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小说免费资源

作者是铠甲王的热门新书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 火爆上线,是一本玄幻脑洞类型的小说,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立刻的。郭芙蓉抿抿嘴:“没什么。”她又使劲喝几口粥。心里头却憋屈得很,在使劲的骂陈子凡。终于。在她把粥都喝完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抬头正要对陈子凡破口大骂。但是对上陈子凡的目光后,郭芙蓉犹豫一下,又不……

求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小说免费资源

《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 免费试读

立刻的。

郭芙蓉抿抿嘴:“没什么。”

她又使劲喝几口粥。

心里头却憋屈得很,在使劲的骂陈子凡。

终于。

在她把粥都喝完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抬头正要对陈子凡破口大骂。

但是对上陈子凡的目光后,郭芙蓉犹豫一下,又不敢骂出口。

她改口道:“陈子凡,我现在觉得你一点大侠的气质都没有了。”

“哦。”

陈子凡不为所动。

是不是大侠,他才不在乎呢:“你吃完了?”

“吃完了!”

“把碗给我,我还要向掌柜的交差呢。”陈子凡伸手。

“不给!”

郭芙蓉就像是在和陈子凡赌气似的,盯着陈子凡,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就是个流氓!”

话音落下。

陈子凡立刻就把碗从郭芙蓉手里抢走。

然后头也不回的下房。

只留下郭芙蓉一人,坐在屋顶上,变得更生气!

郭芙蓉咬着唇,默默道:“陈子凡!这笔账你记着!姑奶奶一定报复回去!”

……

陈子凡刚拿着空碗下来,佟湘玉立刻就迎上来:“小郭姑娘都吃完了?”

“吃完了,掌柜的你瞧。”陈子凡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

佟湘玉正要接过碗。

白展堂从大堂里跑出来,把碗抢过来瞧道:“真是吃完了啊?好家伙,吃得干干净净的,子凡你可以啊,还得是你出马。”

李大嘴跟过来:“可不是么,我不是说了么,子凡上去就教训郭姑娘一顿,郭姑娘能不老实么。”

“那娘们现在老实了?”白展堂瞧了瞧屋顶,冲着陈子凡问道。

陈子凡点头:“嗯,挺老实的。”

白展堂有些痛快,又有些懊悔的感叹道:“哎呀,我刚刚睡觉睡早了啊,晚睡一会儿,就能听见子凡教训那娘们儿,让那娘们儿求饶的动静了,光是想想就得劲!”

“行了行了,既然郭芙蓉吃东西了,大家没事就都睡觉去吧,时间不早了已经,明天一早还得开门做生意呢。”佟湘玉吩咐道。

几人再稍微聊一会儿。

都准备回房睡觉。

屋顶上却响起郭芙蓉的声音:“子凡,能不能再给我送碗粥上来啊。”

“嗯?”陈子凡抬头,一愣。

郭芙蓉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

好声好气的。

倒是和刚刚表现出来的那股愤怒劲不像。

“吃了一碗还想第二碗?怎么的,她还没完了?”白展堂目光微微一凝。

吕秀才笑道:“大嘴,肯定是你手艺好,郭姑娘吃得很满意。”

“那我现在要不要再给她做一份粥啊掌柜的?”李大嘴冲着佟湘玉问道。

佟湘玉想了想。

抬头。

冲着屋顶:“小郭姑娘,再做一碗粥要收钱哈。”

“行,我会给钱的。”屋顶上,郭芙蓉尽量把语调控制得平静说道。

她的脸色,却是低沉得很。

陈子凡,这个王八蛋!

刚刚憋着的那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啊。

不尽快报复回去,今晚上都睡不着觉!

她已经想好。

她现在就准备好招式。

等陈子凡一上来,她立刻就动手!

既然陈子凡的武功比她高,她正面的打不过陈子凡。

那她偷袭还不行么!

猝不及防的,就不信陈子凡还能防得住!

此刻。

后院里。

佟湘玉一听见郭芙蓉愿意给钱,立刻就对李大嘴吩咐道:“大嘴,快去快去,再给小郭姑娘煮一碗粥。”

“行吧。”

李大嘴走进厨房,哼哼唧唧道:“这娘们儿事真多。”

“子凡,等会儿你把粥给小郭姑娘送上去哈。”

“行,掌柜的。”

吕秀才回房睡觉。

佟湘玉也回房睡觉。

李大嘴边煮着粥,从窗户口发现佟湘玉离开后,李大嘴这才敢叼个鸡腿。

可紧接着。

厨房的忽然被打开。

李大嘴吓得赶紧把鸡腿藏衣服里:“掌柜的,您来了啊。”

“大嘴,别藏了,是我!瞧把你吓的,不就是一个鸡腿么,我还不知道你那点事。”

听出是白展堂的声音后。

李大嘴才松一口气,回头笑道:“老白啊,我还以为是掌柜的呢。”

李大嘴又把鸡腿往嘴里送:“咋的了老白?”

“刚刚掌柜的不是吩咐子凡去给小郭姑娘送粥么?我和子凡说了,等会儿我送,子凡睡觉去了现在。”

“你送?怎么呢,你咋想的啊老白。”

李大嘴有些不理解,他指着上面:“三更半夜的,你不好好睡觉,等着去给那娘们送粥喝,那娘们之前是咱们欺负咱们的啊,你凭啥对她这么好啊。”

“我哪是对她好,我是想看看她的丑相嘛。”

白展堂笑道:“她不是被子凡教训得老实了么,我就想上去看看,她现在有多老实,也算是出一口气。”

“哦,这样啊,那是那是,老白,真有你的。”

很快。

粥煮好。

把粥装上满满一碗后,李大嘴打着哈欠:“老白,你去给小郭姑娘送过去哈,我顶不住了,太困了,你明天告诉我那娘们现在有多老实哈,也让我听得爽一爽。”

“好好。”

李大嘴回房间睡觉。

后院静悄悄的。

白展堂端着粥,来到后院,抬头看着屋顶。

内力涌动。

脚底对着石井一踩,轻功运展开来。

轻易的就落在屋顶上

“小郭姑娘,粥给你送来了,诶,人呢……”白展堂的话才刚说出口。

立刻就听见身侧传来一道怒喝:“排山倒海!!”

这一次,白展堂没有躲过。

太猝不及防。

偷袭啊!

“啊!!你!!卑鄙!!”

白展堂吃痛得栽倒在屋顶上,痛得吸气。

郭芙蓉正要得意呢,发觉不对劲后,他盯着白展堂:“是你,怎么是你啊?”

郭芙蓉脸色一变,赶紧过去扶着白展堂:“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你还不是有意的?你明显是计划好的啊!”

白展堂痛得咧嘴。

心里头,憋屈得很。

子凡说这娘们老实了?

老实个鬼啊!

变本加厉了都!

“我,我刚刚打到你哪里了,你痛不痛啊。”打错人了,郭芙蓉很是内疚。

“打我肚子上了,痛啊,我全身都痛,姑奶奶,我哪又得罪你了啊。”

“对不起啊。”

白展堂被郭芙蓉扶着坐下,他说道:“幸好是我,有内力护着,真要是个普通人下来,还不得给你一掌拍死啊。”

“我以为是陈子凡上来嘛,我就没留手,哪知道是你。”

“你原本是想这么对付子凡啊?”

“是啊。”

“怎么呢?”

俩人聊几句。

白展堂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子凡先前说小郭姑娘在老实。

那是因为子凡武功高,被子凡吓唬得,不得不老实啊。

可即便是这样。

还得小心着娘们的报复呢。

他的武功没支子凡那么高。

以他的武功,镇不住这娘们。

白展堂认怂:“这碗粥洒了一半,剩下的你将就着喝吧,我睡觉去了。”

“哎,等一下,你伤还好吧,子凡身上有药膏,很管用,要不叫子凡出来给你擦点药膏。”

“不用了,不用了,姑奶奶。”

白展堂连连摆手:“我有内力,运功治疗一下,一晚上的时间就能恢复,我下去睡觉去了。”

“好吧。”

郭芙蓉讪讪道:“那你下去的时候小心点啊。”

“嗯嗯。”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要打你。”

“没事没事。”白展堂捂着肚子。

白展堂正要看走,郭芙蓉又叫住他:“你现在这样子,不好用内力吧,下得去嘛?要不你先等等,我去给你找个梯子?”

“不用不用,这点高度,我不用内力,硬跳也能跳下去。”

白展堂只感觉在郭芙蓉身边危险得很。

真的是怕得不行。

只想赶紧离开郭芙蓉身边。

说着话的时候。

他走到屋檐边缘,离开就往后院里跳。

紧接着。

“啊!”

又是一声惨叫。

郭芙蓉在屋顶上,探着头:“你没事吧?”

白展堂头也不抬一下,憋着气:“没事,没事,休息一晚上就好,姑奶奶你早点休息。”

他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捂着腿,一瘸一拐往大堂走去。

郭芙蓉看得很是愧疚。

等白展堂进大堂后,郭芙蓉才回到屋顶坐下,用力抖抖脚,愤恨道:“都怪陈子凡!说了让他送粥上来,他怎么让别人送上来了,害我打错人!又做了件恶事!”

郭芙蓉越想越是恼火:

不过。

这么一折腾,郭芙蓉虽然对陈子凡恼火归恼火,但是郁闷的心情却好不少。

并且发觉肚子有些饿的感觉。

这才想起自己一天没吃饭。

刚刚虽然被陈子凡逼着吃下一碗粥,但只是一碗粥而已,哪里能填饱肚子啊,还不够。

紧接着。

郭芙蓉就把先前白展堂端上来的,那洒得只剩下半碗的粥,都喝个干净。

“这店里的厨子手艺可以啊,粥的味道不错。”

喝完后。

稍微填饱肚子后,郭芙蓉这才下房。

一跃跳向后院。

与此同时。

正在厨房里偷吃鸡腿的李大嘴,听见动静后,吓得一哆嗦,以为是掌柜的在外头。

透过窗户,发现是郭芙蓉后,李大嘴心里才松一口气。

但也不敢坑声。

此刻。

郭芙蓉正要回房休息,一想起陈子凡,她心里头还是很不痛快,她也不管陈子凡听不听得见,嚷嚷道:“陈子凡,这笔账姑奶奶记住了!等明天我回去后,一定要我爹派人找你算账!”

撂下这番话,郭芙蓉就回房。

不过。

这番话,陈子凡没听见,陈子凡睡得正香呢。

吕秀才也睡着没听见。

正在厨房里,偷吃鸡腿的李大嘴,却听得清清楚楚。

他咬一口鸡腿,喃喃道:“子凡怕是摊上事儿了。”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早上。

郭芙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懒觉。

她想尽快回家,向她老爹告状,报复陈子凡呢。

洗漱完下楼的时候,陈子凡正坐在大堂的长桌那,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看见陈子凡。

郭芙蓉心里头就来气,阴阳怪气的冲着陈子凡说道:“呦,陈子凡,干着保镖的活,还要做书生干的事,辛苦嘞。”

陈子凡瞧也不瞧郭芙蓉一眼:“不辛苦,掌柜的吩咐我做的,应该的。”

“切,你啊,就是个辛苦命。”

郭芙蓉哼哼道:“这辈子都这样了,可怜哦。”

她知道她打不过陈子凡。

但是嘴上功夫,陈子凡未必比得上她。

“可怜什么?”陈子凡抬头问道。

“可怜你啊,这么好的功夫,却只能困在一个小小的客栈里,可怜啊,姑奶奶我马上又要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快意恩仇了,羡慕吧?”

“懒得和你说。”

陈子凡继续写着,不吭声。

郭芙蓉神情倒是多出几分得意。

看得出来。

陈子凡说不过她。

她很高兴。

只不过。

郭芙蓉的注意力,都是在陈子凡身上。

却没有发现,柜台那的佟湘玉和吕秀才在看见她出现后,脸色有些不对劲。

吕秀才小声的冲着佟湘玉嘀咕道:“掌柜的,可千万别让小郭姑娘看见子凡写的是什么啊。”

陈子凡写的是什么?

是账单!

郭芙蓉的账单!

本来这份账单,是由吕秀才来写,但是吕秀才不知道昨晚陈子凡具体带过哪些人过来,不好把亏的钱进行统计。

索性。

就由陈子凡来写。

只要郭芙蓉在这份账单上签字画押,就会生效。

原本计划着,佟湘玉先和郭芙蓉聊聊,让郭芙蓉放下警惕,看也不多看,就往账单上签字画押,就能成功。

眼下。

要是提前让郭芙蓉知道账单上的内容。

上面的这些账。

郭芙蓉未必会认啊。

郭芙蓉一看就是大小姐脾气,店里才刚开门呢,天知道郭芙蓉会起这么早啊。

尤其是现在。

郭芙蓉正盯着陈子凡,下着楼。

佟湘玉就怕郭芙蓉会看见陈子凡写的内容,赶紧说些话转移郭芙蓉的注意力:“小郭姑娘,起得这么早啊。”

“嗯,我赶着回家呢。”郭芙蓉随意的应付佟湘玉一句。

注意力还是在陈子凡身上。

她下楼来,又带着几分讥讽说道:“你上过学么你,写的什么呢,我瞧瞧。”

当即。

佟湘玉面色一紧。

陈子凡抬头撇郭芙蓉一眼:“你好吵啊你,我去别的地方写去。”

“子凡,怎么和郭姑娘说话的,人家郭姑娘是客人!是你占了郭姑娘的位置。”

佟湘玉赶紧对陈子凡说道:“对,子凡,你上别的地方写去,给郭姑娘腾出位置来。”

同时,佟湘玉也对郭芙蓉吩咐道:“秀才,去给小郭姑娘倒杯水。”

“好嘞。”吕秀才心里头也是发紧得很。

陈子凡带着写的东西,正要起身离开。

郭芙蓉却说上一句:“我说你两句就嫌我吵,是我吵么,分明是你不会写东西嘛。”

说着话的时候。

郭芙蓉已经走进,伸手:“陈子凡,给我看看,你写的什么鬼东西。”

能有嘲笑陈子凡的机会,郭芙蓉可不想错过。

“行,你看。”陈子凡也不含糊,大大方方的就把写出来的账单给郭芙蓉看。

秀才正在给郭芙蓉倒水呢。

看见这一幕,他手都哆嗦一下。

佟湘玉更是瞪着眼睛,差点没对陈子凡骂出来!

这份账单,怎么能先给郭芙蓉看!

郭芙蓉要是看出里面的猫腻,不肯签字画押,那她先前亏的钱,谁出啊!

不过。

郭芙蓉却是接过来,轻描淡写的瞄上一眼,就还给陈子凡,更加讥笑:“写的什么玩意儿,一看就狗皮不通的,我才懒得看,浪费我时间。”

“那你别看。”陈子凡坐在郭芙蓉身边,大大方方的继续写。

“我才不看,你一个干保镖的,装什么书生嘛。”

发现陈子凡似乎说不过她后,郭芙蓉怼陈子凡越怼越有劲。

紧接着。

郭芙蓉指着陈子凡,很是得意的对佟湘玉说道:“掌柜的,你让一个习武的给你写东西,不合适,他哪有那水平啊,起码也要安排一个读书人给你写啊。”

佟湘玉讪讪笑道:“是,是,以后让秀才写,秀才是我店里的账房先生,是读书人。”

“对嘛。”

郭芙蓉瞧着吕秀才说道:“他看上去文绉绉的,就比陈子凡靠谱多了。”

她又冲着陈子凡问道:“陈子凡,你给掌柜的写的是什么东西?”

“账单。”陈子凡头也不抬一下,实话实说。

听得佟湘玉心里头一咯噔。

郭芙蓉又冲着佟湘玉说道:“掌柜的,不是我说你啊,账单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让陈子凡写,那还不亏钱亏死你啊。”

佟湘玉发觉郭芙蓉似乎没有多想,心里算是松一口气,讪讪道:“您说的是啊小郭姑娘,子凡也是第一次写,我先看看他写的效果怎么样,写的不好,以后就不让他写了。”

“这就对嘛。”郭芙蓉点头。

陈子凡放下笔:“掌柜的,写完了,你看看。”

他起身。

把写好的账单交给佟湘玉。

佟湘玉生怕郭芙蓉会仔细看上面的内容。

她连看都不敢看,赶紧用账本压着。

郭芙蓉看得直乐:“陈子凡,你瞧瞧你写的什么玩意儿,人家掌柜的瞧都不瞧一眼。”

陈子凡懒得搭理郭芙蓉。

佟湘玉吩咐道:“子凡,现在还没来客人,后院有点脏,你去后院扫地去。”

“好的掌柜的。”

说完。

陈子凡拿着扫帚就往后院走。

郭芙蓉继续讥讽道:“啧啧啧,陈子凡,要扫地啊?可怜哦,扫地这种活,本姑娘一辈子都不用干。”

“真的?”陈子凡停一下。

郭芙蓉立刻来劲:“当然是真的,本姑娘在家里从不扫地,羡慕吧。”

“切。”陈子凡往后院走。

郭芙蓉更来劲:“不服啊,有本事你也别扫地啊。”

“服,服,我不能不扫地,不扫地掌柜的会扣我工钱。”

说完。

陈子凡就掀开大堂的门帘,带着扫帚进后院。

郭芙蓉心情更好。

怼陈子凡怼得很痛快。

不过。

光是嘴上怼赢陈子凡几句,就完事儿?还早着呢!

昨晚她又是被陈子凡暴揍一顿教训。

又是被陈子凡威胁。

又是被陈子凡逼着喝粥。

这些账都还没算完呢!

昨晚她就说过,要回家向老爹告状,报复陈子凡,就一定会做到。

“掌柜的,你这客栈住一晚我记得是四文钱对吧。”

“是的郭姑娘,你要退房了吗,要不再多住几晚吧。”

“不住了,我急着回家。”

郭芙蓉愤恨的瞄后院一眼,隐隐的能看见陈子凡在后院扫地的身影。

她带来的银子,虽然昨天都让小青带走,补偿给镇上那些被她伤害的人们。

但她还是给自己留了一些钱的。

不多。

只有二十文。

但是付房费是和回家的路费完全足够。

“掌柜的,房钱。”

郭芙蓉拿出四文钱,放在柜台上:“我走了,后会有期,过段时间我还会再来,你要看着陈子凡,到时候陈子凡一定要在店里。”

她日后要带人来报仇呢。

说完。

郭芙蓉迈步就要走。

但却被佟湘玉叫住:“诶,郭姑娘,等一下,你钱还没付清呢。”

“不是给了嘛,四文钱,在这呢。”

“四文钱是房费,还有别的费用呢。”

“还有什么?”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

佟湘玉那算盘敲着:“比如昨晚给你喝的粥钱,还有前一晚你在我店里打坏的楼梯,也是要赔钱的吧。”

“哦,赔,我赔。”

一说起打坏楼梯的事,郭芙蓉心里头还挺过意不去的:“对不起啊掌柜的,前天晚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把你这当黑店了。”

佟湘玉挑一下眼皮:“那现在还觉得我这是黑店吗?”

“不是不是,你当然不是黑店,误会啊。”

郭芙蓉笑道:“掌柜的你放心,还有什么钱,你尽管算,我郭芙蓉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信誉,该我出的钱,我都会出的。”

“那郭姑娘,你先坐会儿,我再算算。”佟湘玉笑容满面的,她把被压在账目底下的那张陈子凡写的账单拿出来,放在旁边算着。

“那掌柜的你先算,我去后院找陈子凡聊聊天。”

“行嘞,你去吧小郭姑娘。”

……

后院里。

陈子凡正扫着地呢。

郭芙蓉手上抓着一把瓜子,一过来,看见陈子凡扫地的模样,她就开心得很:“呦,陈大侠,还在扫地呢。”

“你结完账了啊,还这么开心?”陈子凡停顿一下。

“没结完账,你们掌柜的正在算呢。”

郭芙蓉乐呵呵的坐在石井边上:“不过我开心不行啊,看见你扫地,干活,我就开心,不行啊?”

“行行行,姑奶奶你抬抬腿,我要扫这。”陈子凡拿着扫帚来到郭芙蓉面前。

郭芙蓉立刻把双腿抬起来:“你扫吧,要扫干净哦。”

陈子凡才刚把郭芙蓉双腿下的灰尘扫掉。

郭芙蓉就磕几个瓜子,往地上丢:“没扫干净啊陈子凡。”

陈子凡接着扫。

郭芙蓉又丢。

再扫。

再丢。

陈子凡停下来:“找茬啊你。”

郭芙蓉叉着腰,站起来:“怎么滴?”

“那我不扫了。”陈子凡把扫帚放在一边。

“哈哈,生气了啊,你不扫就不扫呗。”

郭芙蓉继续嗑着瓜子,往地上丢:“反正你没扫干净,掌柜的也是怪你,又不是怪我。”

陈子凡撇一眼地上的瓜子壳:“别丢了,姑奶奶,我是为你好。”

郭芙蓉理直气壮的:“为我好什么?反正又不是我扫地,我看你不爽,临走之前给你找点麻烦,怎么滴?”

“行行行,你等着吧。”陈子凡叹一口气。

“我等着?等着的是你吧!”

郭芙蓉哼哼道:“陈子凡,等会儿我和掌柜的结清账我就回家,你给我等着!我要告诉我爹……”

郭芙蓉正撂着狠话呢。

还没说完。

白展堂从后门进来,连连拍手:“小郭姑娘,你要走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郭芙蓉看见白展堂,一愣。

想起昨晚误伤白展堂的事,她瓜子也不嗑,忍不住愧疚道:“对不起啊,昨晚……”

还没说完。

白展堂就打断道:“没事儿没事儿,姑奶奶啊,你走了就对得起我了。”

“你上哪去了老白?”陈子凡对白展堂问道。

白展堂笑道:“掌柜的让我出去打听其他客栈饭菜价格呢,哈,还是咱们客栈价钱便宜,掌柜的瞎担心。”

说着话的时候。

白展堂瞧见郭芙蓉手里的瓜子:“小郭姑娘,分点瓜子给我磕。”

“给。”

郭芙蓉非常慷慨的分瓜子给白展堂:“你尽快嗑,磕了就往地上丢。”

“那不行,子凡要扫地呢等会儿呢。”

“哼,就是让他多扫扫。”

陈子凡摆摆手:“没事儿老白,你就往地上丢吧。”

“行啊子凡,大方啊今天,哈哈,反正掌柜的也不知道我回来了,我就多磕会儿瓜子,在这和你们多聊聊。”白展堂笑道。

郭芙蓉凑过来:“你伤怎么样了?还好吧?”

“倒是没有完全好,不过姑奶奶啊,你别过来啊我跟你说,我算是怕你了。”

白展堂看见郭芙蓉凑过来,赶紧往旁边躲:“你不是要走么,你赶紧走,站你身边我都怕会被你打。”

郭芙蓉神情显得很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啦,都怪陈子凡!”

“怪人家子凡干什么,你别甩责任啊。”

白展堂又对陈子凡说道:“对了子凡,你那有伤药是吗?”

“嗯,我有。”

“管用吗?”

白展堂才刚问出来,陈子凡还没说话呢,郭芙蓉就抢着说道:“他那伤药管用,昨晚还给我用过呢,很好用。”

“没问你!”

白展堂撇郭芙蓉一眼,继续对陈子凡说道:“给我用用行吗子凡?”

“行啊,你等会儿哈白大哥,那伤药我放房里了,我这就去给你拿。”

很快。

陈子凡就把伤药拿出来。

白展堂脱下衣服,露出膀子来。

肚子上还有两个发红的两个手掌印,清晰可见。

看得郭芙蓉心里头又有一股内疚感涌上来,忍不住说道:“那个……我给你擦伤药吧要不?不然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

说着话的时候。

郭芙蓉迈着步子走过来。

白展堂吓得连连后退:“别!姑奶奶,你别过来,你离我远点就算是对我好了,你给我擦伤药,指不定一用力就把我给拍死呢,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么。”

在白展堂的严厉呵斥下。

郭芙蓉倒也不过去了,只能是看着陈子凡给白展堂擦伤药。

郭芙蓉到石井旁。

虽然白展堂对她很凶,但是郭芙蓉并不介意,毕竟白展堂是被她误伤的。

她很心里内疚得很。

同时。

看着在专心致志的给白展堂擦伤药的陈子凡,郭芙蓉心里头又气不打一处来。

她盯着陈子凡,使劲嗑着瓜子,使劲往地上丢。

大堂里,有客人来点菜。

李大嘴做完一份菜端出来,看见后院里陈子凡给白展堂擦伤药的一幕。

李大嘴一愣:“老白,你怎么了这是?”

“这还看不出来么,被人打的。”白展堂撇一眼肚子上的伤,没好气道。

“谁啊?你这轻功,谁还能打到你啊?”

“防不住那人埋伏好偷袭呗。”

“谁啊?这么卑鄙阴险!你告诉我!”

李大嘴绷着脸:“咱们也可以偷袭啊,我帮你报复回去老白!”

“还能是谁。”

白展堂指一下正坐在石井旁用力嗑瓜子的郭芙蓉:“就是那位姑奶奶呗。”

“嗯?谁?!”

李大嘴顺着白展堂指的方向看过去,侧一下头。

他看见坐在石井旁,板着脸嗑瓜子使劲丢的郭芙蓉后,仿佛想到什么,下意识的一愣,然后咧嘴笑道:“小郭姑娘,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呢?”

郭芙蓉没有回答李大嘴的问题。

反而是问道:“你要报复我?”

李大嘴一愣,立刻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心里有些发虚:“是你打的老白啊?”

“是我打的,你要报复我啊?”郭芙蓉又问道。

“我,怎么会呢,哈哈。”

李大嘴笑得心里更发虚。

他刚刚就是图一时嘴快,虚张声势的随便说说而已。

现谁想得到打老白的人真在这呢。

而且还是小郭姑娘。

尼玛!

他哪敢报复小郭姑娘啊。

“大嘴,就是这娘们打的我,你说话算话哈,帮我报复回去吧。”白展堂挑着眉催促道。

李大嘴瞪白展堂一眼。

他赶紧冲郭芙蓉说道:“误会,肯定是误会,小郭姑娘,以你先前的行事风格来说,肯定是打错了人……”

话还没说完。

郭芙蓉脸色微微一变,李大嘴这话算是说到她心坎上。

郭芙蓉的语调,一下子就软下来:“你说得对啊,我真是打错人了,我昨晚本来是想偷袭陈子凡的。”

“啊?”

李大嘴一愣。

白展堂也抬起头:“咋的啊?”

陈子凡回头瞧郭芙蓉一眼,没吭声,继续给白展堂擦伤药。

郭芙蓉继续说道:“昨晚你们不知道,陈子凡这个王八蛋在屋顶上对我做了多过分的事!他……”

紧接着。

郭芙蓉就把昨晚在屋顶上发生的事,讲给李大嘴和白展堂听。

……

另一边。

大堂里。

佟湘玉已经快把账目算清楚。

吕秀才在一旁看着越来越大的数额,心里有点发虚:“掌柜的,你会不会算得太多了啊,怎么多钱,小郭姑娘能给么?”

“咋不能给嘛,她只要把这份账单签字画押了,她就必须要给钱,不给我就叫衙门的人来,让她进牢里吃牢饭!你说她给不给。”

“可是她都说了,她爹是郭巨侠啊,是六扇门的精神领袖。”

“那又咋了?”

佟湘玉眼里闪烁着精光:“大明律里写得清清楚楚,她爹的官再大,也不能白吃白喝,也得付钱!”

“那要是郭姑娘没那么多钱呢?”吕秀才又问一句。

“我早就想到了。”

佟湘玉脸上带着笑,拿出一张纸来:“秀才你看这个。”

“卖身契?掌柜的你这是?”

吕秀才看得一愣。

“她要是还不起钱,那就给我打工,打到还得起钱为止嘛。”

佟湘玉说得轻描淡写的。

吕秀才听得心里发怵。

掌柜的不愧是掌柜的啊,精明啊。

“掌柜的,我点的菜咋还没上来!等半天了都!”有客人催促道。

“来了,来了,马上就来。”

佟湘玉十分热情的对客人笑道,然后立刻冲吕秀才使眼色:“大嘴咋回事嘛,还没把菜给人送上来,客人又不多,秀才你去看看大嘴在磨蹭啥呢,去催促大嘴!”

……

此刻。

后院里。

郭芙蓉讲完昨晚发生的事后,李大嘴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白展堂也明白过来为啥小郭姑娘那么恨子凡。

昨晚子凡在屋顶上,可真是没少欺负小郭姑娘啊。

不过。

郭芙蓉虽然讲述得咬牙切齿的。

可是李大嘴和白展堂,却是听得很爽。

谁让先前郭芙蓉也欺负他们呢。

报应啊这不就是。

“大嘴,大嘴,聊什么呢在这里,快点,掌柜的叫你上菜呢。”

吕秀才从大堂过来:“客人都在催呢。”

“哦,哦,来了。”李大嘴这才反应过来。

聊半天在这。

菜都凉一些。

“等会儿啊,秀才,你先别走,我回厨房热一下菜,聊过头了。”李大嘴立刻进厨房。

吕秀才问郭芙蓉一句:“小郭姑娘,你爹真是六扇门的精神领袖,郭巨侠啊?”

“嗯。”郭芙蓉稍微点一下头。

“还真是啊?!”白展堂心里头咯噔一下。

听见六扇门这三个字,他心里头直哆嗦。

听见郭巨侠这三个字,他心里头更哆嗦。

他是盗圣啊。

最怕的就是衙门的人。

先前做过的违反大明律法的事一大堆,现在没有被抓到那是幸运。

抱着没有被发现,以及金盆洗手的态度,才在同福客栈里当跑堂的,退出江湖。

可一旦衙门的人查上来。

万一他露出什么马脚。

先前犯下的那些案子一翻出来,他后半辈子估计都要躺在牢里过

“白展堂,我骗你干什么,本姑娘闯荡江湖,从不撒谎。”

郭芙蓉雄赳赳气昂昂的。

狠狠撇陈子凡一眼,威胁一般嚷嚷道:“陈子凡,你给我等着哈,等我给掌柜的结完账,我立刻就回家告诉我爹你是怎么欺负我的!我爹准会派人来抓你!”

陈子凡没什么反应。

白展堂倒是差点没吓得瘫在地上:“那个,小郭姑娘啊,我跟你说件事儿。”

“啊,什么?你说!”郭芙蓉一愣。

“你昨晚误伤我的事啊,我已经原谅你了。”

“原谅我了?”

郭芙蓉一愣:“这么快!你刚刚还不是对我很生气么。”

“刚刚是刚刚嘛,我也是江湖中人,快意恩仇的,都过去了,计较啥啊,你说是吧。”白展堂勉强笑道。

没办法啊。

以小郭姑娘的背景,他敢不原谅么。

就算心里不原谅,面上也必须要原谅啊。

“是,是,是!说得也是,大家都是江湖中人,计较那么多干嘛,哈哈。”

郭芙蓉笑得很开心。

白展堂一原谅她,郭芙蓉立刻感觉心里头的内疚感少很多。

心里头一下子舒畅得很:“白展堂,那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哈。”

“对,对,是朋友。”

白展堂笑道:“那小郭姑娘,你和子凡也是不打不相识吧,能不能也成朋友啊?”

“我和他?”

郭芙蓉停顿一下,目光一瞄向陈子凡,她脸色就垮下来:“不行,我和他能成个屁的朋友!”

完犊子!

白展堂心里一紧。

必须要想法子把小郭姑娘和子凡的恩怨解决啊。

不然的话。

小郭姑娘让他爹带人来,他十有八九也得跟着遭殃!

白展堂接着对郭芙蓉说道:“小郭姑娘,你也是江湖中人,干脆,昨晚你和子凡的事,你也别计较了吧。”

“那!”

郭芙蓉犹豫一下,还是坚定的说道:“不行!我不是和陈子凡计较。”

“是什么?”

“我是要弄死他!我打不过他,我就叫我爹来!”

一想起昨晚陈子凡欺负她的事,她心里头就格外的来气。

“小郭姑娘,就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吗?这种小事,何必麻烦你爹嘛。”一听见郭芙蓉说要叫她爹来,白展堂又忍不住哆嗦。

“商量倒是可以商量。”

郭芙蓉稍微想一下,然后指着陈子凡:“除非他向我道歉,或者向我认错也可以!”

“子凡,快向小郭姑娘认个错。”

白展堂赶紧向陈子凡使眼色:“不然人家让她爹来啊,人家爹是郭巨侠,你顶得住嘛你。”

当即。

陈子凡扭着头,侧着身子,冲郭芙蓉说道:“你真要叫你爹来报复我?”

“哈,怕了?”郭芙蓉神情终于泛起几分得意。

陈子凡也知道怕啊。

郭芙蓉很有底气的说道:“看在白展堂的份上,你向我道歉,我可以原谅你啊,那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就当交个朋友,放心,我肯定不会我爹知道你欺负我的事儿。。”

“子凡,认怂吧你就,人家是大小姐,有背景的,咱们惹不起啊,你还年轻,不知道江湖险恶,赶紧的。”白展堂在一旁止不住的使眼色。

紧接着。

陈子凡就说道:“那你回去叫你爹来吧。”

“什么?”郭芙蓉一愣。

陈子凡继续说道:“你爹来了,我就当着你爹的面欺负你,你试试看?!”

话音落下。

安静!

整个后院,一片安静。

郭芙蓉瞪着陈子凡,不说话。

白展堂面色惨白。

吕秀才也不吭声。

只有厨房里传来李大嘴热着菜,一下一下颠勺的声音。

这份安静,持续好几秒,郭芙蓉才猛的站起来,伸手重重指着,一字一顿的怒喝道:“好!陈子凡!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回家去,这几天你有本事你就一直待在这客栈里,哪也别去!”

“我肯定待在客栈里,哪也不去。”陈子凡实话实说。

郭芙蓉继续凶道:“等我爹来了,咱们就新账旧账一起算!你就等死吧你!”

“好,我等着。”

郭芙蓉又深深的盯着陈子凡好几眼。

气得胸口疼。

陈子凡长的的确挺好看的。

可却是让她越看越生气。

“掌柜的,算清楚没有,快点给我结账!!”郭芙蓉转身就冲着大堂走去。

她恨不得现在就离开。

吕秀才也跟着一起去大堂。

李大嘴热完菜出来,他有听见郭芙蓉刚刚说的话,忍不住对陈子凡说道:“子凡啊,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啊。”

说完。

他就端着菜给大堂里的客人送去。

白展堂两腿都有些发软:“摊上事儿的可不止子凡一个人啊。”

他缓缓扭头看着陈子凡,重重拍几下陈子凡的肩膀:“子凡啊,你啊,你!哎!”

白展堂想说陈子凡连累到他。

但是又怕暴露他盗圣的身份。

所以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一想到很快郭芙蓉她爹郭巨侠,很快就要带人来这里。

白展堂也不敢在客栈里多待。

抓紧时间,收拾收拾行李,逃吧。

哎。

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又要继续过逃亡的日子。

当即。

白展堂就起身。

“诶,老白,药还没给你擦完呢。”

“还擦啥药啊,子凡,咱俩也算是兄弟一场,我不怪你,算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子凡,你也收拾收拾东西吧。”

“收拾东西干什么?”

“逃吧,小郭姑娘她爹来了,你准完犊子!”

白展堂穿着衣服,心里唏嘘得很:“你是年轻,没有啥闯荡江湖的经验,给你一句忠告,以后像小郭姑娘这种有背景的人物,说啥都不能招惹啊。”

陈子凡还没说话呢。

旁边房间莫小贝房间的门打开,莫小贝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口,冲着白展堂说道:“大早上的,你吵什么吵啊白大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莫小贝的起床气很重。

对着白展堂说话的口气也很冲。

换做是平常,莫小贝这么对白展堂说话,白展堂准会对莫小贝使脸色,他可不会惯着着莫小贝。

可是此刻。

白展堂却一点生气的动静都没有,反而是凑上去:“小贝,你想吃糖葫芦吗小贝?”

“想吃啊!”一听糖葫芦,莫小贝立刻眼睛发亮。

“给你才钱买糖葫芦吃要不?”

“要,当然要了,白大哥,你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

“小贝,这些钱你拿着,别让你嫂子知道,留着偷摸着买糖葫芦吃。”

白展堂把一些钱放在莫小贝手里。

当即。

莫小贝一喜,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白大哥,你对我真好!”

可是。

看清白展堂给她的钱的数量后,莫小贝神色却是一顿:“白大哥,一串糖葫芦两文钱就可以买到了,你你你,你给我两钱银子啊?!这么多!”

给钱买糖葫芦,莫小贝当然开心。

可是。

给得太多,莫小贝心里头也忍不住的慌啊。

“所以要你偷摸着买糖葫芦,别被你嫂子发现嘛。”

白展堂笑道, 他弯着腰,摸了摸莫小贝的脸颊:“小贝,你以后要听你嫂子的话,哈。”

“白大哥,你咋了啊。”莫小贝仿佛看出什么来。

她年纪很小。

但是也能看出,白展堂有些不对劲。

“没咋。”白展堂笑道。

“可是我感觉你怪怪的。”

“有啥怪怪的,就是忽然想对你好点嘛。”白展堂笑道。

真要走,他还挺舍不得客栈里的人。

白展堂接着说道:“我要一会儿要回一趟老家,你要听话哈,别给你嫂子惹麻烦。”

莫小贝仿佛意识到什么:“你要回你老家多久啊白大哥?”

“也没多久,就几天。”

“白大哥,你给我的钱太多了,我不能要!”莫小贝要把钱还给白展堂。

白展堂却把钱推回去:“咱俩什么关系,给你钱多点能咋的!你就收着!”

莫小贝咬一下嘴唇。

眼眶忽然就发红,抱着白展堂:“白大哥,你还会回来吗?你是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啊!”

白展堂神情一顿。

叹一口气。

微微笑笑:“回来啊,我说了,我就是离开几天。”

说完。

白展堂就回大堂。

在大堂里,白展堂看见郭芙蓉正坐在长桌那,很是愤怒的催促着佟湘玉要结账,嚷嚷着要回去让她爹带人来教训陈子凡。

听得白展堂心里头直哆嗦。

更想快点离开。

吕秀才小心翼翼的把账单拿给郭芙蓉。

佟湘玉给郭芙蓉倒着水,和郭芙蓉聊着。

佟湘玉和吕秀才都没有主意到白展堂。

白展堂也没多看佟湘玉和吕秀才,怕舍不得。

他赶紧上楼收拾行李。

……

另一边。

后院里。

莫小贝还是感觉白展堂怪怪的,他冲着陈子凡问道:“子凡哥,白大哥为什么忽然要回一趟老家了啊。”

“不知道诶。”

“该不会是白大哥他娘死了,白大哥急着回去吊丧吧?”

陈子凡正在收拾伤药呢。

听见莫小贝这话,差点没手抖得把伤药倒出来。

白展堂他娘是白三娘啊,可没那么快死。

“应该不至于吧。”陈子凡摇头道。

莫小贝也懒得想这么多。

她还有些困呢。

莫小贝很清楚。

按照她现在这个年纪,过不了多久,嫂子就要送她去上学。

到时候,想睡懒觉都没法睡。

所以。

趁着现在还不用去上学,多睡睡懒觉。

回房前,莫小贝还不忘对陈子凡说道:“子凡哥,白大哥给我两钱银子的事,你可要替我保密啊,可千万别让我嫂子知道。”

“嗯嗯,我保密,我保密。”

陈子凡笑道:“你最好把这两钱银子藏起来。”

“对,对,藏起来。”

莫小贝乐呵呵的:“两钱银子,可以卖一百根糖葫芦啊,哈哈。”

“赶紧藏起来。”陈子凡又说道。

“急什么,我还没买糖葫芦,我嫂子还没发现呢。”

“你不怕老白反悔,把钱要回去啊。”

“啊?”

莫小贝一愣:“不至于,白大哥都快要走了,刚刚白大哥多真诚啊,你又不是没看见……我回房睡觉去啦,别吵我。”

说完。

莫小贝就关门,回房睡觉。

她也没急着藏银子。

就这么把银子放在床头那,然后倒头就睡。

后院地面上,被郭芙蓉和白展堂磕出一地的瓜子壳。

要是平常,让佟湘玉看见,准会把陈子凡臭骂一顿。

可是现在。

陈子凡也不继续扫。

佟湘玉先前就吩咐过他,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算算时间,是现在。

他就把扫帚放在后院门帘旁边的位置,然后就进大堂。

“扫完地了子凡?”佟湘玉抬头瞄陈子凡一眼。

“扫完了。”陈子凡很是自然的说道。

却被郭芙蓉怼一句:“他扫完个鬼,后院肯定还一地的瓜子壳呢,哪那么快扫完。”

佟湘玉也没多说什么,起身,向陈子凡凑过去。

她瞄郭芙蓉一眼,小声嘀咕道:“子凡,你去门口守着,知道我啥子意思吧?”

“知道,掌柜的,你放心。”

“那就好。”

立刻的。

陈子凡就去店门口侧边站着。

郭芙蓉看见后,又撇撇嘴:“当个保镖,天天在门口守着,有是什么好守的嘛,好像真有人会闹事一样,这家店又不是黑店,谁会闹事嘛。”

郭芙蓉又冲着佟湘玉,指着陈子凡说道:“掌柜的,我看见你店里的这个保镖就来气哦!”

“消消气,您消消气。”

佟湘玉笑容满面的,同时又不动声色的把账单推到郭芙蓉面前,问道:“子凡怎么惹你生气了嘛?”

“他啊!”

一说起来,郭芙蓉就气得拍桌子:“掌柜的,我跟你说,他昨天晚上……”

郭芙蓉开口还没说几句。

佟湘玉就递一支笔给郭芙蓉,打断道:“先在账单上签个字,签完再说。”

当即。

郭芙蓉想都没想,连看都没多看,立刻就往账单上签字,继续对佟湘玉说道:“陈子凡这个家伙,昨晚在屋顶上把我暴揍一顿,然后……”

还没说完。

佟湘玉又把旁边的红印拿过来,笑道:“小郭姑娘,麻烦你再画个押哈。”

“行行行,哎呀,掌柜的,你店里结账好麻烦,还有没有什么,一次性弄完嘛,别再打断我说话了!”

“没了没了,小郭姑娘,最后画个押就好。”

“行。”

画完押后,郭芙蓉继续对佟湘玉咬牙切齿的告陈子凡的状:“掌柜的你看,陈子凡扭的我手腕,现在还疼呢,怎么说我也是店里的顾客嘛,还有他……”

郭芙蓉正在一本正经的告状。

越说越是气愤。

说到最后,郭芙蓉指着陈子凡,对佟湘玉说道:“掌柜的,你让陈子凡进来,怎么也要和我道歉吧,他要是向我道歉,我就当交个朋友,我也不会让我爹来找他算账。”

“小郭姑娘,我会让子凡进来的。”

佟湘玉笑道:“你先把钱付了吧。”

“行啊。”

郭芙蓉笑道:“多少钱。”

说着话的时候,郭芙蓉把兜里剩下的钱都掏出来。

“十六。”佟湘玉比划个数。

“正好,我有。”

郭芙蓉大大方方的把十六文钱放在桌上:“掌柜的,你让陈子凡进来吧,他就算不向我道歉,你教训他一顿也行。”

郭芙蓉心里很清楚。

她对陈子凡生气归生气,虽然嘴上骂骂咧咧的,但心里对陈子凡,还说不上有仇恨。

陈子凡欺负她的事,她都记着。

陈子凡对她好的事,她心里头也记着呢。

前天晚上,要不是陈子凡给她盖被子,她没准真会冻出毛病来。

但是话说回来。

郭芙蓉现在,对陈子凡的气,还没消呢。

所以。

只要陈子凡进来,掌柜的当着她的面,把陈子凡教训一顿,让她看得爽,那也可以。

她和陈子凡之间的恩怨啊,也能一笔勾销,还能做个朋友。

而且。

看上去。

掌柜的,明显很会做人,也有这个想法。

可是。

紧接着。

佟湘玉的脸色却凝一下:“小郭姑娘,你给的钱,不够啊,你欠我十六两银子呢,你这里只给我十六文,再加上先前给的四文,一共是二十文,不够啊。”

“什么?”

郭芙蓉一愣:“十六两银子?”

“是啊,你看,这是你刚刚签下的账单。”佟湘玉大大方方的把账单拿出来。

“我看看!”

郭芙蓉盯佟湘玉一眼,然后赶紧冲账单上看去。

这份账单,她看过好几次。

可是没有一次是认认真真的看。

唯独这一次,郭芙蓉看得格外仔细。

没看几行,她就明显感觉到不对劲:“掌柜的,不对吧!”

“哪不对了?”

“你算我两晚的住宿钱,算我的茶水钱,算我喝粥的钱,这些都没关系,这些加起来也才十文。”

郭芙蓉指着上面那长长的账目表:“可是这些钱算怎么回事嘛!这些钱不应该我出才对!”

“哪些?”

“就是那些,曾经被我伤害的,前天晚上,来找我算账的那些人,他们每个人的路费要五钱银子?!这么贵,这么多人!加在一起就有十六两,凭什么啊!”

“加在一起十六两的,可不止这些钱,还有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打坏的楼梯,修楼梯的费用也算在里面了。”

“不行!反正就是不行!凭什么要我给这么多钱!”

郭芙蓉越说越来气:“而且这些人先前是陈子凡叫来的,路费也是陈子凡和他们商量的,我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凭什么要我给钱嘛!”

“哎,是啊,都怪子凡,子凡为啥子要给人家那么多路费,没办法,我就只能算在你头上嘛。”佟湘玉说得很温和。

“对,主要还是因为陈子凡!!”郭芙蓉脸色更难看。

越说嗓门越大!

又是因为陈子凡!

好啊!

陈子凡这个家伙,就是存心坑她是不是!

紧接着。

郭芙蓉又冲着站在门口的陈子凡骂骂咧咧好几句:“陈子凡,你给我等着,你算是彻底得罪我了,就算你现在进来给我道歉也不好使!我回去后,一定要找我爹来对付你!陈子凡你……”

郭芙蓉使劲的骂。

骂得脸色都发红。

佟湘玉也不吭声,坐在一旁,给郭芙蓉倒着水,就这么等着郭芙蓉骂完。

门外的陈子凡,更是满不在乎一样。

郭芙蓉骂他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也只是稍微往后撇一眼,耸耸肩,继续看着店外头。

正在柜台那杵着的吕秀才却是看一眼佟湘玉手上另一份郭芙蓉画过押的纸张。

轻轻摇摇头。

叹一口气:“掌柜的,精明啊。”

店里有一桌客人听得不耐烦:“姑娘,你吵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碍着你了啊!”

郭芙蓉正在气头上呢,回头就冲着那客人嚷嚷道:“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想说什么说什么,关你屁事啊。”

当即。

那桌客人就要和郭芙蓉吵。

但是在郭芙蓉的武力威胁下,立刻怂下来,立刻就表示不吃,要走。

这要是以往,佟湘玉肯定会好声好气的拦着要离开的客人,说点好话,安抚客人的心绪,让客人继续吃下去,多少也能赚点钱嘛。

可是。

这一次。

佟湘玉没拦着。

任由那一桌客人离开。

“不好意思啊掌柜的,我太生气了,把你一桌客人骂跑了。”郭芙蓉抿抿嘴。

“没事,小郭姑娘,你气消了吗?”佟湘玉显得很大度。

“还没消!看见陈子凡,我就恼火,害我要多给那么多的冤枉钱!!”

说着话的时候。

郭芙蓉又忍不住的狠狠盯着外头的陈子凡。

然后。

又对着陈子凡骂骂咧咧起来。

佟湘玉也不着急。

她就在旁边,等郭芙蓉骂完,冷静下来,再来和郭芙蓉算接下来的账目。

走一桌客人,没关系,和郭芙蓉的账目比起来,那都是小钱。

画押都已经画过。

赊账是不可能的。

欠下的这些钱,就算郭芙蓉没有钱,佟湘玉也有法子让郭芙蓉给得了。

……

此刻。

正在二楼收拾行李的白展堂,听见郭芙蓉骂骂咧咧的声音。

听得心里头更哆嗦。

尤其是听见郭芙蓉说,陈子凡现在道歉也没用,说什么也要回去叫她爹来报复陈子凡的时候。

白展堂收拾行李的速度,下意识的更快:“得赶紧走啊,子凡啊子凡,你可真是把老哥我给坑惨了……”

……

与此同时。

客栈大堂。

郭芙蓉终于骂得消停下来,重重的喘着气。

“来,小郭姑娘,喝口水。”佟湘玉笑道,给郭芙蓉递一杯水。

“谢谢掌柜的。”

郭芙蓉一饮而尽,连喘好几下粗气,这才有些冷静下来。

但她还是对陈子凡骂骂咧咧的说道:“陈子凡,你看你家掌柜的,人多好,多会关心人,哪像你,净知道坑我!你怎么就不知道向你掌柜的多学学!”

陈子凡回头,轻轻哼一声。

掌柜的人好?

那是因为掌柜的笑里藏刀呢。

紧接着。

郭芙蓉就信誓旦旦的对佟湘玉说道:“掌柜的,这样吧,你放心,我欠的这些钱,我肯定会给的,本女侠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信誉!”

“那就给吧,小郭姑娘。”佟湘玉满脸热情的向郭芙蓉伸手要钱。

郭芙蓉笑道:“我现在给不了,掌柜的,我现在身上只有这十六文钱,这样吧,这些账我的赊着,我先回家一趟,到时候我带银子过来还给你,也就几天的时间。”

郭芙蓉说得很真诚。

她说的都是实话。

反正回去后,也要让自己老爹带人来找陈子凡算账。

到时候。

就顺便把欠掌柜的钱也一起还清。

说完。

郭芙蓉站起身来就要离开,顺便还威胁陈子凡一句:“陈子凡,你给我等着!”

可佟湘玉却是轻轻敲一下桌子:“子凡,进来。”

立刻的。

在外头守着的陈子凡,一步踏进店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郭芙蓉。

蔓延出来的气势,立刻让郭芙蓉身形一顿:“诶,你要干嘛!”

佟湘玉坐在那,继续发话:“子凡,关门。”

砰的一声。

陈子凡把客栈大门关上。

“干嘛啊!!”

郭芙蓉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不让我走是不是!你们这是违反大明律法!”

“没违反,没违反。”

佟湘玉笑道:“我开店做生意,怎么敢违反大明律法呢,小郭姑娘,你看,你是签过卖身契给我的,我不让你走,理所当然嘛,在你把欠我的钱还清之前,卖身契就一直是生效的,你得在店里给我干活,当然,我会给你工钱。”

“卖身契?”

郭芙蓉听得一愣:“我什么时候给你签过卖身契了啊?!”

“就是刚不久呢,小郭姑娘,你看这个。”

说着话的时候。

佟湘玉把刚刚郭芙蓉画过押的卖身契拿出来:“诺,就是这张,白纸黑字,还有你的签名,你画押的手印,都清清楚楚的。”

“什么?!”

郭芙蓉仔仔细细的盯着卖身契,连看好几眼。

越看。

心里头就越是发懵。

看到最后,她瞪着佟湘玉:“掌柜的,你也坑我啊你!”

“哪坑你嘛,这些都是你自愿签的,我又没有逼你哈。”

“你!掌柜的,你!你给我耍手段,哪能这样啊!”

郭芙蓉脸色沉下来。

她终于发现,这个掌柜的,之前一直对她热情得很,笑容满面的。

可是现在看来,也不像是个好人啊。

尤其是算账的时候,贼精明!

要命!

第一次进到这个店里,以为这里是黑店。

然后发现自己在镇上做的那些善事,其实都是恶事后,郭芙蓉才意识到,这家店其实不是黑店。

可是。

现在。

郭芙蓉却又开始觉得,这家店,的确就是黑店啊!

哪有这么宰人的!

而且。

签下的这张卖身契,太重要。

只要卖身契生效,按照大明律法,那她就要听从掌柜的安排,给掌柜的干活,哪怕是她爹在这,也没法子。

除非……

当下。

郭芙蓉就想到一个应对的法子。

除非,现在就把这张卖身契给毁掉!

“小郭姑娘,按照卖身契上写的,你现在就要给我干活还钱了哈……”佟湘玉心里头算是松一口气。

总算把小郭姑娘搞定啊。

好不容易忽悠小郭姑娘签下卖身契,也算是把她亏的那些钱弥补回来。

她也不贪。

只要小郭姑娘每个月干活的工钱累计起来,能够抵消掉欠她的钱后,她就会还给小郭姑娘自由。

此刻。

在柜台那,吕秀才放下手中的账本。

他看着被佟湘玉气得满脸通红的郭芙蓉,心里头忍不住又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嘀咕道:“想当年,我也是被掌柜的这么坑得留在店里的啊……”

佟湘玉仿佛听见什么,一眼瞄向吕秀才:“秀才你嘀咕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

吕秀才连连摆手,笑道:“掌柜的,我在算账呢……”

正说着话。

吕秀才忽然脸色一变,冲着佟湘玉喊道:“掌柜的,小心啊!!”

同一时刻。

长桌那,郭芙蓉仿佛是被气的急红眼一样,冲着佟湘玉怒喝道:“掌柜的,把我的卖身契给我!”

说着话的时候。

她冲着佟湘玉一掌猛的拍出。

佟湘玉脸上的笑容当即一僵,然后脸色骤变。

她想躲。

但往哪躲啊。

她压根就不会武功。

而且郭芙蓉出手,快得很。

佟湘玉怎么也想不到,郭芙蓉被逼急后,竟然真的会对她出手!

并且。

郭芙蓉一点也没留手。

“子凡啊!!救我……”佟湘玉下意识的就抬手挡着喊出来。

——

Ps:有人在看吗,求好评求礼物呀~

——

作者有话说:

\

小说《我在武林外传当保镖的日常》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