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纵横大宋:从收服梁山开始》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纵横大宋:从收服梁山开始》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才子配瞎人,主角是林峰祝彪。主要讲述了:祝彪见林峰居然同意了,兴奋地用银枪指着林峰,狂妄地说道:“你这鸟人,老子要是三招内取不了你的鸟命,老子当场一头撞死!”林峰直接骂道:“你这双标狗,能不能要点脸?你们祝家庄的人都是这么无耻吗?”“妈的,…

小说《纵横大宋:从收服梁山开始》在线全文阅读

《纵横大宋:从收服梁山开始》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祝彪见林峰居然同意了,兴奋地用银枪指着林峰,狂妄地说道:“你这鸟人,老子要是三招内取不了你的鸟命,老子当场一头撞死!”

林峰直接骂道:“你这双标狗,能不能要点脸?你们祝家庄的人都是这么无耻吗?”

“妈的,你只怕从小就习武,打熬身体,练习枪棒。我从小是读圣贤书,讲究的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跟我比武,我干脆站着不动让你杀了好了。”

好一句动口不动手,在场众人都见识过林峰动嘴的力量了。只是似乎哪个圣人都没教过他那样动口吧?

祝彪不耐烦地说道:“那你要如何比试?我是个习武之人,你该不会要跟我比吟诗作赋吧?那我也不如直接认输的好!”

祝彪以为林峰是真的天天读圣贤书,是个真正的读书人。他虽然也识字,可真要比试诗词歌赋,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林峰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要比试,我们就找个对双方都公平的方式。当然,看你就是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粗人,比诗词歌赋,我还没有你这么不要脸。”

林峰心中得意地想道:“嘿嘿,让小爷我抄几首南宋,明清的诗词还行,让我比试其他文学能力,我也不行啊!”

可他断定祝彪也不敢比试诗词歌赋,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吹牛,把自己当成了文化人。

祝彪被气的面红耳赤,真恨不能一枪戳死这个杂种。

只是现场有李应,扈三娘,他知道来硬的已经没机会了。现在这家伙好不容易答应比试,他只能耐着性子,等待机会。

“婆婆妈妈,像个娘们一样,你说究竟如何比试?”祝彪不耐烦地说道。

“我有个很公平的方法,我们来文斗与武斗相结合的方式!”

一听林峰愿意武斗,祝彪心中一喜,只要对方愿意武斗,他文斗输了又如何?只要武斗,他就有信心弄死对方。到时候人都死了,输赢还有什么意义?

“如何文斗,又如何武斗?”一旁的祝龙忍不住问道。

他断定对方说的武斗,绝不可能是跟弟弟单打独斗,对方明显不是个蠢人。

“放心,总之是让双方都满意的方式。我们到时候这么比试,彼此间相互出题,先赢三局者胜出,如何?”

“只要是对方出的题,另一方认为不公平,大可以拒绝,让对方继续出题,直到对方满意为止。这总行了吧?”

“当然,免得你们说我欺负人,我不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方面的文斗。”

林峰说完,祝彪三兄弟在一起商量了一番。

很快,祝彪对林峰说道:“好,按你说的办。但我要加一条,文斗的话,我们都可以找其他人帮助,但武斗不能找人代打!”

林峰嗤笑道:“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与双标啊!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双标狗,你干脆叫祝犬好了,龙虎狗,你们三兄弟齐活了。!”

“不过我是斯文人,让你三分又何妨?”

“比试前,我们要立好字据,免得到时候输的人不认账。谁赢了,输得一方就任其发落,如何?”林峰继续说道。

林峰的提议正中祝彪下怀,以至于都顾不上生气。他正愁如果赢了,却没能弄死这家伙,到时候该如何惩罚这杂种,没想到他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双方商定好之后,在李应的主持下,签订了一式两份的字据。写明了,一旦输的人,不但任获胜方处置,事后也不得报复对方,不然天诛地灭,全家死绝。

虽然林峰知道,只要他赢了,祝彪是绝不可能善罢甘休,早晚都会报复回来。可有了这个协议,至少能给他多争取一点时间。

“字据写好了,我们开始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抛铜钱,猜正反面,猜中的可以选择先来!”林峰说道。

这个提议很公平,祝彪直接点头答应了。

李应被选为公证人,他掏出一枚铜钱,看了看林峰与祝彪两人。

祝彪率先说道:“我选正面!”

林峰耸了耸肩,笑道:“那我选反面好了。”

李应直接高高抛起铜钱,任由铜钱落在地上。当铜钱停稳之后,正好是反面朝上。

林峰笑道:“看来老天爷都站在我这一边!”

祝彪却冷笑道:“让你先又何妨,反正你必输无疑,你这贼子死定了!”

林峰不跟对方废话了,直接说道:“我要出题了,我选武斗!”

众人听到林峰一上来就选择武斗,都惊讶地看着他。按照众人对林峰的观感,都以为他要选文斗。

扈三娘终于忍不住,上前拽了拽林峰,担心地问道:“你疯了?你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赢得下祝彪?”

林峰拍了拍扈三娘的肩膀,自信地说道:“娘子,且看你家官人如何赢这条狗。我之前对你说过,用刀枪只能杀少数人,用脑子才能杀百万人。”

祝彪却大声嘲弄道:“哈哈哈…,你这厮端的是不知死活,居然跟我武斗。来来来,看老子一枪戳死你!”

林峰赶紧抬手说道:“慢来,慢来,我还没说完具体比什么呢。”

“舞刀弄枪呢,我自然是不会的。我们比力气!”

本来听到林峰不跟自己比试,祝彪心中还十分遗憾,可最后听到这鸟人跟自己比力气,再次忍不住大笑道。

“哈哈哈……,你这厮莫非真是傻子?你要跟我比力气?难不成是掰腕子?我一条胳膊,让你两条胳膊,你都奈我不得!”

林峰瞪了对方一眼,骂道:“急什么急,我说完了吗?”

“掰腕子算个屁,一点难度都没有。祝彪,我且问你,你算不算高手?”

祝彪明显不知道谦虚是什么,抬头挺胸,傲然道:“我祝彪七岁开始练习棍棒,每日打熬身体,别的地方不敢说,在独龙岗上,我祝彪不惧任何人!”

妈的,这家伙是真能吹。现场至少两个人,他就打不过。扈三娘跟他实力差不多,李应更是强过他。更不要说他师父栾廷玉了。

“很好,既然你这么牛,我的比试来了。我们就比谁能把自己提起来!你这么厉害,一百来斤的你,应该能轻易提起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