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盗墓:小三爷之终极秘密》全文免费阅读

看悬疑文,千万不要错过僧踹月下门的《盗墓:小三爷之终极秘密》 ,主角是小三爷胖子,小哥。书中主要讲述了:才让说完,我和胖子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如果没有猜错,他口中的黑蛇应该正是烛九阴。当年的队伍里,只有我和胖子经历了烛九阴事件,我们两人之后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那件事,可是现在才让居然说了出来,那么十有八九,……

小说《盗墓:小三爷之终极秘密》全文免费阅读

《盗墓:小三爷之终极秘密》第3章 到达塔木陀的绿洲 免费试读

才让说完,我和胖子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如果没有猜错,他口中的黑蛇应该正是烛九阴。

当年的队伍里,只有我和胖子经历了烛九阴事件,我们两人之后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那件事,可是现在才让居然说了出来,那么十有八九,他爷爷曾经确实经历过。

难道,不死仙丹真的存在?

我和胖子互相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深地震惊,但却极为默契地谁也没有解释。

胖子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会意地点了点头,立即转移开话题说,“对了才让兄弟,你爷爷当年是如何走进西王母国的?”

对于扎西这人,我和胖子是熟悉的,但才让和才旦两兄弟却是初次见面,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老话不无道理。

说实话,我和胖子此时并不信任这两个人。

可惜才让接下来的话基本上没什么营养,说他爷爷是在雨季的时候因为失足坠了河,然后稀里糊涂地被河流冲进西王母国的,之后又遇到了一系列危险。

鬼话连篇,但我并没有揭穿他。

再往后的闲聊就更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了,直到我即将要昏昏欲睡的时候,远天终于泛起了鱼肚白。

胖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一旁贴着墙开始放水,扎西以及才让和才旦赶忙起身,大概是没见过这么邋遢的人,一夜无话的才旦嘟嘟囔囔说了几句藏语,看语气,似乎是在指责胖子。

我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站了起来。

“扎西,趁着现在没有风沙,天也凉快,咱们出发赶路吧。”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打圆场了,胖子这家伙的这顿神操作,连我都不由替他脸红。

“哥哥哥哥,你莫走~”胖子的兴致看上去颇高,一边紧皮带扣扣子,一边扯着嗓子吼了起来,也不知道喊得什么玩意儿。

“走了走了,别鬼哭狼嚎了,免得一会儿再把真的狼招过来。”我笑骂了一句,开始准备往停车的地方走。

胖子不经意抬头,一眼就看见了停放在不远处扎西他们三个人昨晚开过来的车,瞬间两眼放光,“扎西,你们这车不错啊,德国货。”

扎西笑了笑,“我也不懂车,是才让和才旦他们两兄弟弄来的。”

“呵呵,其实我们也不懂车,是来这里之前向朋友借的。”才让打了个哈哈,然后就立即招呼扎西以及才旦上车,“上车上车。”

“吴邪兄弟,小胖兄弟,你们跟紧我们的车。”扎西好心地交代了一句,转身跟着才旦和才让上了那辆借来的德国越野车。

车子启动的时候,轰鸣声低沉而有力,连我这种完全不懂车的外行也听出来了,那是一辆好车。

我们这边还是由胖子开车,他的技术很好,外加路虎的操作性本就极强,所以虽说是二手破车,却也并没有被落下太远。

“胖子,你刚才好像话里有话啊。”看着前面飞驰的德国越野车,我看了胖子一眼,问道。

“天真,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

胖子一手把着方向,一手指了指前方的车辆,冷笑一声说,“以胖爷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完全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那两个藏民有问题。”

“何以见得?”我不知道老胖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这种时候,我绝对是选择无条件相信自家兄弟。

胖子悠悠说,“据我了解,他们三个此刻乘坐的这辆车是德国最新研发出来的一款产品,外号叫沙漠之鹰。而重点是,这种车辆目前还没有上市,只供给德国军队以及德国政府内部人员小范围使用。”

“你怎么知道这些?另外,这和他们二人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我知道胖子爱钱而且好色,却不知道他对国内外车辆市场也这么有研究,难道这家伙打算要转行?

“你个傻缺!”胖子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提醒说,“好好用脑子想一想,这种车目前只装备在德国政府和军队中,这两个藏民又如何能搞到?”

“才让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找朋友借的。或许……他的那位朋友关系比较硬一些吧。”我这话说的十分没有底气,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果然,胖子一听立即骂骂咧咧了起来,“我的傻天真哎,每次吃火锅的时候让你多吃些别的你偏不听,非要点什么猪脑,这下好了吧,自己也被补成猪脑子了。”

“死胖子,猪可不笨。我曾经在报纸上看过一篇报道,说在国外,警察叔叔们已经成功将猪驯化成了警队的一员,而且地位和能力直逼警犬。”我说完,忽然一想不对,这死胖子好像骂我是猪。

“嘿嘿。”胖子立即笑得前仰后合。

“靠,你个死胖子,居然敢捉弄我。”我直接比划了个割喉的手势,若不是看在他开车辛苦的份上,一定让这死胖子好看。

“行了,不闹了,继续说正事。”胖子的性格就是这样,哪怕是开玩笑,也从不会停止思考。

“胖子,那你说…扎西会不会也有问题?”我迟疑地问出了口。

我并不笨,经胖子一说,立即也意识到才让和才旦这二人有问题,可是他们都是扎西找来的,若说扎西和这两人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加害我和胖子,打死我也不相信,毕竟,我们两个的命当年还是被他救活的。

胖子似乎也不能确定,沉吟了片刻说,“从昨晚的聊天对话中来看,扎西这小子确实应该已经见过了你那文锦阿姨,但究竟如何又与才旦和才让两兄弟搞到一块儿去了,我就不清楚了。”

“那你说,这些是不是文锦阿姨安排的?”我脑袋里突然突发奇想,随即嘴里就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胖子立即嗤笑了起来,“省省吧,就你那文锦阿姨,都快成兵马俑级的人物了,你还真指望她能在现在这种全球一体化的国际大舞台上呼风唤雨不成?”说完,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说这话,小哥除外。”

是啊,张起灵,那个神一样的男人。我的好兄弟,你还好吗?

十年之期,尚未过半。

而如今,我和胖子却不得不再次孤身犯险走进这塔木陀西王母国,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两说,就更别提什么三兄弟团聚的后话了。

如果我们真的不幸死在这里,那……到时候小哥从青铜门出来以后,应该会格外郁闷吧,到时候连个哭坟的地方都没有。

……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跟着扎西他们,在一处斜坡上将车子停了下来。

刚一下车,一股熟悉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

记得上次来得时候是潘子开车,当时差点一头从这斜坡上栽下去。这回就幸运多了,走到断崖边,巨大的盆地立即呈现在了眼前,依旧烟雾缭绕,正是这片凹陷在戈壁中的巨大绿洲。

目的地到了。

“扎西,咱们一路过来怎么没看到文锦阿姨他们的队伍?”蹲在悬崖边,我一边探头打量着下方的绿洲,一边不动声色的向扎西询问二叔他们的情况。

扎西笃定的说,“陈文锦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过我,让我们按照不同的路线进入这里面。”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要兵合一处,这种古代的军事智慧陈文锦不可能不懂,毕竟在当年她可是考察队的领队,但是听现在扎西的意思,她似乎并不愿意我与二叔会合,至少现在不能。

为什么?

我的心里立即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天真,咱们什么时候下去?”胖子显然对这地方心有余悸,竟然主动开口问我。

我想了想,“不着急,先填饱肚子,一旦进入雨林,可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吃一口热乎饭了。”

扎西等人也点了点头,“吴邪兄弟说的没错,还是等等再下去。我和陈文锦约定过了,她们进入里面安顿下来以后,会以放烟为信号,到时候我们再下去也不迟。”

“得嘞,那诸位就别愣着了,赶紧行动起来吧。”胖子摩拳擦掌地开始准备生火的材料,顺便朝扎西以与才让和才旦两兄弟说,“我说您各位也别藏着掖着了,把带来的可口食材拿出来吧,好好饱餐完这一顿,能不能吃到下一顿还不一定呢,可别留下什么遗憾。”

“呸呸呸,乌鸦嘴,太不吉利了。死胖子,显你话多是不是,好好生火。”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这老胖子,明知道接下来的路九死一生,还这么不着调。

说着,我正准备要去车上取食物,就见才旦已经从他们自己的车上抱过来了一堆物品,有整块的牛羊肉,还有罐头和蔬菜,尤其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小子居然还带了几桶泡面,康师傅红烧味儿,我从小到大的最爱。

胖子一看这情形不由咧着嘴傻笑了起来,朝才旦比了个大拇哥,“兄弟,优秀。”

“我本来想带些青稞面过来,等闲下来的时候下面吃,可扎西告诉我说不方便,于是就买了一箱泡面。”才旦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没看出来,他还有些腼腆。

“行了,别磨蹭了,有得吃的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真当这一趟是来旅游的啊。”胖子笑骂了一句,将所有食材接了过去,开始架上锅侍弄了起来。

很快,一大锅肉汤就煮好了。

我们五个人围坐在悬崖边,肉汤煮泡面,盖上大块儿的牛羊肉,不一会儿就吃了个底朝天。

……

吃完午饭,日头已经高悬在了我们头顶最正中。

按理说,这个时间段进入雨林应该是最合适不过了,因为那些野鸡脖子很少会在这么大热的天气下出来活动。

可是扎西已经明确说了,他与陈文锦的约定是以放烟为信号,然后我们再下去。而既然现在还没有看到烟,自然也就还没到行动的时候。

“才旦,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你再给我们讲一讲你爷爷当年进入雨林后的故事呗。”胖子忽然饶有兴趣地提了一句。

“其实也再没有什么好讲的,除了那条恐怖的黑蛇,剩下的就是各种毒蛇和长虫。刚才在来的路上扎西给我们说了一些关于你们当年深入雨林的事情,我爷爷曾经的遭遇和你们所遇到的状况大致上也差不多,更何况,那些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胖老板,还是你和吴邪兄弟说一说吧。”我和胖子在边上看的一清二楚,才旦原本兴致颇高,正准备开口,却被才让拽了拽衣角给拦了下来。接着,这小子反而怂恿起了我和胖子二人。

我心里当即觉得好笑,若论心机,他们两个估计连我都不如,就更不要说胖子这样的老江湖了。

果然,才让的话音刚落,胖子立即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表现出极为虚心的样子大义凛然的说,“才让兄弟,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我和吴邪当年进入雨林的事情,当时我们有多狼狈你应该也知晓了,说实话,我们当年离开的时候,就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若不是扎西兄弟及时将我们两个带出来,恐怕我们现在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我们的事迹就更没脸拿出来明面上说了,现在想一想都觉得他娘的丢人,还是算了,不说也罢。倒是你们家那位老爷子厉害的紧,独自深入险地,最后还能活着走出来,这么具有传奇色彩的老英雄老前辈,实乃我辈学习和歌颂的楷模。哎吆,不行了不行了,胖爷我越说越觉得十分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老英雄曾经的光辉事迹。希望你们两位伟大的英雄的后代千万不要私藏,将老爷子当年的英雄事迹和优秀经验分享一点儿出来,好让我们学习借鉴一下。指不定这次进去,还要仰仗老爷子曾经的宝贵经验活命呢。嗯…要不这样吧,别的都先放一边暂且不谈,你们就稍微透露一下老英雄当年是怎么对付那群野鸡脖子的事情吧。”

开玩笑,论玩心眼,胖子绝对是这一方面的祖师爷。这不,轻轻松松不着痕迹间就将两个大老爷们儿撩拨的心神荡漾了起来。

说实话,很少有人能够轻易抵挡住这样的糖衣炮弹攻势。

才旦和才让果然质朴的可爱,被胖子这么一吹捧,两人脸上立即洋溢起了得意神色。

“小胖兄弟,您真不愧是首都来的大老板,一看就见过大世面。不瞒你说,我爷爷还真留下了一个对付野鸡脖子的好办法……”

两兄弟当中,才让相对而言比较谨慎,可是此时,他最后的防线竟也被胖子不着痕迹的给攻破了,旋即就开始唾沫横飞、侃侃而谈了起来。

我在一旁听得暗暗咋舌,这老胖子果然有一套。

才让接下来的讲述其实并不如何精彩,但他提到的关于对付野鸡脖子的办法,却引起了我和胖子极大的兴趣。

才让说,“爷爷告诉过我,野鸡脖子在西王母国并非没有天敌,它害怕一种鸟。”

“什么鸟这么牛逼?”胖子上次被那群鸡冠蛇整的不轻,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一听才让说有东西能天生克制野鸡脖子,顿时被勾起了浓厚的兴趣。

“那鸟叫青鸾!”才让深吸了口气,缓缓说出了答案。

“啥鸾?”胖子显然是第一听到这个名词,顿时皱紧了眉头。

我怕他闹出更大笑话,立即在一旁解释说,“青鸾是传说中的神鸟,乃五凤之一,还有一种说法,青鸾是凤凰九雏之一。最早见于《山海经·西山经》,其中记载:“女床之山,有鸟名曰鸾鸟。””

胖子摇了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天真,你他娘的能说简单一些么!”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山海经》中记载的大致意思是说,神鸟青鸾是西王母的信使,而且世间只有一只,这回能听懂吗?”

“懂了!”胖子立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赶忙追问,“才让,你的意思是说,你爷爷曾经在西王母国中不仅见过那条黑蛇,还见过那只世间唯一的青什么鸾?”

“嗯!”才让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据爷爷说,当年黑蛇之所以被雷电击伤,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神鸟青鸾而引起的。”

“哦,黑蛇也怕青鸾?”胖子立即露出了个难以置信的神色。

烛九阴的厉害我与胖子都是切身领教过的,原本想着,若是抛开人类的高科技不谈,恐怕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物种能是那存在了无数年已经成了精的黑蛇的对手,想不到,竟还有一种鸟能够与之抗衡,而且还令黑蛇受了濒死重伤,若不是当时有西王母留下的不死仙丹相助,恐怕那黑家伙十有八九是要陨落了。

我看见胖子忽然变得有些神神叨叨的样子,觉得有必要给他泼一盆凉水,于是朝才让说,“才让兄弟,你所说黑蛇是否真的存在现在根本无从考证,而且所谓的青鸾,更是神话传说中才有的东西。这些都太过虚无缥缈了,现在我想请问你的是,野鸡脖子是我们即将要遇到的实实在在的危险,你到底有没有好办法能够对付它们?”

“有,我这回各带了一只蛇鹫和蛇鹰来,都是我从小训练起来的,它们虽然比起爷爷说的青鸾有所不如,但此次应该也能派上一些用场。另外我还准备了不少驱蛇的物品,比如雄黄,喷火枪,等等。”才让被我言语间稍一激将,立马抖露出来了不少好玩意。

我和胖子相视一笑,两个人似乎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几个相同的大字:你小子真坏。

小说《盗墓:小三爷之终极秘密》第3章 到达塔木陀的绿洲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