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最后的道君谢鸢小说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最后的道君 ,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舞独魂灵,主角是谢鸢。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种香味很奇特,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不是花香不是酒香也不是食物的香气。而是一种带着生命的香味,和麝香很相似,却比麝香还要好闻。道姐肩膀颤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茶水。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但从……

最后的道君谢鸢小说免费阅读

《最后的道君》 免费试读

这种香味很奇特,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不是花香不是酒香也不是食物的香气。

而是一种带着生命的香味,和麝香很相似,却比麝香还要好闻。

道姐肩膀颤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茶水。

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但从她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她对这杯茶充满强烈的渴望,甚至说是饥渴。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血居然有这种魔力,很明显道姐已经失态了。

“鸢儿,给居士奉茶。”我爷说道。

我把茶水端到道姐面前,她却迟迟不接,而是再次盯着我打量起来。

这一次我在她的眼中没有看到一丝的轻蔑,有的只有困惑和不解。

就在这时候窗外忽然起了风,很快又下起了雨。

暗风吹雨打在窗户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村里的狗又开始乱叫,后山又传出隐隐约约的哭声。

听着窗外不同寻常的动静,我爷催促道:“居士,赶紧用茶吧。”

道姐不再犹豫,从我手中接过茶杯,掀开面纱一口气喝干。

“鸢儿,还不快给居士磕头。”

磕头?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磕头?

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我爷一脚踹在我腿弯子上。

随后,我噗通一声跪在了道姐面前。

道姐显然也没想到我会突然下跪,站起来看着我爷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居士既然不肯和我孙子结缘,除了拜师我想不到别的法子。”

道侣是缘,师徒也是缘。

不愧我爷,老奸巨猾,这么快就想出了新的主意。

道姐沉默一会,叹了口气望着我问道:“我喝了你的茶,你向我拜师我不能拒绝,但我还是要问你一句,你当真要拜我为师?”

我心说,我想娶你来着,你也瞧不上我啊。

除了拜师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心里这样想,嘴巴却毫不含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也罢,我就收了你这个徒弟吧。”

见道姐答应收我为徒,我爷趁机说道:“居士,今晚就是鸢儿命里的死劫,还请居士出手帮忙化解。”

“我既然收他做了徒弟,自然会为他出头,时间不早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

外面下着大雨,道姐取出背上的油纸伞撑开,率先走进风雨中,我和我爷一人披了件雨衣跟在后面。

这会是天已经很晚了,村里家家闭户,连个灯光都没有。

村里的狗叫个不停,但是只要道姐经过的地方立马就消停了。

我看的暗暗吃惊,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本事。

到了石桥,道姐脚步不停直接走到石桥中间。

我也想跟过去,被我爷一把拦住,我爷只要我远远看着不让我过去。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山里的鬼哭声越来越凄惨,听得人心里发毛。

伴随着凄惨的鬼哭声,一道道黑影从石桥对面的山坳里显形,借着风雨夜幕,成群结队的朝石桥飘了过来。

自从六岁那年差点被鬼勾魂之后,后面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鬼,我爷将我保护的太好。

我爷也经常和我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就算是撞上了也不用害怕。

可是望着石桥对面的幢幢鬼影,我要真的一点都不怕,那可就真的见鬼了。

对面也不全是鬼影,还有别的。胳膊粗的长蛇,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老黄皮子……

也不知这深山老林中到底攒了多少年的阴灵邪祟,一口气儿全都出来了。

这一切,都和十八年前那天晚上一模一样。

只不过当年为我逼退百鬼的是我爷,现在却换了个年轻的道姐。

我爷当时做了很多准备,香烛黄纸火盆,草木灰,馒头贡。

最关键的两样东西是张屠夫送来的黑狗血和杀猪刀。

黑狗血至刚至阳,杀猪刀鬼神辟易。

而道姐却只有孤身一人,事先也什么准备都没做。

此刻她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石桥中间,背影看起来单薄萧索。

“爷爷,我师父真能镇住百鬼?”

“如果连她都震不住,你爷爷我也不算愧对列祖列宗了。”

“啥意思?”

“没啥意思,我想说的是老子已经尽力了。”

“……”

就在我和我爷的对话的功夫,阴灵邪祟逼近了桥头。

鬼祟越聚越多,阴森鬼气越来越凶猛。

等到鬼气汹涌澎湃成了气候,化为一股股强烈的阴风冲向石桥。

道姐撑着伞迎风不惧,任由阴风冲击着她的道袍,吹得道袍猎猎,油纸伞翻转不停。

如此僵持一会,一团黑雾随着阴风悄然逼近。

等黑雾飘上了石桥,突然从中窜出一条黑色的巨蟒,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啸,朝着道姐扑了过去。

我的心一下子被抽紧,强烈的危机感又瞬间化为无尽的愤怒。

爹娘因为我远离家乡,我爷为了我一夜白头。

现在道姐眼看又要性命不保,如果我谢鸢真的死劫难逃不该活在世上,又何必再连累别人。

想到这,也不知我哪来的勇气,攥着小剑就想冲过去。

我爷用力拽住了我,大声说道:“鸢儿,你做什么!”

听见我爷的声音,道姐回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此时巨蟒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嘴,道姐对着我点点头,似乎是要我安心,接着反手朝身后的巨蟒甩出一样东西。

只听噗嗤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刺穿了皮肉。

紧接着巨蟒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庞大的身躯重重的摔在桥上,拼命在地上翻滚挣扎。

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可是巨蟒只挣扎几下就再没了动静。

道姐一招杀死了巨蟒,本来汹涌而来的阴风也戛然而止。

但是阴灵邪祟又不甘心就此退散,沉寂一会从黑雾中传出一个沙哑阴沉的声音,也不知是从哪个鬼祟口中发出来的。

“谢家孽子本就不该活在世上,吾等替天行道前来索命,仙姑又何必多生事端。”

“他不该活,你们呢?”道姐冷冷的问道。

“仙姑要保谢家逆子,难道就不怕有大因果加身?”

“我不晓得将来会有什么大因果,我只知道我做了他的师父就必须护他周全。”

“仙姑到底是何人?”

“贫道李寒清。”

小说《最后的道君》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