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袁毅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热门网文大神卿眼景的新书三国:江山美人我都要! 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主角是袁毅。书中主要讲述了:议政殿大臣们纷纷涌了进来,站在了属于各自的位子。刘宏人未到,但是笑声便到。袁愧作为官场老将,一下子便感到了今天的朝议不会那么简单。刘宏今天这么高兴,不正常。刘宏坐上龙椅后,朝臣们三呼“万岁”。刘宏别有……

袁毅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三国:江山美人我都要!》 免费试读

议政殿

大臣们纷纷涌了进来,站在了属于各自的位子。

刘宏人未到,但是笑声便到。

袁愧作为官场老将,一下子便感到了今天的朝议不会那么简单。

刘宏今天这么高兴,不正常。

刘宏坐上龙椅后,朝臣们三呼“万岁”。

刘宏别有深意的看了袁愧和何进。

刘宏抚须对着袁愧说道:“太傅啊,你这个叔父做得可不称职啊。”

袁愧不知刘宏何意,出列拱手问道:“陛下,何出此言?”

刘宏继续说道:“你侄东部尉袁毅,早已成年多时。他父母早逝,你这个做叔父不替他考虑婚娶大事,不称职啊。”

袁愧惭愧回道:“是老臣疏忽了,老臣下朝后就问问小侄可有中意的女子。”

刘宏哈哈大笑:“不用了,袁毅昨天入宫已经向朕下旨赐婚了。”

袁愧立马反应过来了,难道陛下今天这么高兴,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何进,恐怕赐婚的是何家的未来儿媳妇尹家女吧。

果不其然,刘宏说道:“正是洛阳富商尹家之女。”

一下子原本有点喧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了。

尹家之女?

不是大将军何进的儿子何咸的未婚妻吗?

大家同一时间都看向了何进。

何进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十分阴沉。

袁愧暗道一声不好。

于是袁愧对刘宏说道:“陛下,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侄的婚娶之事,不经过我这个做叔父,这桩婚事恐怕不妥吧?”

刘宏并不在意,“不妥?没有什么不妥。昨天晚上尹家之女已经送到袁毅府中,恐怕已经行了周公之礼。”

何进双眼冒火,他身边的人纷纷自觉地跟他保持一定距离了。

袁愧暗道:唉,此事恐怕不能善啊。子延啊,子延啊。

刘宏又加了一把火,看着满脸阴沉的何进说道:“尹家虽然是洛阳富商,但是毕竟士农工商有序,所以她只能做袁毅的侍妾,不能为正妻。”

杀人诛心啊!

尹家之女原来是嫁给何咸做正妻,现在竟然变成了袁毅的侍妾。

正妻和侍妾的身份可是天差地别的。

何进突然出列:“陛下,末将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

说罢,也不管刘宏是否同意,径直走出了议政殿。

刘宏笑意更盛了,好啊好啊,你越生气越好。

袁愧看了刘宏一眼,陛下这招真狠啊。

正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

而这时,洛阳邹氏酒楼

一群身穿华服的富家公子,带着一群家丁气势汹汹走来。

领头的正是大将军何进之子何咸。

原来,在大臣们一进入皇宫后,张让迅速派出大批的人手,散布消息。

大将军儿媳妇被人抢了。

这个可是个重磅的大消息啊。

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洛阳城的大街小巷。

一名跟何咸关系不错的富家公子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向何咸汇报。

何咸本来准备年初就下聘给尹家,结果碰上了黄巾起义,所以下聘的事就推辞了。

总不能将士们在前线出生入死,何咸身为大将军之子,在后方洞房花烛吧。

这不合理吧。

而现在,何咸的妻子变成别人的侍妾,这口气他怎么能忍下来。

马上聚集了一群狐朋狗友,准备一同去找袁毅的麻烦。

结果他这一群狐朋狗友一听找袁毅的麻烦,顿时全部退缩了。

那个是四世三公袁家的嫡系子弟,而且还是维护京城治安的东部尉。

他们哪里敢去找袁毅的麻烦。

其中一个人提议,不如去砸袁毅扶持的邹氏酒楼,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其实提议的人也是有私心的,因为他家也是卖酒的。自从邹氏酒楼开始卖袁毅的蒸馏酒后,生意大好,而他家的自然是一落千丈。

众人纷纷附和,整不了袁毅,还整不了一座酒楼吗?

只可惜,他们千算万算,没算到东汉末年的绝世猛将——虎痴许褚在邹氏酒楼。

袁毅原本是不想让许褚知道他抢别人老婆,所以让他在邹氏酒楼呆几天。

没想到,真好歪打正着保护邹氏酒楼。

何咸带人一进来,直接大喊一声:“闲杂人等全部滚出去!”

前来买酒的人一听,正准备怒骂:谁这么不知死活啊?敢在这里闹事。

抬头一看,原来是何咸。

瞬间焉了!

大将军之子,惹不起。

于是众人纷纷走出酒楼。

酒楼邹掌柜陪着笑脸上前:“这不是何公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何咸看着邹掌柜面带笑容,以为是在嘲讽他,尹雪被人抢了。

怒火中烧,抬起一巴掌,打向邹掌柜。

眼看要打到了,一只粗大的手,伸过来抓住了何咸的手。

何咸一看,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来人正是许褚。

许褚面带凶狠,呵斥道:“一见面就想打人,是何道理?”

说罢,抬腿就是对着何咸一脚踹过去。

登时,何咸直接飞了出去,撞倒了三四个人,才停了下来。

这脚踢的,何咸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指着邹掌柜、许褚,大声说道:“给本公子往死里打。”

众人纷纷大吼一声,冲向邹掌柜许褚两人。

许褚大手一挥,把邹掌柜挡在身后,自己冲了上去。

邹氏酒楼中也有袁毅留下看守的人手。

这些人看到有人砸场子,当即也是挥拳便上。

有许褚这个猛人带头冲锋,跟从者也是一往无前,爆发强悍的战斗力。

虽然人数少,但还是打得何咸带来的人,节节败退。

三下五除二,遍地倒下哀嚎的都是何咸的人。

何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气得肺都要炸了。

何咸招呼了一个伤势较轻的人,让他去把巡城的禁军叫来。

何咸身为大将军之子,利用关系假公济私,叫禁军过来查封一个跟黄巾军有关系的小酒楼,应该合情合理吧。

话说袁毅作为东部尉,自然也有利用职权,在邹氏酒楼旁安排了较多东部尉兵。

美其名曰:加强周边治安。

其实就是有人敢在邹氏酒楼闹事,方便及时抓起来。

不过邹氏酒楼发生这么大型的斗殴,竟然没有东部尉的官差来抓人。

这是为啥呢?

原来在洛阳京城当官,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巡城小兵想要混得好,都要有一个技能:明白谁得罪不起,谁得罪得起。

东部尉兵一看是何咸,顿时明白这事管不了。

小说《三国:江山美人我都要!》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