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慕清欢顾言顾洛雪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娇妻撩人:夫人她是隐藏大佬无弹窗无删减)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摇滚小包子的新书《娇妻撩人:夫人她是隐藏大佬》,主角是慕清欢顾言顾洛雪。主要讲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从来不是鬼怪,而是绝望和无助。慕清欢胸膛起伏得厉害,哭得梨花带雨,令人心疼。一场订婚宴,剥夺了慕清欢爱他的所有资格。从今往后,她与顾言之便要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任何立场站在他的身旁。慕清欢…

慕清欢顾言顾洛雪小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娇妻撩人:夫人她是隐藏大佬无弹窗无删减)

《娇妻撩人:夫人她是隐藏大佬》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世界上最恐怖的从来不是鬼怪,而是绝望和无助。

慕清欢胸膛起伏得厉害,哭得梨花带雨,令人心疼。

一场订婚宴,剥夺了慕清欢爱他的所有资格。从今往后,她与顾言之便要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任何立场站在他的身旁。

慕清欢恨吗?

恨!

她恨顾言之违背了誓言,却什么都不告诉她。

联系方式从未变过,可自打他回国以来,他一次也没有联系她。

若不是上次在电视里见到,慕清欢甚至都不知道顾言之回了国。

但慕清欢清楚地知道,对于这份恨她是没有资格的。

她自己都没能保住处子之身,又凭什么要求顾言之为她守身如玉?

有缘无分罢了。

哭得有些脱水,慕清欢这才从卫生间的隔断里面走出来。

双手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冰冷的液体不断与肌肤接触,这才让慕清欢清醒淡定了下来。

“慕清欢?你哪儿来的资格出现在这儿?”

一道尖锐诧异的女声自耳后传来,慕清欢转过身去,看见一张与顾言之极为相似的脸。

顾洛雪。

顾言之的妹妹。

女人声音咄咄逼人,“据我所知,你不在我们顾家的邀请范围之内。说,你到底怎么来的?”

顾洛雪的嗓音又尖又细,听得慕清欢头疼:“没有请柬,你觉得我进得来?”

“不可能!我哥早就不爱你了!他不可能邀请你!”

慕清欢曾作为顾洛雪的贴身陪读在顾家生活了15年,顾洛雪向来看不上她,她心里清楚。

那15年,简直如炼狱般煎熬。若不是有顾言之的安慰和陪伴,她怕是早就被顾洛雪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当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慕清欢逆来顺受,受了委屈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可今日不同往时,她早已从顾家脱离。没人保护她,她必须要自己保护自己。

慕清欢眉间浮现一丝不屑,迷人的嗓音更是透出一股说不出的风韵。

“他爱我怎样,不爱我又怎样。既然我今天来了,就是受邀嘉宾。顾小姐,不分青红皂白地上前质问,这就是你们顾家的待客之道?”

顾洛雪被怼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张着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没想到现在的慕清欢里里外外都变了个样子,伶牙俐齿,字字珠玑。

跟以前完全是两个样。

她看见慕清欢穿着的一袭长裙,是她做梦都想得到的那条。

可无奈全世界只有一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慕清欢哪儿搞来的?

她这么穷酸,指定是在哪个不知名的盗版网站上买的高仿。

可她凭什么把高仿穿得如此逼真?美得跟个仙儿似的!

嫉妒之心顿上心头,顾洛雪气得不成样子。

“别以为你穿了条高仿的裙子我哥就能拿正眼瞧你。你最好拎清自己的身份。”

慕清欢露出清冷的笑意:“你臆想症蛮严重的,建议及早就医。我和你哥早就结束了,所以你最好别来挑事儿。”

慕清欢没给顾洛雪反驳的机会,拎起放在琉璃台上的手包,便扭着腰肢无情离去。

顾洛雪气得直跺脚。

该死!

她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飞扬跋扈?

低贱的女人!

隔断的门再次打开,一名穿着粉色华服的女人款款上前,玉手轻轻搭在顾洛雪的肩膀上。

“雪儿,谁把你气成这样?”

顾洛雪哭丧着脸跟女人撒娇:“甜甜!慕清欢来了!你说她会不会来你的订婚宴搞破坏?”

司徒甜眸光一眯,眼神停留在慕清欢凹凸有致的背影上。

“光看背影,就知道是个极其美丽聪慧的女人,应该不会做如此失态的事情。”

顾洛雪眼睛瞪得好大:“甜甜,你还为她说话?她是你情敌诶!她抢婚怎么办?”

司徒甜微微一笑,白嫩的小脸扬起高傲的自信:“她没这本事。”

——

慕清欢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顾言之举着香槟与人敬酒攀谈。

言行举止间,透露着一股豪门世家的官僚做派。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时光早已磨平他的棱角,让他从一个青春活力的白衣少年,变成如今处事圆滑的贵公子。

当年,顾言之虽身处豪门,却干净正直得犹如一张白纸,没有一丝一毫的优越感。

现如今,物是人非,记忆里的白衣少年已渐行渐远。

慕清欢环顾四周后并未发现司徒爵的身影。

他不在!

正好有机会逃跑!

不能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得找个隐蔽的地方才行。

慕清欢拔腿就想往一旁的人工竹林里钻,刚伸腿,粗粝的大掌便缠上她的腰,将她带入结实的怀里。

她闻到司徒爵身上的烟草香,眼皮一跳:“你什么时候来的?”

司徒爵从背后揽着她的腰际,深邃的下颌轻蹭慕清欢的后脖。

她的脖颈线条很美,他总是忍不住地想要闻一闻,蹭一蹭。

“你出来之后。”

这男人的眼睛是长在自己身上了?

时时刻刻都得被他监视着。

一时半会儿逃不掉,慕清欢只好暂且更改计划。

“怎样,喜欢我送你的礼物么?”司徒爵微微扬头,带着惩罚的意味轻咬慕清欢耳垂。

慕清欢咬牙切齿,用胳膊肘使劲顶他的胸膛。

“你设计这么一出好戏,就为了让我难堪?司徒爵,总裁要有总裁的样子,别整天想着怎么对付女人。”

“折磨你,是我的爱好。”司徒爵勾起唇角,“你今天很美,裙子的色系很衬肤色。原谅色,绿得恰到好处。”

怨恨在胸中滋生,“禽兽。”

司徒爵沉默着,眼里是倨傲,是得意,是即将让这女人臣服于身下的快意。

慕清欢的眼神不自觉地找寻顾言之的身影,却忽然看见现场混乱无比,每个人都在慌乱地找寻什么。

“新娘的婚戒丢了,大家快帮忙找一找!”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