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邪王世子有点妖》txt下载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邪王世子有点妖》又名皇爷爷,我真的不想当皇帝,作者是朝辞故旧,主角是徐宁安徐宁平。书中主要讲述了:“报,八百里急报。”一骑轻骑飞速闯入军营,从马背上摔落下来,连滚带爬,将手中密信递到军帐外的一个老太监手中。刚刚卸去战甲,在军帐中宴请群臣的老人面色一寒,看向老太监。“念”“九世子率军连破蜀国四关,现……

完整版《邪王世子有点妖》txt下载

《邪王世子有点妖》第1章 纨绔世子有点猛 免费试读

“报,八百里急报。”

一骑轻骑飞速闯入军营,从马背上摔落下来,连滚带爬,将手中密信递到军帐外的一个老太监手中。

刚刚卸去战甲,在军帐中宴请群臣的老人面色一寒,看向老太监。

“念”

“九世子率军连破蜀国四关,现已横渡过饮马水河,直逼天门关。”

一时间军帐内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天门关号称蜀国帝都最后的屏障,只要天门关一破,蜀国帝都扬鞭可取。

众臣面色各异,望向主座上御驾亲征的皇上,看不出他是喜是悲。

官场成精的一众老算盘已经开始在心中权衡利弊,想着接下来如何进言,才能利益最大化。

同时心中也极为震惊诧异。

谁不知九世子徐宁安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天天寻花问柳,不问政事,没有半分皇孙样。

大皇子死后,皇上对这个大皇子的小儿子疼爱有加,无论他做出什么过分事都是置若罔闻。

在大离,凡是皇孙都统称为世子子,徐宁安在所有皇孙中排名第九,所以便有了九世子一说。(小知识:中国古代只有继承王爷位置的才称世子)

皇上的放任溺爱使得这个九世子做起荒唐事来更是变本加厉。

什么一龙戏九凤,夜袭寡妇门,光天化日抢民女,那都基本操作。

整个京城是臭名昭著,与一众世家子弟声色犬马,日挥千金只道是寻常。

这不耐不住众臣的弹劾诉苦,皇上趁着御驾亲征西蜀,将他带出来涨涨见识。

原本计划的两路大军呈钳形攻势围困蜀国。

可是皇上临时起意,给九世子五万人马,让他做中军,扰乱蜀军部署。

无需深入,只需要将饮马水河东岸的四座城的蜀军兵马牢牢牵制住就行。

谁都知道这中路军只是虚设,这是带着五万兵马随便出去赏赏风景,到处转转,都能捞功劳的美差。

对此,诸多大臣还反对,结果都给皇上堵了回去。

这些官场精都知道,皇上这是想给九世子正名,可见其宠爱程度。

可现如今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就连皇上都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其他两路主力大军虽然也取得了硕硕战果,逼得蜀国不得不割地求和。

可与九皇子仅仅五万兵马,连破四关,横渡饮马水河,直逼天门关的战果相比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毕竟南北两路可是各二十万大军,而且领兵之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

礼部尚书陈士林率先起身,走出来进谏道:

“皇上,得赶快下令九世子撤军,如今蜀国已经答应割地求和,不宜再战。”

“而且入夏以来,江南连发大洪,受灾范围极广,民怨四起,当下首要是回军赈灾。”

鬓角已经些许斑白的皇帝手指轻轻敲扣桌面,默不作声,目光巡视群臣。

今晚宴请群臣就是为蜀国割地求和而宴,此刻当是战是和?

见皇上未作声,陈士林并未着急,当下求和是朝臣达成的利益统一线,是大势所趋。

皇上想攻下西蜀是真的,如果是春时,那时朝臣上下一心,民众激情高涨,这样的战果无疑是巨大的战机。

可是现在不同了,自入夏以来,攻下蜀国的希望几乎已经完全破灭。连天雨水,蚊虫肆虐,军队朝臣都无心再战。

而且战争向来劳财伤命,此时天下已经是民怨四起,加之水灾,更是雪上加霜。

有又户部侍郎王学贵也起身离席,进谏道:

“启禀皇上,西征时日已久,先不说兵疲马备,粮草军械已是告急,江南又出灾情,国库难支呀。”

户部尚书未随行,他代表着户部。

皇帝眯了眯眸子,皱起眉头,看向一旁的国子监大祭酒道:

“玄舟可是魏首辅得意门生,此事你怎么看。”

被皇上钦点,方玄舟最不愿意的事还是发生了,急忙起身回话道:

“依臣所看,当下还是以和为上上策。”

“其一,先前已与蜀国签订割地和约,皇上已经下令撤军,此刻若反攻,恐士气不振。”

“其二,蜀军主力都已调往南北两方,阻击我军两路主力大军,导致中间兵力空虚,九世子才有可乘之机。但是天门关不同,那是蜀都最后的屏障,有蜀国名将的赵武率六万大军驻守,九世子区区五万兵马,即使不考虑战损,也恐难下其城,反而有被反攻之疑。”

这天门关原本是驻扎着十万大军的,只是蜀国南北战事节节败退,所以从各处抽调兵力支援,天门关也被抽调了四万大军。

“其三,九世子向来不问军政,能连破四关者恐有其人,应该是皇上先前提拔起来的辽国名将之后关诚所为。”

“其四……”

方玄舟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皇上徐棣举手示停。

他只能作罢,以上三点他已经说明利害关系,皇上自会斟酌。

徐棣看向众臣,声音不急不缓,却带着威严:

“众爱卿对方爱卿所述可有不赞同者!”

一众随征朝臣全部低头,无人应答。

皇上的语气似怒非怒,所有人此刻都拿捏不准,无人愿做出头鸟。

突然徐棣喜笑颜开,对低头沉默不语的众臣笑道:

“方祭酒不愧是魏首辅的得意门生,见解都让众卿默许认可,竟无一质疑。妙,妙,妙。”

此刻方玄舟如坐针毡,冷汗蹭蹭直冒,皇上此话有言外之意。

帝王权术,向来对朝堂是分而治之,最恐见其声一致。

其他人也是心中一寒,众爱卿与众卿,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伴君如伴虎,帝心最难测。

魏党势大,人尽皆知,三个妙连,字字诛心。

“下令,命九世子撤军。同时命令两南北两支大军减缓撤军速度。给中路军撤退留足时间。”

语后徐棣起身,大袖一挥,离宴而去,不给群臣丝毫进言机会。

身后的公公急忙跟了上去,为皇上撑伞。

徐棣遥遥西望,心有不甘,无奈时不利己。

这天下一统的九五帝座,岂是那么好坐。

这朝臣百官有扶龙术,亦有伏龙术。

倾盆大雨溅湿了脚下鞋,老皇帝徐棣低头看了看泥泞道路道:

“孤欲鹏乘九万里,奈何泥滩水草深。”

大帐中,方玄舟一口饮尽杯中酒,看向帐外的瓢泼夏雨,呢喃道:

“天寒欲加衣,方知是夏伏,青衫多薄衿,何处取冬裘。”

然后自嘲般的摇摇头,又给自己满上一杯。

君臣对弈古来道,谁可安坐帝王君。

谋或不谋,皆为一个天下太平,何错之有?

一辆双马并拉的华丽撵车慢慢驶出对垒大军阵前。

撵车无壁,顶上垂落粉红轻纱随风舞,似于这炎炎夏日多了一分清凉。

男子衣冠不整,醉卧美人胸,当属风流人物。

美若天仙的丰腴女子正在为怀中男子剥葡萄皮,然后用诱人红唇的小嘴叼住,送入枕在自己胸脯上的男子口中。

面色清冷的青衣女子勒马停车,旁边放一柄青玉吊坠的长剑。

徐宁安手握酒杯,半懒斜靠于身后女子怀中,透过随风飘荡的粉红轻纱,看向似龙筋铁骨的天门关三个大字,嘴角微微勾起邪魅的弧度。

然后微微偏头,枕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伸手取过一支渡金箭,又伸手往身后女子胸前一晃而过。

将带着女子体温的粉红肚兜系于金箭之上,递给驾车的青衣女子道:

“青儿,射到天门关的门子中心上去,射不中看本世子晚上怎么罚你。”

婢女欧阳青儿取过镶金带玉的世子宝弓,身轻如燕,跳上马背站定。

女子英姿飒爽,挽弓如满月,西射天门,金箭带着粉红肚兜破空而去。

一箭钉在天门关的门子正中心,粉红肚兜透着淡淡微香,随风晃动。

天门关内的蜀国众将脸色铁青,恨不得冲杀出去宰了那放荡之徒。

只有大将赵武面色如常,只是眼里有复杂神色闪过。

这放荡形骸的大离王朝九世子没有传言中的一无是处。

缓缓饮尽杯中酒,徐宁安嗓音醇和道:

“回了回了,王八越老越难钓,看来只能下猛药。”

青儿驱车回赶,始终未多言一语,她本就性子冷淡。

统军大将关诚端坐战马上,手持长戟,腰配制式战刀,目光如隼,遥望赵武,眼中有熊熊战意在燃烧。

他想看看这西蜀名将之一的赵武到底有何手段。

而后调转马头,下令道:

“后撤十里,安营扎寨。”

小说《邪王世子有点妖》第1章 纨绔世子有点猛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