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在线全文阅读

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 小说是作者铠甲王的倾心力作,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果然是你!”郭芙蓉站直身子,抬头,回过神。她这才反应过来。她刚刚排山倒海那一击,没有打中白展堂。而是打在陈子凡身上!可陈子凡不但一点事没有,竟然还反冲得她直趔趄。陈子凡这家伙,内力简直深不可测!“没……

小说《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在线全文阅读

《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 免费试读

“果然是你!”郭芙蓉站直身子,抬头,回过神。

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排山倒海那一击,没有打中白展堂。

而是打在陈子凡身上!

可陈子凡不但一点事没有,竟然还反冲得她直趔趄。

陈子凡这家伙,内力简直深不可测!

“没错,他就是陈子凡。”郭芙蓉面色变得无比谨慎,指着陈子凡,冲着小青说道。

“子凡你去哪了啊你!”佟湘玉算是松一口气。

“子凡你可算是来了。”李大嘴面色终于露出几分喜色。

“子凡。”

吕秀才凑上来:“你打这两个女的,应该不在话下吧。”

“肯定不在话下啊。”

莫小贝瞪着郭芙蓉和小青:“子凡哥哥,打她们!”

郭芙蓉眯一下眼。

连连后退。

情况,并不妙。

郭芙蓉原本想在,她和小青联手,应该打得过陈子凡。

可是。

现在看来。

还是低估了陈子凡的实力啊。

“小青,我们撤。”郭芙蓉说了句。

“好的小姐。”小青很听话。

“子凡哥哥,这两个女的,要逃啊!”莫小贝瞪着眼。

只不过。

陈子凡却是没有一点要拦着的意思。

他稍微看看大堂那的门帘。

就这么看着郭芙蓉和小青连连后退。

等退到大堂的门帘那的时候,郭芙蓉撂下一句话:“你们这家黑店,姑奶奶我早晚要端掉!”

她直勾勾的盯着陈子凡:“陈子凡,我记住你了,等我回去把武功练得更厉害了,我再来找你算账……”

话还没没说完。

忽然的。

一道哭声从大堂里响起:“在这里,你竟然真的在这,我总算找到你了!”

“嗯?”

郭芙蓉一愣。

听声音。

有点熟悉啊。

她掀开门帘,就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女人,冲着她跑过来,眼眶发红。

“你是,左家庄的那个新娘子?”

郭芙蓉立刻就认了出来,冲着小青说道:“记得吗小青,上回我们就是救了她,她是那个新娘子。”

她笑道:“哈哈,小青,这是我们做的善事,结下的善缘,人家看见我们都感动得直哭呢……

“救了我?你明明就是害了我!!”

女人差点没哇的一声哭出来,冲到郭芙蓉身前,重重推郭芙蓉一把。

郭芙蓉被推得一趔趄。

整个人都有些懵:“害你,我,我怎么害你了?”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把我一辈子都毁了啊!”

女人冲着郭芙蓉就要打过去。

但是小青反应很快,立刻把女人拦着。

女人愤怒得直哭:“我好不容易能嫁给我喜欢的男人,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婚事给毁了啊……”

“什么?”郭芙蓉一愣,目光发着颤。

紧接着。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带着几个人进来。

小乞丐看见郭芙蓉后,立刻回头冲着身后的人说道:“子凡说得没错,她真的在这!”

“小乞丐?”

郭芙蓉看过去,反应过来。

这个小乞丐,上回差点被一个老混蛋烧死,还是被她救下的。

只不过。

还没等她开口。

小乞丐就冲着郭芙蓉打骂道:“你你你,你真是害人不浅啊!我的伤病只有薛神医的火罐可以治疗,你把薛神医暴打一顿,薛神医再也不给我治病了,你是要让我痛苦一辈子啊!!”

“啊?!”郭芙蓉仿佛明白什么,脸色骤变。

紧接着。

又有一个人冲上来,要对郭芙蓉动手。

好在小青拦住了。

这人只能是冲着郭芙蓉骂骂咧咧的:“人家葛三叔多好的人啊,免费送我过河,他招你惹你了?你非说人家是河盗!你把葛三叔暴打一顿,还把人家的船弄沉了,想要过河只能多绕五十里地,你知道你让多少家庭连吃饭的钱都赚不上了么!!”

“我……”郭芙蓉脸色有些发白。

她愣愣的回头,看看佟湘玉。

又看看子凡。

再看看正冷着脸看着她的白展堂,李大嘴和吕秀才。

郭芙蓉仿佛明白了什么:“掌柜的,子凡,你们……我……”

她似乎是想说什么。

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心里头乱得厉害。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我不知道会是这样,我其实本来是想帮你们,对不起,我……对不起……”

郭芙蓉本想解释。

可话到嘴边,立刻变得哽咽。

心里头,只剩下内疚。

这一刻,她算是明白过来了。

昨晚,掌柜的,对她说的话,竟然都是真话。

她以为她是在做善事。

可实际上。

都是恶事啊!

真正的恶人竟然是她自己!

“我错了,我不但在帮上你们,还害了你们,我……”

郭芙蓉止不住的道歉着。

态度十分诚恳。

泪流满面的。

看得佟湘玉几人都有些动容。

佟湘玉忍不住叹气:“唉,这丫头,应该是初入江湖吧,好心办坏事。”

白展堂也跟着说道:“我看啊,她本性应该不坏,就是傻了点。”

“嫂子,我看,她也挺可怜的。”

莫小贝看着郭芙蓉哭得伤心的样子,心里头有些不忍心:“嫂子,要不,你去帮帮她吧?”

李大嘴立刻说道:“帮什么帮,小贝,你忘了她刚刚那副要杀了我们的样子啊!”

吕秀才却是冲着陈子凡说道:“子凡,这些人,都是你叫过来的吗。”

“嗯。”

陈子凡点头,扭扭腰:“我找了一晚上呢,但还是只找到一部分而已,还有很多人没找到,没来呢。”

紧接着。

又有不少人赶过来。

看见郭芙蓉后,一个个的都怒气冲冲的。

都是先前受过郭芙蓉‘帮助’的人。

恨不得能把郭芙蓉打死!

也幸好。

小青武艺高强,能拦着。

佟湘玉嘀咕道:“子凡你真是有心了,这下子,这个女娃子,肯定能深刻体会到她闯多少祸。”

李大嘴问道:“子凡我看你平常都没怎么说话的,没想到口才不错啊你,把他们都找齐,让他们过来,没少和他们磨嘴上功夫吧。”

“也没怎么磨,我就是挨个挨个找到他们,说一句话,他们就都愿意来。”

“说什么?”

“雌雄双煞在我店里,去找雌雄双煞算账,我店里掌柜的每人奖励五钱银子。”

“嗯?”佟湘玉一愣,然后冲着陈子凡破口大骂:“陈子凡,我允许你这么说了吗!”

“掌柜的,你刚刚不是也说了吗,可以让这个女娃子知道她闯了多少祸。”

“但也不能让我出钱啊!每个人五钱银子,你数数这是多少银子了!”

“可是我不这么说,怕他们不来啊。”

佟湘玉心痛得很:“你这就是多此一举,气死我了你,我的银子啊,你为什么不自己出。”

“我没钱啊。”

“气死我了你!!”

……

郭芙蓉越是道歉,心里头就越是愧疚,自责。

到最后。

她冲着小青说道:“小青,别拦着他们了,让他们打我一顿吧。”

“让他们打你?不行的小姐,他们会打死你的。”

“让他们打!”

郭芙蓉瘫坐在地上,软弱无力的说道:“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他们,我做了那么多的恶事,我要弥补他们才对。”

“不行小姐,我要保护你。”

小青坚决不让看。

这么多人,愤怒得很。

一拥而上。

以小姐现在的状态,就算不会把小姐打死,也会打出毛病来。

这样的责任,她可担当不起。

“小青你让开,让他们打我一顿吧,不被打一顿我心里过意不去!”

说着话的时候。

郭芙蓉一把将小青推开。

众人立刻一拥而上,要把郭芙蓉暴打。

陈子凡看得脸色一紧。

系统是把他的命和剧情人物的命绑定在一起的。

郭芙蓉要是被打得出事了,他也要跟着死翘翘。

当下。

郭芙蓉才刚挨几下揍。

陈子凡就赶紧闪身过去,把郭芙蓉救出来。

……

等众人的气都消了一些后,郭芙蓉让小青拿出一些银子,弥补大家伙的损失,也是弥补她之前做的恶事。

众人离开前,又每人向佟湘玉要五钱银子。

佟湘玉狠狠的瞪陈子凡一眼,很不情愿的都给了。

郭芙蓉又向客栈里的人非常诚恳的道歉。

这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佟湘玉等人,也没有刁难郭芙蓉和小青。

很快。

李大嘴接着回厨房烧菜。

吕秀才去柜台记账。

莫小贝回房间背诵三字经。

白展堂接着跑堂上菜。

陈子凡拿着扫帚,在后院打扫卫生。

倒是佟湘玉一想起她刚刚出的那些钱,就气得牙痒痒,她把陈子凡揪出来:“陈子凡啊陈子凡,你把郭芙蓉先前得罪的那些人叫来就叫来嘛,凭什么让我给他们银子!你让我亏的这些银子,怎么算!”

“从郭芙蓉那算嘛。”

陈子凡看了一眼付了房钱,正在上楼的小青和郭芙蓉。

他小声嘀咕道:“掌柜的,你刚刚没有听见郭芙蓉说么,她让小青拿银子,去把这段时间她闯的其他的祸都弥补掉,等郭芙蓉退房的时候,你再把这笔账算在郭芙蓉那嘛。”

“那她会答应么?”

“会的会的,你还没看出来么,郭芙蓉是个很讲理的人其实,只不过先前一直是在好心办坏事而已。”

“行吧。”

……

郭芙蓉让小青办完事后不用来找她,直接回六扇门就好,她想一个人静一静,自己会回来。

好心办坏事。

而且还办这么多件。

闹得镇上人心惶惶。

这对郭芙蓉的打击很大。

没一会儿,就在房里忍不住哭起来。

小青离开没多久,佟湘玉等人就开始吃早餐。

也都听见郭芙蓉的哭声。

“老白,你给郭姑娘送一份早餐去。”佟湘玉吩咐道。

“还给她送早餐啊?”

白展堂心里头对郭芙蓉还有些气:“她先前都差点把咱们杀了呢,咱们不追究她的过错,愿意原谅她就不错了。”

“都是误会嘛,都说清楚了。”

佟湘玉撇了二楼一眼:“主要是,她再这么哭下去,影响生意啊。”

“行吧行吧,我给她送一份早餐去,堵住她的嘴。”

白展堂很不情愿的,端了份早餐上楼。

咚咚咚。

白展堂敲响郭芙蓉的房门:“郭小姐?”

“什么事啊?”郭芙蓉止住哭。

“掌柜的让我送份早餐给你。”

“我不饿,不吃,谢了。”

“送给你,你就吃吧。”

“说了我不想吃!”

郭芙蓉情绪很不好,口气也有些冲:“滚蛋!”

白展堂听了后,也来劲了:“你有本事今天一天都别吃饭!”

“我就一天都不吃饭!”

“凶什么嘛,要不是掌柜的要求的,我才懒得给你送,但你别哭了啊我跟你说,影响店里的生意!”

郭芙蓉的口气更冲:“不哭就不哭!”

……

直到中午,郭芙蓉也没出来。

不过。

倒是说到做到。

直到吃中饭,佟湘玉等人也没有听见郭芙蓉的哭声。

饭桌上,佟湘玉单独拿出一个碗。

盛满饭。

又夹了不少菜。

然后对吕秀才说道:“秀才,给郭姑娘送过去,怕她饿出事来。”

李大嘴有些不乐意了:“掌柜的,你咋还对她这么好呢。”

“废话,今儿一大早,子凡叫来的那些人,每人找我要了五钱银子呢,这些钱子凡又给不起,我只能是算到郭姑娘的头上嘛!她要是饿出事了,我找谁要钱嘛!”

说着话的时候。

佟湘玉满是怨气的撇了陈子凡一眼:“子凡,都是你干的好事!今天的碗你洗!”

“好好我洗我洗。”陈子凡不敢顶嘴。

“郭姑娘要是不认这笔钱,我和你没完!”

“认,她会认的。”

吕秀才很快就送饭到郭芙蓉的房前。

但却被郭芙蓉凶了下来。

吕秀才很无奈:“掌柜的,她不吃饭。”

……

晚上。

郭芙蓉终于出房门了。

但还是不吃饭。

就这么当着几人面,到后院,使出轻功,一跃上屋顶,呆呆的坐着。

……

深夜的时候。

佟湘玉终于开始不安。

这个郭姑娘,明显是要绝食啊!

要是死在她店里,她就摊上大事!

意识到这一点后。

佟湘玉赶紧让大嘴煮了点粥,架好梯子给郭芙蓉送上去。

可差点没被郭芙蓉打下来。

下来后,李大嘴直哆嗦:“掌柜的,她不吃啊,还嫌我烦,差点对我动手。”

佟湘玉又把吕秀才叫过来。

还没开口。

吕秀才就知道佟湘玉的意思了,连连摇头:“我不去,掌柜的,郭姑娘的脾气太暴躁了,你就让她饿死在上面吧,我去给她送饭,我怕一言不合就被她打死啊。”

“你去吧秀才,没那么严重。”佟湘玉拉着吕秀才笑道。

“不去不去!”吕秀才的态度很坚决。

他又问道:“要不你让小贝去试试,小贝会说话。”

“那不行,不能让小贝做这么危险的事。”

佟湘玉这么一说。

吕秀才更不去了。

只能是喊来白展堂。

白展堂是看在佟湘玉的面子上,才勉强上去。

可是。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听见屋顶上传来一声怒喝:“排山倒海!!”

紧接着。

是白展堂踉踉跄跄下来的身影:“幸好我会轻功啊,不然我差点就死上面了。”

白展堂挑眼瞪着屋顶:“掌柜的,这事儿我是不干了,你就让她死上面吧。”

说完。

白展堂就回大堂摊铺睡觉。

佟湘玉着急得很:“不能让郭姑娘死上面啊,我还得找她要亏的钱啊。”

“掌柜的,要不,让子凡去试试吧?”吕秀才问了句。

“子凡?”

佟湘玉这才想起来:“子凡在哪呢?”

“在睡觉呢。”

“秀才,你快去把子凡叫起来,我看啊,也就子凡治得了郭小姐了。”

很快。

陈子凡就被叫醒。

听吕秀才说一会儿,陈子凡就明白怎么回事儿,起床出来。

佟湘玉才刚端着粥过来,要陈子凡正郭芙蓉送上去。

还没开口。

陈子凡接过粥,脚尖轻轻一点,内力运转,就已经飞身而起。

才刚跃上屋顶。

就听见郭芙蓉的声音:“烦不烦啊你们!我说了,我不饿,不吃,我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别来烦姑奶奶啊你们!”

陈子凡不吭声。

继续走进。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郭芙蓉愈发烦躁:“说了别烦我!!”

她想都没想,立刻起身运功。

烦得很。

一招排山倒海,下意识的就向身后打去。

可是紧接着。

就感觉手腕一阵扭痛

“啊,痛,痛!”郭芙蓉痛得咧嘴。

“要和我比划比划?”陈子凡笑道,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留情。

拧得郭芙蓉更疼了:“谁要和你比划啊,我没那么想不开。”

“那你对我动手干嘛。”

“我哪知道是你啊。”

郭芙蓉痛得快哭了:“松松,痛啊,陈子凡,你饶了我吧,真不知道是你啊我刚才……”

……

后院里。

吕秀才仰着头:“是不是打起来了?”

“打肯定是打起来了,不过是这个叫郭芙蓉的娘们单方便被打。”

李大嘴心情好得很:“仔细听,那娘们在求饶呢,哈哈。”

他刚刚好心好意的上去给郭芙蓉送饭,却差点被郭芙蓉一巴掌打下来,一想起这事儿,他就来气。

要是他打得过郭芙蓉,才不会受这股子窝囊气。

此刻。

听见郭芙蓉被陈子凡打得连连求饶的声音,李大嘴开心得很。

佟湘玉心里头却是有些担忧:“郭姑娘不会被子凡打出毛病来吧,要是被打出毛病了,谁赔我钱啊,不行,得让子凡住手……”

佟湘玉仰着头,正要冲着陈子凡嚷嚷。

立刻就被李大嘴打断道:“不会的,不会的,掌柜的你放心,子凡下手有分寸,小郭姑娘这脾气,就是欠收拾。”

“是么?”

“就是,我在江湖上混过,我清楚,掌柜的,我们先听听动静就好。”

“那行吧,先听听。”

说着话的时候。

李大嘴进厨房,自顾自的拿着个小板凳出来。

听郭芙蓉被陈子凡欺负得求饶,他听得得劲!

顺便的。

还从厨房里捞了个鸡腿出来,坐在小板凳声,正准备边听边啃呢。

鸡腿却被佟湘玉一把抢过去:“鸡腿是要给客人吃的,你吃算怎么回事,给钱!”

“啊?哦哦!”

李大嘴这才反应过来,嘿嘿笑道:“拿错了,掌柜的我拿错了,我这不是还没吃么,我这就放回去。”

他平常偷吃习偷习惯,都忘记掌柜的就在身边。

李大嘴赶紧老老实实的把鸡腿放进厨房里。

出来的时候,佟湘玉盯着李大嘴:“大嘴,你平常是不是经常偷吃鸡腿?!”

“没啊,哪会呢!”李大嘴十分诚实的狡辩。

佟湘玉又问吕秀才:“秀才,你有没有看见大嘴偷吃鸡腿?”

李大嘴立刻心里一紧。

赶紧给吕秀才成使眼色。

“我……”

吕秀才刚要开口,看见李大嘴给他使的眼色后,吕秀才犹豫一下,说道:“没看见。”

李大嘴心里头这才松一口气。

够意思啊,秀才!

此刻。

佟湘玉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怎么让郭芙蓉赔钱的事情上。

她懒得深究李大嘴偷吃鸡腿的事,只是带着几分严厉说了句:“大嘴,要是让我发现你偷吃鸡腿,我就扣你工钱!”

“我哪会偷吃呢,不会的,不会的。”

李大嘴心里头有些发虚:“老白刚刚也被小郭姑娘欺负了,现在子凡在教训小郭姑娘,我把老白也叫来听听,老白肯定解气。”

说着话的时候。

李大嘴就往大堂走。

“我也去。”吕秀才跟上去。

此刻。

大堂里,白展堂早就把两张桌子拼成床,铺上床垫被套在上面睡觉。

睡得正香呢。

李大嘴刚要把白展堂叫醒,吕秀才就跟过来:“等一下大嘴。”

“咋的了秀才?”

李大嘴回头,有些疑惑,又笑道:“秀才,够意思啊你刚刚,帮我替掌柜的瞒着我偷吃鸡腿的事,下次我偷吃鸡腿的时候,保证给你留一个!”

吕秀才抿了抿嘴:“大嘴,不用你给我偷鸡腿吃,你把上回欠我的两文钱还了就好。”

“啊?”

李大嘴一愣,脸上的笑僵一下:“才两文钱吧,多大点事,等下个月发工钱我就还你。”

“下个月,又是下个月还,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你骗我的吧大嘴。”

“这次是真的,我现在不是没钱么。”

“你再没钱,两文钱总有吧,你昨晚在房间里数钱,我都看见了!”

“你怎么看见了?我昨晚数钱的时候你不是睡着了么?”

吕秀才板着脸:“我装睡的。”

李大嘴眼睛凳直:“好啊秀才,你够阴险!”

“快还钱!”

“没钱还,我的钱我都要用呢,你等我下个月。”李大嘴很有底气。

他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还。

他就这么拖下去,秀才能把他怎么的?!

“你……”

吕秀才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边走边嚷嚷:“掌柜的,大嘴平常就没少偷鸡腿吃,大嘴他还……”

话才刚说出来。

李大嘴立刻听得一愣,然后赶紧追上秀才,捂住秀才的嘴,小声道:“你干嘛啊秀才,别喊啊。”

边说着。

李大嘴边看门帘外。

幸好。

掌柜的应该是在专注着听屋顶上子凡和小姑姑娘的动静,没听见秀才刚刚喊的话。

吕秀才把李大嘴的手推开,伸手:“还钱!”

“好好好,我还,我还。”

李大嘴很不情愿的把钱还给秀才:“先说好哈,我下次偷吃鸡腿,不可不许向掌柜的告状。”

“你自己注意点就好,告状都是小人做的事,我是君子,不会做这种事。”

“你是个屁的君子,那你刚刚还要向掌柜的告状呢。”

“我刚刚不是被你逼急了么。”

……

吕秀才收到钱,这才心满意足。

白展堂却是被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大嘴,秀才?你们俩瞎嚷嚷什么呢。”

“老白,我正要来找你呢。”看见白展堂醒过来,李大嘴来劲了。

“找我干啥?”

白展堂微微起身,捋捋头发:“掌柜的又要我去给小郭姑娘送饭啊?我不去!就她那脾气,见人就打,谁爱给她送饭去谁去,反正我不去,我话就撂在这,掌柜的来了也不好使!她不吃饭,让她饿死拉倒!”

白展堂还一肚子气呢。

说完。

倒头就睡。

李大嘴凑上来:“不是要不去给她送饭,老白,我是喊你去看热闹呢。”

“看热闹,什么热闹?”

白展堂下意识的问了句,然后就拒绝道:“不看,没兴趣。”

“小郭姑娘,正在被子凡教训呢,你确定不看。”

“什么!”

白展堂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刻侧着身子起来,睁大眼睛:“真事儿啊?有这好事,你没忽悠我?”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秀才。”

李大嘴肩膀顶一下吕秀才:“秀才你说一下后院的情况。”

吕秀才一板一眼的:“刚刚掌柜的让子凡去给小郭姑娘送饭,听动静,子凡一上去,小郭姑娘就对子凡动手,然后子凡就把小郭姑娘给打得求饶。”

“要不说子凡是咱们的好哥们呢!子凡这是在替咱们出头啊!”

白展堂说着话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后院是吧,走走走,看热闹去。”

……

另一边。

后院屋顶上。

陈子凡把粥放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帮郭芙蓉擦着药膏:“还疼吗?”

“还好吧,本女侠的身体还没那么差劲。”

郭芙蓉撇了陈子凡一眼。

不得不说。

陈子凡的侧脸轮廓,好看得很。

但郭芙蓉心里头还是不爽。

他爹都没有这么对她动手过呢!

郭芙蓉稍微多看一下,有些不痛快的说道:“你刚刚那么用力干嘛!”

“是你先动手的,我是自卫。”

“你自卫也别那么用力嘛。”

“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

“那不给你擦药膏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郭芙蓉怂了。

陈子凡嘴上的口气有些冲。

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温柔得很。

仿佛生怕把郭芙蓉弄疼一样。

很是谨慎。

他刚刚对付郭芙蓉的时候,不敢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把郭芙蓉打死,那系统会让他也跟着被抹杀掉。

郭芙蓉坐在一旁,也不吭声。

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原本,她心里烦得很。

这段时间,明明是努力的做善事,想把自己大侠的名声打出来。

却没想到。

做出来的,全都是恶事,传出来的名声,都是恶名。

越想越愧疚。

越想越烦。

连话都不想说,就更别说还能有胃口吃饭。

以至于。

李大嘴和白展堂接连劝她吃饭,都被她打下去。

但是现在。

郭芙蓉的注意力仿佛是被陈子凡给转移一样。

被陈子凡教训一顿后,她很生气。

可眼下,陈子凡又小心翼翼的给她擦药膏,她又很满足:“你轻点啊,别弄疼我。”

“知道。”

郭芙蓉就这么伸着手,斜着眼盯着陈子凡看

她虽然还是板着脸。

但心里头却好很多。

越看陈子凡,就发现陈子凡越耐看。

真俊俏。

刚刚还和她拽呢。

不过拽也没用,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给她擦药膏。

“喂,陈子凡。”

“干嘛?”

“你打伤别人后,都会给别人擦药膏吗?”

“不会。”

“那你为什么给我擦?”

“怕你会出事嘛。”陈子凡实话实说。

有坑爹系统限制着,郭芙蓉要是出事,他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郭芙蓉却是听得愣一下,神情有些讪讪的,轻轻笑一下:“你这么关心我啊。”

“是啊。”陈子凡头也不抬。

郭芙蓉停顿一下,她心情好很多,脸上的笑容也更多:“陈子凡,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聊会儿吧。”

“行。”陈子凡很随意的应付道。

郭芙蓉抬头看看星星:“我平常在家里,只有我爹关心我,其他人都是忌惮我的身份,出门在外,别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份,就更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了,陈子凡,你还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人。”

“嗯。”

郭芙蓉一愣:“我说这么多,你嗯一下就完事了啊!”

“你说你的,我给你擦药呢。”

“哼,没意思。”郭芙蓉抬头。

这个世界没有污染,没有雾霾。

天上的星星一眼看去一大片,闪闪发光,明亮得很,照耀着江湖。

郭芙蓉忽然问道:“陈子凡,你说,怎么才算是一个大侠啊。”

陈子凡没反应。

郭芙蓉低头问了句:“喂,和你说话呢,你说,怎样才算是一个大侠啊。”

陈子凡这才回应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起码要武功像你这样高强才行。”

陈子凡笑了一声:“那我是大侠喽?”

“切,你才不是,人家大侠都是豪言壮语,哪像你这么闷闷的。”

郭芙蓉想了想,又拍了拍陈子凡的肩膀说道:“我要是有你这一身武功啊,早就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去了,你就这么缩在一个小客栈里当保镖,你甘心么你。”

“不甘心啊。”

“那你为什么不走?”

“因为我要保护客栈里的人啊。”

“哪些人?”

“就是掌柜的,算账的,跑堂的,厨子,还有那小姑娘。”

“你走就是了,你走了,掌柜的愿意的话,照样会请新的保镖来。”

郭芙蓉有些不理解:“以你的武功,当保镖的话,都可以去京城王爷府了,多有身份啊。”

“我不能走。”

“为什么?”

“因为……”

陈子凡有些说顺口,差点就把系统的事说出来。

反应过来后,他抬头撇郭芙蓉一眼,改口道:“你不懂,客栈里的人,都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

郭芙蓉愣了一下。

沉默一会儿。

她嘴角微微一弯,看着陈子凡:“那你还真是挺重情重义的,陈子凡,我现在觉得你有点大侠的气质了。”

“怎么呢?”

“因为大侠可以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啊,我要是像你一样和客栈里的这些人是好朋友啊,我估计还是会控制不住我这颗躁动不安心,肯定不会甘心待在这里的,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才是我向往的生活。”

郭芙蓉感慨道:“打打杀杀,这才是江湖嘛。”

“江湖可不是打打杀杀。”

“那是什么?”

陈子凡总算给郭芙蓉擦完药。

他起身,撇了旁边放着的粥一眼:“你饿了吧,我给你端了碗粥上来,你先把粥喝了。”

“不喝,我没胃口,你先说,江湖不是打打杀杀,那是什么嘛?”郭芙蓉算是在这个问题上,和陈子凡杠上了。

“是人情世故。”

陈子凡也懒得和郭芙蓉多说。

自顾自的走到一旁,把粥端起来。

感受一下温度,原本是刚出锅的,烫得很,现在稍微凉一些,刚刚好。

郭芙蓉一天没吃饭。

再不吃。

真出事了,陈子凡后悔都来不及。

“什么是人情世故?”郭芙蓉接着问。

陈子凡把粥端到郭芙蓉跟前:“你把这碗粥喝了。”

“不喝,你先告诉我什么是人情世故,我就喝。”

郭芙蓉倔得很。

没办法。

陈子凡只能答应下来:“行行,那我先告诉你。”

郭芙蓉正等着。

可忽然的。

她发现陈子凡脸色一变。

只感觉一股强烈的杀气,宛如化作实质在陈子凡身上蔓延开来。

强烈的气场,压迫得郭芙蓉呼吸都有些急促。

“你不喝这碗粥,我就打死你!”

陈子凡盯着郭芙蓉,目光里的杀气,无比锐利,一字一顿,掷地有声:“你喝不喝?!”

“喝!喝。”

郭芙蓉不敢犹豫。

吓得心里头直哆嗦。

仿佛多犹豫一下,陈子凡立刻就会把她当场打死一样。

她颤颤巍巍的接过粥,赶紧狂喝。

喝得都快呛到。

陈子凡这才满意的点头,把杀意收敛起来:“这就是人情世故。”

郭芙蓉感受到陈子凡把杀意收敛起来后,喝着的速度才慢下来。

小心翼翼的抬头撇了陈子凡一眼,嘀咕道:“凶什么嘛,武功比我高了不起啊,王八蛋,陈子凡你给我等着,我叫我爹来打死你!”

陈子凡目光看过来,瞄一眼。

凑近一些:“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小说《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