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慕风衍段无洛小说《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在线阅读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小说是网络作者碧海的夜曲的倾心力作,主角是慕风衍段无洛。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慕风衍看到的话本剧情里,十年后的段无洛重掌玄冥教成为了教主,但却不是如今这般白发赤瞳的怪异模样。书中萧云离也是个重要人物,在段无洛成为玄冥教主多年后,萧云离误闯入玄冥教禁地,在那里遇见了他。段无洛当……

慕风衍段无洛小说《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在线阅读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免费试读

在慕风衍看到的话本剧情里,十年后的段无洛重掌玄冥教成为了教主,但却不是如今这般白发赤瞳的怪异模样。

书中萧云离也是个重要人物,在段无洛成为玄冥教主多年后,萧云离误闯入玄冥教禁地,在那里遇见了他。

段无洛当时还以为是“死去多年”的李隐尧出现了,可随即便发现他不是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只是长相俏似罢了。

不过段无洛却还是把萧云离留在了身边,将他当成李隐尧的替身。

原来他昨晚跑进的竹林,是玄冥教的禁地,在水潭边唱歌的红衣人就是段无洛。

并不是他在做梦。

这情节走向,与他看到的剧情几乎一模一样!

慕风衍心下烦躁,本以为他死后,就彻底不会与段无洛有丝毫纠葛。

可没想到他兜兜转转又成为了萧云离,再次卷入他们之间的狗血虐恋中。

书里被当替身的萧云离最后还是爱上了段无洛,因爱而不得黑化嫉恨李隐尧,多次要置他于死地。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萧云离被段无洛扔进蛇坑里活活咬死。

想到这些话本剧情,慕风衍的脸色很难看。

呵,他现在就是萧云离,成为替身不说,难道最后还会爱上段无洛那个孽徒?!

他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爱上段无洛。

他慕风衍会爱得义无反顾,但绝不会爱得卑微。

前世发现段无洛是在骗他后,他果断收回自己的感情,毫不犹豫地与他断绝了关系。

再说到萧云离,他曾经是个心智不全的痴傻儿,父母将他养到三四岁才发觉儿子反应迟钝,与同龄的孩子不同。

在他八岁那年冬天,被村子里的孩子戏弄落水,救上来后高烧了整整三天三夜。

众人都以为他活不了的时候,他竟奇迹般醒了过来,甚至连智力都恢复正常了。

其实在那一年,慕风衍的灵魂早就重生在了萧云离的身上。

原本的痴傻孩童萧云离,在落水后发高烧已经死去了。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慕风衍忘记了关于自己的记忆。

以萧云离的身份,在萧家生活了十年。

几个月前有个脏兮兮的男人饿晕在他家门口,萧家父母好心将他救回家,给了些吃的。

后来发现他是个疯疯傻傻的疯子,连自己叫什么是谁都不知道。

萧家父母想起儿子小时候痴傻,亦对这疯男人心生同情,便收留了他。

一日萧云离发现疯男人受了伤,被身份不明的蒙面人追杀,他才发现这疯男人居然会武功。

他用计策帮助疯男人击退了那群人,但他自己却被向天抓了。

难怪当时向天看见他时,露出几分震惊,大概是认出他的脸长得像李隐尧,是以才要把他带回来送给段无洛。

直到昨晚,慕风衍突然恢复了记忆,一开始他心绪混乱,还以为自己是重生到了十年后。

如今冷静下来,才知其实十年前他早已重生成萧云离了。

不记得前世之事生活的这十年,他轻松无忧,或许上天让他恢复记忆,便是让他改变掉作为萧云离爱上段无洛的悲惨命运吧?

呵呵,也不知写那话本的人是谁,情节设定得如此反智。

他就算是不记得前世的萧云离,在被段无洛当替身囚禁,小命朝不保夕时,还能爱上他简直离谱!

他是肯定要离开这儿的!但如今自己这身体状况,想走也没有那个力气。

只能先养好伤,然后再做打算。

慕风衍回想起昨夜红衣白发的段无洛,幽幽唱着那首满怀深情思念的诗歌的场景,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慕风衍低喃,嘴角勾起一丝凉薄的冷笑。

当年他不知道,红衣飞扬的明媚少年写这首词,表明心迹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真正爱慕却不敢说出口的李隐尧。

段无洛大笑着从屋里出来,他步伐踉跄虚浮,手用力按着心口的位置,脸色渐渐苍白扭曲。

他惨白的神色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甚至连身子都在微微发颤,但却笑得越发肆意。

嘶哑尖利的笑声听不出半分欣喜愉悦,反而令人有种汗毛直竖的恐惧感。

段无洛跌跌撞撞回到寝殿,轰走一干守卫,此时右护法凌千锋有事要向段无洛汇报,过来就正见到守卫们被轰走的场景。

显然此刻教主心情不好,凌千锋不太想去触这霉头。

但他却见到殿内的段无洛他手紧压着心口,脸庞比垂下的银发还要苍白。

凌千锋猜测到什么,顾不上许多,忙快步走进殿内。

“教主……”

见到段无洛踉跄欲倒,凌千锋紧张地冲上去想扶住他。

段无洛广袖一甩,一股凌厉刚猛的内劲猛地袭来,即使凌千锋赶忙运功抵抗,但还是被震飞摔在门口,喉口泛甜咳出了鲜血。

瞧清段无洛此刻的模样,凌千锋更确定他是心疾犯了。

凌千锋是教中老人,前代幽冥教主在位时,他便已是教内护法。

虽与向天一样,同为玄冥教左右护法,但他的地位和资历比向天要高出许多。

当年也是他找到段无洛,将他迎回玄冥教,而教主患有心疾这个毛病,教内只有他知道。

凌千锋多次劝说教主医治心疾,可他却不在意,于是这毛病便一直这么拖着。

教主功力高深,当世已鲜有敌手,但心疾发作起来,却……唉。

凌千锋也有想过,是不是只有卜思谷的那位神医慕风衍,才能医治得好教主这怪病了。

但那位神医谷主……凌千锋想起他,暗暗摇头。

看着段无洛惨白的脸色,凌千锋内心着急,但也束手无策。

教主犯病时,任何药物都没用,全靠自己扛过去。

幸好这次教主心疾发作,好像没那么严重,他慢慢缓了过来。

凌千锋见状,小心走过去扶起他,问道:“教主,您现在好多了吗?”

他将段无洛扶到殿中玉榻边坐下,倒了一杯茶递过去给他。

段无洛摆手推开他递来的茶,拿起桌上的酒壶,灌了一口酒,烈酒入喉,火焰一般的烧灼感,盖过了心口的疼痛。

凌千锋端着茶盏,欲言又止。

直喝下了大半壶酒,段无洛才好像想起旁边还有个人一样,微带些醉意的红眸看向凌千锋。

“你有何事?”

小说《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