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主角张顿房俊小说捡了个公主,被李二找上门免费阅读

小说《捡了个公主被李二找上门》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喝茶泡馍,主角是张顿房俊。主要讲述了:但是张顿刚才的语气,不像是在跟他们开玩笑。房俊问道:“张顿,你何来的自信,要让鼎盛楼店家死?”张顿愣了一下,知晓他们误会自己意思,赶忙耐心解释道:“三位兄长误会了。”“我不是要让鼎盛楼店家真的死,我只…

主角张顿房俊小说捡了个公主,被李二找上门免费阅读

《捡了个公主,被李二找上门》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但是张顿刚才的语气,不像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房俊问道:“张顿,你何来的自信,要让鼎盛楼店家死?”

张顿愣了一下,知晓他们误会自己意思,赶忙耐心解释道:“三位兄长误会了。”

“我不是要让鼎盛楼店家真的死,我只是想要他在长安城活不下去。”

这不一个意思?三人面面相觑。

年少轻狂的他们见多了,他们三人就在其中,可是跟张顿的轻狂相比,俨然有些小巫见大巫。

“你怎么要让鼎盛楼店家在长安城活不下去?”

杜荷困惑道:“老实说,在长安城开酒楼的,不少店家都有这个想法。”

“但时至今日,鼎盛楼仍就屹立不倒,该赚的钱,鼎盛楼店家也没少赚。”

张顿认真道:“那是以前了,从明天开始,我要把鼎盛楼送入坟墓。”

房俊眉头一挑,“你要怎么做?”

张顿扫视了他们一眼,想了想说道:“你们是长质的兄长,那也就是我的兄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就直说了。”

“鼎盛楼对面,开着一家醉仙楼,三位兄长可曾听说?”

尉迟宝琪忽然闷笑出声,道:“怎么会没听说,醉仙楼在平康坊,那可是一朵奇葩。”

房俊、杜荷也没忍住笑了笑。

张顿顿时了然,胡广的事迹八成是传出去了。

就冲他做生意的经历,旁人听了不笑掉大牙才奇怪。

张顿继续说道:“醉仙楼的位置很好,它就开在鼎盛楼对面。”

“我的办法就是,让醉仙楼把鼎盛楼的人气,全部抢过来。”

“以后平康坊的酒楼生意,醉仙楼独占鳌头,至于鼎盛楼,让他关门大吉好了。”

“难!”房俊断然道。

张顿看了他一眼。

房俊肃然道:“鼎盛楼的厨子,那在前隋可是尚食局的御厨,其菜肴之味美,冠绝长安。”

“再者,在朝官吏,去往鼎盛楼用食者占了大半,慕名而来者,更是数不胜数。”

“醉仙楼拿什么比?”

“我自然有办法。”张顿一笑,然后走入屋中,拿着一个托盘,以及一壶酒走了出来。

托盘上,摆放着一个小巧润白长方体,以及一堆四四方方小块状之物。

“此乃二锅头。”张顿将手中的酒壶递给尉迟宝琪,然后指着托盘上的三样东西道:

“这是香皂。”

“这是冰糖。”

看着三人惊疑的模样,张顿看向尉迟宝琪道:“尉迟兄,你尝一口这酒,记得慢慢喝,今天我二叔喝酒的时候,没听我的劝,干了一大口,差点回不去了。”

你说的二叔,不会是陛下吧?三人心中默默说着,同时暗暗吃惊,尉迟宝琪狐疑道:“此酒这么烈?我试试。”

尉迟宝琪打开壶口,轻轻抿了一下,登时睁大眼睛,大喝道:“好酒!!”

“给我尝尝。”房俊赶忙从他手中拿过酒壶,尝了一口,脸上顿时浮现出红润之色,道:“确实好酒!”

说完,他将酒壶递给了杜荷,杜荷轻轻尝了尝,顿时眯起眼眸道:

“我还是头一次喝到如此烈酒,若是放在长安城,火爆程度怕是谁也挡不住啊。”

三人直勾勾盯视着那个酒壶,脸庞上看不出什么异样表情,但是内心之中,早已骇然不已。

这个张顿,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本来以为他就是个家道中颓的破落户,只是运气使然被长乐公主看上而已。

却没想到他竟有如此酿酒之造诣。

“若是用此酒,醉仙楼的生意,确实会非同以往。”房俊沉吟道:“但这还不够。”

“如果只是靠酒,醉仙楼最多算是酒铺罢了,根本不足以扳倒鼎盛楼。”

张顿点了点头,指了指托盘上的冰糖道:“三位兄长再试试冰糖,含在嘴里尝尝看。”

房俊站起身捏起一块,放入口中,眼眸登时睁大。

杜荷、尉迟宝琪赶忙也跟着捏起一小块尝了尝,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够甜的啊。”

“此味比饴糖更美!”

三人喃喃自语着,房俊忽然看向托盘上的香皂,问道:“这个香皂,也是吃的?”

“这是用的。”张顿笑了笑,见他们困惑,便放下托盘,拿着一个木盆打了一些水过来道:“你们把手弄脏,然后用香皂细细看。”

房俊毫不犹豫将手放在地上擦了擦土,然后拿起托盘上的香皂,快速洗了洗。

手掌从水中拿出时,已是一尘不染,且有一股芳香之味。

房俊凑近嗅了嗅手指,吃惊道:“好香。”

杜荷、尉迟宝琪也照猫画虎般用香皂洗了洗手,闻着手指上的香味,面面相觑。

这个张顿,属实让他们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

长乐公主看上他,不是没道理啊!

就凭自酿的酒、冰糖、还有香皂,想发家致富,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张顿问道:“三位兄长,你们觉得如何?”

“好东西!”尉迟宝琪毫不犹豫道:“你自酿的二锅头,如果放在长安城内售卖,我相信长安城的那些酒铺,都得关门大吉。”

杜荷神色凝重道:“还有冰糖,长安城卖的饴糖,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都不如你的冰糖。”

房俊感慨道:“我更看好这块香皂,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就知道长安城的富家子弟和权贵之人,一直以来用的都是澡豆。”

“你的香皂一旦面世,就没澡豆什么事了。”

张顿笑吟吟看着他们,语气不急不缓道:

“既然三位兄长觉得是好东西,那我就将它们送给你们,全当见面礼了。”

闻言,房俊、杜荷、尉迟宝琪纷纷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看着他。

房俊声音都有些发颤道:“张顿,你的意思是,要将这三样东西的做法交给我们?”

张顿笑道:“不错。”

“可是,”杜荷不可思议道:“咱们素不相识,还是头一次见。”

张顿神色一怔,困惑着道:“杜兄,瞧你这话说的,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你们是长质的兄长,也就是我的兄长,好东西我不给自己人,难道给别人?”

“你们等着。”说着,张顿转身回到屋子,再次回来时手里握着三份纸张,递给他们道:“这就是三样东西的制造方法,你们都拿去。”

“……”

房俊、杜荷、尉迟宝琪看着三份纸张,感觉心尖一阵狂颤。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