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白邪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热门新书《嫁龙作夫》 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殃殃的又一力作,主角是白邪。书中主要讲述了:看那道士一脸不正经的模样,我白了他一眼。估计是个骗钱的老骗子。我姥姥跟我说过,看风水算命相的人都很低调,因为这玩意儿折寿,窥探天机窥探多了,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这都是世间因果。那种路边摆摊儿带个墨镜摸……

白邪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嫁龙作夫》 免费试读

看那道士一脸不正经的模样,我白了他一眼。

估计是个骗钱的老骗子。

我姥姥跟我说过,看风水算命相的人都很低调,因为这玩意儿折寿,窥探天机窥探多了,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这都是世间因果。

那种路边摆摊儿带个墨镜摸骨算命的,十有八九都是骗子,利用平常人对这些东西的不了解,揩油骗钱比比皆是。

不仅是路边摆摊儿,有些穿着道士袍四处乱晃的也一样。

就比如我面前的这个。

“你这姑娘可不得了,身上缠着的这位身份不一般,平常的风水先生或是大师估计都不敢惹……”

他眯着眼看我,拈手一算,眉头挑起来,“你今天遇见我,也算是咱俩的缘分。这样,我也不跟你要多,就五千块钱,我跟你身上这位好好说说,看能不能把他给请走,你看怎么样?”

大巴快要到了,我也害怕村里那群人丧心病狂的追来这里。

实在是懒得理会这个老骗子,我一句话都没跟他说,拿着包站起来就往旁边那几个人的方向走去。

道士没跟上来,估计看出来我不上他的当,所以干脆就放弃了。

车还没来。

按理说就算是路上耽误了这会儿也应该到了。

就在我越来越焦灼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刚好跟一个一起等车的陌生男人对上眼。

他死死盯着我。

那双眼睛睁的又大又圆,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样,但又双眼无神,像个木偶一样。

这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

跟拼了命把我撵上山的村民一模一样。

我转头就想跑,但那个男人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张嘴说话的声音很粗。

“白邪,你不能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安静的连风声都听不到了,而且最开始那些零零散散等车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朝我围过来。

所有的人都在,可是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在齐刷刷的看着我。

“白邪,你得替他们还债!”

几个人都向我涌来,一步步逼近,直至将我死死围住。

那东西阴魂不散,他为了不让我走,用尽了办法。

我试图寻找薄弱的突破口,想要一鼓作气冲出去,但这些人像是知道我的想法一样,人与人之间不留缝隙,逃出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想到我妈为了让我逃走所做的那些,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她现在生死未卜,而我呢,又被抓住了。

我估计这群人应该也会像村里人那样,把我逼回后山,只是我不明白,后山上究竟有什么,让那东西费尽心思让我回去。

我奶奶和我爸应该是指望不住了,村里的那些人更不要想,我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我姥姥。

可是她已经死了,我连她到底有没有入土为安都不知道……

“白邪!快走!”

恍惚中,我忽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那声音很熟悉,可我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突然,一张焦灼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是那个道士。

他拽着我的手,一路横冲直撞从人群里冲出一条路,然后带着我一口气跑出去。

边跑他嘴里还不停抱怨,“都说了你给我五千块钱我把事儿给你解决了,你还不理我!站在那儿发呆等死啊!真是跟你姥姥一个样子!”

道士说话语速很快,可是我还是听到他提到了我姥姥。

我瞬间清醒了,一把甩开他的手,停了下来。

“你认识我姥姥?”

“我的姑奶奶,现在是说话的时候吗?!”道士急的不行,看了一眼我身后快要追上来的人群,拽着我继续跑。

拉了我两下拉不动,他嘴里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妥协了。

“对!我认识你姥姥!你先跟我走行不行?安全了咱俩再聊行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说认识我姥姥,我心安了不少,对他也有了几分信任,跟着他朝一个地方拼命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我跟那个道士停下来的时候,太阳是往西斜的。

已经到下午了。

我整个人跑的都虚脱了,此时此刻,我真的特别感谢大学的体育课,要不是一节课四圈八百米的训练,我今天可能真的得玩儿完。

“你这妮子,体力还挺好。”

那道士也喘的不行,但是他还在贱笑着打趣我。

我实在是没心情再跟他闲聊几句家常,直截了当的开门见山,“你真的跟我姥姥认识?”

“当然认识。”那道士摆了摆手,长出一口气呼吸才平缓下来,“她死之前,来找过我。”

一听他这话,我那存了一肚子的疑问瞬间按捺不住。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忽然看向我,少有的一本正经,“你是不是已经被那东西给破了身子?”

一提这事儿,我有点儿不好意思。

虽然不想承认,但却是事实,只能点点头。

道士像是早就会这样,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怪不得他一直缠着你,龙门村一村人欠下的债,他认定了要你来还。”

这人说话云里雾里的,我听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还不是你们村里那群畜生做的好事!他妈的自己作下的孽,居然让一个小姑娘去偿还?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说起这个,道士似乎有些生气,张嘴就是脏话。

骂痛快之后,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过了很久才开口问我,“白邪,你姥姥有没有给你讲过你们村坠龙的故事?”

我点点头。

在我姥姥的故事里,这条龙是在我妈生我的时候掉下来的,就掉在后山,只不过,它在我生下来之后就飞走了。

道士突然这样问我,我有点怀疑这个故事到底是真是假。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个故事。

它可能……真的发生过?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我真的开始觉得我姥姥瞒了不少事不想让我知道。

“你姥姥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生在二月二,那天你妈正生着你,那条白龙突然就随着雷声掉下来了。”

说起这个,道士冷哼一声,语气中明显带着不屑。

“不过你生下来以后,它并没有飞走,它也飞不走了……”

小说《嫁龙作夫》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