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王冠之上武天皓小说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游戏动漫小说王冠之上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吮墨兰,主角是武天皓。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四章:duang看着鲁正先是吃了两份虾仁意面,马上又吃了一份紫薯鸡胸肉。武天皓不由说道:“轻食餐也不是你这么造的,吃多了一样有很大负担,作为半职业球员的你们对自己的饮食还是要严格控制的”。武天皓学过……

王冠之上武天皓小说免费阅读

《王冠之上》 免费试读

第四章:duang

看着鲁正先是吃了两份虾仁意面,马上又吃了一份紫薯鸡胸肉。

武天皓不由说道:“轻食餐也不是你这么造的,吃多了一样有很大负担,作为半职业球员的你们对自己的饮食还是要严格控制的”。武天皓学过一定的膳食知识,这也是为了让旗下的球员有更长久的生涯,绝对不是为了让他们多上几年班,多贡献点绿气。

“你就是心疼钱了,嘿嘿”鲁正看见武天皓一脸严肃认真,想起了刚才的调侃,马上又能开起玩笑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啊,就是有点贪吃。

“那你马上停下,咱们现在就走?”武天皓毫不示弱的接着他的话。

闻声的鲁正便低着头不再回应,默默地吃起刚上的水果捞。

武天皓觉得这小弟弟这个年纪倒是率性,很讨他喜欢,况且这孩子球技和潜力都是有的,签下也许还真能提出来,大学自己学的市场营销,这球员不错,是个好工具,人。

武天皓从手机里导出来了协约,然后将它投影到桌面上,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科技确实更发达不少,还好自己能适应。

鲁正放下吃食,认真地将协议看了两遍,然后回应道:“还不一定能和你出国?我就是看重你在国外的履历,你不是和我说鹰国拉堡俱乐部、红魔俱乐部你都接触过嘛,我这才要和你签!而且你看,我商业收入你要分百分之五,工资你也要扣百分之一?哪有这个道理啊!”鲁正对于后面的条款其实不是很在意,主要是他真的很想出国留洋,外面的青训、梯队建设、职业化真的高于他现在看见的所有职业俱乐部。所以提起后面两条不过是压压价。

“你看全了吗?未来两年我要在你身上砸十万点!十万华国消费点!分你那点钱是应该的,我还只签了7年。”武天皓一脸正色,觉得这小子好像没自己想的那么单纯。

“7年?哪个经纪人一签就是7年,解约条款还这么恐怖,还不一定能去国外”鲁正开始审视武天皓了,他一开始还是特别信任武天皓的,因为他确实有点东西,平时接触总是很全面地为他们提供建议,但是现在看来,不一定靠谱啊。

“这是我的行程、签证,我不带你去国外,难道在国外遥控你啊?”武天皓说完将手机拿回来,然后划了两下,随后又不紧不慢地说道,“之所以有这个条款,其实是因为你,你不一定愿意出国,也不一定能够出国,毕竟你是怎么规划的我不清楚,这样给我们一定的缓和空间了嘛,另外一个原因,签证什么的还是需要审核的,明白了吗?”

“嗯”,鲁正抬起头对视这个认识很久的朋友,简单回应到,然眼珠子又开始飞快转起来了。

“这是1W华国消费点,签下协议,它就是你的,可以去买点装备,然后我就是你老板,以后职业规划我们商量着做,出国的日子很快就能到来”武天皓拿出一个银行卡,为什么是个?因为它的确不是卡状,就是一小块芯片状,只是通过手机激活了一下。

“老板个屁!我们是平等合作关系!真当我什么不懂?”鲁正露出无语的表情,但还是没有伸手接过卡,“这事我得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三天后我会联系你,你把协议发我。”

两人将手机背对背靠着,武天皓在自己屏幕上用力一刷,再点了两下就搞定。两人又坐起来开始闲聊了一会儿。

“走吧,吃得也差不多了,你在门口去等我,我去买单。”武天皓站起来笑着对鲁正说道。

鲁正笑呵呵地道谢,然后很利索地就走到了门口。

“今儿吃得还不错吧,以后可没有这样的好日子的,我会管理你的膳食的。”武天皓说话声音不大,但是鲁正听起来却发聩。

“还行还行,嘿嘿”比较也是正确的,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行,诶,这都晚上了,怎么还这么热啊,我去马路对面超市买两只雪糕,你要啥口味的”。武天皓一边说着就一边往斑马线走去了,恰好是绿灯。

“都行”鲁正下意识地就随口说道。

武天皓听见后背身比了一个欧克地手势,就快步跑了过去,因为绿灯马上就要结束了。

忽然鲁正意识到,坏事了,刚才武天皓还和自己说,以后但凡他觉得自己饮食不科学,就得加练,五公里跑步起步,雪糕?多少热量啊!肯定这老小子是想套路自己。

于是鲁正也走到斑马线前,等待红灯一停,就开始走了过去,走到快一半,发现这红绿灯不科学啊,时间过了一半了,路程还有三分之二,于是加快了脚步。

咔!

脚抽筋了!正好在斑马线上抽筋了!

绿灯开始闪烁了!鲁正不得不咬着牙加快速度,想在绿灯结束前冲到人行道上。

砰!

鲁正在距离人行道三米位置的地方摔倒了,而此时红绿灯也刚刚跳转到了红灯。

duang!

一辆满载花岗岩的小三轮车飞速而过,由于现在这个车的底盘有点高,一时间居然没有看见鲁正,一下子就撞到了鲁正,鲁正随即传出撕心裂肺地吼叫。

三轮车撞到鲁正后改变了行驶方向,像是漂移一样,一下子就侧翻了。

司机看了一眼红绿灯,确定刚才是绿灯啊!但是他超载了,于是司机掩着脸,赶紧弃车逃跑了。

武天皓听见身后剧烈地碰撞声,没结完账就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不远的斑马线上,到处是血,血泊中的正是鲁正满脸泪水。

武天皓连忙放下手里的所有东西,匆忙地跑了过去,走到他身边,看见鲁正头部没什么事,连忙对着旁边围观的路人吼道,“快叫救护车啊!快啊!”

“别说话,你别说话,别动,别动,救护车马上就到,别睡觉别睡觉!”武天皓低下身子对着鲁正轻声说道。

然后站起来驱赶围观的群众,让他们别靠太近。

不一会救护车就到了,鲁正被抬上去的全程都紧紧地看着武天皓,似乎想要说什么。

武天皓没拿手机,陪着鲁正被送进了抢救室后,才借了个手机拨打自己电话,委托刚才商店老板请人给他送过来,表示愿意付酬金。

不一会手机送到了,武天皓也不知道如何联系他的家人,就打电话通知俱乐部,让他们过来,并通知家里人。

忙完能做的一切,武天皓又跑去厕所用冷水洗脸,眼睛不知不觉开始泛红,他此刻的心就像蚂蚁钻过一样,自责像千斤坠一样压着他的心口。

这个孩子,才十七岁了吧,比当初的自己还小,他可能什么都还没有真正见识过,甚至可能连夏门都没有出去过,多单纯可爱的一个少年,就因为自己?就因为自己!

“鲁正的家长在吗?鲁正的家长在吗?”外面传来护士的叫喊声。

武天皓连忙甩了甩水,走了出去,举起手,“我是,我是。”

“你是?”护士看见他可能比自己还小,发出了疑问。

“我是,请问鲁正情况怎么样了啊!”武天皓微微弓背和护士对视,着急问道。

“哦,那小子运气好,没什么大事,就是挫伤,和骨折,头部没有太大问题,没有生命威胁,具体情况还要拍个片,麻烦你先去缴费可以吗?”护士被他着急样子吓了一跳,然后回过神面带微笑的慢慢说道。

武天皓听完就把护士推开,快步走过她身旁,跑去缴费。

护士回头看了一眼他,原本觉得这人还很阳光帅气,推开他的瞬间就觉得这人有毛病。随即抱着文件夹走进手术室。

等武天皓完成一切手续时,老李也来了,他接老李一块找到了鲁正的病房,在门外看见鲁正被裹得死死的。

“医生说人很安全,就是腿部受伤程度不小,我问过了,踢不了了”武天皓看着鲁正,像是自言自语地慢慢说道。

“可惜了”老李推了推眼镜,停顿了很久,吐出了这三个字。

然后两人一块走进去,沉默中等待鲁正醒过来,手术时麻药还打了不少。

鲁正刚醒来,就看见他们两个,然后再看见自己的双腿已经被吊起来了,没有一点知觉,眼角的泪水就像泉水一样涌出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说什么,只有鲁正的哽咽声开始慢慢传出来。

不知过了好久,鲁正才缓过来了,武天皓为他擦了擦脸。然后鲁正说,“李叔,武哥,你们饿了么?”

“我们不饿”武天皓与老李对视一眼,然后轻声说道。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我以后就可以吃遍所有美食了”鲁正说完,还笑了起来,只是此刻的笑容是那么勉强与无奈,武天皓和老李看了都心里一酸。

“俱乐部里签的协议里,你在外面出的意外,没法承担赔偿,买的运动险也赔不了意外,”老李走了过来,语气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是我们教练组的一点心意,希望你早日康复,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说完老李就将一块芯片放在了病床旁边的柜子上面,然后走到武天皓旁边拍了拍肩膀,然后就走到门外开始吸烟。

武天皓拿起银行卡扫了一下,“十五万,你的医疗费有着落了,可能还有营养费了哈,”武天皓强笑着对鲁正说道。

“这不挺好嘛,家里也没有什么压力了,不过以后我会还他们的”。

武天皓知道他说的不是还钱,而是这份情。

“你这两天不能吃东西,好像是因为哪里有挫伤,好像是食道?反正你就乖乖躺着就行,我出去抽根烟。”武天皓对着鲁正说道。

鲁正笑着点了点头,看着武天皓慢慢走出去,在门口和自己对视一眼,然后关上了门。关上门的一瞬间,心中的火山终于爆发了,悲伤、失望种种情绪席卷了他的内心,脸上的泪水已经浸过了脸上的伤痕。

武天皓是不吸烟的,以前不,现在以不,但他有时候喜欢点燃香烟,看它慢慢燃尽的样子。

走到门口,对着老李冷淡地说道:“说说他家里的情况吧。”

老李很诧异地看了一眼他,然后没有发出疑问,将他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了。

鲁正的爷爷奶奶是农民,由于现在都是半自动作业,种地范围很大,不仅仅是空间上的大,他爷爷奶奶可以说是个农场主,算得上富裕了。所以一家人的日子一开始过得很不错,直到十年前的一场洪灾,从西到东,席卷了整个夏门和旁边的城市,由于错过了预警,他家里的所有财产在洪水的肆虐下,一夜之间全变为了虚无。不仅如此,大水还冲到了他的农场里,他们被困在房顶上,房顶一晚上都在摇晃,也是在凌晨才得到了志愿救援队的人的救助活了下来,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那晚上没有扛过去。

父亲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安顿好他们母女后加入了去隔壁市救援的队伍。但是一直没有回来。

他的外公外婆,一个是哲学老师,一个是文学老师,退休后就开始了环球旅行,为了他们的理想生活,拒绝了和家里人的通讯,两个老年人就开始了一年的旅行,恰好避开了洪灾,回来后,选择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

他妈妈却不想离开这儿,外公外婆也很理解支持,给了妈妈一笔钱让他重新建立农场,但是随后而来的疫情冲垮了妈妈的希望。此刻他也慢慢接触足球,爱上了足球。

于是他妈妈又放弃了一切,培养他踢球,只希望他能快乐,自己就艰难维持农场,很少回去城中,更是很少母子见面。鲁正心中也埋下了一颗种子,他希望自己能真正踢出来,让妈妈好好休息,不再劳作。

“送他来的是他舅舅,他舅舅是名军人,他舅舅将他家外公外婆所有积蓄都给了我,自己还凑了一些,到今天还剩下十万,我一会还要交给他家人,我们和他签的协约也不得不终止了,可惜了,这辈子,再也和足球无缘了。”说完老李重重叹了一口气。

“那可不一定。”武天皓斩钉截铁地马上接到。

他和老李没有怎么聊下去了,回到病房后,给鲁正打个招呼就送老李回去了,随后又走到病房,看着睡过去地鲁正,一言不发。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武天皓还是决定拆穿他。

“武哥,我不怪你的,这是我的命,”鲁正睁着眼说完又闭上了眼,他想用一句话直接堵死武天皓,免得自己又难受,毕竟这种事情谁又能料到?七八平米的房间是那么小,小到完全装不下他心中的梦。

“我想说的,我们的协约依旧有效,现在你可以决定了吧?”

小说《王冠之上》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