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完整版《嫁龙作夫》txt下载

小说《嫁龙作夫》 是一本十分好看的悬疑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殃殃,主角是白邪。书中主要讲述了:飞不走了?什么意思?这道士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故弄玄虚,我也没什么耐心再去猜来猜去。刚想开口问他我姥姥的事,他却转头朝着不远处的一处道观走去。“走吧,你先跟我回道观,我得想办法把你身上这位请下来,要不……

完整版《嫁龙作夫》txt下载

《嫁龙作夫》 免费试读

飞不走了?

什么意思?

这道士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故弄玄虚,我也没什么耐心再去猜来猜去。

刚想开口问他我姥姥的事,他却转头朝着不远处的一处道观走去。

“走吧,你先跟我回道观,我得想办法把你身上这位请下来,要不然一直这么折腾,你连龙门村都出不去。”

道士一边走一边说,嘴里还时不时咕哝两句,估计又是在骂人。

走了没多久,我跟着他进了道观。

他这道观跟平常的不太一样,看上去破破烂烂的,门口的两头镇山狮子都被腐蚀的只剩下轮廓了。

走进内门,入眼就是巨大的三清天尊像,跟外面不同,这几尊像应该是经常打扫维护的,虽然看上去略显陈旧,但上面连个蜘蛛网都没有。

他们面容平和,都是微微闭着眼睛,盘坐于莲花之上,一手持法器,另一手结印,似乎是在齐战什么东西。

我仰头看着他们,或许是这几尊三清像太大的缘故,我总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恍然间,我好像看到了他们睁开了双眼。

开什么玩笑?

雕像怎么可能会睁眼?

我一定是昨天一夜没睡瞌睡出幻觉了。

闭上眼摇了摇头,当我再睁开眼时,我真真切切的看见那几尊三清像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得我后背发凉。

真他妈是见了鬼了!

我又气又怕,又用手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再去看,他们依旧睁着眼,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看着我。

那道士刚才不知道出去干什么去了,我这会儿是一分钟都不敢在这儿留。

虽然道观里供奉的这些是神仙,可神像睁眼,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刚跑出内门,迎面就碰见了道士。

他手里端着一个老旧的铁盆,里面放着几张崭新的符纸,瞧见我跑出来了,他连忙拦住我。

“不是让你在大殿里呆着吗?你跑出来干嘛?”

我抬手就指着内门里的三清像质问他,“你那几尊神像睁眼了,我可不敢在这儿待。”

道士皱皱眉头,“真睁眼了?”

他这话问的我莫名其妙。

听他这意思,他这几尊神像还真睁过眼?!

本来以为村里和车站都不能去,在他这道观里还能安全一点儿,谁知道他这道观居然比后山还邪性?!

不能再留了。

我正准备跟这道士说清楚要离开,他忽然拽着我的手往大殿里面进。

回想起刚才那几尊三清像看我的眼神,我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手,但他那只手就像是钳子一样,紧紧抓住我。

一进大殿,他就立刻关上的大殿的门,然后转身去那几尊三清像脚下的供台上把蜡烛拿下来。

不知道从哪找出来一个小香炉,放在蜡烛围成的圈中间,点上三根香插进去。

“白邪,把盆递给我。”

虽然心里对这人依旧存着几分不信任,但他开口,我还是照做了。

把铁盆递给他以后,他放在了香炉前面,然后用烛火点燃了铁盆里的符纸。

符纸被点燃后没有立刻燃烬,火焰从黄色慢慢变为红色,火光把道士的脸也映的通红。

道士突然走到我面前,郑重其事的双膝跪下,然后重重磕了一个响头。

我被他这番举动给整懵了,从出生到现在,我还没受过这种大礼。

慌忙伸手想要去扶他,可道士不为所动,闭着眼继续跪在我面前,嘴里念念有词。

忽然,他站起身来,端起铁盆将里面还在燃烧的符纸一股脑全倒在我身上。

我立刻吓得又蹦又跳,想把身上的符纸打下去。

“你别乱动!”

道士顺势一把抓住我的手,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在我的掌心划了一下,血立刻汩汩流出,他直接把我的掌心摁在我的额头上。

接着我的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焦躁不安的翻腾,接着拼了命的想要从我的天灵盖冲出去。

它嘶吼着,发出阵阵龙吟。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瞬间乌云密布,瓢泼般的大雨倾泻而下。

道士浑然不管,嘴里继续念叨着,手狠狠的往我天灵盖上按下去。

他的手在发抖,仿佛很吃力的样子,眉头也越皱越紧,忽然他一口血喷出来,在跟那东西的僵持中泄了力。

“老头!它出来了!”

我惊呼了一声。

然后眼睁睁看着一个龙头轮廓的东西从我的头顶一点点冲出来,道士来不及歇口气,又抓起我的手划了一道口子。

沾着我的血,在空中画了一道符,最后食指一点,那道符凌空破碎,在我身体那道横冲直撞的气息也逐渐平复下来。

外面伴随着雷声而来的大雨渐渐平息。

道士扶着旁边的供桌喘了几口气,然后慢慢走到那一圈蜡烛里面,把烛火一一熄灭。

香炉里的三根香直接烧的连根都没有了,他用手指搅了搅香灰,然后端起香炉,把里面的香灰倒进了三清像脚下的香炉里。

我再往上看去,三清像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就像我刚来时的模样,平静慈悲。

“我把那东西给封了,至少四十九天之内他不会再跑出来。”

说着道士长叹了一口气,从我认识他到现在,这是第一次见他愁容满面的样子。

只是,看着道士的那张脸,我越看越觉得眼熟。

好像很久很久之前的时候,我见过他。

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记忆中那张同样爱贱笑的脸与眼前的道士重叠。

我又惊又喜,想也没想就说出口,“我见过你!小时候就是你给我算过命!说我是富贵命!”

道士看着我,脸上不知是笑还是无奈,“脑子不算笨,还能记起来。”

这道士的脸跟我小时候见他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只是稍微老了一些。

想到他在车站对我说她跟我姥姥认识,我就想问一下我姥姥的情况。

因为迄今为止,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甚至诡异的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也由此确定,我姥姥的死根本就不是个意外。

而且这个道士还说过,我姥姥死之前,找过他。

可是还没等我开口,这道士就不知道从哪搜罗出一大堆东西,裹在一个包袱里面,塞进我怀里。

道士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烟,顺手递到三清像脚下的蜡烛上点燃。

他放到嘴里吧嗒吧嗒抽了两口,“一会儿找辆车,我先把你送回学校去。那东西被我封住,近期应该不会出来了,不过第四十九天的时候,你必须得找我重新加固封印,否则我怕那东西会报复。”

看着他嘴边的血,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你就替我算过一次命,干嘛这么不要命的帮我?”

“要不是你姥姥跪着求我救你,我才懒得替你们龙门村的那群畜生擦屁股呢!”

说起村里的人,道士朝地上啐了一口,“尤其是你那个奶奶,为了一个死胎把自己亲孙女的命给搭进去,压根就不是个东西!”

“死胎?什么死胎?”

我妈就生了我和我弟两个,也没听我姥姥说起过她在我们之前还生过孩子。

如果我妈之前没生过孩子的话,那这老头嘴里的“死胎”,该不会就是……

“车估计快来了,拿好你的东西,咱们该走了。”

道士像是没听见我说的话,把那个抽完的烟蒂随手一扔,用鞋子碾了碾,抬脚就出了大殿。

他一出去,这大殿里就感觉阴嗖嗖的,我不敢多留,赶紧跟着他离开。

或许是那东西被封印起来的缘故,我跟道士从走出道观到坐上车,直至到达学校门口,都没有任何怪事发生。

我也稍稍放下心来,精神没有再像之前那么紧绷。

道士给我留了个电话就走了,我拖着一大包东西,在其他人异样的目光中,从门口硬着头皮拖回了寝室。

我室友都去上课了,整个寝室里空荡荡的。

跟在龙门村不同,我坐在我下铺的床上,阳光从阳台洒进来,刚好照在我身上,暖洋洋的,惬意得很。

室友回来之后,知道了我姥姥去世的事,几个人不住的安慰我,一直安慰到半夜。

为了不让我太伤心,她们带着我出去吃饭看电影逛街,势要让我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

转眼一周过去,我的生活也步入正轨,我和往常一样上课、吃饭、回宿舍睡觉,有时候还跟室友一起参加社团活动——

好像我从来都没有回过龙门村一样。

就在我以为龙门村的事算是已经彻底解决了的时候,没想到,更诡异的事找上了我。

小说《嫁龙作夫》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