没闹出太大的风浪。我也想好了,等我死了就去给她赔罪。只要她不迁怒你们这些小辈就行,但前几天她还是找上门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困鬼阵里跑了出来。”

我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二叔,李家大小姐的坟,十有八九是巫婆婆毁去的。但她没能完全成功,再加上李叔很快就请来了林烬,所以巫婆婆就只能让我继续去做这件事。

“二叔,我那晚从祠堂出来之后,就感觉有很多‘人’跟着我,是不是咱们张家的祖宗们在怪罪我?”

问出这句之后,二叔神情更加的悲戚:“不是祖宗,是我这些年,受过恩惠的厉鬼。以前我年轻,阳气重,它们都不敢出来惹是生非。现在我老了,它们就都要来讨债。不过我实在是想不通,讨债应该来找我,为什么要去跟着你?”

二叔紧紧握着我的手:“南之,我对不起你啊!如果不是我,也不会连累了你。”

我安慰了二叔几句,当然不会怪他。如果不是二叔偷学禁术,可能我早就饿死了。

“二叔,现在女鬼不缠着你了。但李家出了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帮帮他们?”

我还是对这件事愧疚,二叔抹了把眼泪,连连点头:“要帮的,我这些年就弄懂了一件事。因果都是有定数的,李家的灾祸因你而起,袖手旁观的话,未来肯定是你的一个劫数。”

原以为二叔会教我些高深的手段,但二叔只告诉了我最简单的方法:“你回去拿上鱼竿,见到中邪的李家人,只管抽就行。咱家的鱼竿也是个法器,一般的小鬼能被直接打散。就算是那个百年的老鬼,附在人身上的时候,也一定能被抽出来。”

我自然不会怀疑二叔的话,只是对鱼竿的看法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观。

原以为这是个邪异的物件儿,不曾想却是张家先祖留下的法器。

二叔怕女鬼在村儿里闹出人命,就催我赶紧回去。

二婶和大姑姑父们也被二叔赶了回去,声称自己不要人照顾。

我知道二叔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别人,就把二婶她们劝了回去,跟我一起回村。

去医院内部的超市买了些水果,分成两份,一份给二叔留在病房,另一份我放在了还在熟睡的赵曼丽身边,也没叫醒她,只是尽力表达自己的歉意和感谢。

下午的时候,我和几位长辈就回到了村里。

本来还是安安稳稳地走着,但刚到村头,一阵刺骨的冷风突然迎面吹来。

虽然已经快到深秋了,但也不该有这么冷的风,跟冬日里干冷的风气一样。

大姑父也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说现在的节气越来越不作数了。

话音刚落,二婶突然停在原地抽抽了几下,然后就撒开腿开始跑。

我们几个连声叫着,二婶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而且她跑步的姿态有些怪异。虽然别别扭扭的,但速度却是极快。

“弟媳妇儿这是咋啦?怎么跟个裹脚的老太太似的?”

大姑父还在疑惑,我被他这句话点醒。

二婶跑步的姿态,就像是缠足裹脚、封建时期的女人一样。

而且这么一会的工夫,她已经跑出去了很远,就是巫婆婆家的方向。

“不好,二婶肯定是中邪了!那女的不是已经放过咱们家了吗?”

我赶紧去追,大姑大姑父他们腿脚不比我这种年轻的,被我落在了后面。

但二婶还是没追上,一直到了巫婆婆家门口,才看见她蹲在那里抱头哭个不停,周围已经围了好些人,在关切二婶这是咋啦?

我赶紧过去,想把二婶从地上拉起来。她的手指尖冰凉,但力气却变得比青壮劳力还大,一把甩开了我。

二婶也没有理会我,而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提着嗓子对着巫婆婆的家门喊出来三个字:“大小姐!”

我瞬间头脑一阵发懵,心中的惊骇无以复加。

附身在二婶身上的,肯定是我昨晚放出的女鬼。但她却对着巫婆婆家呼喊大小姐。

“巫婆婆撒谎了!她不是当年那个丫鬟,而是真正的李家大小姐!”

我暗骂自己不够谨慎,昨晚上女鬼已经让我看过她死亡时的惨状了。

一张脸血肉模糊,真的是连亲娘都未必能认得出来。

但时过百年,谁是主谁是仆,对我们这一代的人已经无关紧要了。

关键是,二婶被缠上了。甩开我之后,就开始往巫婆婆家大门上撞去。

她想见巫婆婆,究竟是还念着主仆情谊,还是怨恨自己当了巫婆婆的替死鬼,我不得而知,也没心思去知道。

围观的人群中站出来几个平时和二婶关系好的大妈,和我一起死死的抱着二婶,不让她继续往门上撞。

没多大会,大姑和大姑父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没来得及把气儿喘匀,就赶紧过来帮忙。

“大姑,您先帮我看着点儿二婶,我知道怎么救她!”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我抄起一辆不知道谁家的自行车,骑到了家里。

鱼竿还被我丢在客厅里,我赶紧拿上,又回到了巫婆婆家门口。

二婶还是在闹,而且肯定没有停过。那些女人们都没了力气,换上了年轻力壮的庄稼汉子,继续去阻拦二婶。

我推开人群,拎着鱼竿过去,刚抬起手来,手腕就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抓住了。

“你干啥?还要打你二婶不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