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冰锋》在线全文阅读

经典游戏动漫小说冰锋 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梧桐私语是个网文大神,主角是梁萧党生。书中主要讲述了:有生以来,梁萧从没试过像现在这样匆忙的行程,从订机票到返航东北,他的心是越来越凉,那几个孙子没一个接他电话的,更tm气人的是,直到离开度假村,他被拦住结账的那刻,他才知道,所谓的度假村是二东开的,全都……

小说《冰锋》在线全文阅读

《冰锋》 免费试读

有生以来,梁萧从没试过像现在这样匆忙的行程,从订机票到返航东北,他的心是越来越凉,那几个孙子没一个接他电话的,更tm气人的是,直到离开度假村,他被拦住结账的那刻,他才知道,所谓的度假村是二东开的,全都是狗扯,他被这帮人算计了。

“这帮王八蛋!”坐在飞机上,咬牙切齿的梁萧手止不住的抖,一个恐怖的念头不断在脑子里聚拢——如果他真把自己的厂子抵押了,那他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下飞机打车,一路催着司机加速再加速,心急火燎的梁萧终于在快傍晚的时候站在了冰刀厂门前。

老旧的院落在细雪里显得格外安静,他深吸口气,看着四开的大门,安慰自己:没封条,说不定没事,说不定是杰叔骗自己的,说不定就是……

自我安慰时,门里走出来个人,梁萧一看,居然是秦鸿时?

秦鸿时是体校的教练,梁萧小时候跟着他学过一阵速滑,可惜朝九晚五勤学苦练的东西太折腾人,学了没几天梁萧就撂了挑子,倒是老梁,常年给半死不活的体校投赞助,可这家伙自从上次被自己拒绝后,不是誓不登门了吗?

对了,一定是他,为了要钱唆使杰叔骗他,什么冰刀厂被抵押,根本是没有的事!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的梁萧有了底气,随身包都顾不上拿,直奔过去一把抓住了秦教练的脖领子。

“是你捣的鬼,是不是?撺掇杰叔找我麻烦?我告诉你,你越是这样小爷我越是不会给你钱!”

秦教练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他,意外之后一脸不屑地抖开衣领上那两只手。

“你觉得我有那么闲吗?捣鬼?”

“别解释了,冰刀厂好好的,除了你没人能撺掇杰叔!”

眼见着梁萧不打算放过秦鸿时,迟一步出来的陶三杰看见了撕扭在一起的两人,赶忙冲过来。

“你个混账小子,别胡闹了行不行?”

“杰叔,是不是他让你骗我的?这种死骗子在我这拿不到赞助就给你出这样的昏招,你怎么能听他的呢?!”

“你给我闭嘴!”

随着“啪”一声的巴掌声落,梁萧捂着脸呆在那里:“杰叔……”

“银行的人才核对过笔迹卡,梁萧,这厂子是你爸这么多年的心血,你怎么这么浑啊!”

梁萧傻了,他看见跟在杰叔身后出门的几个人还有他们手上的封条,彻底傻了。

“杰叔,我真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问银行的人吧,我就想问你小子,这字怎么敢签?怎么能签的?连咱厂的公章都盖了,我跟着你爸这么多年,以后到了地下怎么和跟他交代啊!”

不过一会儿的工夫,雪比方才大了,雪片落在梁萧脸上,凉凉的,但和他冰凉的心比起来,这点冷压根儿不算啥。

人生头一次,他希望自己那个古董爹还在。

就这么在雪里呆滞地站了不知多久,久到贴封条的人什么时候走的、久到怒其不争的秦教练什么时候离开的,久到杰叔和他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梁萧却一句也没听进去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他动作僵硬的接起电话,没开口就听见对面的人扯着嗓门喊:“你这个地址不对啊,门口咋贴封条呢?

……

梁萧没想到胖猴会那么狠,不单骗走了冰刀厂,连老梁留给他的房子也被拿去抵了债。

白纸黑字签的都是他的字,梁萧想告,也求告无门,更可怕的是,除了房产和厂子,他身上还莫名其妙多了好几笔债。

2012年的东北,腊月里的风是刺骨的冷,极北的小镇车站,无处可去的梁萧提着行李站在风里,看着面前这个简陋的不能更简陋的站台,一度产生了回去的念头。

不就是追债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转身准备去买回程票的工夫,一个身材格外高大的胖子突然朝他走了过来,除了一身土到掉渣的衣服外,那人手里不知哪辈子才有的砖块似的大哥大也格外显眼。

几秒后,壮汉停在他面前,边笑边点头:“叔你放心吧,人我一定给你照顾好,你是梁萧吧?”

“你是?”梁萧狐疑地仰视着面前这座大山,说话的底气都显不足了。

“陶三杰是我叔爷,我叫陶金山,你叫我金山就行,你的行李就这些?给我吧,车在外头等着呢。”

陶金山?不如改叫陶金更直接些。梁萧哼了一声,手往回一收,躲开了陶金山的大手:“我不是梁萧,我是来这边转车的,现在就走。”

“你就别糊弄我了,我们这站站小,下趟车要后半夜到,再说了,我见过你照片,长得好看的小子,错不了,这是你钱包吧,叔爷嘱咐我替你收着,等他那边官司有眉目了再让你回去。”

梁萧一个没防备,钱包已经从行李里被单拎出来,进了陶金山的口袋。

哪受过这种待遇的梁萧急了,跳起来去抢:“我包里有十万块现金,卡里还有,你这样随便拿走别人东西,少一分都要去蹲大牢。”

他高声威胁着,声音顿时引来旁边不少侧目,唯有陶金山乐呵呵地一点不怕,梁萧的两包行李他一手一个,轻松提起:“你哪那么多钱?叔爷说了,你身上现在只有出门前他给你的一千块,走吧,这几天雪大,马上就要大雪封山了,再不走,路就更难走了。”

财产金额被扒个底掉的梁萧想找个地缝钻一钻,太丢人了!不是真打不过,否则他一定让这个陶金山好看!

握紧拳埋低头的梁萧默不作声地跟上陶金山,生怕再给陶金山扒他裤衩的机会。

然而到了外面,梁萧还是傻眼了。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家拖拉机算车?”

“咋不算。就这车在我们村排的上豪车前三,前年的款,老是老了点,干起活可是半点不含糊,哥们儿搭把手。”说着,陶金山把梁萧的行李扔回给梁萧,自己则摸出根带弯的铁棒走到车头,插进去一顿猛转,没见过这启动方式的梁萧压根儿没准备,一阵突突响后,直接被拖拉机窜出来的黑烟呛得咳嗽。

“哎呀,忘了告诉你一声了,不过也赖你长得高,就这烟,个头矮点的根本吹不着,走,上车!”

“你上吧,我跟着走。”已经被陶金山一番话弄的脸黑的梁萧打死也不想坐这车,腿朝旁边一跨,用行动拒绝。

“那哪成啊,我们村在山里,老远了,走过去非累个好歹。”显然不同意他走回去的陶金山不由分说地抱起梁萧,扔进了车里。

可怜梁萧一身白皮草,瞬间被车斗里的煤灰染黑了。

他看着衣服,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知不知道我这衣服……”

“知道,狗皮袄嘛,挺好,软和,还能帮你防颠!”

在陶金山响亮的笑声里,拖拉机启动,没半点防备的梁萧狗啃在车斗里。

……

“让我下去,我要回去!”

风大、雪大,压根儿没听见他在说啥的陶金山开着车,介绍起了自己的家——

“我们村叫榆杨村,背靠大山,有山有湖有树林……”

“求求你,闭会儿嘴……”拖拉机开出去没多久就被这土路上的坑洼颠的七荤八素的梁萧扒着车沿,声音虚弱地:“我要……杰叔……我要买票……回……回……”

“我们这里虽然比不上城里,但有意思的东西也不少,现在湖面结冰,晴天可以滑冰。”

别提冰,最烦冰……

“夏天还能进山打猎,不过山里有狼,叔爷嘱咐不让你进山。”

还夏天?多呆一天他都怕折寿。

“以后你要有事找我叔爷就和我说,每月初三镇上能打电话,你有什么事可以在初三打给杰叔。”

“What?!”打个电话还要限日?手机被收走抵债的梁萧翻身坐起:“你不是有电话吗?”

那个大哥大。

“这个啊,借的,回头还得还回去,而且已经没电了。

就那破电话还是借的!梁萧气得快断气了,才要骂时,车偏巧又过一个大坑,一起一落间,梁萧直接把出门前吃的饭全吐了。

听见声音,陶金山回头看着他,黝黑的脸慢慢浮起了红晕:“对不起啊,车开慢了更颠,你再坚持一下,到了家就好了。”

梁萧脸色蜡黄的抬抬手:别说了,快开吧。

他实在没气力指挥,也不对陶金山说的那个家抱什么希望了,他只希望杰叔快点找到证据,把自己被夺走的东西拿回来。

随着梁萧的怨念,拖拉机渐渐从还算笔直的乡道开进了越发弯曲的山路,梁萧躺在拖拉机的车斗里,看着高高低低的山脉从两侧过去,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委屈。

他是下午一点下的火车,等拖拉机最终停下周围的天色依旧黑了。

梁萧扶着车沿,看着面前掌着盏白炽灯的院落,再看看比较起来明显暗地多的邻居,心里稍稍好过了那么一丢丢。

“叔爷说城里都不用灯泡了,我娘怕你不习惯,特地让我去买的,乡下地方,不比你们城里,冷得很,赶紧进屋,东边那间亮灯的就是你的,那间屋干净些,不像我屋,之前养过猪。”

“养猪赚钱吗?”提鼻闻闻确定没什么猪味的梁萧跳下车,随口问道。

陶金山乐呵呵地报了个数,听得梁萧直想呲牙,就这,还不够他一顿饭钱呢,但他没吱声,人在屋檐下这种事他多少还是知道的。

小说《冰锋》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