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重回八零:从粮票换鸡蛋开始逆袭主角老嫖二虎周东北张学农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重回八零:从粮票换鸡蛋开始逆袭是网络作者老贼写的一本小说,主角是老嫖二虎周东北张学农。主要讲述了:那是一个初秋午后,阳光虽然明媚,却也有了淡淡凉意。那个洞还是崭新的,上面更没有铁皮,那一抹雪白一直印在二虎脑海里,那是他青春的记忆。炕上。二虎摇着大脑袋,“你别说,叫老嫖,形象!”朴满囤抬脚就踹,笑骂…

重回八零:从粮票换鸡蛋开始逆袭主角老嫖二虎周东北张学农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重回八零:从粮票换鸡蛋开始逆袭》精彩章节试读

第13章

那是一个初秋午后,阳光虽然明媚,却也有了淡淡凉意。

那个洞还是崭新的,上面更没有铁皮,那一抹雪白一直印在二虎脑海里,那是他青春的记忆。

炕上。

二虎摇着大脑袋,“你别说,叫老嫖,形象!”

朴满囤抬脚就踹,笑骂道:“像个屁!”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你是个屁!”二虎大笑。

“操!”朴满囤一只手拄着炕席,施展起了连环脚,“虎了吧唧滴,反应还挺快!”

二虎缩到了炕梢,嘻嘻哈哈,“老嫖,老嫖,以后就叫老嫖了!”

“不能这么叫吧?和我爸分不开了!”

二虎大笑:“没事儿,你爸是姓朴的朴,你是嫖那啥的嫖,两回事儿!”

提到那两个字,两个人都是一脸兴奋,尽管这事儿还没做过,但说出来就让人莫名的兴奋……

看着两个人孩子一样的打打闹闹,周东北脸上都是欣慰的笑容,自己一个不小心,让这个绰号起码早诞生了五年。

上一世的八十年代末起,朴满囤常去市里文化宫舞厅跳舞。

他酷爱“黑四”,就是每晚一场黑灯20分钟的慢四步,那是真黑,伸手不见五指,破鞋搞的飞起,没多久就传出了这么个绰号。

朴满囤也不在乎,打闹完了,嘴一咧,“老嫖就老嫖呗,兄弟我本来就姓朴,谁知道是哪个“嫖”?咱可不像东北似的,一天天的假正经,其实他最骚!”

周东北哈哈一笑,这要是放在以前,自己肯定脸红脖子粗地上去削他了,此时却觉得特别好玩,十分亲切。

于是笑道:“行,那以后就叫你老嫖了!”

“我举双手同意!”二虎投降一样,举起了两只手。

朴满囤,也就是从此以后的老嫖,破口大骂:“你他妈挺大个脑袋,小眼儿吧唧滴,同意个叽霸!”

说罢,一个鹞子翻身就骑在了他身上,两个人又厮打在了一起。

二虎大喊:“哥,我和你说,他新整了个手抄本,叫什么之心,老色了……

周东北哈哈大笑,自己还记得那本书,当年就是在老嫖手里拿过来的。

其实自己还有一本好书,粉红色的书皮,书名五个字,在市新华书店两毛四分钱买的,现在还藏在炕席下面。

掏出那盒皱皱巴巴的大前门,还剩一只了,拿出来捋了捋,在炕沿上顿了几下,烟丝结实了一些,这才点着抽了起来。

这两个活宝,是自己上辈子最好的朋友,遗憾的是,两个人后来都不太好。

二虎家里兄弟俩,他哥叫张学农,小名大虎,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在兴安市社会上很有名气。

从小到大,大虎军挎里装的就不是书本,而是砖头和菜刀!

等周东北他们三个步入社会后,挨的打不多,和他有很大关系。

1995年夏天,在汤旺河游泳的大虎,为了救一个抽筋的孩子,溺水身亡;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出了名的大混子,竟然死在了见义勇为上,听着就像一个悲伤的黑色幽默。

大虎的死,让二虎消沉了好久。

他父母的职业比较特殊,跳大神!

周东北也时常感慨,自己两个死党,一个父母是跳大神的,另一家是唱二人转的。

怎么凑的呢?

改革开放后,各路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二虎父母也渐渐有了一些名气,再过几年,甚至省城都有来找他们“看病”的。

所以在红升乡,他家是第一个买上电视机的人家。

大儿子没了以后,他父母更把小儿子当成了宝贝,一心想让他继承衣钵。

遗憾的是,出马可不像收徒那么简单,二虎吃嘛嘛香,从小到大连个小感冒都不得,一直没有出马的迹象。

夫妻无奈,只能作罢。

周东北被木材综合加工厂开除后,三个人更是形影不离。

2000年,周东北离开了兴安市,二虎并没有跟着。

而那时候,他父母出马跳神就不太准了,年纪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差。

再后来,二虎和媳妇在市里开了个小食杂店,平淡度日。

周东北父亲中风偏瘫后,多亏他常去家里照顾,2004年周旺去世时,里里外外的寿衣都是他给穿的。

而那时,朴满囤,也就是老嫖,已经死四年了……

老嫖家是鲜族,他只有个妹妹,叫朴满满,小时候一次高烧成了哑巴,耳朵没问题,却再也说不出话了。

改革开放后,他父母开始只是偷偷的走村串乡唱二人转,再后来生意越来越好,尤其一些结婚或过寿的场子,一次就能赚一二百块!

老嫖是副云遮月的嗓子,从小耳濡目染,唱起二人转很有韵味。

他父母想让他跟着学二人转,可这货说什么也不学,天天在社会上厮混。

后来,老嫖他爸通过关系,给他找了个市场协管员的工作,可没干多久就撂了挑子。

前前后后换了四份工作,最长一个是在家具厂,可就干了三个月,原因是工组里那个性感的小媳妇调走了。

1998年春节,在文化宫舞厅,老嫖又遇到了那个小媳妇,没多久俩人就上了炕。

那时候,没人不羡慕老嫖对女人的手段,周东北也曾醋意满满地“采访”过他,问他是怎么勾搭上手的。

老嫖叼着烟眯着眼,声音低沉沙哑,逼格满满:“无他,干柴遇烈火而已!”

2000年春节,在小媳妇家里,卖完力的老嫖一口气喝了半瓶饮料,等感觉出味道不对以后,很快就口吐白沫瘫倒在地,没到医院就咽了气。

没多久案子就破了,是小媳妇开火车的丈夫干的,他往两瓶饮料里兑了整整一大包耗子药,就想把这对狗男女都毒死。

老嫖死了。

两个多月以后,小媳妇又出现在了文化宫舞厅,饭照吃,舞照跳。

事实证明,没了谁,太阳第二天都照常升起。

处理完老嫖的丧事,周东北心灰意冷,离开了家乡。

那一年,他已经34岁,离了婚,兜里只揣了900块钱,还是母亲给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