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小说《嫁龙作夫》全文免费阅读

悬疑小说《嫁龙作夫》 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殃殃,主角是白邪。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地方不能再待了。直觉告诉我,这里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我跟着我姥姥学了一些风水算命的东西,但我的眼还是凡眼,跟平常人一样,看不见那些东西。我拼了命的往山下跑去,夜里风凉,吹在我身上感觉阴嗖嗖……

小说《嫁龙作夫》全文免费阅读

《嫁龙作夫》 免费试读

这地方不能再待了。

直觉告诉我,这里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虽然我跟着我姥姥学了一些风水算命的东西,但我的眼还是凡眼,跟平常人一样,看不见那些东西。

我拼了命的往山下跑去,夜里风凉,吹在我身上感觉阴嗖嗖的,我老觉得周围有人在窃窃私语。

闷着头往山下跑了一段路,那个声音阴魂不散,一直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

笑声、哭声、女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还有小孩的声音……他们追着我不放。

下山的这条路我已经走了无数次,可以说是闭着眼睛都能摸出去。

就当我以为终于可以摆脱掉这个鬼地方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口潭水,眼前的一幕更是让我毛骨悚然。

月光下,里面猩红色的液体依旧在翻涌,就像是一个伤口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流——

我又回来了。

又回到了那口潭水旁边。

我连忙转头往旁边看去,离潭水约莫三四十米的地方,那口黑棺还静静的放在原地。

那东西不想让我走,它让我在山里兜了一大圈,最后又回到原处。

说不害怕是假的,遇见这种事,谁心里不怵?

但比起能狠下心把我活埋的家人,这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从小我姥姥就说我脾气倔,遇见什么事就认死理。

这次也不例外,我打算跟那东西硬刚到底。

下山的路不止一条,我绕了远路,我不信那东西还能把我绕回来。

这回走,我还闭上了眼,仅凭着直觉和双手摸索慢慢挪动。

那声音还在我耳边萦绕,听得我心里莫名焦躁,实在忍不住,我直接怒骂了一句。

“你他妈把嘴闭上!”

奇怪的是,嘴上骂完,心里那股子火气顿时泄了不少,更奇怪的是,那声音也随着我的一句骂消失不见了。

耳朵清静了不少,我也全神贯注的摸索下山的路。

从开始走我就一直没停过,一直走一直走,哪怕是手不止一次的触摸到那口黑棺,我也不敢停下来。

我怕我再看到那口全是血的枯潭,会直接崩溃。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我隐约听见山下公鸡的打鸣声。

我顿时心中一喜,连忙朝着鸡叫的方向继续走,也不管到底是路还是草,只要是能走的地方,我硬挤也要挤过去。

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到脚下被绊了一下,踉跄了两步还是没站稳,摔了个狗啃泥。

我的手赶紧往地上一摸,睁开眼睛。

是台阶!

是山脚下凿出来的台阶!

天还黑着,远处的村里也没有一点灯光,此时的我早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疯了一样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一直跑到进村的那条小路上。

村里一个人都没有,虽然这个时候还早,但平时也已经有出来干活的人了。

可是从我进村开始,就一个人影都没见着。

而且整个村里都十分安静,就好像是一个死村。

远远的,有人声传过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仔细听又像是在唱童谣。

我硬着头皮往前走,随着越来越近,我看到了前面有一个人影,他趴在地上,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往前爬行。

对,就是爬行,像条蛇一样蠕动。

越靠近,他的声音就越清晰,从他带着浓重方言的口语中,我勉强听懂了他在唱什么东西。

“二月二,龙嫁女,怀龙子,换阴命!”

这人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傻子,从我记事开始,他就一直疯疯癫癫的,幽灵一样在村里游荡。

谁家有口饭了就给他一点,有破衣服就扔给他,他就傻乎乎的一层一层往身上套,时间久了,衣服越攒越多,有时候远远看着他,就跟条大肉虫子一样,特别滑稽。

可是现在的他身上哪些破衣服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大红色的嫁衣。

不同于现在的秀禾,那嫁衣的样式很老,就跟电视剧上的那些古装剧里差不多。

不知道这傻子从哪儿偷来的,穿在身上一直在地上爬。

“白邪……白邪你终于回来了……”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那傻子突然开口说话,说话的语气和腔调跟他平时大相径庭,但我却很熟悉。

忽然,我想到了在棺材里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他们吃了那东西的肉,白邪……你该替他们还债了……”

傻子“咯咯咯”的笑着,他的五官狰狞的挤在一起,继续用那种诡异的姿势朝我爬过来。

还债?

还什么债?

没等我细想,傻子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我的脚踝,那力道捏的我生疼,指甲都硬生生刺进了我的肉里。

他身体趴在地上,我眼睁睁看着他的头扭了半圈,最后倒着一张脸看向我,蓦地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从他喉咙深处再次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手控制不住的在抖。

下一秒,我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闷头往我姥姥家里跑去。

身后他那“咯咯咯”的笑声随着风飘过来,他的脸仿佛就在我面前。

“白邪……你逃不掉的……这辈子你都逃不掉……”

我强迫自己不去听傻子的话,一路不停的跑到我姥姥家里。

屋里没人,我从桌子上翻出符纸和混了朱砂的墨,按照我姥姥交给我的画了几十张驱邪符,不管有用没用,一股脑把里里外外全都给贴了个遍。

忙活完这一切,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整个人像泄了气一样瘫在床上。

我姥姥死了,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白家是肯定不能回了,他们能为了我弟活埋我一次,就肯定能下手第二次。

不弄死我,他们绝对不会罢休。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先回学校,先保住我自己的命再说。

可是我的钱和身份证都在白家,我根本没法去拿。

忽然,我想到了村长。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我胆子也大起来,出了门往村长家跑去。

路过刚才遇见傻子的地方,我留意了一眼,发现他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到现在我还有些心有余悸。

到了村长家门口,我拍门喊了几声,接着里面传出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村长打开门,看见是我,他明显被吓了一跳,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的反应很反常,好像我不该出现在这里。

正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愣住了。

“你……你怎么还活着?!”

小说《嫁龙作夫》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