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求赛季小说免费资源

火爆游戏动漫小说赛季 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绿茵烽火台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主角是单缜曲语泠。书中主要讲述了:稀疏人群随着自动扶梯缓缓上升,曲语泠亦随着人群慢慢移动。江城是一座特别的城市,而特别的城市,也拥有着特别的地铁。由于江城山与水交叠的特殊地貌,这里的地铁犹如能够上天入地的蛟龙一般,时而悬浮在百米高空疾……

求赛季小说免费资源

《赛季》 免费试读

稀疏人群随着自动扶梯缓缓上升,曲语泠亦随着人群慢慢移动。

江城是一座特别的城市,而特别的城市,也拥有着特别的地铁。由于江城山与水交叠的特殊地貌,这里的地铁犹如能够上天入地的蛟龙一般,时而悬浮在百米高空疾驰,时而窜入于地底深处穿行,便是在浩浩汤汤流淌的长江水间,亦可寻得它们的身影。

与飞鸟为伴,与游鱼作友,已成为一桩江城人通勤路上习以为常的小事。

崇山峻岭之下复杂的岩层结构,也在过去成为了江城地铁建筑师的难题,平原地区一天能破土前行几十米的盾构机,在这里能行进的距离也不过一日几米。但难题已成为过去,因为如今地铁线路已如枝叶脉络般,布满了江城地上地下每一处角落。

龙兴站,这里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站台,它与地表的垂直落差已超百米,而人们单是用以出站的时间,便是需要耗上十余分钟。在龙兴站的自动扶梯上,你甚至可以不慌不忙地吃完一顿早餐。

曲语泠便是如此,她左手拿着热腾腾的手抓饼,右手端着一盒牛奶,正在地铁扶梯上左右开弓地吃着。龙兴站是为了龙兴球场所建,除去比赛日的那几小时之外,这里便是在出行高峰时段,也仅是稀稀疏疏的出现几个零落行人而已,而这也为曲语泠这样在扶梯上吃早饭的人提供了便利。

当两手空空之时,用餐者也到达了地面,无数次进出于龙兴站的曲语泠,如今甚至能精确掌控用餐时长。在自己刚出站时,也恰好吃完早点,她将手中的食物碎屑扔进垃圾筒中,然后向训练基地快步走去。江城1997训练基地虽紧邻龙兴球场,但两者之间,依旧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步行距离。

想着昨晚萧桅的电话,她又加快了脚步,接近于开始小跑,一方面是因为经理要求自己早到,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实在是对球队的新任主教练是谁的问题好奇。

只用了十多分钟,曲语泠便从地铁站走到了训练基地门口,门卫萧老师正站在门岗亭外一边眺望着远景,一边啃食着大肉包,双方相互道早之后,她便继续向前走去。

不多时,便来到了基地大楼前,由于时间太早与球员休假期,这里依旧是冷冷清清寻不到半点人影,她双手拢了一下脑后跑散的头发,拾级而上进入了楼里。

“小曲,等一下”,一个颇有些娇媚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曲语泠回头望去,眼前出现的是一位身着西装的女性,合身内收的上衣与贴身短裙更衬出那人的身姿曼妙,而身后披着的绛红御寒大衣,也将她白皙胜雪的面庞突出的更加明显。

眉似柳叶眼若秋水,精致立体的五官生在尖俏脸庞上,冷艳、柔媚、俏丽……似乎所有形容女性面容姣好的辞藻,都可以在眼前人这里寻到。

这是曲语泠做梦都渴望拥有的完美,不过她亦是曲语泠做梦也厌恶的女性。

眼前人名唤欧茗蓓,与自己生日在同一天,均是盛夏六月间,却不是同年,她比自己年长三岁,如今恰好步入而立之年。

如若不是同日出生,那么欧茗蓓定然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因为自己只是球队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而她却是球队的副总经理。

欧茗蓓能力出众,然而能在三十岁做到这个地步,也绝非仅靠能力而已。

江城1997背后金主是江城本地的索道集团,索道集团成立至今也有六十余载,它们是典型的家族企业,爷爷打江山,爸爸坐江山,到了孙子陈中继这里,他没有像那些富三代一样纨绔败坏,反而将这份祖宗家业发扬光大,费尽十余载心神,索道集团终于冲入了世界五百强。

到了知天命的年龄,陈中继回顾过往岁月,发现自己读书时活在父母的希冀中,工作时活在集团的希冀中,结婚后活在家族的希冀中,他这五十年人生,竟是全为别人而活。

朝闻道,而无论夕在何时,他都发誓余生只为自己而活。所以,彼时二十五岁,正值花开时节的欧茗蓓,便是他对自己的第一个奖励。

人生五十年,陈中继第一次体验到坠入爱河的美好,而此前他与妻子的婚姻,不过是一桩商业交易而已。他并不爱她,但他却爱上了她。

这份爱情,也让欧茗蓓一步登天,她成为了董事长秘书,亦成为了江城1997的副总。尽管她的身份是世人唾弃的小三,但却拥有着世人都渴求的财富与美貌,而得到这些,欧茗蓓仅用了二十五年而已。

如今,五年已去,今天却是欧茗蓓第五次来到江城1997训练基地。球队副总的头衔更多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虚职,她不懂足球亦不爱足球,所以也乐得清闲,将一切丢给陆长缨去打理。

曲语泠第一次见到欧茗蓓,是在一年前的赛季总结会上。第一眼,她就被这位欧总的气质所吸引,而当欧茗蓓得知她与自己同日出生,之后也主动过来和她交谈并且互留了联系方式,这也让曲语泠如沐春风。

只是春风来了,冬风还会远吗?

之后,当曲语泠了解到这位欧总是依靠美色上位,她心中产生的所有好感也跌至冰点,毕竟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会不厌恶小三。

“啊,欧总您来了。”尽管心中厌恶,但曲语泠依旧是笑得很甜,甜到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虚伪。

“什么欧总,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以后叫我蓓姐。”欧茗蓓走近前来,笑着拍了拍曲语泠的肩膀,“你先别上去,跟我在这里接一下,我们的新教练快来了。”

“嗯,好的。”曲语泠答复道。之后欧茗蓓又开始与自己闲聊起来,话题不涉工作,尽是生活琐事,她的语气措辞平易近人,让曲语泠恍惚间觉得自己就像是在与闺蜜交谈一般,没有丝毫不适或是违和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那么自己应该可以和她成为朋友吧,曲语泠这样想着。

几分钟后,轮胎与地面的摩擦所产生的呜呜声由远及近,一辆黑色小车拐进基地大楼门前,终结了二人间的对话。

新帅到了。欧曲二人一前一后地向小车走去,车门开启,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钻了出来,黑色半框眼镜、灰色毛衣、藏青色牛仔裤……

“what the fuc…(什么鬼)”

曲语泠瞪着双眼,满面尽是惊异之色,一句英文破口而出,但她很快意识到了自己不经意的行为,赶忙用手捂住嘴,没让最后一个音节从里面蹦出来。

那个最不可能的“下等人”,他居然上位了。

……

“各位同事,在未来的日子中,江城1997的主教练一职将由我身旁的这位单缜单先生出任,希望大家能够全力配合共同努力,让我们球队丢掉‘老二十’的身份!”

三楼会议室中,正在进行一场球队高层会议,而当欧茗蓓柔婉娇媚的话音落地之后,球队总经理陆长缨、行政部经理萧桅、宣传部经理何以志、营销部经理尹谷兰、首席球探尤赫、首席队医富冬曼,以及教练组的代理主帅吴青义,尽数站起身来鼓掌欢迎,掌声并不怎么热烈,但好歹还是稀稀疏疏填满了整间会议室。

这里的七人,除开陆长缨那张亘古不改的笑脸之外,其余六人心中的困惑不解之意已经快从脸上溢了出来。他们六人曾私下开了个小赌局,看看此前“江城赛人”的主角们,究竟谁能够笑到最后。

尤赫与富冬曼两人押了“上等人”,萧桅、何以志、尹谷兰、吴青义押了“中等人”,而今这位无人押注的“下等人”却后来居上,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听着会议室里的掌声,单缜脸上虽没有表露任何神色,心中却早已是尴尬异常。

事实上,不光是他们,就连单缜本人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江城1997的新帅。如今,考取教练证不会要求专业出身,他那些年辗转多地的体育行业生涯中,闲来无事,便将几乎所有球类运动的教练证考了个遍。

而在一周前收到江城1997的面谈邀请之后,自己也是因为实在无聊,便抱着重在参与的态度简单准备了一下,草草来到俱乐部参加面试。其实,单缜非但不明白这家足球队为何会找上自己,甚至连他们是怎样将自己从茫茫人海中寻出都不清楚。

目睹这一切的欧茗蓓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待掌声停歇后,她扭头看着单缜,继续说道:“那么,下面请单先生做个自我介绍吧。”

“嗯……”单缜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耳垂,他顿了顿说道,“我想大家对我本人已经很了解了,我应该就是报道中那个‘下等人’吧,至于我这个‘下等人’是怎么上来的,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的那几人脸上的惊讶神态已经转变为笑意,他们有的微微低下了头,有的用手挡在嘴前遮掩,有的神色依旧泰然自若,但面部肌肉却在微微抽动,单缜知道这是强忍笑意的表情。

“总之,今天我只是来和大家先见个面,明天才正式开始工作,所以大家先各司其职,工作按原计划开展就行了,先这样吧。”他说完扭头看向身侧的欧茗蓓,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在对她说的。

欧茗蓓点了点头,然后向单缜依次介绍了会议室里其余七人,单缜与他们相互认识并握手致意之后,欧茗蓓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形式套话,便让这几人离开了。

现在,这里仅剩下她、单缜与陆长缨三人。

“来来来,大家都别站着,先坐下。”待那几人离开之后,陆长缨万古不变的笑脸上突的多出几缕谄媚,他挪到欧茗蓓身侧,弯腰拉开了椅子,“来,欧总……不,小欧您先坐。”

“哎呀,陆总您这是,您是老前辈啊,您先坐。”欧茗蓓嘴上虽在推辞,却是一屁股坐了下来,陆长缨见状嘿嘿干笑了两声,也拉开椅子坐下。

这二人虽然陆为正,欧为副,但被陆长缨这位老头子称为“小欧”那人,显然拥有着更高的地位与更多的权力。而之所以将她称为“小欧”,这也是欧茗蓓自己要求的,不然陆长缨早已左一个欧总,右一个欧总地叫上了。

欧茗蓓坐下后看着单缜,开口说道:“单先生,上周面谈时我在集团开会没能过来见你,实在是抱歉了,之前陆总有向你说明我和球队的情况吗?”

不待单缜开口,陆长缨轻拍了下脑门,抢先说道:“哎哟瞧我这老头子的记性,我上周居然忘了介绍您了。”他赶忙扭头对单缜说:“这位欧茗蓓女士是我们球队的副总,同时也是董事长秘书,集团工作繁重,所以欧……小欧很少有时间莅临基地指导工作,单先生以后若是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代为转告给欧……小欧。”

单缜听得有些迷糊,欧茗蓓闻言后也轻笑了一声:“噗,陆总您这样解释会把单先生绕晕的。”她瞧着单缜,笑意在美目间流转:“单先生,还是我来说吧,我是这家球队管理人之一,此前我疏于管理,导致球队战绩糟糕,所以接下来我会经常出现在训练基地这边,与你共同打造一支全新的江城1997。”

单缜闻言点了点头,欧茗蓓身体后倾,抻手伸了个懒腰,有些慵懒地说:“当然,我还有另一个身份,集团董事长陈中继的情人,噢,也就是他们说的小三。单先生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看着单缜脸上诧异的神色,欧茗蓓十分满意,她故作停顿,深吸了一口气继而缓缓说道:“这代表,在这家球队里,我就是老板。”

单缜有些愣怔,没人会如此直言不讳地介绍自己这样的一个特殊身份,眼前这位拥有倾城面容的女子,恐怕亦拥有着同样倾城的魄力与手腕,而与这样一位女性共事,自己日后的道路必将无比坎坷。

惊讶之余,单缜没有回话,他双手合十十指交叉, 默默等待着下文。而坐在一旁的陆长缨,却不知何时掏出了手机,右手拇指不停地在屏幕上滑动,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一个年已花甲的老头,却还存有如此迅捷的反应能力,这同样是一桩令人啧啧称奇的怪事。

小说《赛季》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