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小说
精品美文小说推荐

狗卷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是一本十分好看的悬疑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狗卷棘,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书中主要讲述了:顾宇梁落到水潭里,被巨大的水流冲力震的有一点头昏脑胀,但是他很快稳住平衡,直接浮上水面。四周漆黑一片,刚刚从瀑布上摔下来,他的手电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好家伙,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还是陷入了这个境地。顾……

狗卷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免费试读

顾宇梁落到水潭里,被巨大的水流冲力震的有一点头昏脑胀,但是他很快稳住平衡,直接浮上水面。

四周漆黑一片,刚刚从瀑布上摔下来,他的手电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好家伙,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还是陷入了这个境地。

顾宇梁水性极好,他知道手电筒可能直接落在了瀑布底,于是深吸一口气,直接潜到水底去找手电筒。

顾宇梁下到水底,捞起手电筒就要往上游,毕竟这水底全是腐烂的人骨头,在手电的白光下,幽绿的水底配着腐烂的白骨还怪慎人的。

就在顾宇梁往上游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一个石俑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像是一个白色的影子,一晃而过。

这石佣不知道在水底沉了多少年,身上都飘满了水底的绿苔,所以在石佣身后的那个白色影子就变的非常显眼。

等顾宇梁停下身体,回头看向石佣的时候,那个白影已经不见了。

顾宇梁也没有办法在水中闭气太久,所以他打算先游上岸,就在他继续往上游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一下冲过来抓住了他的右脚脚踝!

那玩意儿力气大的很,把顾宇梁拽的身体往下一沉!顾宇梁用脚踹了几次都没有踹掉那个东西,他低下头晃了晃手电看看脚,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抓着他的脚踝。

那个东西反应很快,直接松开了顾宇梁的脚踝,一瞬间跑得无影无踪,顾宇梁只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像是个人。

可不管是吴斜还是老痒,都没有穿白色衣服。

至于凉师爷那伙人就更不可能了,他们的水性也不好,何况,顾宇梁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现有没有打乱这里的时空,从而导致凉师爷这群人不会再出现。

顾宇梁浮出水面用手电照了照四周。

“顾宇梁,我们在这。”吴斜看到手电筒的光亮,直接在黑暗中对着顾宇梁挥了挥手,老痒站在吴斜的旁边,点了个火把。

顾宇梁上了岸,拿着手电左右打量了一下。

这儿是一个小型溶洞,有很多钟乳石,地上的台阶也是石头的,但是打磨的十分光整。

“你看你看,这可是厍国的文明,这个石台应该是个祭祀场,你看这个台阶旁边的这个柱子,明显是带有图腾祭祀文化的,还有这个像葫芦一样的雕塑上,还有双身人面蛇纹,厍国是不重视这种殡葬祭祀的,看来这里应该离厍国古墓很近了。”

“嗯。”顾宇梁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看了吴斜一眼,就抬手指了指前面的台阶,说,“走吧。”

吴斜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张起灵有一点奇怪,终于有一丝怀疑,顾宇梁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张起灵。

老痒倒是没想那么多,他举着火把率先往楼梯走去,显得有一丝过多的兴奋。

这一段石头楼梯足足有上百级,三人很快就下到楼梯底部。

“前面有个断崖,不知道断崖底下是什么?”吴斜借着顾宇梁手中的手电照了照前面,小声说道。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顾宇梁越发的面无表情,因为推动剧情的关键人物梁师爷不在,所以,顾宇梁在开口的同时,他的心里已经计划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一波势必是要坑一下老痒了。

“……”吴斜听到顾宇梁这样说,心里终于生出一股警惕来。

从顾宇梁翻身跳出棺材,吴斜就一直认为他是易容后的张起灵,毕竟顾宇梁身手确实不差。

所以,不管是顾宇梁直接叫出吴斜的名字,还是挪开棺材下楼梯之前说的那一句小心,都没有引起吴斜的任何疑惑

但是现在,这个人说了一句张起灵不会说的话,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怎么可能,小哥绝对不会这么说。

吴斜想到这里暗骂自己一句,什么时候起警惕性这么低了?这个人可是从石棺里爬出来的,是人是鬼都还两说呢!

顾宇梁扫到吴斜此时看他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警惕,

可这个时候他怎么会管吴斜在想什么?

青铜神树近在眼前!想想青铜神树上发生的一连串的诡异的事情,顾宇梁还是忍不住想搓搓手臂。

他稍微做了个拉伸,就直接往悬崖下爬去。

吴斜看到顾宇梁往悬崖下走,没办法,只好自己也跟上,这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虽然说顾宇梁看起来有点古怪,但是显然他们已经在瀑布底爬不上去了。

就那个间歇性热喷泉就够他们闷一锅的。

吴斜就只好招呼老痒一起和顾宇梁往悬崖底下爬。

等到了崖底都快凌晨了!

顾宇梁还好,在石棺里不知道睡了多久,才醒来不多时,吴斜却撑不住了,顾宇梁也不好主动说停下,毕竟崖底很危险,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多注意吴斜的状态。

“卧槽!”吴斜下到崖底后,伸手抓着顾宇梁手电筒,借着光,看到悬崖底的景象时,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他妈是个万人坑啊!”吴斜看着布满崖底的尸骨说道,“这我们该往哪走啊?”

吴斜看着越往前越密集的尸骨,有一点发怵。

他娘的,这个从石棺里爬出来的顾宇梁,不会是想带着我们一起走到这殉葬坑里面去吧?给粽子当外卖?

“你他妈都带的是什么路?这地方也是我们能下来的?这些东西看着多邪性!”老痒举着火把骂骂咧咧的说着,看那个架势,仿佛要找顾宇梁干一架似的。

顾宇梁没理他。

“……呸。”老痒单手举着火把,把眼镜一薅,随便往裤兜里一塞,冲着顾宇梁就甩拳头。

顾宇梁打小就被父亲和哥哥看着练功,长到这么大不知道吃了多少拳头,现在哪能这么轻易给老痒打到!

他直接抬腿,拧身接了一个飞踹,这一下,就直接把老痒踹出去三米远!

老痒跌在地上,火把也掉了,他正揉着胸口,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身后轰的一下就起了火!

老痒也机灵,一看这情形,赶紧撒丫子就跑!

火势很猛,还没等吴斜反应过来,顾宇梁就拉着他一起往前跑!

“快找!”顾宇梁一边拽着吴斜,一边大声说道。

“找,找什么?”吴斜这时候被顾宇梁拽着往前跑,也顾不上怀疑别的东西了,吴斜任由顾宇梁拉着自己往前跑。

吴斜身后的火势很猛,一看就是泥里混了东西,说不准就是火油之类的,这大火一起来就熄不灭了,一停下,光是这里的飞灰就能要人命,更别说这火势越来越猛,空气有限,燃烧造成的缺氧问题。

“老痒你他妈闲着没事惹他干什么?”吴斜对于张起灵的拧身飞踹再熟悉不过了,这个顾宇梁将这个动作做的已经有九点九分像张起灵了。

吴斜知道人在遇到袭击的时候,最本能的反应就是躲避,可眼前这个人克服了本能的躲避反应,选择直接攻击,而且攻击的招式和张起灵非常相似!

吴斜猜测眼前这个人就算不是张起灵,应该也和张起灵有什么关系。

“找老鼠!”顾宇梁喊到。

“火——火烧屁股了!找什么老——老鼠!我看你是有——有病!”老痒一边跑一边骂骂咧咧的。

顾宇梁懒得理他。

“吱吱……”很快,顾宇梁就遇到老鼠了!

顾宇梁不像吴斜有鲁王宫的尸鳖和西沙的海猴子开阔眼界,顾宇梁啥也没见过,就刚刚看到瀑布底的一个白影,给他平平无奇的人生涨了点眼界。

此时,他面对着篮球大小的老鼠,身上的汗毛都有点立起来了,全身的毛孔都在说拒绝。

尤其是这老鼠长的油光水滑的,鼠皮看起来还挺保暖,要是杀个七八只说不定能做一……

这么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以!顾宇梁当场人就直了,有啥好膈应的!

“这群老鼠跑到哪里去了?前面没路了!”吴斜大吼一声

顾宇梁看也没看吴斜,直接抬腿就踹向墓墙,这墓墙只是一层薄砖堆砌的障眼法,实际上它联通着不同的墓室!

顾宇梁想都没想,直接带头钻了进去。

吴斜也彻底没了办法,身后漫天火海已经追了上来,他只能跟着顾宇梁走。

就在吴斜钻进墓室等老痒过来的时候,顾宇梁已经又踹翻半面墙了。

顾宇梁一点儿都没停顿,直接翻了过去,吴斜见状,只好也拉着老痒匆忙跟上顾宇梁。

这间墓室和刚刚那间很相似只不过正中央有一个井,是古墓的排水井。

“快走,要烧塌了!”顾宇梁说完就跳下排水井,吴斜也跟着下来了。

“你疯了吧!”吴斜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顾宇梁看到吴斜下来,拽着他就跑,老痒在后面骂了一句,三人跑了没几步,就听到上面轰的一声!

烧塌了!

“快跟上这几只老鼠,地下排水井太复杂了,我们先出去在说!”

“……”吴斜简直没脾气了,听着顾宇梁说话已经不知道怎么反驳,直接由着他拉着往前跑。

这群老鼠跑的还挺快的,三个人好几次差点跟丢。

“啊!卧槽,摔死我了!”吴斜揉了揉撞疼的胳膊腿,也没力气爬起来了。

顾宇梁压根不用看就知道这儿就是目的地了,青铜神树就在这里。

“你先睡一会儿,我守着。”顾宇梁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盒巧克力,扔给吴斜。

“这种包装的巧克力我还真没见过……”吴斜晃了晃小铁盒,里面的巧克力豆碰撞发出沙沙声,他在衣服上胡乱抹了抹手,倒了两个巧克力豆递给老痒。

老痒冲他摆了摆手,又翻了翻背包,最后递给吴斜一块压缩饼干。

吴斜不大吃甜,不过折腾到现在他也不挑了。

巧克力是个好东西,这一路消耗巨大,所以吴斜吃了巧克力,又把压缩饼干吃了半块,喝两口水,就直接躺在地上休息。

这一会儿他也不担心顾宇梁做什么其他的的事情了。

吴斜现在也明白了,这个姓顾的要是想害他,就不用拉着他往下跑了,直接往火海里一推,他就困在火里跑不出来。

吴斜这一觉睡了四个多小时,老痒中间起来一次,装着去撒尿,趁机跑到了青铜树跟前,盯着青铜树看了有小半个小时,顾宇梁也没管他。

等吴斜起来都是老痒睡第二觉了。

“几点了现在?”吴斜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问道。

“上午十点。”顾宇梁看到吴斜醒了,这才走到墓室中间,仔细的打量青铜神树。

吴斜这才知道,顾宇梁竟然真的只是帮他守着周围的安全,看顾宇梁这个样子,好像一直坐在自己不远处,都没看过墓室里的陈设,他醒了,这才起身打量这个坑底。

吴斜想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把还在睡觉的老痒踹起来,这才向着顾宇梁走过去。

“这怎么这么多人头石佣啊?”吴斜站在顾宇梁旁边,和他一起看着直径将近十米的巨大青铜柱,这棵青铜柱上有许多粗细不一的青铜树杈,导致眼前这个建筑看起来像是热带雨林里的树木一样茂盛

顾宇梁没有回话,终于相信三叔在书里提到吴斜他们顺着青铜神树往上爬,到底是怎么爬上去的了。

这棵青铜神树的主干虽然有将近十米的粗细,但是它上面的枝杈却是呈螺旋型上升顺序排列的。这些枝杈看起来虽然有点乱,但是在顾宇梁有心观察之下还是发现了。

“这里有挖掘的痕迹,难道说这青铜铸造的树不是厍国人建造的?”吴斜的手电,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只能借着顾宇梁手里的手电观察,“老顾,这东西都挖到山底了,还没挖出来?到底多深啊!”

“我也不知道。你看,这是厍国的双身人面蛇纹。”顾宇梁随手一指

吴斜急忙凑过去看,“唉,还真是!老痒,老痒你快过来……”

吴斜一边看着双身人面蛇纹,一边回头招呼老痒。

老痒又在直勾勾的盯着青铜神树。

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试读结束

继续阅读